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48章

第48章

-

關鍵是燕赤霞臉上一點反應都冇有,

恍如行屍走肉。

李明明凝起意念——

“你這個孽障!我把你含辛茹苦養這麼大,你就想這樣去了嗎?讓我一個老頭子,

白髮人送黑髮人,

你對得起我嗎?孽障!孽障!孽障!”李明明竟然幻化成了周掌門,

手裡拿著一根戒尺,朝著燕赤霞頭上連打三下兒。

燕赤霞眼中閃出一線清明,“師父——”

“孩子,

你得好好活著!”

“師父——”燕赤霞摟住李明明腿,哇地哭出來,他終於不再繼續下沉了。

這時湖裡的綠衣女子冒出來,“不得乾預他人!”說著便一掌朝李明明拍過來。

燕赤霞“呼”地從湖裡又躥了出來,

上去就是一劍,“不許動我師父!”

綠衣女子側身躲過,看看燕赤霞,

又看看李明明,緩緩地又沉入水中去了。

燕赤霞回過身,看見李明明,也反應過來,

師父在陣外呢。

想到摟住對方的腿大哭,燕赤霞有點不好意思。

李明明強笑一下,“走吧!”

岸上早站著那個黑衣青年,依舊抱著劍,依舊神情淡淡的。

不像李明明和燕赤霞哭得眼都腫了,神情萎靡。

緊接著那個穿翻毛皮襖子的壯實少年也上了岸,他麵色紅潤,喘著粗氣,好像剛跑了個五千米的樣子。

湖麵上隻有拿算盤穿府綢像個商人那位了,那絡腮鬍子和溫潤如玉滿身書卷氣的修士全無影蹤,想來已經是被心魔逼得沉湖了。

看那商人修士在湖麵上一點點地蹣跚,又東倒西歪,不知在經受什麼樣的折磨。

李明明與燕赤霞對視一眼,這種時候是合該守望相助的。

但再踏上心鏡湖……李明明和燕赤霞慘白著臉,把腳放在湖麵上,卻不想,一下子就被彈了回來。

“心鏡湖,一生隻能踏入一次。”黑衣青年淡淡地道。

眾人冇再說話,一直看那商人修士在湖麵上踉踉蹌蹌,走三步退兩步,過了不知多少時候,終於踏上了岸,一屁股坐在岸邊。

這時,心鏡湖竟然消失了,變成瞭如茵的草地。

被連番地折騰,就連李明明這種少見多怪的都冇露出個驚訝的神色。

黑衣青年率先道,“走吧。”

燕赤霞、李明明點點頭,那穿翻毛皮的少年扛著大刀直接跟上,那商人修士卻自嘲一笑,“某——要回去了,祝各位順利吧。”

商人修士長歎一聲,又笑了,這回卻是笑得天寬地廣、風輕雲淡。他閒庭信步似的經過綠茵草地,往來時路走去。

黑衣青年神情淡然地再次道,“走吧!”

李明明想給趙如琢留個言,但在心鏡湖裡的一切,如夢如幻、似真似假,便是真的,說什麼呢?

想到他的眼神,李明明的心似被主人擼的貓,熨帖,舒服,安全,任外麵風吹雨打,我自恬然安臥。

那穿翻毛皮的少年突然道,“你們說剛纔那鬼湖裡看到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少年看看被虐得滿臉菜色的燕赤霞和李明明,把目光放在黑衣青年身上。

“假的,”黑衣青年微瞥一眼那少年,“皆是你心裡的貪嗔癡怨所化。”

“你怎麼——”那少年想問為什麼那湖好像對你冇影響。

黑衣青年已經快步向前走去。

穿翻毛皮的少年憨笑一下,把大刀換個肩膀,也跟上。

李明明有些釋然,又有些疑惑,果真是假的嗎?

燕赤霞則明顯鬆一口氣。

還不等李明明想出個究竟,幾人已來到一個大殿前麵。

殿門口黑色魔氣翻滾,兩側隱現兩行字:

何憾於天

無怨於人①

在魔氣掩映下,原本光明磊落能鑒日月的幾個字,讓人感覺到的竟是屠天戮地的凶險。

黑衣青年一手推開門,當先邁了進去。

李明明和燕赤霞也並肩跟進。

大殿裡是一個用無數燈火擺的巨大八卦盤,正中坐著一個白衣散發的青年修士,正在用羽扇給旁邊的小丹爐有一下冇一下地扇風,對李明明等的到來,恍若未見。

這就是**oss?

①改自東林黨楊漣的獄中血書,原句是“何憾於天,何怨於人”。

第49章

天劫!

這時,

從另一個門口也進來四個人,其中一個李明明認識,是碧霞宮那位柳師妹。

中間那白衣修士緩緩地站起來,

一個魔王竟然長得清風明月一般,

很有出塵之姿。

魔王看向眾人,目光在掃過李明明時,

眉頭微皺一下,笑了,

竟然還有異世之魂,

有意思。

“既然人齊了,

我們就開始吧。”魔王聲音依舊是懶懶的。

眾人如臨大敵地拿好武器。

“外麵的,你們送進來的加料,我看見了。很好,

都是乾坤八卦陣選出來的好料子,配著這株草,用天劫熬成一碗十全大補湯,想來味道是不錯的。”魔王用看雞翅豬蹄帝王蟹的目光又逡巡了一遍眾人,

安慰食材們道,“你們,也不是全無機會,

熬過天劫,和外麵的老傢夥們合夥,一起破了我的陣、殺了我的人,”魔王指指那個丹爐,

“這株草自然就是你們的了……”

外麵的修士們自然聽到了大魔的傳音。

那個主持的老者道,“給他們扛一扛天劫。”

他旁邊的女道士動動嘴,終究冇說什麼。

眼看風雲變色,天劫到了。

圍觀群眾不由地都後退了老遠。

“師兄,剛纔那魔頭什麼意思?”看著大陣上讓人頭皮發炸的天氣異象,一個腦袋長得像冬瓜、穿奇裝異服的胖修士問他旁邊的瘦竹竿師兄。

師兄給他後腦勺一下子,“這麼大的腦袋,就是個擺設嗎?功你不好好練也就算了,連師父講古你都能睡著了……”

胖修士胡嚕胡嚕頭,“彆吊胃口了,師兄。”

“傳說,當年魔祖是通過乾坤八卦天劫盤,把八位合乾、坤、震、巽、坎、離、艮、兌之數的正道修士之魂與幽微草合練,洗去了他身上的魔氣,從而飛昇的。”

“這個陣就是個局?”胖修士大驚。

“局個屁!幽微草本就是大魔的內丹所化,不然大能們怎麼能靠它扛過飛昇時心魔的折磨?反正要麼是正道修士取了大魔的心頭肉,要麼是大魔把這些入陣的修士當成藥引子,吃了飛昇。一場博弈罷了。你老實看熱鬨吧,這種熱鬨千年一遇啊。”

雖然外麵八位大能已經把大部分天劫都擋住了,但剩下的一點,李明明這種連修士都不算的小鬼也扛不住。

一陣小風吹來,“刷”李明明的身上多了好幾道口子。

尼瑪!這哪是風啊,這是刀吧?

李明明趕緊虛化。

竟然不管用!

又一股風吹來,李明明臉上身上都掛了彩,衣服變成了一條一條的。

冇轍,隻能跑。自從當鬼以來,李明明還從冇飛得這麼快過。

然而再快也比不過風,李明明的後背已經被割得血肉模糊。

李明明覺得,後背已經疼得麻木了,這就是傳說中的千刀萬剮嗎?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