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47章

第47章

-

麵前出現的竟然是家!

李明明看見李媽媽很是高興,正要撲上去——

李媽媽虎著臉道,“明明,你告訴媽媽,為什麼你的數學不及格?媽媽爸爸辛辛苦苦地掙錢,給你報天價的補習班,你就用這個回報媽媽?”

李明明看著試捲上紅豔豔地80分,啊,這是高三那年第一次模擬考的數學成績,150的總分,自己隻得了80。

當時媽媽是怎麼說的?

“這有什麼,誰還冇個馬失前蹄?不要給自己太多壓力。”

所以,眼前的纔是媽媽的心聲?

不,這是傳說中的心魔!

李明明瞪著化成李媽媽的心魔,即使知道她是心魔,李明明也說不出什麼重話來。

“明明,你說你,打小兒學鋼琴,現在也隻能彈個小星星、世上隻有媽媽好。有你,媽媽能好得了嗎?也給你報舞蹈班,你看看你的小肚子,你看看你彎腰伸脖子的蠢樣兒,說你學過芭蕾舞,誰信?啊?”

李明明不由得挺了挺背,又低頭看自己的腹部。

李媽媽突然做探討狀,“明明,你小時候那麼聰明,媽媽找機構給你測智商,125,你知道媽媽當時有多高興嗎?你告訴媽媽,你是怎麼由一個出色的兒童,長成平庸的成年人的?”

這時,李爸爸出現了,歎口氣,“你彆說她了,她也算努力的。”

“努力?你問問她,果真儘了力了嗎?”李媽媽盯著李明明,“啊?”

李明明被假的李媽媽問得張口結舌。

突然漫天飄起小牌子,上麵寫著“無聊”、“平庸”、“懶惰”、“一事無成”、“貧困”、“庸俗”、“麵目可憎”,牌子掉了滿地。

李明明撿起那塊“平庸”的牌子,自我解嘲,不是說世界上九成的人都是庸人嗎,我不過是隨了個大流。

這時一個聲音諷刺地冷笑一聲,“嗬,難怪老了是這德行!”

李明明一抬頭,便看見老年的自己。燙得很拙劣的頭髮,穿著一身化纖的花衣服,雖然衣服寬鬆,仍能看見肚子上一疊一疊肉的形狀,彎著個腰,正跟賣菜的討價還價,“再搭兩頭蒜吧!”

被小販劈手奪過,“您快得了吧,今年‘蒜你狠’,一頭蒜一塊錢呢。”

老年李明明嘟囔著“真小氣”,搖搖頭,走了。

那個旁白輕輕地歎息,“有時候在年輕的時候死去,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這樣殘敗的後半生有什麼意思呢?”

李明明咬著唇,“不,我要活下去!我雖然不成器,但是我父母唯一的孩子,我不能丟下他們。”

“嗬——”

然後李明明就看到父母竟然通過試管嬰兒又有了一個孩子,一個天使麵孔的小男孩。一路天才寶寶-天才兒童-天才少年-成功人士地走來。他一手攙著爸爸,一手攙著媽媽,三個人都掛著幸福的微笑,在畫片一樣美的城堡彆墅前散步。

李明明眼睛裡淚水根本控製不住,我或許真的不應該回去,回頭問問係統君,我若是留在係統裡,他怎麼辦,角色原身又會如何。

這時杜十娘出現了,她站在門口,濃妝豔抹,“客官,進來玩玩啊——”然後一轉身,“我一個花魁,被人賣到這最下賤的地方,都因為你,管殺不管埋!把我丟在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早知道還不如在瓜州渡口投了江呢。”

李明明麵色慘白。

場景又換到唐代,是崔鶯鶯!崔鶯鶯憔悴得很,鬢邊已經早早的染白了,旁邊是成年的阿青,“娘子,郎君在麗娘那邊歇下了。”

“聽說芳娘懷孕了。”

“嗯,回頭報與郎君知道。”

“郎君上迴帶回來的兩個舞姬挑吃撿喝,我讓人掌了她們嘴。”

崔鶯鶯歎一口氣,“你何苦跟她們置氣。”

阿青嗚咽起來,“娘子,你太苦了。”

“若不是為了我的阿元,何苦還在這人世間受這零碎氣。”

崔鶯鶯看向桌上,那上麵是一張紙,寫著“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幾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②

“白尚書做得好詞。阿青,你可還記得那年普救寺裡,青青的柳樹下……”那個白衣少年?崔鶯鶯後半句並冇說出口。

李明明已經麵無人色。

然後是李千金,然後是聶小倩本尊。

李千金:“我本與裴郎傾心相愛,被你弄得像一場陰謀。我餘生都無法與裴郎交心了!”

聶小倩:“你說,你為什麼要改了我的命運!我夫榮妻貴、老封誥命的日子,就這樣讓你毀了!”

兩人一起道,“你這個自以為是的女人,你還我們原本的人生來!”

李明明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這種女人,就應該馬上死,死後下十八層地獄!”李千金道。

李明明萬念俱灰,是啊,我的存在就是一場錯誤。

忽然,李明明腦子裡一個聲音:“起來!這些都

是妄念,告訴她們,滾!”

是趙如琢。

李明明冇法從剛纔種種幻相中走出來,“我生前的時候,不夠努力;死後雖然努力,卻努力錯了方向……”

過了片刻,那沉穩的聲音再次響起,“你生前善良、積極、上進,是個孝順的好女兒;穿越後,你秉善念,行正道,儘力幫助彆人,何錯之有!”

李明明擦一把眼淚,眼前站著一個男人,西裝革履,白襯衫散著領口,李明明再往上看,菱形的嘴,高挺的鼻子,然後便對上他的眼睛。李明明從他的眼睛中讀到了理解、包容、擔憂,甚至是……

他伸出手,“起來。”

李明明把手交到他手上。

“彆怕,有我。”

李明明的眼淚流得越發凶了,好像在學校受了委屈,終於見了親爹親媽的小孩子。

有時候,女人畢生等的,就是這句“有我”。

李明明被他牽著,從聶小倩、李千金等人身邊走過。

那些人往李明明身上撲,都被趙如琢隔開。他高大的背影,似被陽光鍍了一層金邊。

李明明突然想起紫霞那句話,我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踩著五彩祥雲來接我。

心魔幻化的李爸爸李媽媽湊上來,李明明愧疚心又起。

“彆看!他們都是假的,你的父母每天都在盼你回去。再不成器的孩子,也是父母的心頭寶,何況——你已經足夠好。”

李明明最後看一眼假的爸爸媽媽,扭頭跟著趙如琢繼續往前走。

穿過迷障,趙如琢放開李明明的手,“你好好的,我走了。”

李明明伸出手,隻挽留到一縷清風。

①受《紅樓夢》裡麵《好了歌》啟發瞎編的,彆見笑。

②作者白居易。

第48章

終於見到魔王**oss

再回頭看,

自己已經走到了湖的另一邊,馬上就要上岸了。

李明明正要踏到岸上,突然離著不遠的燕赤霞身子竟然緩緩下沉,

一臉的生無可戀。

李明明疾步上前,

去扯他胳膊,如何扯得動。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