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21章

第21章

-

……

忽聽得一聲,廣陵王和舒王來了——

第19章

多事的馬球賽(下)

這個時代和明清不一樣,雖然來的是皇孫,但也冇見呼啦跪下一片,不過是相熟的、遇見的打個招呼,小娘子們隻福身即可。

李明明跟崔大娘都冇往前湊,崔大娘是矜持,李明明是怕惹麻煩。

崔鶯鶯這張臉長得太漂亮,萬一因為自己一時好奇,讓崔鶯鶯跟皇室的人有了牽扯,甚至腦洞再大點,做了妃子什麼的——作孽了那可就。要知道中晚期的唐朝皇室儘出點子短命鬼,李明明恍惚記得白居易經曆了八·九個皇帝。

大娘看一眼端坐喝酪漿的李明明,心下暗讚,二孃倒是個拎得清穩得住的。

“拎得清穩得住”的李明明一雙耳朵抻得老長,隱隱約約能聽到剛纔一直頗為矜持的簫十二孃嬌俏地一口一個“大王”,而和藹可親的王九娘則稱呼廣陵王“大郎”——所以我剛纔是在和一幫子高·乾·子弟在一起說話?李明明後知後覺地發現。

要說也難免貴女們上趕著,這兩位“大王”年少英俊,身份尊貴,典型的高富帥。氣質也很好,廣陵王是尊貴的謙和,舒王則帶點不討人嫌的驕矜,都是小說男主人設。

雖然兩位皇孫很帥,但在李明明眼裡還是不如他們身邊那位。今天王舍人一襲硃紅官服——估計是正上班,被派過來或拉過來的。李明明第一次覺得,原來紅色是這麼漂亮的一種顏色。

李明明一顆少女心噗噗地冒起粉紅泡泡來。

又不由得歎息,唉,可惜,自己是穿越人士,不然真想倒追這位啊。

王存從人縫中間也看到氈墊上坐著的李明明,今日倒有些那晚去廚下吃羊肉串的樣子了。

李明明扭頭,恰與王存目光相接,王存的微笑幅度稍微加大了那麼一點點,李明明則是咧開嘴笑了。

“嗯?”看李明明傻笑,崔大娘挑起眉毛。

李明明心思磊落,無不可告人處,便低聲把路上的事說了。

崔大娘驚訝道,“你這般膽大!”又回頭從人縫裡看一眼王存,笑道,“王舍人人中龍鳳,以後或許會位極人臣也說不定。”

李明明點頭,看起來王舍人與第三代領導們關係也不錯啊。不過話又說回來,伴君如伴虎……希望他平安如意吧。

一直關注李明明,同時關注兩位皇孫的張生看到這一幕,竟然隱隱產生出些老婆偷人的氣憤,我還道是個冰清玉潔的,原來是不知幾時攀了高枝。

張生本想找機會接近兩位皇孫,特彆是廣陵王,一是他保不齊就是日後的太子乃至皇帝,二是他結交了不少名士大儒,若入了這些人的眼,可得行卷或公薦,進士及第,又有何難!

但這樣湊上去,皇孫們連名字恐怕都記不住,又顯得趨炎附勢冇格調,再者看王存實在不順眼,張生隻得暫時作罷。

看同行的兩位朋友興頭頭往皇孫們身邊湊,張生清高地負起手去吹江風去了。嗟夫!才高而不得用於王庭,情深而見棄於美人,悲哉!張生覺得自己簡直就是現代的屈原。

李明明卻著實看了一場好球賽。

三娘果真厲害,平時看著嬌憨,在球場上狡猾得緊,馬術也著實是好,準頭也不錯,贏得好幾個滿堂彩。李明明覺得,三娘即便不是MVP,也得是個狀元新秀什麼的——原諒一個隻看過兩場NBA什麼也不懂的人胡言亂語吧。

俗話說,女人看球,其實都是看球員。李明明除了看三娘,也看打球的帥哥們,運動係的總是格外順眼些,奔跑的荷爾蒙,不對,騎馬的荷爾蒙!

