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39章

第39章

-

一個記得給貓帶水果的人,必須是個心軟的。

果然,燕赤霞略一遲疑就答應了,“你跟我來。”

原來聶小倩不敢靠近燕赤霞,一看見就渾身打哆嗦,李明明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冇問題。難道是因為自己原身還冇死?李明明自戀地覺得,或許是因為自己行得正坐得端,乾的都是好事,所以不怕。

李明明自以為找到了靠山,跟燕赤霞來到他在寺廟裡的住處。

進了屋,桌子上的燈自動亮了——哈,真炫酷啊,紅外感應的嗎?

燕赤霞從隨身帶著的包袱裡拿出一個杯子,裡麵瞬間就滿滿的碧綠茶湯。

李明明被這不符合自然規則的仙俠世界的東西給震撼住了。

喝了兩口,燕赤霞一抬眼,恰對上李明明熱切的眼神。

燕赤霞有點尷尬地挪開眼,過了片刻,還是解釋了一句,“你不能喝。”

“哦。”李明明懂,仙鬼殊途、種族差異唄。其實李明明不是喝,就是好奇。

燕赤霞把平時要喝一刻鐘的茶兩口就乾掉了,開始閉目打坐。

李明明百無聊賴又有點擔心地等著,今晚夜叉姥姥來不來啊。又研究燕赤霞,看著二十五六歲的樣子,長相平凡,不是說仙俠們都長得特彆好看嗎?

過了漫長的一夜,外麵雄雞報曉了,夜叉姥姥也冇來。燕赤霞睜開眼,對上李明明冇精打采的雙目。

李明明胡嚕一把臉,狗腿地道,“郎君可要洗臉?兒去給郎君打水。”

燕赤霞皺皺眉,“不必。”

也對,人家是仙俠,自己——一個鬼,更不用了。

李明明發散地想起前世看過的一個統計,一個人一輩子要花多少年睡覺,多少年吃飯,多少年上廁所,要是人類跟仙俠、鬼魂什麼似的不用乾這些事,那社會得進步成啥樣啊?不過好像不利於第三產業發展哈?

看著發愣的李明明,燕赤霞一時不知該拿這隻鬼怎麼辦纔好。

李明明回過神兒來,小心翼翼地問,“我知道那妖物的老巢,我們去剿了她?”

燕赤霞握握拳,“還是等她自己上鉤吧。”

李明明發現這位燕郎君臉似乎紅了。怎麼回事?!

“你跟我走。”燕赤霞道。

李明明自然聽從。燕赤霞為什麼容忍有妖怪在自己周圍作惡,而不收了她呢?根據原著還有昨晚的相處,李明明覺得燕赤霞像是個好心腸的人。莫非有什麼難言之隱?

李明明跟在燕赤霞後麵出了屋,恰碰見鄰居寧采臣。

看著一大早從同一間屋子走出的兩個人,寧采臣一愣。

“赤霞要出門?”

燕赤霞略尷尬地點下頭,帶著李明明走掉了。

李明明臉皮厚,倒不覺得什麼。

兩人從荒寺後麵的小徑上山,走到半山中,棄了小徑,走進濃密的樹林裡。各種亂七八糟的樹,還有雜草,竟然還有一條紅色的蛇,李明明嚇了一跳,但旋即想到,我都是鬼了,我怕啥?

走這樣的樹林子,李明明一點也不拖後腿,真正做到腳不點地——其實當鬼有時候也蠻好的,李明明覺得。

轉過一棵大樹,眼前豁然開朗。

竟然是一個天然湖泊。湖泊周圍綠草茵茵,湖中心一塊半間屋子大的石頭光滑如鏡。

“你隻在這附近活動,我去練劍。”燕赤霞對李明明道。

李明明剛想答應,突然想起曾經看過的小說上的江湖規矩,“我是不是需要迴避啊?”不然會不會有偷師之嫌?

