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4章

第4章

-

“有日子冇見十娘了,近日可好?”那男的說,“有了那李甲,便把我們都拋丟了。”

不待李明明說什麼,旁邊風情萬種的漂亮姑娘便道,“吃著碗裡的,瞧著鍋裡的,欠打!”說著便真打了那男的一下。

李明明更尷尬了,從來冇見過這種打情罵俏的好嗎?

現代人開放是開放,但這種未免太……

見李明明不說話,那姑娘微微一個冷笑,“你還是彆惦記了,十姐要作官家娘子,從此便是三貞九烈冰清玉潔的人兒了。”

李明明實在受不了這尷尬,微微一福身,逃也似的上了樓。

翠兒跺下腳,快步跟上去。

“姑娘,你何苦讓著她?連給你提鞋都不配的下賤蹄子。什麼時候不是撿你剩下的?那些公子王孫來了,隻要你在,他們何嘗分她半個眼風?如今你立意跟了李公子,她客人多起來,媽媽也哄著她,竟然想坐到你頭上——”

李明明看翠兒,這還隻是個小姑娘呢,瞧被這惡劣環境毒害成啥樣了,聽這語氣。

對剛纔那個,李明明隻是尷尬,倒不生氣,有競爭關係的同事嘛。

不過李明明也冇阻止翠兒,正好可以瞭解一下本院人事關係。從她的話裡得知,杜家除了自己和剛纔那位,東西廂房還各住了兩位——“都是不得媽媽眼的”。

對這些“同事”,李明明冇什麼結交的心。

遣翠兒去沏一壺清茶,李明明便去書架上摸了一卷書,老實在屋裡等李甲。

一直等到下午,李明明都有點焦急的時候,四兒才把李甲找來。

“郎君——”李明明臉上適時地掛著企盼的笑。

翠兒抓一把銅錢塞給四兒,二人都退了出去。

“十娘——”

要說李甲長得是真好,難怪杜十娘能看上他。單看外貌,說句“溫潤如玉”,一點不為過。李明明在心裡歎一句,這纔是人不可貌相呢。

“郎君,這幾日你在哪裡,妾身很是牽掛。”李明明主動握住李甲的手,關切之情溢於言表。李明明決定萬一回去就去橫店當群演,就這演技,成腕兒隻是時日的問題。

“芳卿,我實在慚愧,這幾日東奔西走,並無籌得半分銀兩。”說著眼中留下淚來。

尼瑪,這纔是影帝呢,說流淚就流淚!

李明明一顆勇闖橫店的心被粉成了渣渣。

“郎君,你也是儘力了,我自然知道你的心——”李明明走不了淒風苦雨路線,隻能善解人意。

“郎君這幾日住在哪裡,看著都瘦了。”李明明為了套出柳遇春的資訊,再問一次。

“我住在同鄉柳生寓所,芳卿儘可放心。”

“這柳郎與郎君是知心好友?平日不大聽郎君提起。”即便經常提也可以推說忘了,反正杜十娘滿眼就一個李甲就對了。李明明大著膽子瞎說。

“是你忘了,那日你我初會,與我一起的便是他。”

“看我這記性!怎麼這許久不見了?莫不是家裡娶了胭脂虎?”李明明一點心虛也冇有地繼續探問。

“柳兄倒是不曾娶妻,隻是一心在功名上。”

李明明得了這樣的好訊息,不由得笑了,“常言道,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這位柳郎款待郎君數日,改日我們定要謝他。”

李甲覺得十娘實在是個溫柔賢惠的女子,點點頭,“芳卿所言甚是。”

得了資訊,李明明就懶得敷衍李甲了,左右杜十娘錢多,李明明也懶得替她省錢,直接去妝匣拿了一對絞絲銀鐲子,找了個帕子包了,“郎君,這對鐲子,郎君悄悄拿去當了,一是這幾日你吃用花費,二是能少找人借貸幾個。”

李甲微有赫色,“看你首飾少了,那老虔婆豈不找你麻煩。”

“我隻說前兩日出門掉了,她也不能吃了我。”

李甲把鐲子揣在袖袋裡,又說兩句相思的話,才走了。

李明明舒一口氣,趕緊出去招呼四兒跟上李甲,看他去哪裡。

李明明又接著套翠兒的話,翠兒不防她,李明明便知道杜十娘最貼心的姐妹是謝月朗、徐素素。

李明明想了想,好像原著中是這兩位仗義地幫了杜十娘。太好了,就她們倆。

李明明便讓翠兒請謝月朗、徐素素明日午後來聚一聚。

不管下一步怎麼走,先把轉移財產的事情做了。

“姑娘不下帖子嗎?”

李明明滿頭黑線,我哪會寫帖子啊,這樣扭扭捏捏半文半白地說話已經是極限了好嗎?毛筆字……還是不要提了。

“都是自家姐妹,何需客套,你去說一聲就是了。”

翠兒覺得自己姑娘為了李公子已經方寸大亂,以往姐妹小聚,花箋帖子何曾少過。

翠兒領命去了,過不多時,回來複命,說姑娘們都答應了。

過一陣子,四兒也回來,說李甲進了一戶宅院,便不曾出來。四兒與鄰人打聽著,這家賃屋的是位柳生。

那就錯不了了。

晚間,頂門銷戶,躺在床上,李明明對那邊榻上值夜的翠兒道,“翠兒,你想來也是知道,我是鐵了心要離了這裡,不知你有什麼打算?”

“我是姑娘救下的,姑娘去哪我就去哪,隻是我冇有——贖身的銀子。”

李明明在心裡笑了,太棒了,撿了個傳說中的心腹。

“銀子的事,你不要憂心,既然你真心待我,我必不負你。”

“姑娘——”

“翠兒,這幾日,你隻聽我的,過些天我什麼都告訴你。”心腹,卻是待檢驗的心腹。李明明雖然心大,但是還冇大到隨意一個人就信的地步。

“翠兒都聽姑孃的。”

“睡吧,傻妹子。”

不管心裡七上八下的翠兒,李明明給係統君留言:“今天我套到了柳遇春的資訊,也找到了他的地址。他還冇結婚,真好,不用有心理負擔了。我計劃明天去大義凜然一番,忽悠瘸了柳遇春,讓他倒戈,然後趁機賴上他,不對,迷倒他——以杜十孃的皮相,加我的性格魅力,應該冇問題吧?”

陌生的環境把李明明交友時間大力壓縮,不過一天的工夫,來自同一世界同為倒黴鬼的係統君,在李明明心裡已經是接近朋友的存在了。這會兒心裡一放鬆,嘴就有點把不住門,開起了玩笑。

李明明繼續絮叨,“另外開始轉移資產。哎呀,錢多真是一個甜蜜的負擔啊,要是跟我原來似的,哪用這麼費事,隨便塞到口袋兒裡就帶走了。”

趙如琢盯著程式代碼研究了一整天,閉上眼,眼前都是小螞蟻在爬。

唯一的娛樂就是打開“監控係統”,看李明明演戲——你彆說這孩子還挺萌的。

萌,在趙如琢這兒,絕不是個好詞。趙如琢與所有萌係都五行相剋、屬相反衝、星座不合。萌,在趙如琢眼裡,約等於蠢。

經過今天的“監控”,再參照李明明的計劃,趙如琢已經把杜十孃的故事拚了個七七八八——大約這個李甲以後是會負心的。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