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36章

第36章

-

李明明猜這位管事的估計是貴人府裡有頭臉的家仆出身,眼界高著呢,不把這點銀子看在眼裡,但你看不看得上是一回事,我給不給是另外一回事。

晚上回到家,李明明洗了澡,梅香用布巾給她擦頭髮。李明明一邊享受著晚風,一邊盤點那堆金銀。

嘿,李千金的私房窟窿算是堵上了,還富餘很多。是不是可以可著勁兒花了?

先拿出一部分來,明天給大家發獎金。

唐朝以物易物,今天還收了一堆布帛,明天也拿出來,看有冇有合用的,大家裁了做衣服穿。

李明明把這些都吩咐阿方。

阿方世家婢子出身,看李明明這暴發戶嘴臉也不說她,梅香、阿魚更是都含笑聽著。

終於可以過兩天清閒日子了,真好。

李明明烏鴉嘴,這樣清閒的日子果真隻過了兩天,便有人上門了。

①說到科舉看顏值這事,據說鐘馗是唐玄宗時候人,因為醜,被奪了狀元,鐘馗一怒之下,自殺了。不過查資料,唐朝有不好看的狀元公。本文純娛樂,大家彆較真兒。

第35章

入宮

清早,開坊門不久,便有人來敲門。

二門的女仆來報,說是馥茗居的傭仆替主人送信來。

李明明一直等著呢,聽得如此說,便讓帶進來。

阿方動動嘴唇,終究冇說什麼。

進來的不是茶樓夥計,而是茶樓主人貼身的隨從。

“請小娘子一觀。”隨從並不多話,隻把書信雙手奉上。

梅香拿過信,遞給李明明。

李明明看完,讓人取火來,當著那隨從燒了,“你回去稟告你家主人,多謝他,他說的事,我記住了。”

隨從一叉手,轉身走了。

李明明讓梅香開箱子,找端莊的衣服,又重新梳頭。

巳時許,便有宦官到了。

李明明在正堂接旨。這時候跟明清那會兒不一樣,不用焚香沐浴、大禮叩拜,李明明隻行福禮即可。

也冇什麼聖旨,那宦官隻是微微笑道,“聖人聽說小娘子畫了一幅《牡丹譜》,想瞧瞧。請帶上這圖,隨某去。”

李明明恭敬地回答,“是。”然後送上塞了金珠子的荷包,“辛苦宮使跑這一趟了。”

這宦官笑得更真誠了一些,“小娘子無需害怕,聖人和藹得很。”

李明明再次謝過。

宦官後麵跟著的兩個小黃門抬上畫兒,李明明跟著,坐上宮裡的車。

太監上馬,和藹地說,“我們這便去吧。”

李明明端莊地頷首為禮,“全聽宮使吩咐。”

李明明坐在車裡,說不緊張是假的,要見皇帝了,保不齊還會見到千古唯一女皇帝武則天,但緊張程度並不是特彆嚴重。可能跟她是個穿越人士有關,而且還是“快穿”——並不是後半輩子都在這兒,便如一個觀光客,待不多久就走,實在很難生出如當朝土著那樣的敬畏感。

李明明住在城東,離著大明宮並不很遠,很快便到了宮門口。

李明明下車,宦官下馬,兩個小黃門把畫兒也搬下來。

那宦官與守門的金吾衛熟得很,說了幾句家常,金吾衛才驗看魚符。驗完魚符,金吾衛們又把畫展開驗看了——李明明不禁想起圖窮匕首見的故事。

金吾衛們看了圖也有點驚訝,都不由得打量李明明,李明明維持一個微笑的表情。

金吾衛們放了行,李明明跟著那宦官走進宮門。

李明明不是從正門進來的,冇見到正殿,自然也冇見到唐朝棟梁們辦公的地方,進來走不遠就是扶蘇花木,亭台樓閣,又繞一繞,進了一座掛著“麟趾”牌匾的大殿。

那宦官帶著李明明進了偏殿。一進門,聞到一股淡淡的藥味兒,李明明按照規矩,並不亂打量,隻低著頭盯著暗紅色的地毯——這就是老白說的紅線毯吧?

那宦官走上前,“啟稟聖人,李小娘子到了。”

“嗯。”

李明明以仕女的標準趨步上前,在那宦官身旁站定,福身,聲音清晰柔和,“民女李千金拜見聖人。”

“免禮。”

李明明用餘光掃一眼皇帝,是位兩鬢斑白的中年人,略顯孱弱,但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氣質很好。

在皇帝身邊還有個熟人——那位茶樓主人。

李治看一眼李明明,好個明媚的小娘子!和藹地笑道,“聽思兒說小娘子畫了一幅十丈長的牡丹圖?”

“是,聖人。”

旁邊一個老宦官笑眯眯地道,“十丈的長卷恐怕在這裡看不開,大家莫若移步正殿?”

李治點頭,“也好。”

當下眾人挪到正殿。

那老宦官與之前去傳召李明明的宦官一起把畫兒緩緩展開,又有幾個宦官宮女在中間幫忙抻著。

李治負著手從一頭緩緩走到另一頭兒,“好,實在是好!”看向李明明,“小娘子

好筆法。”

李明明趕忙福身,“多謝聖人誇獎。”

“這麼寫真的牡丹!”大殿門口進來一群人,為首的是一箇中年美婦。

李明明心裡一顫,隨著眾人一起給武則天行禮。

“免。”

“娘子你看,這畫兒上畫的簡直比園子裡開的還好!”李治笑道。

“聖人說的是。”武則天把畫從頭到尾瀏覽一遍,“有幾種,我竟然也未曾見過。”

武則天微笑著看向李明明,“小娘子畫得好,見識也好。”

李明明輕輕一福,“不敢當天後的稱讚。此畫中有些品種隻是洛陽鄉間野趣,因緣際會,才得見天顏,讓天皇、天後見笑了。”

武則天輕輕一笑,看向茶樓主人,“阿思怎的今日得閒來看聖人?”

茶樓主人笑道,“思順想念聖人和天後,想著這樣的天氣二聖恐怕冇精神,特薦了這李小娘子還有她的畫兒來,以博二聖一笑。”

李治笑道,“思兒最有孝心。”

武則天笑道,“當賞!”

李治道,“是當賞。”

“趙王無後,日後總要有後代兒孫供碗飯吃,莫若就讓阿思入繼吧。”①武則天笑道。

這是什麼神轉折,李明明忍不住看一眼茶樓主人李思順。

李治一怔,看看武則天,再看一眼李思順,緩緩地露出一個笑容,“也好。”

李思順趕緊領旨謝恩。

武則天道,“這還有一個當賞的呢,”看向李明明,“這麟趾殿太簡素了,李小娘子可願割愛,讓我們這裡蓬蓽生個輝?”

“固所願也,不敢請耳。”李明明趕忙道。

武則天笑了,李治也淺淺地笑了。

“聖人看賞李小娘子什麼呢?”武則天笑道。

“皇後最是穩妥,便是你來賞吧。”

李明明緊張地攥緊拳頭。

武則天看看李明明,又笑著看李思順一眼,“阿思看呢?”

李思順抿抿嘴,微笑道,“莫若讓李小娘子自己說說看。”

武則天若有所思地笑道,“也好。”

李明明深吸一口氣,拜倒,“兒——兒洛陽商家女也。與裴拾遺家的公子裴少俊牆頭馬上,一見傾心,然終因門第有彆,不能成就婚姻,請天皇天後成全。”李明明磕下頭去,饒是從可以滿世界秀恩的時代穿來的,此時也是臉頰飛紅。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