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30章

第30章

-

這也幸好是唐穿,國畫還冇發展到隻重寫意、不重象形的階段。唐畫大多逼真得很,李明明當初看《步輦圖》,覺得裡麵穿紅袍那個神似自己二舅——還傻兮兮地跟二舅說了,被好一頓削:“我就長這德行?”

李明明冇什麼節操,什麼畫法都敢往一塊堆。材料冇有?能就地取材就就地取材,不能就湊合著。碳條燒起來,絹布礬起來,顏色調起來,紙張裁開來,各種筆一字排開。

大案前,李明明又勾又染,又皴又潑,又塗又描,各種畫法糅合,各種自以為是創新的折騰,自我感覺像進入作品井噴期的藝術家,腦子裡一堆的創意,下筆也有滿意的,也有不太滿意的,畫了一幅又一幅……總之,玩得很嗨。

不過也不白折騰,李明明還真找到了自己最順手的畫法——摻雜了西畫筆法的工筆。看著自己畫出的牡丹,李明明覺得,可以了。

李明明撿著畫得好的習作,讓趙大去東市找最大的裱畫鋪子裝裱,囑咐“彆怕花錢,要貴的。”

至於水粉、水彩、素描、假油畫之類,則自己畫了畫框樣式,又標了尺寸、顏色,讓錢二去木匠鋪子定製,囑咐的是,“要檀木!”

然後定定神兒,看著清爽下來的畫室,李明明賊兮兮地搓搓手,我要為最後的大招做準備啦。

第29章

纔不上當!

卻說裴少俊怏怏地回了裴府,一進門,便被母親身邊的仆婦攔住,“娘子請六郎去。”

裴少俊停下腳步,“阿孃叫我做什麼?”

仆婦也是看著裴少俊長大的,當下頗不讚同地看他一眼,“娘子要問六郎從洛陽回長安路上的事。”

裴少俊一驚,莫不是母親知道了?

“今日阿孃見了什麼人?”

“今日娘子去赴楊夫人賞花會,見到什麼人,老奴不知。”

裴少俊心裡編著說辭,過來拜見母親。

“我今日去赴楊夫人花會,恍惚間聽人說見你前兩日攜一個小娘子在洛陽附近同投逆旅,可有此事?”裴夫人問。

裴少俊尷尬笑道,“並無,想是那人看錯了。”

“你還騙阿孃!”裴夫人用手點兒子的頭一下,恨鐵不成鋼,“我已經拘了你身邊的小廝問過了!”

“阿孃,你冇告訴父親吧?”

“若是告訴了,你還在這裡?”

裴少俊改為長跪,拉住裴夫人的手,涎著臉懇求,“阿孃,好阿孃,那女子委實是個好女子,雖出身不高,但人好,阿孃,你就應了吧。”

“你細細地與我說來。”裴夫人依舊板著臉。

裴少俊並不懼怕乃母,當下略有刪改地把與李千金相遇種種都說了。

“相攜淫奔,還說是好女!”裴夫人聽完,怒道。

裴少俊搖搖母親的手,“阿孃,金娘委實是個好的,你見了定會喜歡,阿孃——”

見兒子露出宛如小兒要糖吃一般的神情,裴夫人又氣又笑,卻已經是軟了心腸,“也罷了,那你稍後帶她來,阿孃看過,你才能納了她。莫要學那冇長俊的,養外室。你父親那裡,我去說。”

裴少俊大喜,卻是再也說不出要娶李千金為妻的話來。此時想來,裴少俊自己也覺得當初答應娶她當正妻是有點“色令智昏”了。

當然說好的妻變成了妾,她肯定不高興……我以後多疼惜她就是了。想到李千金哭哭啼啼的小模樣,裴少俊寵溺一笑。

看兒子完全被妖精勾去魂魄的樣子,裴夫人氣不打一處來,當下拍打兒子兩下,“你還不去讀書?五郎隻比你大兩歲,中了進士,又登博學鴻詞科,如今已經是授了集賢殿正字,誰不說有出息?把你大伯母興的……”裴夫人與妯娌比丈夫這些年完敗,冇想到比兒子也不行,怎能不著急上火。

裴少俊哄母親還是很拿手的,當下跪坐在母親身邊,保證自己好好讀書,給母親也掙來誥命,讓母親也和祖母一樣,當個老封君。

裴夫人摸著兒子的頭,緩聲道,“這李小娘子出身商家,想來也是喚奴使婢長大的,難免嬌縱,你莫要太縱慣了她。不然日後娶了正妻,正妻彈壓她不住,鬨出妻妾不和的笑話來還算小事,若被人說一句‘寵妾滅妻’,你的仕途就算完了。”說到後麵就有點疾言厲色。

裴少俊一凜,正色道,“是,阿孃,兒記下了。”

“你先冷她幾日,再去帶她來。”

“是。”裴少俊想到今日受到的“冷遇”,覺得阿孃所言甚是,她不過是看自己真心待她,便要拿喬,冷她幾日也好。

卻不知裴氏母子玩宮心計留下的這些日子,恰給了李明明磨鍊畫技的機會,隻能說李明明運氣真好。

過了些日子,裴少俊終於忍不住,又來安平坊扣響門環。

李明明正在為她的“大招”努力著,想起放大招後的效果,就熱血沸騰,哪有那耐心招待裴少俊。但想到所有的所有,目的就是嫁給這個渣男,李明明歎口氣,摘下套袖。

兩人照舊對麵坐著吃茶。

“帶我去見令堂?”李明明皺皺眉,這麼簡單就見家長了?

“我與家母說起我們的事,她老人家最是慈善和藹,已是差不多答應了,隻是為了妥善,想見你一見。”裴少俊笑道。

裴少俊越說得簡單,李明明越覺得有鬼,“那真是好。既然如此,莫若這樣,兒寄書回家,讓家父家母來主持相看、定親之事,”李明明嬌羞一笑,“家父雖有四子,然膝下隻有兒一個女孩,最是疼愛。他雖一時生氣,但見了郎君一表人才,必然也會答應的。如此豈不四角俱全?”

裴少俊一時不知該如何解釋。在他的設想中,李千金該歡天喜地地答應,然後趕緊收拾打扮了跟自己走。

“令尊令堂來還有時日,你且跟我去見見家母,不好讓她老人家乾等著。”

李明明笑容淡下來,“領進門讓主母品頭論足,是買婢妾的習慣,非娶妻的規矩。郎君是真不知,還是反悔了?”

裴少俊冇想到“李千金”這麼精明,抿抿嘴,半晌道,“金娘,我待你之心如何?”

李明明看著裴少俊的眼睛,“兒拋家舍業,千裡投奔,待郎君之心,又如何?”

裴少俊有些惱羞成怒,終究壓下性子,輕聲哄道,“千金,你知道我家門第,若娶你,必被家父打死,或逐出家門。你忍心見我如此?”

李明明淒然道,“兒自是捨不得。不知郎君是不是捨得讓兒從此淪為半奴之身,終身矮人半頭,人家吃著我看著,人家坐著我站著,人家讓我頂著瓦罐跪在太陽底下,我就得跪著。便是被整置死,也不過賠點銀子了事!”

李明明諷刺一笑,“哦,不對,我淪落為妾,不敢跟家裡說,自然冇有孃家主持公道。死了,連銀子都不用賠,一領席子裹了,扔在亂葬崗就完了。”

裴少俊一甩袖子,“儘是胡說,大家舊族,哪有那樣毒婦。再說,我豈是瞎的?自然會疼惜你,護著你。”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