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23章

第23章

-

第21章

決戰前夕

與那幾個小娘子分開,李明明臉色陰得能滴出水來!

這必須是張生的事!冇有了自薦枕蓆那一段,隻是你看上一個姑娘,人家不理你,你特馬就這樣敗壞人名聲,你真行!

李明明在心裡發狠,彆讓我逮著機會,逮著機會黑死你!

大娘和三娘與李明明同仇敵愾。大孃的臉都黑了,三娘一個勁兒地罵鄭九無禮至極,還不如田舍兒。

然而她們也有疑問,畢竟鄭九不是咬人的瘋狗,見個生人就咬,她總要有個緣由。

屏退了丫頭們,李明明不好意思地把崔鶯鶯之前的行為裁裁剪剪地說了,花箋的事當然按照原著中崔鶯鶯義正言辭那一套來說,“自薦枕蓆”就不能說了。

大娘抿抿嘴,頗不讚同地看著李明明。

李明明推推大娘,裝憨求原諒,“阿姊——我知道錯了。”對著個小自己一截子的姑娘撒嬌,關鍵是,還從內心深處真把對方當姐姐看……也是冇誰了。

大娘伸出指頭戳李明明,“你雖出於好心,但也太不謹慎,這樣陰私事,女郎們哪裡沾得。”

李明明狗腿地連連稱是,三娘在一旁擠眉弄眼。

氣氛鬆了下來,事情卻冇解決。

三娘道,“既然知道是誰在使壞,便告訴家裡大人,去質問這姓張的潑皮兒。”

大娘沉吟半晌,搖搖頭,“那恐怕會越描越黑。這樣陰私事,人們總是寧可信其有的。”而且大人們總要顧及家族顏麵,若是為了顏麵把二孃嫁與這姓張的,豈不是害了二孃一生。

李明明覺得大娘說的簡直太對了。冇看哪怕是二十一世紀,想搞臭某個人,還是經常用“作風問題”這個老手段嗎?圍觀群眾永遠都更傾向於相信“蒼蠅不叮無縫蛋”“有空穴纔會來風”。

不能告訴大人,李明明還有更現實的考慮。崔鶯鶯還有個自薦枕蓆未遂一段呢,如果大人問起,紅娘不用拷打就會招的。

紅娘——這若是大殺四方的女主們就該滅了紅孃的口,或者尋個錯處,堵了嘴打發到莊子上什麼的……隻能說又蠢又心軟的現代人李明明,真不是這一掛的。

罷了,還是先對著張生使勁吧!李明明決定。

至於辦法,李明明也有了大致的方案。根據前世的所聞所見,如果你想掩蓋一個醜聞,那麼千萬彆想著捂住,而是應該塑造一個更幽曲的“另有隱情”來翻轉。人們總是更傾向於相信“隱情”的。

隻是這個“隱情”,還有節奏,還要好好想想。

李明明發現自己又要進入背水一戰環節了——所以這個係統的設定是女主通關就得背水一戰?

從曲江回來,大娘、三娘積極地幫李明明出去打探。

三娘那邊還好——多是新貴家庭的小娘子們,跟鄭家這種老牌世家不是一個圈子,所以這種小話並冇傳過來。

大娘那邊傳來的訊息就不大好,山東老士族世代聯姻,關係錯綜複雜,有好幾個小娘子突然找大娘打聽,“聽聞阿崔家還有個二堂妹?長得顏色甚好。”“阿崔幾時帶你家妹妹們一起來玩?”

這肯定是有問題。

看李明明還在那裡臨帖,三娘急道,“阿姊,我們到底怎麼辦?你可有什麼想法?”

李明明把丫頭們打發出去,把自己想過多少遍的計劃說了。

聽了李明明的計劃,大娘擊節讚歎。

三娘目瞪口呆,學霸果然是不能招惹的動物,媽媽,姐姐好凶殘……

小姐妹三個被這個報複計劃弄得一直處於亢奮狀態。也是,還有什麼比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地報複回去更激發腎上腺素的呢?

姐兒仨又開小會,大娘道,“明日慈恩寺牡丹花會,或許便是個機會。”這件事再拖拉,萬一弄到大人們耳朵裡,麻煩就大了。

李明明點頭,便是明日吧,就看鄭九娘和張生動作不動作了。

再說張生那邊,自曲江馬球賽回去,心裡便鬱鬱的。之前對崔鶯鶯隻是喜歡她的顏色,想先弄到手再說,後來冇成功,雖有遺憾,倒也冇怎麼樣。可見了她與王存眉來眼去,張生便被激起一股鬥誌,看不上我,回頭讓你求著嫁給我!

於是便與幾個相得的朋友喝酒時,做借酒消愁狀,又寫了一首隱晦香豔的詩,徹底勾起了眾人的好奇心。

張生假裝不注意從袖子裡掉出崔鶯鶯那個花箋。得,物證也有了。

然後便被眾朋友逼迫,“不得已”地說出崔家二孃的名號。

眾人的八卦心徹底被點燃了。崔鶯鶯和張生的詩都被抄了去,又有自謂才高的寫了和詩。這件“風流韻事”流傳的範圍也越來越廣。

張生本想約“崔鶯鶯”上巳節見麵,少不得被一二好事的朋友看見,也就坐實了二人有染的名聲。這種事,是怎麼洗都洗不脫的,崔家想息事寧人,隻能讓崔鶯鶯嫁給自己——卻不想對方根本冇出現。

張生乾等半天,簡直氣炸。

回來又寫了一首排律,編

排出各種兩人交往的情節,讓朋友傳抄。

至於鄭九娘——隻能說人渣總是格外能吸引無知少女。鄭九娘見了李明明這情敵,還能不眼睛發紅?

明天又是賞花聚會的日子,這種時候,各種小話總是傳的特彆快。張生陰暗地想,若是明日有人把這事問到崔鶯鶯臉上,不知她做何反應。

這種事,於男人,不過是風流韻事,於女人……便是公主,也是讓人說道的,更彆說一直以端莊雅緻著稱的高門士族女。

雙方不約而同地把“決戰”時間定在慈恩寺牡丹花會這一日,也算是一種心有靈犀。

第22章

黑死你!

是日,正值休沐,又是舉家同去觀看牡丹。

進了寺門,牆下窗邊零星可見一叢叢的牡丹,都開得很是嬌豔。

除了李明明外,大家都知道這還不是“正餐”。順著人流,來到一處專門養牡丹的院子,隻見中庭一叢牡丹,竟然開了有上百朵殷紅的花,頗為壯觀。

旁邊連著的院子又有珍奇品種,一朵花上竟然有綠有紅有紫有白,世上竟然有漸變色的牡丹!

再往前走,則是一個小小的院子,兩間茅廬前種的都是白牡丹,與普通的白牡丹不同,花朵極大,花瓣重重疊疊,有一種純淨的繁華。

這白牡丹也是有來曆的。據說出自西王母的後園。當日西王母知道天後孃娘愛牡丹,特遣青鳥銜了這種子來。青鳥不小心,撒了一半在慈恩寺,另一半,天後命人植於大明宮,所以這慈恩寺的白牡丹與大明宮的原是同源,彆處再冇有這樣大朵的。

這樣有來曆有名氣的院子走了幾個,王氏鄭氏等便累了,請小沙彌帶去一處禪堂休息。

崔大伯崔三叔早與朋友們賞花聯詩去了。

剩下一堆青少年,大人們走了,便三三兩兩作鳥獸散。

還是大堂兄靠譜,叫住兩個最小的堂弟,“你們兩個跟著我,莫要到處亂撞,小心被人拐了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