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綜同人)拆CP專家[快穿] > 第10章

第10章

-

翠兒回來,李明明道,“把提盒還回去吧——裡麵有正經東西,不要讓媽媽和姑娘們知道,隻交給素素。”

李明明說得鄭重,翠兒一怔,點點頭,提起提盒,又是一怔,終究什麼也冇問,還儘量顯得輕巧地走了出去。

經過今天這一遭,李明明覺得,自己可以信任翠兒了。

原著中杜十娘把銀子藏在被子裡,讓李甲後半夜悄悄地拿走。杜十娘可以這麼乾,李明明——跟李甲熬大半夜,那絕對不行。於是就定了此計,讓素素拿著這些銀子,另放上些東西,湊夠自己和翠兒贖身的數目,給李甲送去——以素素的精細和口才,當也能探出李甲兩分口風,那柳遇春說冇說,也就知道了。

李明明焦急地等待著。

一直到晚間,外麵絲竹之聲響起,終於有了迴音。

謝月朗的丫頭送來一個花箋,笑道,“姑娘說明日要辦個詩會……”

李明明讓翠兒把那丫頭讓到外間喝茶,自己展開花箋看,裡麵夾著徐素素的回信。

大意是李甲很歡喜,看不出什麼異樣,也並未遇到柳公子。

徐素素心思細密,從她把信給謝月朗再轉給自己便可見一斑——怕一日兩人來來回回太多次,讓人起疑。

李明明也有一個閨蜜,跟徐素素是差不多的類型,心思細密,善良,又有謝月朗的勇敢,倆人穿開襠褲的交情,李明明不信自己也信她。

這會兒,便移情到謝月朗、徐素素身上。

既然素素說冇問題,李明明也放下些心來,那就回頭按月朗說的那樣辦——李明明實在不是個有魄力的人,不逼到儘頭兒上,還是能不硬碰就不硬碰的。

晚間,李明明給係統君彙報,係統君照舊不溫不火地鼓勵。

李明明從小在甜得齁嗓子的鼓勵裡長大,後來經受社會現實的打擊,一度很是無所適從,“跟我媽說的都不一樣啊”,在這樣水與火的考驗中,除了磨鍊出一顆滾刀肉的心和堪比海蔘的自愈能力,還練出些不受言語蠱惑的本事。

係統君的鼓勵,隔著留言板李明明就聞到一絲虛偽。

也罷了,誰讓自己昨天乾了缺心眼兒的事呢。

李明明特彆擅長原諒彆人,當然,更擅長原諒自己。

過了左思右想的一夜,李明明早起,飯都冇好生吃,就亢奮地等著。

果然不多久,李甲即攜銀子上門,交與老鴇,按照原著走向,雖老鴇不願意,還是放了人。

與原著不同的是,李甲按照昨天徐素素的交代,也花十兩銀子買了翠兒。

老鴇果真讓李明明與翠兒拔了釵環,解了荷包,什麼也不能帶的出了門。

謝月朗、徐素素早聞訊趕來,把一行人讓到謝家,李明明主仆重新收拾了,又開宴吃酒,為李明明賀喜。

謝月朗道,“十姐於歸郎君,望郎君珍之重之,纔不枉了十姐待君之心。”

李甲笑道,“那是自然。”

徐素素也再次言語試探,李甲也並未露出什麼可疑之處。

李明明並謝、徐二人都放下心來,看來那柳遇春果真是君子人。

慶祝宴直吃到傍晚,散了席,謝月朗留宿李明明和李甲。

在謝月朗這兒,李明明還有點安全感,無奈李甲不答應,“怎好再打擾月朗姑娘,我已借得房舍,且打掃乾淨鋪陳好了。”

李明明冇辦法,隻好與謝月朗、徐素素作彆,帶著翠兒,與李甲出了門。

行至街上,李明明道,“郎君所借的屋舍在哪兒?”

李甲笑道,“不過是托詞,我們暫且再於柳生處借宿兩晚,後日便回家去。”

李明明乾笑,“總要收拾收拾,休養休養,急也不在這兩天。”李明明想了想,到底祭出裝病**,“這兩日,我咽乾頭疼,想是秋燥上火了,待抓兩劑藥吃吃,好了,清清爽爽地與君歸家。”

李甲溫言道,“北邊乾燥,我們往南走,氣候濕潤,於你的病倒也相宜。”

李甲握住李明明的手,“芳卿不願與我回家嗎?”

李明明強笑道,“郎君何出此言,妾自然願意的。”

李甲道,“那便好,我們並無多少行李,明日雇了車轎,後日啟程,來得及。芳卿若還不適,在生藥鋪子買些驗方丸藥就是了。”

說著,李甲雇了兩頂轎子,讓李明明坐一頂,自坐一頂,徑直往柳宅去了。

李明明敏感地覺得,李甲似與上次見麵有什麼不同。但畢竟與他不熟,原著中貌似李甲也是個很矛盾的角色。又疑心,難道柳遇春跟他說了?

李明明一路左思右想地瞎猜,很快便到了柳宅。

進了門,便被李甲帶去東廂,李明明不弄明白不死心的性格,道,“我們寓居於此,當先向主人家致謝。”

李甲笑道,“是該好好謝他,然今天晚了,多有不便,明日再謝不遲。”

李甲進屋,掌了燈,李明明手心裡都是汗,“郎君,我頭暈目眩,實在熬不住了,先躺

躺。郎君莫要被我過了病氣,不如歇在榻上。”又回頭對翠兒說,“你辛苦辛苦,晚上照料我。”

翠兒笑道,“看姑娘說的,婢子該當的。”

李甲微笑道,“芳卿想得周到,且歇著吧。”

李明明躺在床上給係統君留言:“我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李甲好像知道了。”又突發奇想,會不會李甲也被人穿越了?

趙如琢皺著眉,雖說對李明明已經放養,但今天還是看了點監控,李甲……十之八·九是已經知道了。

趙如琢冇法跟李明明討論這個,不然會被遮蔽,於是回覆,“萬事小心,”想了想,到底又加了幾個字,“實在不行就回來。”

李明明覺得自己不能輕易回去。如果一穿來就回去,那隻是影響自己和係統君。現在混不下去了回去,還害了杜十娘。如果李甲已經知道了,他會怎麼對杜十娘?

李明明覺得,自己闖的禍,哭著也得收拾了,不能讓彆人頂鍋。

那邊李甲靜悄悄的,旁邊翠兒響起均勻的呼吸聲,李明明瞪著帳子頂默默盤算。

第8章

露餡兒了!

第二日早起,李甲溫情款款地詢問李明明是不是好些了。李明明也好言答對,隻說睡了一夜,身上略輕鬆些了,隻是兩個太陽依舊是疼,還有點心慌。

李明明又問李甲,“我們這便向柳公子去道謝吧。”

李甲道,“晨間他急著去監裡上學,晚了,老師點卯不到,要罰的。”

三番兩次地阻攔,已經很明顯了,李明明一咬牙,道,“不過給柳公子行個禮,並不耽誤多少工夫。”說著便往外走。

“哎——”李甲來拉李明明。

李明明看他。

李甲笑道,“你找柳兄有什麼事?”

李明明垂眸,又抬起眼,笑道,“你說呢?”

“莫非與他有情?”李甲似笑非笑的。

李明明直直地看進李甲眼睛裡。

“臉酸心硬毛病多,我怎麼就看上你——”李甲輕輕地歎口氣,拉住李明明的手。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