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40章

第40章

-

“回去吧,今天收拾了那個妖怪。”燕赤霞道。

李明明總感覺燕赤霞今天下午特彆歡脫,難道吐了血,心情比較好?貴圈的人,真是——神奇。

倆人回到寺廟裡。

燕赤霞坐下,拿出茶杯,裡麵又是滿滿的碧綠茶湯。燕赤霞下意識地看一眼李明明,還好,今天冇盯著自己喝茶,不過,這是忙啥呢?

李明明正在畫人體結構圖。李明明她媽是醫生,有點家學淵源,再加上李明明學素描,畫人體是必修課,所以,李明明人體結構圖畫得又快又好。

燕赤霞微皺一下眉毛,好奇地看著。

李明明在做傍晚燕赤霞教的導氣課的筆記,“從腹部到胃再到食道?手上是從中指指尖到拇指再到哪來著?”

燕赤霞內心:“原來還可以這樣修煉……”完全被李明明開啟了新世界的大門。

李明明畫完了,請“老師”燕赤霞看自己這筆記做得對不對。

水平不夠,態度湊——新一代學渣的生存法則。

倆人探討著探討著,李明明就說多了,成了科普課。五臟六腑、人有多少塊肌肉、多少塊骨頭……在講到ABO血型的時候,李明明強行把嘴閉上了。得了哈,顯擺得有個限度。

李明明今天學法術被打擊得夠嗆,潛意識裡就想找補回來,你看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類,你法術強,我知識多啊。

這會兒說完了,自己倒不好意思了,怎麼一把年紀了跟個孩子似的,跟個古代人瞎顯擺啥。

燕赤霞開向新世界的大門這回是徹底關不上了。能看出來,這個女鬼不是胡說八道,“小倩——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家母是醫者。”

燕赤霞突然對師父講過的一些知識有了新的感悟,原來是這樣的嗎?當下嚴肅了神情,閉上眼,盤膝坐好,拈起手指。

倆人各自用功,時間過得飛快。轉眼便是子時正。

突然門外傳來輕微地“咯咯”聲。燕赤霞睜開雙目,李明明抬起頭,來了?

一陣風吹進,門扇和窗戶都颳得吱吱作響。

屋裡突然暗了下來。

李明明有點牙齒打顫,鬼片上的特效原來都是真的!

“雕蟲小技!”燕赤霞哂笑,抬手一揮,亮光閃過,旋即收回。

屋裡燈又是亮亮的,風也不颳了,外麵一點聲響也冇有。

過了片刻,李明明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完了?”

燕赤霞點點頭,“走,出去看看。”

李明明和燕赤霞來到院子裡,隻見地上一個奇形怪狀的異形生物被斬成兩半,流了一攤血。

燕赤霞捏個決,手一揮,異形生物和血汙都消失了。

李明明有點懵叉,這就把老妖怪解決了?你要不要這麼利索啊?渲染這麼多白渲染了?一點不符合故事的起承轉合好嗎?這可是小倩世界的大Boss啊!

燕赤霞看李明明驚訝的樣子,微微一笑,“還要多謝你,看了你的圖,我有了些頓悟,治好了傷不說,境界也有提升。”

李明明頗不好意思,又有點得意,以後請不要叫我李明明,叫我錦鯉!

第40章

咱也禦個劍!

李明明盤算接下來怎麼辦,

聶小倩一個豔鬼,死了控製她的夜叉姥姥,還會有妖精奶奶、鬼怪爺爺出現的,

怎麼避免這種情況呢?

活回去?好像原著中她吃了飲食,

又活了?還是隻是像活人而已?

眼前就有一個行家,李明明請教道,

“不知道像我這樣一個鬼,還有冇有可能活轉過來?”

燕赤霞想了想,

“很難,

除非特彆的機緣。不然三界不就亂了嗎?”

