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5章

第5章

-

不知道裡麵是不是還有隱情,從邏輯上說,李明明的計劃,趙如琢覺得,有點一言難儘。

趙如琢試著給李明明兩條建議,都被遮蔽了,還收到了黃牌——所以係統君不能就具體任務給予穿越者建議的規則是真的。那就算了吧,隻要彆完成得太難看,連累自己被體罰,或者很快就混不下去點了“完成”就行了。

趙如琢本就對李明明期望不大,這會兒看李明明果真有犯蠢的跡象,雖然有些小失望,倒是也冇太鬱悶。

關了監控,對李明明徹底放養,趙如琢把精力繼續放到捋代碼上。話說,這是哪位神人的代碼,關鍵是,這是用哪國的文字寫的?真像一堆螞蟻在排隊爬啊。

時間過得飛快,趙如琢被李明明的留言從程式中招回了神兒,嗯,晚彙報,倒是個好習慣。

看著李明明前麵的躊躇滿誌以及末尾的玩笑話,趙如琢抽抽嘴角,把開年會時的詞拿出來,敷衍加忽悠這隻不知能不能乾活的牛:“很不錯!”為表誠意,又展開來誇了兩句,特彆表揚了李明明的耐性。

希望她能多熬一陣子吧。

李明明一點也冇覺出這顆糖衣炮彈的威力來。

從小,李媽媽就“寶寶真棒”“寶寶是最乖最好最甜的寶寶”;長大一點,隨便得個單科第一名,李媽媽就各種歡欣鼓舞,老大了還摟摟抱抱,如果不是舉高高舉不動,肯定這個程式也不能少;李明明撞大運,以孫山的名次進了市重點中學,李媽媽恨不得印宣傳單去街上散發;李明明再次撞大運,蹭進了某985,李媽媽淚濕眼眶,“明明,你是上天賜給媽媽最好的禮物。明明,你告訴媽媽,你為什麼那麼棒?”

李明明從小被肉麻慣了,笑嘻嘻地說,“因為你是世界上最棒的媽媽。”

李爸爸一臉理所當然地在邊上聽著。

所以,你給一個從小食慣膏粱的紈絝子弟一塊肉,他根本不會覺得這玩意有多香。

趙如琢俏媚眼丟給了瞎郎君。

真該為趙如琢一大哭。

第4章

一廂情願去碰瓷

第二天一大早,李明明就起來收拾。畫了淡妝,看了看,又洗了去,還是素麵朝天好。

一堆的綾羅綢緞中,李明明挑了湖綠的緙絲褙子,月白的襖和裙子,至於頭髮——李明明囑咐翠兒,“簡單點,莊重點。”

莊重的就要用大首飾好頭麵,這種可簡單不了,翠兒有點為難。

“外麵官家小姐那種。”

翠兒明白了,快手快腳地收拾起來。

翠兒原是某侍郎家的家生子,侍郎家獲罪被抄,才被髮賣的,對小姐們的髮式,熟悉得很。

梳完了,翠兒仔細端詳李明明,笑道,“姑娘這樣,真像那些大家小姐們。”

李明明笑道,“她們肯定冇我好看。”

翠兒噗嗤笑了,“姑娘真是……”

李明明在鏡子裡左顧右盼,“這個珍珠的釵子和今天的頭髮特彆配。對了,這個珠子在外麵能值多少錢?”

翠兒笑道,“姑娘儘難為翠兒,這我哪裡知道去。”

也對,翠兒哪知道去。李明明摸摸袖袋裡的一包珍珠,這些應該夠300兩銀子的吧?還有寶石……

收拾完了,李明明把四兒叫進來,給了他一塊銀子,把四兒喜得抓耳撓腮,“姑娘你有什麼吩咐,隻管說。”

“你去昨兒去的柳家,見李公子,若是主人家柳公子在,你就讓李公子去城南鼎豐茶樓等我,隻說有要事相商,彆的不要說。若是柳公子不在家,你便說我遣你去問所謀之事如何了。”

四兒一時不明白李明明是什麼意思,但也冇多問,摸著手裡的銀子,笑道,“姑娘,你就請好吧。”

四兒前腳走了,後腳李明明就帶著翠兒也出門去。

“媺兒①,你這是去哪兒啊?”老鴇叫住,又打量李明明,哼,這還冇從良呢,裝這正經樣兒給誰看。

“已經好幾日了,那李甲還不曾籌得錢來,媺兒去問問他,若果真不能,兒也就死心了。”

“你昨日不是找他來了?”

“昨日並不曾問得很真切,今日兒再不能讓他糊弄過去。”

聽了這話,老鴇做張做勢地歎口氣,“我的兒,你這是何苦?老身奉十齋,每年舍多少香油錢,都是為了你們姐妹有個好歸宿。聽我一言,這李甲,實非良配。”

李明明明白為什麼杜十娘把寶貝都放在供著的經書匣子裡了,真是個聰明的姑娘。

不過李明明覺得自己也不錯,當下拉住老鴇的手,悲悲慼慼地說,“好媽媽,誰讓我看上這個冤家。你隻擔待我這一回,若是不能成,日後都聽媽媽的。”

老鴇拿帕子印印眼角,“我苦命的兒,你去吧。”

李明明學著翠兒平時的樣子,微微一福,輕移蓮步,走出了門——後背出了一層汗,要是搜身,就麻煩了。幸虧老鴇還顧一點臉麵。

出門雇了兩頂小轎,飛奔柳宅而去。

明明有點缺心眼,對古代常識又嚴重不足。雖同樣是監生,李甲這監生是捐的,是例監,柳遇春卻是舉監——前科考舉人不第入監。李甲讀書是瞎糊弄,柳遇春卻是存了下一科再考的心,每日去國子監上課,這麼去堵人,哪裡遇得到?

然而穿越人士都有金大腿,今日就恰逢監裡休沐,柳遇春還真在家。

四兒按照李明明說的,誆騙了李甲一番。

遠遠的,等在路口茶樓二樓的李明明,就看見四兒過來了,李明明趕緊塞給小二哥一把銅錢,小二哥眉開眼笑地出去把四兒叫了來。

“哎呦,姑娘,你怎麼來了。”

“李公子和柳公子都在家嗎?”李明明不願讓四兒知道自己的意圖。

“都在,我按照姑娘吩咐的說了,李公子說略收拾就出門。”

有昨天那兩個鐲子釣著,想來李甲不會爽約。

“你去吧,出來時間長了,媽媽又呲你。回去莫要多說了,媽媽知道我來找李公子,又要罵我。”

這四兒看著就不是個老實的,斷然不會為人守口如瓶,李明明隻是希望他如果說的話,說的是自己來找李甲。

“姑娘放心,四兒不是那瞎說八道的。”

“另外,你去我慣常吃的茶鋪子和點心鋪子,讓他們備下今天午後我請客要用的茶點,你自個兒也隨意吃些點心,不用替我省錢。”李明明又大方地給了四兒一塊碎銀子。

四兒笑道,“謝姑娘賞,茶點一定給姑娘辦得妥妥的。”

四兒走了,又等了一會,李甲和書童才從此間經過。

結了茶錢,李明明帶著翠兒去敲柳宅大門。

應門的是個小童,“姑娘是?”

“我家姑娘姓杜,找你家郎君有事,小哥,你快去通稟。”翠兒笑道。

“如此,姑娘且稍候。”那小童“咣噹”又關上了大門。

過不多時,門又打開,門內站著一位郎君。

四四方方的國字臉,濃眉大眼,身材高大,穿著讀書人的藍色直裰,長得很正人君子。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