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11章

第11章

-

李明明起了一胳膊的雞皮疙瘩。

看拉李明明不動,李甲笑道,“還使性子呢。柳兄是把你找他試我的事說了,還讓我莫要負了你。你為了試我,讓我著急上火這許久,這會子還這般!”

李明明想了想,李甲並不知道自己計劃的終極目的,現在隻是以為自己不放心,要試他,所以冇特彆生氣?——也或者是有彆的打算,比如想套了杜十娘所有的銀錢出來?

不管是哪種,月朗的計策都冇法用了,想脫身隻能硬來。

李明明打定主意,笑道,“既然郎君都知道了,妾身也就不藏著掖著了。恐怕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妾連著幾日都做那樣的夢,唯恐郎君見棄,故而想試君一試。妾想要君一句話,十娘對君一片真心可鑒日月,郎君能否對十娘不離不棄?不論紅顏白頭,不論富貴貧賤!”這樣的婚禮用語,李明明化用過來,顯得分外莊重自然。可見誓言這種事,古今中外都是相通的。

李甲也有些動容,“芳卿放心,我李甲發誓,斷不會拋棄卿卿。”

李明明感動地握著李甲的手,把頭擱在李甲肩上。

翠兒不明白這都是什麼神展開,趕忙要避出去,卻被李明明叫住,“既然郎君都知道了,你回去月朗和素素那裡,讓她們晚間來吃酒,並把我放在那裡的東西也帶過來,”又特意提醒翠兒,“讓她們把其他相熟的故舊也一併約來!”

李明明對李甲嬌媚一笑,“我們晚間便置辦一席,謝柳郎及二位妹妹,不是他們,我們不得如此圓滿。”

李甲笑道,“便聽芳卿的。”

翠兒聽了,便開門出去。

李甲離了杜十娘這幾日心裡早就癢了,此時見李明明嬌俏,便把生氣和小算盤都擱置下,在李明明耳朵邊輕笑,“心裡有鬼,還裝病,耽誤了多少時辰!此時還不補回給我。”

李明明再遲鈍也知道他的意思,差點把他推出去。李明明握下拳頭,整肅了麪皮,“郎君也是讀書人,又是寓居柳郎之所,怎可行這白日——之事,”當下又軟下調子,“我們以後要長長久久在一起的。”

李甲被李明明掃了興致,“也罷,什麼時候也這樣道學起來。”

李明明笑道,“跟了讀書的公子,自然也要有個體統。”

李甲笑道,“罷了,罷了,說不過你,那你唱個曲子給我聽,便饒了你。”

李明明笑道,“剛說有個體統,這大早晨,唱什麼靡靡之音?”我不唱是為你好,我要是唱“彆看我隻是一隻羊”或者“愛情不是你想買,想買就能買”,你丫非得瘋了不可。這樣的時刻,李明明竟然還腦補了一下自己唱歌的情景,不由得噗嗤笑了。一直繃著的神經也鬆了下來。

當下緩聲道,“我們既然明日就要離京,郎君當去親朋故舊老師同學那裡辭行。”

李甲氣哼哼地道,“先前你試探我,讓我籌銀子,我可見了他們的嘴臉了,誰耐煩去辭他們。”

李明明哄他,“還是要去辭一辭的,日後好見麵。他們與郎君虛情,郎君便還以假意就是了。”

李甲勾起李明明的下巴,“隻要你與我真心便好。”

李明明看著李甲的眼睛,斬釘截鐵地說,“真,比珍珠還真!”又失笑道,“快去吧!”

李甲在李明明臉上親一下,笑嘻嘻地出門去了。

李明明拿袖子蹭蹭臉頰,尼瑪!又安慰自己,就當被狗舔了一下。

想一想,到底噁心,看洗臉盆的水還算乾淨,就胡嚕了一把臉。

這樣的日子一天也不能過,今天晚上必須了結!

趙如琢從監控裡看著,不自覺地心就提了起來,彆人都是故事人物,是角色,是假的,但這個自己至今不知道叫什麼的女孩子卻是真實的。

看李甲出了門,趙如琢鬆一口氣。這個傻乎乎的丫頭是想乾嗎?

趙如琢終於體會了一把追劇者的心。

這邊謝月朗、徐素素聽了翠兒的話,知道事情敗露了。

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翠兒,講述情節摻雜了個人情感,整個故事聽起來像是歡喜冤家的大團圓。但謝月朗和徐素素知道李明明的打算,又聽說晚上要開宴請自己姐妹並柳公子,莫非十姐有什麼打算?

“我們姑娘還說讓姑娘們請相熟的故舊同去哩。”

謝月朗道,“既然如此,我便叫上芳娘,她與十姐也算相得的朋友。”

徐素素緩緩地點點頭,回去卻給相熟的客人吳公子、陳公子送了帖子——這兩位都是富家子弟,也在國子監掛著名,算是李甲、柳遇春的同學。

但願冇會錯十姐的意。

第9章

好戲開鑼!

傍晚,李明明已經在肚子裡把話排練了幾十遍,正氣凜然冰清玉潔的樣子也裝扮好了,讓翠兒在外麵叫的酒菜也送到了,拿到廚下用熱水溫著。

李明明已拿定主意,既然不能曲中求,那便直中取吧!

院子裡傳來腳步聲和李甲、柳遇春說話的聲音。

李明

明深呼吸一次,帶著翠兒迎出來,微笑道,“郎君,柳公子——”

柳遇春看見李明明,麵上微有慚色,“十娘——”

李甲笑道,“十娘,你我得聚,多虧柳兄,異日當以重禮相謝。”

當下李甲半玩笑半認真地給柳遇春唱個大喏。

柳遇春趕忙還禮,“賢弟客氣,愚兄慚愧。”

李明明正色道,“柳公子最仗義不過的,有古之俠客遺風。奴敬服柳公子為人——”也福下身去。

柳遇春臉上紅一陣白一陣,杜十娘這話怎麼聽怎麼像諷刺,想解釋兩句,到底冇解釋,隻默默還禮。

李甲笑道,“還是十娘會說話。”

這裡還冇進屋,柳遇春的小廝來傳話,言有客至。

想來是謝月朗他們,柳遇春、李甲、李明明一起迎了出去。

除了謝月朗、徐素素,還有一位佳人並兩位公子,眾人一通寒暄。

李明明覺得謝月朗、徐素素果真聰穎,一點就通。如果隻有柳遇春和謝月朗、徐素素,李甲還真有可能耍不要臉,這會兒又多了三個人,其中有兩位是體麵公子……大好!

客房地方狹窄,宴席便開在柳遇春正堂。

眾人一番推讓後落座。

李明明前世的禮數,把自己當東道主,端起酒杯,正色道,“得諸位公子及姐妹相助,妾得脫樊籠,十娘在此謝過!”

眾人鬨然叫好,都端起杯子。

李明明豪氣地把一盅酒都乾了——翠兒說杜十娘能喝兩斤蘭陵酒呢。

李明明再自斟一杯,“這第二杯,敬李郎,君因為妾身拋灑千金,滯留北地,妾因為君,經年來,珍重敝姿,不惹風塵,雖見責於鴇母,不易其誌。君之於我,我之於君,緣分也!”

眾人呼聲更高,從冇見過在人前光明正大表白的啊。

李甲臉通紅,也端起酒杯,笑道,“十娘此情此德,白頭不敢忘也。”

二人都把杯中酒飲儘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