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9章

第9章

-

正左右看,聽得一個高興的聲音,“撿到寶了!”然後就有人拍住了李明明肩膀,李明明還是祭出一丈青**。

“還是烈性的?”

李明明瞪起眼睛,“瞎了你的眼,老孃是買人的!”

捂著手的是個三十多歲的男子,正色眯眯地看著李明明。

兩個小廝趕緊上前擋住李明明。

“買人的又如何?”那人不把兩個小廝放在眼裡。

李明明靈光一閃,笑道,“我是城南桃葉巷頭兒上那家的,你若有意,去找我就是了,此時彆耽誤了挑好貨色。”桃葉巷也是一條花街,老鴇曾豔羨地提到桃葉巷一個張媽媽手下姑娘有幾十個。

那人恍然大悟,一臉猥瑣,“這麼年輕的老鴇子?”

李明明懶得再理他,帶著兩個小廝繼續往前走。

牆角,一個高大的中年男人,攥著拳頭,護著後麵的一對母女,滿眼的焦慮與無奈,想來這是一家人了。

李明明走過去,“你可會把式?”

那漢子點點頭。

“你可願給我看家護院?”

那人驚疑地看著李明明,終於點點頭,又回頭看身後的一對母女,對李明明道,“這是小人寡嫂與侄女,求姑娘一併收留,莫要讓他們淪落到那醃臢地方。”

李明明抿一下嘴,“我便出身勾欄,即將贖身,我能保證不讓她們淪落煙花,你若信我,便帶她們一併跟我走。”

那漢子猶豫了一下,又看一眼李明明,還是搖搖頭。

李明明也不勉強,轉身走了。

忽然聽得旁邊人群聲音炸開,幾個人突然閃開,差點踩到李明明。

透過縫隙,李明明看到一個約莫十四五歲的男孩子一臉血,手裡攥著個小瓷片。

那邊的皂吏也趕過來,“都讓開,都讓開。”

另一個老鴇打扮的中年婦人和旁邊兩個男子道,“破了相了,不能要了。”

李明明明白了。

那皂吏上去搶了瓷片,又給那少年一腳,“你他媽儘找事,還當自己少爺呢。”

李明明一咬牙,揚聲道,“我買了他了。”

那兩個皂吏看一眼李明明,笑笑,“得了,牽走吧。”說著拽一下那少年脖子上套的牌子。

那少年看向李明明,李明明也看他。

少年終於低下頭,任小廝牽著脖子上的牌子。

“姑娘,姑娘——”

是剛纔那個漢子。

李明明看他。

“我答應姑娘。”

李明明點頭,“跟上!”

臨出門,李明明又捎帶上一個看上去麵色平靜隻是相貌略醜的中年婦人。

到了門口,交了牌子,又在師爺桌子那兒付了錢,簽字領了契書,便帶著人擠了出來。

“讓下一波人進去吧。”

“是。”

李明明帶著這一堆人回來,還有個滿臉血的,謝月朗和徐素素都是一驚。

李明明道,“先安置了他們再說。”

李明明從契書中撿出那漢子護著的母女二人的契書,交於那漢子,“你嫂子和侄女的身契現在就可以消了,你去安頓他們。安頓好,去——”除了杜家,李明明連個落腳的地方都冇有。

那漢子大驚。

謝月朗道,“去柳枝巷謝家找月朗姑娘,便是我。”

漢子給李明明叩頭,“姑娘大恩,李三——當牛做馬也要報答姑娘。”

那孃兒倆也衝李明明磕頭。

李明明受不了這樣的禮節,道:“快起來吧。”又對翠兒使個眼色,翠兒從荷包裡拿出一塊碎銀子。

那漢子也不客氣,又磕一個頭,帶著嫂子侄女徑直走了。

徐素素歎道,“姐姐高義。”

那滿臉血的少年輕輕哼一聲,這女子煙花出身,倒是使得一手收買人心的好手段。

李明明道,“哼什麼哼,輪到你了,自己找醫館治臉去。”

翠兒又掏荷包,李明明道,“都給他吧。”

翠兒便真個把荷包都給了那少年。

“自己好自為之,你如今不比過去了。”李明明把身契也還給了他。自己還一腦袋小和尚碰頭呢,顧及不了這樣的中二病熊孩子,這樣的孩子也不是久居人下的,就這樣吧。

那少年看李明明一眼,終於說一聲,“多謝。”

李明明對剩下的那個婦人道,“您——”

那婦人福身,鄭重地說,“奴願意跟著姑娘。”

其實在院子裡的時候,李明明已經問過了。聽她再次這麼說,語氣又如此鄭重其事,李明明油然而生一種被人信任的感覺,當下笑著點點頭,左右看一圈,隨手一指,“你住那家旅店,回頭我來接你,我姓杜。”

“是,姑娘。”婦人又福了福身。

李明明冇有小額的銀子了,隻好看謝月朗,謝月朗的丫頭給了那婦人一塊碎銀子。

李明明呼一口氣,當個一家之主真是不容易啊。

李明明覺得杜十孃的生存團隊基本組建完畢:有丫頭,有懂事的老媽子,有保鏢兼車伕,差不多是地主婆級的待遇了。康熙微服私訪也不過是帶著一個和尚、一個太監,丫頭還是跟他老婆的——雖然這個配備當時被李明明吐槽過。

姐妹三人繞路去廟會打個晃,李明明照舊找謝月朗、徐素素藉錢,給老鴇買了點花裡胡哨的小零碎。

幾個人在老君廟的遊廊上看到一個絕色女冠,披著鶴氅,帶著遠遊冠,神情清朗灑脫,見到李明明三人,微一稽首,便走了過去。

李明明三人都被鎮住了。

“竟然有這樣的人物——”謝月朗欽羨道,“真恨不得隨她去。”

李明明點點頭,然而想起話本子上那些尼姑女冠,也不過是披著出家人袍子的交際花罷了,便又搖搖頭。

第7章

終於贖身了

李明明從廟會回到杜家,老鴇拿著李明明從廟會上買的小玩意兒,皮笑肉不笑地說,“我兒,明日可就是第九天了——”

李明明道,“不是十日之約嗎,我們已經等了這許久,不差這兩日!若是他十日還拿不來銀子,兒一切都聽媽媽的。”

老鴇子看李明明還不鬆口,又想,左右不過兩天工夫,那就再等等!看你到時候還有什麼話說。

李明明也不願再拖,時間長了怕會夜長夢多,便按照今天的商議,拿一個瓶子,親自去花圃剪了幾支菊花插在瓶裡,也不管美不美的,便讓翠兒給徐素素送去。

一會兒翠兒就提了個提盒回來,道,“素素姑娘給姑孃的回禮。”

李明明打開提盒,是幾樣點心。

李明明玩起實則虛之虛則實之的把戲,“你去給媽媽送兩碟子點心,隻說是花園子裡的兩支花兒換的。”

翠兒笑著答應了。

李明明便把杜十娘藏在被子裡的一百五十兩銀子用包袱包了,藏在提盒底部——這麼沉,今天實在冇法讓謝月朗她們帶出去,所以又想了這個一個招兒。

李明明掂一掂,雖有點沉,倒還能提動,這要是三百兩,肯定會露餡兒的。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