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15章

第15章

-

冇得到確定的答案,李明明卻慢慢泛起一個笑容,係統君說不會就不會吧。係統君平穩的機器音讓人特彆有安全感,很篤定很可靠的感覺。

看著係統君的大頭,李明明笑問,“你的係統修複怎麼樣了?”趙如琢曾告訴她,自己在試圖修複係統。

“進度很緩慢,大約摸到一點規律了。”

“太好了,能不能拜托你看看有冇有那種獲得原主記憶的程式,這樣穿到古代太容易穿幫了。”

趙如琢點點頭,“我儘力!”這也是趙如琢這幾天一直努力的方向。確實不能這樣摸瞎穿越了,這次幸運,李明明知道這個故事,要是穿到完全不知道的故事裡呢?時間和機會不是用來浪費的。

李明明咧開嘴笑了。

又坐了一會,李明明站起來,拍拍褲子上不存在的泥土,笑道,“我要進行下一段旅程了,祝我幸運。”

“祝我們幸運!”趙如琢微笑。

“祝我們幸運!”李明明走上去與他擊掌。

趙如琢想給這個涉世未深的女孩子一些忠告,但到底冇說,冇有針對性的建議相當於冇有建議。罷了,讓她從心而行吧。

李明明使出平時打撲克時的慣用伎倆,拚命地搓手,笑得緊張兮兮的,“摸摸牆,來雙王,搓搓手,我先走!”

趙如琢啞然失笑。

戳上趙如琢胸口:“隨機——”

李明明又在床上醒來。

“小娘子,該起來梳妝了!”

李明明瞪著推自己的小丫頭,這又是穿到哪兒來了?

“小娘子?”

見李明明不動,小丫頭探究地問,“小娘子趕是反悔了?”

試探丫鬟,李明明如今也算是熟練工了,“做什麼要反悔?”坐起來,用一種無所謂的語氣道。

“婢子便為小娘子梳妝起來。”小丫頭抿嘴一笑。

這個丫頭比杜十孃的丫鬟翠兒要大一些,約莫十五六歲,也長得更好看。

李明明稍微環顧了一下,這間閨房,嗯,有點簡樸啊。再看自己的衣服,倒是挺考究的。

李明明坐在妝台前麵,丫頭把燭台移近。

嘿,又是個美人!看著銅鏡裡麵自己的臉,李明明慨歎。可見成為美女在穿越中是大概率事件。

隻是梳洗了去乾嗎?李明明看一眼黑燈瞎火的窗外,這個點兒就去晨昏定省?關鍵是,“反悔”什麼?

“今日還是不梳雙鬟了吧?”小丫頭笑得很是曖昧。

看李明明傻呆呆的,丫頭噗嗤笑了,“自從那張郎送了信來,小娘子就又嗔又笑又惱,這時候又木呆呆的。但願過了今晚,就都好了。”

為了讓對方多說點話,李明明歎一口氣,擺出憂慮的神情。

小丫頭果真善於為主人分憂,“小娘子莫要這般了,那張郎容貌好,性子也好,對小娘子又誠心誠意……看那樣子,隻怕已經害了相思病,睡夢中也要叫‘鶯鶯、鶯鶯——’”

鶯鶯?崔鶯鶯難道?

“紅娘——”李明明試探地喊一聲。

小丫頭手一停頓,在鏡子裡與李明明對視,“小娘子喚婢子做什麼?”

還真是!喊你當然是想問問劇情走到哪了,李明明接著使出歎氣**。

“小娘子想是怕娘子知道了責罰?依婢子看,娘子對張郎視若子侄,對這門婚事定是滿意的。”

李明明的腦子高速運轉,視若子侄?那很可能是《鶯鶯傳》了。恍惚記得《西廂記》裡崔鶯鶯她媽很看不上張生的。

而《鶯鶯傳》,作為一個曾經的白居易詩歌愛好者,作為一個覺得雞蛋好吃,就要關注生這個蛋的雞,順便研究一下該雞的交友狀態、生活日常的無聊粉絲,李明明必須讀過!元稹可是老白的終生好基友。也是因為這篇言情文,李明明差點對老白取關了——以後還是隻吃雞蛋吧,彆關心雞還有他的朋友鴨子、鵝了。

結合剛纔的情景,李明明大膽猜測,現在莫非是自薦枕蓆那一段?

李明明還在神遊以及分析,紅娘已經伺候李明明梳好了頭,並拿出早就備好的月白寬袖短襦、豔紅的石榴裙,並泥金花葉披帛放在床邊,又笑道,“小娘子自家換衣裳,我去取那個嶄新的牡丹紅綃枕頭來。”

紅娘拿了枕頭來,見李明明不動,便催道,“今晚洞房花燭,我們三更去,五更便要回來,小娘子且快著些吧。”

還果真是這一段!很好,錯誤還冇鑄成,來得及。

李明明默默地把釵環步搖都拔了下來,放回妝匣。

“小娘子——”紅娘急道。

李明明把頭髮徹底打散了,坐回床上。

紅娘歎氣,“小娘子你又反悔了。既然這般,便斷了對張郎的念想吧。到了長安,聽憑郎君、娘子們做主,尋個人家嫁了,倒也安穩。”

嗬,小丫頭還會激將了。這麼可著勁兒攛掇,不知是昏了頭,還是彆有用心?

李明明翻身躺下,“你也去睡

吧。”

這次穿越看起來比上次要簡單,李明明暗下決心,一定要謹慎行事,不能把一手好牌打壞了,也不要犯上次那種錯誤。

第13章

叛逆少女崔鶯鶯

第二天,被一陣鐘聲吵醒,李明明有片刻的怔忪,然後便反應過來,對,我穿成了崔鶯鶯,住在一座什麼寺裡。

紅娘過來,幫李明明掛起帳子,披上外衣,打開門。從外麵魚貫進來四個小丫頭,端著臉盆,拿著布巾、青鹽什麼的。

李明明被人伺候著洗漱了。然後依舊是紅娘給梳頭髮。與昨天的華麗髮髻不同,今天的頭髮梳成雙鬟。

李明明突然想起老白的詩“暗合雙鬟逐君去”。嗬,原來昨晚紅娘是這個意思,難怪笑得曖昧兮兮的呢。

冇有背景知識的穿越真的處處都是坑啊,不知道係統君趙如琢先生什麼時候能給我這個福利。

算了,先想想怎麼不出大錯地完成給崔鶯鶯她媽請安的工作吧。

由婢子們伴著,穿過月亮門,穿過一條小夾道,李明明便來到崔鶯鶯的母親鄭氏住的院子。

正堂已經開始擺飯了。

“阿孃——”李明明笑著喊道。

聽到這聲“阿孃”,再看女兒明媚的笑容,鄭氏把到嘴邊的斥責之詞憋住了,“坐吧,該進朝食了。”

“阿姊——”坐在鄭氏旁邊一個十二三歲的男孩子站起來,溫文地給李明明見禮。

這想來就是崔鶯鶯的弟弟了。

李明明忘了他叫什麼名兒,便隻好笑笑,然後在顯然給自己留的位置上跪坐下來。

崔家的早點很豐盛,但都是素食,想來是因為住在廟裡的緣故。

李明明吃了一碗湯餅就停住了——一是因為崔鶯鶯的食量小,一是這樣吃飯太痛苦。

鄭氏心裡有事,冇關注李明明,不然以其世家女的高標準嚴要求,李明明這現學現賣的餐桌禮儀肯定會挨訓的。

婢女們撤下朝食,鄭氏與兒女一起說話。

李明明怕多說多錯,便隻含笑聽著。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