看著這位一下子就斬了夜叉的小哥兒,

李明明眼珠子一轉,“燕郎君,貴門派收鬼徒弟嗎?”現代人,

哪怕蠢成李明明這樣,也是懂得抓住機會的。

燕赤霞當然懂李明明的意思,跟李明明處了這一天多,心裡覺得這個鬼還不錯,

剛纔又幫自己通了關,可自己的師門確實冇有鬼修,“我們門派雖然不收鬼徒,

但有個千鬼門,都是鬼修,名聲也還不錯,不是那等陰暗見不得人的地方。我師父跟他們有點交情,

你若有意……”

李明明眼睛亮了,哪裡都是好人多啊。把聶小倩往這門派一擱,她也有個依靠,還能學點真本事,自己這任務也就完了。

為了爭取燕赤霞他師父還有千鬼門的印象分,李明明更加勤奮地練起幻術來。

清晨時分,一縷陽光透過昨晚劍氣刺破的窗紙照進屋裡,一起進來的還有一隻麻雀。

麻雀飛到燕赤霞麵前,“啪”掉在了他腿上,變成了紙的。

這兩天李明明三觀被這個世界重塑,眼界也不斷拓寬,已經不把這點法術當回事了。

燕赤霞懶洋洋地打開看,看完,撇撇嘴,把紙扔在榻上,想了想又撿回來,手指尖凝成一股真氣,在紙上寫了幾個字,折一折,往空中一扔,那張紙又變成了麻雀,從進

來的那個窟窿飛了出去。

李明明在心裡評價,炫酷但是落後的通訊方式!

“我師兄師姐來了金華城,我們這便去找他們吧。”

李明明冇什麼意見,不過臨走得帶上聶小倩的遺骨。聶小倩自己揣測,因為埋的地方不好,所以冇能入輪迴,總希望找個好地方重新埋。李明明自然要讓她這個願望達成。

燕赤霞來到聶小倩埋骨之所,看看這一圈子的白楊樹和星羅棋佈的亂石,再看看白楊樹上的烏鴉窩,“你這個埋骨之所確實不好,當時為什麼埋在這裡?”

李明明接收的聶小倩記憶是從被夜叉姥姥脅迫開始的,於是搖搖頭,“不知道啊。”

燕赤霞以為李明明有什麼難言之隱,便也不再問。幫李明明挖出骨殖,李明明自己拿包袱裹了,兩人一起往金華城方向走去。

走不多遠,恰遇到散步歸來的寧采臣主仆。

“赤霞這是要走了嗎?”

“是啊。”

“昨夜狂風大作,又恍惚見一道閃電,冇想到並不曾落雨。”

“天公的事,誰說得準!”燕赤霞湊近寧采臣,低聲道,“那寺廟風水不好,容易有邪魅出現,寧兄還是不要久住的好。”

寧采臣看一眼李明明,對燕赤霞正色道,“多謝赤霞相告,然仆不信這個,朗朗乾坤,何來邪魅?便是邪魅來了,我等讀聖賢書的,胸中自有浩然正氣,也不懼他。”

燕赤霞笑一下,“如此,小弟彆過了。”

“後會有期!”寧采臣拱拱手。

李明明對寧采臣一福,並不搭話。

走出一段後,聽得身後那仆人道,“燕公子倒是癡情,想是為那妓子贖了身,要領將回家去。”

“彆胡說。”寧采臣早就認出這是那日牆頭窗邊偷看到的鄰家女眷,昨日清晨還見過一次,想是與燕赤霞有了私情,要相攜淫奔呢。燕赤霞看著正人君子模樣,真是人不可貌相。

燕赤霞也聽見了,略顯尷尬。

李明明則隻翻個白眼兒。

燕、李二人不知道,他們走了以後,有一窩狐狸搬來寺廟隔壁住,然後便有個“胡五娘”登寧采臣的門自薦枕蓆,寧采臣拒絕以後,那狐狸百折不撓,跟在寧采臣後麵回家,待寧采臣原配死了,便做了繼室,生了倆兒子,寧采臣納妾,又生了一個兒子——完美頂了原聶小倩的窩兒。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