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7章

第7章

-

老鴇以為李甲是無論如何都湊不夠銀子了,便道,“我的兒,莫要死心眼兒了——”

“我們說候他十日,便是十日。若是十日後,還冇銀兩,便再也不理他了。”

那老鴇見李明明這麼說,便點頭,“也罷,就再等他三日。”

老鴇走了,李明明突然想起來,李甲還在城南等著呢。猶豫了一下,還是打發翠兒,“你坐轎子去城南,找李公子,說我被媽媽纏住了,不得出門,改日再見他——今天我們去見柳公子的事,不要說。”讓他乾等一天於己無益,還可能多生變故,算了。

翠兒覺得今天姑娘這行徑奇怪極了,莫非看上了那柳公子?柳公子可不似李公子隨和,長得也不如李公子好。

但看李明明神氣不佳,便不敢多問,隻低頭答應了,便出了門。

將午時,翠兒回來,說已經跟李公子說了。

李明明點點頭,上午的事辦砸了,但願下午的珠寶大遷徙行動能順利。至於彆的……總會有辦法的。

午飯後不多時,便有提提盒的夥計來送預定的茶果點心,李明明讓翠兒把茶點擺在內室。

翠兒道,“這時候又冇客人,不如擺在園子裡。”

李明明搖搖頭,“天涼了,還是在內室,姐妹們暖暖和和地喝茶吃點心好。”

翠兒搖搖頭,不再說什麼,去擺茶點。

“十姐雅趣,莫不是請我們來賞菊的?”

進來的是個約莫十七八歲的美人兒,與杜十孃的嬌媚相貌不同,這位姑娘濃眉杏眼,看著很是大氣爽朗。

“妹妹——”李明明猜她可能是謝月朗。

“今日不叫我猴兒,倒叫妹妹,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那姑娘笑道。

李明明黑線,不是不知道你叫啥嗎。不過看起來確實關係很好的樣子,這姑娘長得也像個仗義的。

李明明尷尬地笑道,“看你說的,就不能冇事請你吃個點心啦?”

那姑娘拍手,“那感情好!”

“月朗已經來了?老遠就聽見你說話。”

又搖搖擺擺走進來一位美人兒。這位長得纖弱文靜,帶著點出塵的氣息。

“素素姐又說我聒噪。”

“豈敢啊——”徐素素笑道。

李明明攜起二美的手,進入內室,“如今天涼了,我們在屋裡說話。”

另兩位自然客隨主便。

李明明對翠兒道,“你去招待你兩位妹子去,”又對跟著謝月朗和徐素素的兩個小丫頭笑道,“兩位妹妹隻管與翠兒去耍子,我們這兒不用你們伺候。”

那兩個小丫頭看看自己的姑娘,得了允許,都笑嘻嘻地與翠兒出去了。

看著謝月朗、徐素素,李明明正色道,“我請兩位妹妹來,實在是有要事相托。”

謝月朗道,“十姐這樣莊嚴,是何事體?”

“身家性命!”李明明去床頭,掀開枕頭,拿出幾個荷包,給謝、徐二人每人兩個,“求二位妹妹保管。”

二人打開來看,都驚住了。

“且收到袖子裡,我再說與你們聽。”

二人互望一眼,略猶豫,都把荷包收了。

李明明便把托付代管的事情說了,又說還有些不好拿的玩器之類,回頭也要一點一點搬將過去。

謝、徐二女齊齊站起來,正色道,“姐姐以全副身家相托,妹等定不辱命。”

李明明也有點感動,握住二人的手,“妹妹——”

拉她們坐下,李明明又道,“請兩位妹妹來,除了這點銀錢的事,還有更焦心的——”

“老身也來蹭姑娘們一碗茶吃。”

老鴇笑吟吟地推門走了進來。

三人都站起身,讓座。

老鴇在上首坐了。

李明明倒了一碗點茶與她。

老鴇拿小銀匙吃了半碗,“果仁子放多了,有些膩。你們也莫多吃了,小心堵得心口疼。”

三人都笑著答應了。

“我像你們這麼大的時候,院裡姐妹常坐在一起簪花鬥草、唱歌彈琴,好不快活!哪像你們,隻靜悄悄地說話。”老鴇拍手,“我知道了,許是姑娘們都大了,說姻緣呢?”

謝月朗笑道,“哪裡有甚好姻緣,再闊綽的客人也不過是來尋個樂子,並無半點真心。我姐妹適纔在說明日老君廟會,大家一起去痛快耍子,媽媽也一同去吧!”

老鴇笑道,“老了,老了,趕不了這熱鬨。你們出門要小心,莫要被那些混人冒撞了。”

又問李明明,“媺兒也去嗎?”

李明明笑道,“適才姐妹相勸,兒也想通了,何必為那李甲煩惱,明日也去與姐妹同樂。”

老鴇道,“我的兒,你想通就好。你們說話吧,老身乏了,去歪一歪。”

三人都站起身來,送到門口,“媽媽慢走。”

回到內室,謝月朗道,“明日我等還來找十姐,帶著衣裳包裹,姐姐彆的東

西也便攜帶了出去。”

李明明很高興,錢財大遷徙的事終於解決了。

杜十娘與謝月朗、徐素素這樣的交情,李明明便不說什麼客氣話,隻點點頭。

謝月朗笑道,“姐姐剛纔說還有更焦心的……”

李明明又把“做夢”的事說了一遍,“或是鬼神憐我,預以示警,妹妹們看我該當如何?”

二人大驚,謝月朗道,“那李甲看著像個癡情的,難道真會如此?”

徐素素沉吟道,“俗話說,‘知人知麵不知心’,世人常言婦人水性,冇有長情,卻不知男子才最薄情呢。你單看那《詩經》裡,就有多少薄情郎、癡情女。‘揮金陌上郎,化石山頭婦’①的話從來不是白說的。”

李明明道,“落得個身葬魚腹,我實在不甘。實不瞞二位妹妹,我頭午去找過夢中義士柳公子……”李明明不嫌丟人,把上午的事情也都說了。

徐素素驚道,“姐姐實在莽撞,這樣私密事體怎可因為一夢,即托付陌生人,況且這人還是那李甲同鄉故舊。”

李明明歎道,“我如今也覺得自己是昏了頭了。現在隻怕那柳遇春告訴了李甲,後果不堪設想。”

徐素素略思索,道,“若姐姐夢中之事是真的,這柳公子算是個君子人。他若答應姐姐不說,當會遵守承諾。”

李明明點頭,又道,“不瞞兩位妹妹,經過上午之事,我已頓悟,不想與人做妾了。我等出身之妾,通買賣,在夫主眼裡,不過是個取樂的玩意兒。不單李甲這般想,王甲張甲也是這般想,就連那律法上都是這般寫的。真正的從良,靠不得男人。”

謝月朗以手拍案,“姐姐所言極是,那幫公子王孫何曾真把我等當人看了。”

徐素素道,“十姐想自贖自身?”

李明明點頭,“若平白說自贖自身,媽媽恐怕不放,此時藉著李甲之手,且脫出門去,然後再尋辦法,離了那李甲。隻是恐怕柳遇春告訴了他……”

謝月朗與徐素素都點頭。

徐素素道,“十姐綺羅叢裡的英雄,妹等不及。若脫身順利,姐姐以後要何以為生?”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