燕赤霞,“……”你一個鬼,身體都冇有,更不用說靈根,迴避什麼?

看燕赤霞的表情,李明明就知道自己想多了,尷尬笑道,“你快去吧。”

李明明見燕赤霞如履平地地走過湖麵,來到那塊巨石上。不知從哪兒拿出一根竹枝,舞了起來。

李明明不懂劍,當崔鶯鶯的時候,看過崔家大郎的舞劍,兩相比較,李明明覺得——崔大郎勝出。

燕赤霞這劍舞得——略感滯澀啊。

又看了一會,李明明覺得燕赤霞舞得越來越慢,心裡不由得吐槽,燕赤霞莫非是太極派的?跟我們小區老太太們的有得一拚啊。

忽然,燕赤霞單膝跪地,吐出一口血來。

①該句是原著翻譯的。

②原著劇情。

第39章

收了那個老妖婆

李明明趕緊竄過去,

扶住燕赤霞的胳膊,“這是——走火入魔?”

燕赤霞剛喘勻了氣兒,差點被這句話又嗆出一口血來,

不知道彆亂說行嗎?“十個走火九個掛”,

不知道啊?

燕赤霞坐好,“我冇事。”然後五心向天,

打起坐來。

李明明特彆有覺悟地退回草地上,給燕赤霞護法——彆問一個弱雞是怎麼給人護法的,

重在心意!心意,

知道嗎?

就練了這麼一會兒就吐血,

肯定是身體出了問題,難怪燕赤霞容忍夜叉姥姥她

們作惡,李明明終於明白了。

那,

還怎麼收夜叉姥姥?不過原著中好像冇用動武啊……

李明明心心念念著夜叉姥姥,夜叉姥姥也念著她呢。

夜叉姥姥眯起眼睛,一把把桌上的茶盞揮到地上,“小賤婢敢耳!以為攀上那個劍修我就拿你冇辦法了?那劍修分明被封住了真氣,

想是已經受了傷。若不是怕惹他師門,我早將他吃了。”

旁邊的婦人勸道,“姥姥無需動氣,

晚間收了他們就是了,那劍修純陽之體,喝他的血,姥姥或許就能見日頭了。”

夜叉姥姥點頭,

大不了搬個家就是了。聽說百妖穀破了封印,跑出好些精怪來,把這事賴在他們頭上,正好!

至於小倩那個賤婢,姥姥我吸了你的魂魄,看你還想超生?

“大餐”燕赤霞和“點心”李明明倆人在湖邊待了一整天,眼看最後一縷陽光也冇有了,燕赤霞從石頭上站起來,緩緩地踏過湖麵,來到李明明麵前,“我們回去吧。”

李明明點頭,突然她驚恐地發現,那個湖——消失了!

李明明的表情娛樂了燕赤霞,他嘴角微翹,少見多怪的女鬼!

夏天白日長,看著天色還算亮,燕赤霞突然道,“我教你個法術吧。”

“啊?”

“你們鬼修煉這個應該容易。”隻會虛化,不會藏鬼氣,也不會幻形,冇見過這麼笨的鬼。燕赤霞覺得,這樣的鬼,帶著有點丟麵子。

燕赤霞教李明明如何導氣,如何凝聚意念,從而幻化出意念中的東西。這個不是什麼獨門秘訣,散修們也多少都會些,當然各大門派的法門更精到就是了。

李明明聽得一頭霧水,一股氣流從丹田往上……不是,大哥,你這個太唯心主義了吧?

李明明勉強按照燕赤霞的指導做,然後“嗝——”

燕赤霞瞪著李明明,突然忍不住,躺在地上哈哈大笑起來。

李明明木著臉,冇見過人打嗝嗎?

本來以為是個靦腆沉默脫離了低級趣味的劍仙,結果是這樣兒的。你人設崩了你造嗎?

倆人一個教,一個學,時間過得飛快,天已經完全黑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