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46章

第46章

-

“不自量力的人真不少,”老者微微一笑,“還有冇有?一塊吧。”

李明明身邊拿大斧子的娘子跳出來,怒道,“裝什麼大尾巴鷹?算上老孃!”

她身邊的胖子連忙去拉她,被一把甩開。

這位拿大斧子的娘子,招呼都不打,上去就是一斧子。

其餘兩位也跟上。

李明明身邊的胖子,“咳,咳,這不是找死嗎?”

這三位倒也算乖滑,並不硬接,四處遊走,高低翻飛,找到機會就刺出一劍,砍出一斧子。

那老者一麵揮動寶劍,一麵從懷裡掏出一隻銀光閃閃的手套戴上。

胖子睚眥俱裂,一邊飛身朝著妻子奔去,一邊大喊,“快閃開!”

隻見老者胳膊突然伸長,一把抄過那個白衣少年,摜在地上,那少年全身發黑,瞬間便成了森森白骨。

反手又去抄那位娘子。

這次李明明再也忍不住了,“啊——”叫了出來。

燕赤霞也飛了過去。

胖子搶到其妻身前,隻來得及用狼牙棒一架,那大手卻靈活得很,繞過狼牙棒,攥住胖子的脖子,隨手一扔,胖子便如個破包袱一般被丟在地上。

“胖子——郎君——”那娘子妙目含淚,“你等著我!”說罷,把手中巨斧扔向老者,自己也竄了過去,老者抬手揮開斧子,那娘子已經到了老者身前。

“嘭!”

眾人離得近的都被氣浪掀翻了,地上一個大坑,漫天的血肉雨落下。

她自曝了。

那老者卻並未如她所想的“同歸於儘”,隻是被迫撤回了劍,在空中打了個旋兒。

“不識抬舉!”老者周身颳起罡風,黑霧越發濃厚,“既然如此,也就罷了。”

燕赤霞剛纔被氣浪掀翻了,正落在李明明附近。

李明明拉起他,“走!”

實力太過懸殊,湊上去就是個死!

老者一道劍氣揮過,飛沙走石,氣波宛如有形有質一般,觸之即死,遇之即亡。

這是一場單方麵的虐殺,看來他是不想留活口了。

剛開始是李明明拉著燕赤霞,現在是燕赤霞拉著李明明上竄下跳地躲閃。

“回剛纔的小路!”李明明喊。

然而李明明絕望地發現,那些小路都不見了,自己這些人宛如在一個不透明的玻璃罩子裡,走不出,逃不掉。

“老匹夫設了幕障。”燕赤霞道。

越來越多的修士被劍氣掃中,或被大手抓住,地上一片血肉模糊的屍體,還有森森的白骨。

“刷”“刷”兩道劍氣,把李明明、燕赤霞和另外三名修士逼在了死角,幾人這回是退無可退了。

人之將死,李明明想到的是,“不知道我這種死了一回的,會怎麼個死法?”

“拚了!”燕赤霞咬牙抬起劍。

突然,一股暖融融的氣流把那寒毒的劍氣消弭了。

“你為報仇,墮入魔道,你子固然無辜,這些被你枉殺的人便不無辜嗎?”

從小路上走來一個老者,頭髮花白,麵容枯槁,鶉衣百結,手裡拿著一柄殘劍。

幕障不知何時被打破了。

“他們儘管來報仇就是!”青衣老者冷哼一聲,“師兄,你是要來清理門戶嗎?”

鶉衣老者凝視著青衣老者,“阿充,你當真執迷不悟嗎?”

青衣老者沉默片刻,掀起嘴角,“師兄,你現在不是我的對手,為你剛纔那句‘阿充’,我不殺你,你走吧!”

鶉衣老者微閉一下眼睛,再睜眼,抬起手中殘劍,朝著青衣老者刺去,又衝李明明等喝道,“你們都退後!”

燕赤霞、李明明還有剩餘的三五個人都聽命退得遠遠的。

青衣老者閃身避過,“師兄,你的功力又退步了,想來是壽元不長了吧?難怪來尋那草。”說罷,好整以暇地送出一劍。

“你外強而中乾,劍氣霸道而虛浮,已是徹底離了大道,兩百年修行儘毀,你不悔嗎?”

“哈哈哈……悔?我為什麼要悔?”

兩人話不投機,再無多餘言語,劍招卻越發地迅疾了。

李明明這種眼力根本看不出什麼,燕赤霞卻看得呆住了,這纔是當代大能!

燕赤霞冇見師父與人拚鬥過,師兄們切磋還有之前殺怪,跟這種大能比鬥,完全不能比。燕赤霞終於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對不住了,師兄!”青衣老者已占了上風,眼看這一劍就刺中了對方。

鶉衣老者側身閃避,卻如何閃得過,“噗”地刺入其體內。

青衣老者正待拔出劍了,卻突然發現那劍宛如長在對方身體裡一般,不由大驚,然後便眼看著自己的心臟插入一柄刀口上猶有鏽跡的殘劍。

“師兄——”青衣老者瞪大眼睛,“為了殺我,你不惜自毀真元……”

鶉衣老者輕輕拔出插在自己體內的劍,“我隻做

當做之事。”說完便從空中跌到地上。

與此同時,那位青衣老者嘴上帶著個似諷刺似心安又似疲憊的笑,也落在地上,一股黑氣散去,其身體便化成了一具白骨。

燕赤霞、李明明等急忙上前。那老者已經自己封住了傷口,對幾位後輩修士搖搖頭,“不妨事。”

說著便蹣跚地往來時的路走去。

李明明看著他瞬間全白了的頭髮和佝僂的腰,鼻子一陣發酸。

“這位前輩……”燕赤霞冇再說什麼。自毀真元,於修士,跟自殺也差不多了。

第47章

李明明的心魔

李明明、燕赤霞和剩下的幾個修士一路沉默地繼續往大陣深處進發。

走過這片平地,

情景再次轉換,眼前一片碧綠的湖水,宛如大塊的翡翠,

陽光的照射下,

升騰著絲絲仙氣。

這又是什麼陷阱?

湖水中升起一個綠衣女子,溫柔地道,

“心鏡湖歡迎各位修士。我們這裡不舞刀弄槍,你要做的,

是麵對你的前世今生,

對抗你的貪嗔癡怨。”

這女子一揮袖子,

拿著腔調唱了起來,“呀——求長生,不過是白忙一場,

早知道我為何拋妻棄子離故鄉;要權勢,終落得個牆倒眾人推,命如草芥,身後淒涼;愛美人,

卻原來都是虛情假意,枉替他人做嫁衣裳……”①

眾人聽了一怔,這女子卻自顧自地沉回了水底。

眾人相互看了一眼。

“故弄玄虛的小娘皮!某倒要看看是怎麼回事。”說話的這位長著鋼針一般的絡腮鬍子,

豹頭環眼,看著像個粗漢,卻實則粗中有細。他施了個法術,“騰”一隻鷂子朝著那湖飛過去。

剛飛到湖的上空便掉在了湖麵上,

變成了一塊臟兮兮的布巾。

“飛不過去?”那漢子皺皺眉,看看其他幾位。

另一位長身玉立眉眼冷淡的黑衣青年,抱著劍,當先一步邁上湖麵。

緊接著是燕赤霞和一位穿翻毛皮襖子的壯實少年,然後是一個相貌溫潤如玉打扮得像個讀書人的青年,那絡腮鬍子看看另外一個手裡拿算盤、穿府綢的,再看看李明明,訕笑一下,三人一起踏上湖麵。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