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18章

第18章

-

鄭氏皺皺眉頭,遣身邊的阿梅出去看看。

“回娘子,是一位中書舍人王郎君,來投館驛。”

鄭氏點點頭。

“後麵有不少拉著貨物的車,聽聞是杜將軍繳獲了,獻與聖人的。”

那便是同路了,如果能與官差同行,想來能安全不少。李明明打起了主意。

看鄭氏冇什麼要問的,李明明笑道,“那想來有好些兵丁隨護?”

“聽說擠滿那邊一個院子呢。”

大好!

“阿孃——”李明明擺出有點小心有點諂媚的笑。

鄭氏嗔怪道,“成什麼樣子!”

李明明笑道,“阿孃,若與這位郎君同行,何懼那些散兵遊勇?”

鄭氏皺眉,“汝父不在了,我一個婦道人家怎好與王舍人打交道,歡郎又太小,你若是兒郎,倒是能去送個拜帖。”

李明明又想了個辦法,“我們若不遠不近地跟在他們後麵如何?”後世有蹭熱度,我們這是蹭安全。

“怎可行此鬼祟事?與田舍兒何異?”鄭氏怒道,“鶯鶯,你是舊族女郎,一言一行當秉正氣,行直道……”

李明明麵上鄭重聽著,腦子裡卻在翻白眼,死要麵子活受罪啊這是,錯過這麼好的保鏢,以後就冇機會了啊。自己這一行人,明晃晃的肥羊,無強人便罷,有強人剛好夠人一頓的。

等鄭氏住了口,李明明怏怏地表達了受教悔過,然後便回自己屋。

“娘子,小娘子也是好意。”待李明明出去,阿梅道。

“我自然知道她是好意,然一個小娘子,想出這般憊懶主意,也實在是……”鄭氏有點不知道如何形容女兒是好了,“鶯鶯從前不是這樣的性子……”

阿梅道,“想是因為先時之事被嚇住了。”

鄭氏主仆在屋裡說李明明,李明明卻冇法找個人吐槽鄭氏。

正坐在床上鬱悶,去廚下取熱水的阿青回來,跟李明明道,“廚下好不熱鬨,烤的好羊肉串子,吱吱地流油。”

李明明不知道怎麼製裁紅娘,又怕她把崔鶯鶯差點自薦枕蓆的事告訴了鄭氏,便隻好“架空”她,啟用其餘幾個婢子。其中,小吃貨阿青因為與李明明屬性重合,最得器重。原本一聲不敢吭的,如今說起話來活潑得緊。

李明明肚子裡的饞蟲攻占大腦,“我去看看。”

阿青驚懼,“小娘子怎可去那種地方?若小娘子著實喜歡,阿青去取來些便是,想來他們不會不給的。”

等你取回來都涼了好嗎?

崔鶯鶯犯那麼大的事都冇被打死,自己這個?小意思!

跟鄭氏相處得多了,李明明假戲真做著,難免會顯出些前世對付親媽的樣子來。當下一揮手,跟紅娘道,“紅娘最機靈,在屋裡替我支應著,若阿孃有事叫我,你糊弄過去”,指著其餘幾婢,“你們幫襯著紅娘,我一會給大家帶好吃的來。”

紅娘被李明明冷了這幾天,此時見著好臉,哪有不應的,趕忙笑道,“小娘子可要多帶些。”

李明明笑嘻嘻地帶著阿青出門。

這驛站比想象中的還要大,阿青帶著李明明穿夾道,跨甬路的,難為小妮子怎麼找到的。

“拐了這個彎兒就到了。”阿青道。

兩個吃貨相視一笑。

然後李明明正過眼來,便對上另外一個人的眼。

好個挺拔俊秀的年輕人,約莫二十六七歲的樣子,雖隻穿一件普通的藍色圓領袍衫,卻顯得很是清雅。

那年輕人也是一怔,不意在這個時候這種地方見到一位顯然身份不低的小娘子。

第16章

討價還價求借光

李明明微微一福。

年輕人也還禮。然後便側身候在路旁,讓李明明先過。

李明明冇過。

“敢問郎君可是王舍人?”根據他身後的一個小廝兩個衛士,李明明大膽猜測。

王存在這婉轉嬌音裡竟然聽出些橫衝直撞的味道,這位小娘子倒是有意思。

“某正是王存。”

“兒先父山陽郡太守,三年前,歿於任上。今守製滿,閤家搬去長安。適逢蒲州兵亂,幾陷其中。郎君兵多馬壯,不知可否借君餘威庇佑兒家?”李明明怕王存不答應,又加一句保證,“兒等隻跟在後麵,不敢再有彆的請求。”

王存正色道,“某等有皇命在身,不敢多耽擱。女郎及尊親想必乘的是牛車,怕是行不到一起。”

李明明略一思索,“若換成馬車,可跟得上舍人?”要是急行軍,馬車都跟不上也就算了,鄭氏是死都不會答應“惶惶若喪家犬,全無半分舊族氣度”的逃難式趕路的。

王存冇想到李明明竟然冇有“聞絃歌而知雅意”,反而討價還價起來,再冇見過這樣的世家女。

其實李明明隻是遵循現代人法則,萬事儘力而為,至於“麵子”,真心不那麼重要。

王存微抿一下嘴角,“小娘子能做得主嗎?”

李明明喪氣地耷拉下嘴角來,“少不得耍賴去求家母答應。”

王存失笑,“小娘子趕是姓崔?”

李明明道,“正是。”

“如此——某稍後拜望令堂,商議此事。”

遇上好人了。李明明一高興就露出前世的傻笑來,輕快地一福身,“謝謝郎君。”

王存微笑著還禮,再次給李明明讓開路。

李明明帶著阿青側身過去。

聽著隱隱地“小娘子——我們還去吃羊肉串嗎”,王存搖搖頭,笑了。

李明明還是知道輕重的,廚房也確實雜亂,再加上有王存這一段,饞蟲暫時失守大腦,李明明隻站在廚房外麵,讓阿青取了一些烤肉,便一同回去了。回來的路上倒是冇遇到什麼奇怪的人。

李明明讓阿青去探聽著。

過了會子,阿青回報,“那位郎君果然來見娘子了。”

不知道他怎麼說,鄭夫人答應不答應,說話間會不會帶出自己……

李明明忐忑地等著,一直等到睡覺的時間,也冇見鄭氏派人叫自己。

李明明隻好胡亂睡下,明日總會知道結果的。

第二日去給鄭氏問安時,鄭氏對李明明和歡郎道,“昨日投館驛的中書舍人王郎君與你們父親都是李閣老的門生,算是同門。王郎回長安複旨,我們便隨他一道走吧。”

自始至終,都冇提李明明——顯然不是鄭氏忍著不說,而是王舍人根本就冇提。從鄭氏語氣表情看,王舍人肯定說話很客氣,給足了鄭氏這位“麵子大過天”的世家夫人麵子。

這位王舍人做事實在讓人舒服,難怪年紀輕輕就做中書舍人。李明明慨歎。

唐朝的中書舍人官職雖不高,隻正五品,卻參與機密、起草詔書,既清貴,又有前途,差不多相當於宰相預備役。

驛站痛痛快快地給崔家把牛換成了馬,鄭氏也大大方方地給驛丞不少錢。

上車時,李明明按規矩帶著帷帽,由幾個婢子仆人擁簇著,以一種類似於“趨”的小步行走,與常見的世家貴女無異。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