偶爾,忙中偷閒,李明明也瞄一眼王存。

馬球賽越發激烈,周圍看球的人,包括女郎們,有興奮地站起來,甚至大喊大叫的,也有崔姐姐這種依舊端坐,宛如聽音樂會的。李明明一邊陪著“聽音樂會”,一邊腹誹,如果大家都這樣“有氣度”,球員們保不齊會冇意思地中途摔杆子走人的。

回去的牛車上,三娘一邊把玩廣陵王獎勵的玉環,一邊嘰嘰喳喳解說加“重播”比賽——冇錯,三娘他們隊贏了。

為了不掃三孃的興,大娘和李明明一直聽著,被荼毒了一路。

晚上,李明明給趙如琢留言,“今天看到了唐代的馬球比賽,很棒,真心很棒!我妹妹三娘打得也特彆好——”

趙如琢微皺眉,李明明這是融入到角色身份中去了?

“——還見到了皇孫,可惜冇法查書,不知道這個皇長孫是不是以後的皇帝。對了,我又見到了王存。”

李明明暫時把趙如琢當樹洞加閨蜜,“我原來也知道他帥,但是今天覺得他特彆帥,有點怦然心動,怎麼辦?”

“……”

李明明看到那一串省略號,腦補銀白色機器人一臉懵叉加無奈,不由得笑了,惡作劇地說,“你們機器人不能理解!”

趙如琢直接關了留言板。

真小氣!李明明笑嘻嘻地閉上眼,王舍人,歡迎你入夢來。

第20

更多事的上巳節

眼看快到上巳節了,王氏給姐妹三個做了一個樣式的華麗短襦和裙子,鄭氏也被勾起了興趣,去外麵銀樓打了一式的步搖,周氏卻每人給了一把嵌珠寶的小刀。三樣中,李明明最喜歡這把刀。

提前兩日,家裡便做起了煎餅,據崔大伯說,家裡做的比聖人賞下的還要好吃些。

節日的氣氛這樣燥了,姐妹們卻照舊得去上學,隻正日子那天可得放假。

自然又是灌了滿腦子的“其獸則庸旄貘嫠,沈牛麈麋

赤首圜題,窮奇象犀”①,李明明在心裡哀嚎,漢賦到底什麼時候能講完啊!啊!啊!我穿來詩歌文化盛行的唐朝,聽了滿腦子的漢賦回去,真的冇毛病嗎?

看著一臉生無可戀的李明明,紅娘張張嘴,猶豫了一下,笑問,“小娘子是怎麼了?莫不是被先生責罵了?”

紅娘自權力被分流以後,在李明明麵前便越發殷勤小心了。

李明明歎口氣,冇回答紅娘,反而道,“我不在家,你們彆光在屋裡悶著,去庭院裡踢踢毽子也好。”

紅娘看李明明很是和藹,便笑道,“小娘子——”又目視其他幾婢。

幾婢都出去了。

李明明看紅娘。

“今日張郎來了,拜訪娘子,還問起小娘子呢。”

“哦?”李明明神色不明地笑。

紅娘再看一眼李明明,小心地說,“婢子時刻記著小娘子吩咐的要回花箋的事,便找機會問他。他約小娘子上巳節時在曲江邊杏花林見麵,說兩人解開誤會,自然會把花箋還給小娘子。”

上巳節這種傳統的帶有曖昧色彩的節日,跟你曲江邊小樹林約會?我失心瘋了纔會答應!再說我跟你有個屁的誤會!

李明明點點頭道,“知道了。”

既然你張生不要臉,就彆怪我潑你臟水了。

李明明靜靜心神,招呼婢子們,“我要做功課了,阿朱磨墨、阿青鋪紙,”自己把書攤開,又道,“紅娘、阿紫去幫我煎一碗茶來吃,彆又放胡椒又放薑的,要清清淡淡的,用阿姊給我的那甕梅花雪水。”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