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20章

第20章

-

長安風氣比李明明知道的明清還是開放得多,有大娘和三娘,鄭氏也就不大約束李明明。李明明終於見識了傳說中的東市和西市,還觀看了一場馬球——冇想到卻因此引出了事端。

①這是真實發生在唐朝詩人李賀身上的事。倒黴催的李賀!整件事及李明明的小心理活動參見韓愈《諱辯》。

第18章

多事的馬球賽(上)

話說李明明這次穿越真是過得挺開心的——當然如果老先生不是每天講漢賦就更好了。

漢賦,雖然有崔鶯鶯的底子,臣妾還是學不了啊!

這幫漢賦大家都是水文的一把好手。寫隻鳥,能從眼睛到羽毛到爪子到它媽媽的媽媽的曆史傳說都說一遍,關鍵它的角色定位就是隻不負責推動情節、勉強對人設構建有一丟丟作用的寵物鳥!

如果這是在大晉江,你們會被讀者罵灌水騙錢刷負分的,你們造嗎?

李明明在心裡吐槽完,還得老老實實地學。

瞥一眼堂姐,坐得直直的,眼睛炯炯有神,不時做個筆記,李明明慚愧了,再瞥一眼另一側的堂妹,腦袋一點一點的,馬上就磕到桌子上了,李明明平衡了。

老先生深知水至清則無魚的道理,又或者是老莊的信徒——道法自然,所以對下麵的學生們基本放養,樂意學的就多學一些,不願學的也不勉強。

講完書,是習字課。今天先生拿出一幅懷素的《苦筍貼》——當然肯定不是正版,笑眯眯地給三個女學生看。

草書這玩意,女孩子們很少寫,更極少人擅長,看三個小娘子一幅目瞪口呆像,老先生笑了。

三娘用“先生你又頑皮了”的眼神看一眼老師,大娘也露出個無奈的笑來。

李明明人來瘋,摸著自己的下巴,一副流氓相地對著字帖左看右看,然後便躍躍欲試,“兒臨摹幾筆,請先生指教。”

當下鋪開紙,大開大合地揮毫潑墨起來。

老先生拈著鬍鬚,二孃這勾折騰挪筆法佈局倒還罷了,難得她不是亦步亦趨地臨,若是但求像,規規矩矩地臨摹,草書之狂態必然儘失,還有什麼趣味。倒是現在這樣,字跡雖隻有五六分似,然筆畫灑脫,飛動自然,頗得幾分醉僧神·韻。這孩子於書法上果真有天分。

待寫完了,三娘直拍手,大娘也讚賞地點頭。

老先生道,“二孃倒是有兩分狂意。”

李明明看看先生,不知道這是誇自己寫得好,還是貶自己剛纔上課不認真。

看李明明神色,老先生在心裡一笑,麵上卻老神在在,指導了女學生們幾個草書技巧,留了臨帖的作業,然後便捲了書本走了。

大娘頗有長姊氣派地對李明明和三娘道,“你們也太過分,一個個都當先生眼盲嗎?上課這般不用功!”說著瞪二人一眼。

李明明和三娘都嗬嗬地笑。

“我得趕緊回去準備下午的馬球,阿姊們,我先走了。”三娘提著裙子一溜小跑地走了。

說起馬球,李明明也很興奮,好想學啊,穿著胡服,騎著馬,颯爽英姿有冇有——一個體育渣想學打球,必須是因為彆的什麼原因,比如漂亮的運動衣。

李明明跟大娘說起對男裝胡服的嚮往,大娘道,“你便是不打球,穿胡服也冇什麼,咱們倆身量差不多,我送你一套。”

李明明大喜,又有點擔心地問,“我阿孃要說的啊。”崔鶯鶯記憶裡冇有穿男式胡服的片段。

大娘也有點為難了。

李明明眼睛一轉,“我午後去找阿姊,在你那裡換上,回來也先去你那裡,阿孃也就無從知道了。”

大娘笑道,“就你機靈。”卻也答應幫李明明打這個掩護。

穿上窄袖圓領袍,蹬上靴子,頭髮也打散梳成男兒髮髻,帶上襆頭,李明明拿著銅鏡左照右照,心裡美得不行,便如前世照藝術照穿寬袍大袖的漢服一樣。

“好個俊俏的小郎君!”大娘笑道。

大娘自己卻不換胡服,“我穿著不好看。”

大娘相貌溫婉,確實不大適合英武利落的胡服,崔鶯鶯長相也偏嬌柔,隻是李明明自帶一股子混不吝的精氣神,穿上利落的胡服,倒也灑脫。

最英武的要算三娘,穿棗紅胡服,頭戴紅色抹額,帥得李明明想吹口哨。

姐妹三人早就跟長輩請示過了,此時三人彙合,帶了丫鬟仆人,坐上牛車出了門。

馬球賽在曲江邊上舉行。還有幾天就到上巳節了,這場馬球賽算是上巳節的一個序幕。

長安人民對文體活動的興趣濃厚異常。李明明以為不過是看場中學球賽,十幾個人打球,周圍幾十個家長同學當啦啦隊。冇想到,好麼,好有小二三百人,氈墊鋪起來,帳篷搭起來,還有矯情地設步障的——這隔著步障,還怎麼看呢?

讚助商趙國公的馬也已經到了,據說都是大宛良駒,汗血是冇有,但看起來確實很神駿。

看到同樣紮紅抹額的一個年輕郎君,三娘便扔下兩個姐姐,去與隊友彙合

了——男女混合打,唐朝人真是開明得厲害。

大娘笑道,“幸虧有你,往年我自己孤零零,彆提多可憐了。”

李明明咧開嘴笑,要是擱在後世,三娘保不齊能當個職業球員,為國爭光呢。

作為家屬福利,李明明和大娘得以在一個很不錯的位置觀戰。周圍幾個小娘子也是球員的家人,大娘都認識,一一為李明明做介紹。

大娘不卑不亢,隻介紹這是“高家五娘”“簫家十二孃”什麼的,李明明客氣地見禮,卻不知道這裡麵某某的阿耶、某某的阿翁是朝中跺腳亂顫的人物。

幾位小娘子對大娘和李明明倒也還算客氣。

李明明土包子進城,什麼都想看看,以後穿回去可就看不著了噯。

卻不知自己看人家,也有人看她。

“那位著綠色胡服的小娘子是哪家的,著實豔色無雙!”三個年輕士子中的一個讚道。

另一個順著方向看去,崔鶯鶯!

張生冇想到這麼快就又看到了崔鶯鶯。在普濟寺時,崔鶯鶯要麼冷漠,要麼哀怨,要麼大義凜然,紅娘說她對自己有意,張生卻從未見她這般明媚生動過。

看著李明明彎著眉眼嬌憨地笑,張生一顆心似被人狠狠地攥了一下。

“三郎?三郎?三郎這般出神,趕是認識那位女郎?”旁邊的夥伴笑道。

張生寂寥地笑笑,微歎一口氣。

“當真認識?”

“那是先山陽郡崔太守的掌珠,其母鄭氏,乃我異派從母。”

另一個一直冇說話的笑道,“崔小娘子這般出色,可惜生於冇落之家,崔太守過身太早,其叔伯一為太學助教,一為監察禦史,都是七八品的官職……”這人搖搖頭,“且看下一代小郎君們如何吧。”

張生臉色一變。

最先說話的那人道,“說來崔助教也是神奇,據聞有少慧之名,早早中了進士,誰想混了二十年,還是個太學助教。”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