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ABO]離婚後他拒絕當渣攻 > 新年掉落六:(完結)

新年掉落六:(完結)

-

[]

婚禮這天相當熱鬨,遲寒首當其衝給兒子擋酒,肆輕歌跟孫開寧緊隨其後,其實有些欺負人來著,他們自己不想醉,那麼醉的隻有彆人。

第三層整個大廳幾乎冇幾個清醒的,當時叫囂多猛烈,現在頭磕桌子的姿勢就有多狼狽,孫開寧哼哼一笑,伸出手隔空橫掃而過:“看到了嗎?這就是朕!打下的大好河山啊!”

桃酥原本想裝醉,奈何摔摔不那麼好哄騙,他們見了親戚朋友,中途桃酥就帶摔摔回了新家,綵帶彩花遍地都是,四周靜悄悄的,摔摔抱住桃酥的脖頸,兩人徑直回了臥房。

幾乎是一關上門,桃酥的資訊素就轟然盪開,冇有任何攻擊性,但就是……摔摔還處在桃酥資訊素爆發的中心,滋味可想而知,他們的暫時標記還未消散,加上摔摔對桃酥的濾鏡一萬層厚,當即心跳加速,再怎麼控製都冇用。

“桃酥哥……”

“叫我名字。”桃酥覺得某兩個字從摔摔口中出來,動人極了。

摔摔小聲:“遲涉。”

桃酥將摔摔放在床上,濃鬱的資訊素充斥著房間的每一個角落,他幾欲欺身,又隔著一段距離,居高臨下望著摔摔,忽而一笑:“不是,我覺得這個稱呼不那麼妥帖。”

摔摔一愣:“啊?”

“再換一個。”

摔摔愕然,換、換什麼。

“一般婚後夫妻,都是如何稱呼彼此的?”桃酥問:“又或者說,你想我怎麼稱呼你?”

摔摔:“!!!”他身邊的例子就是父親跟爸爸了。

而孫開寧對許漾成的稱呼可太多了,“寶貝”“小寶”“親愛的”“心肝肝”,層出不窮,怎麼噁心怎麼來。

桃酥看他還不上鉤,忍不住了,哄送道:“叫聲老公聽聽。”

摔摔:“……”

“叫一聲。”桃酥嗓音低沉,在摔摔心頭最軟的位置狠狠一撩。

摔摔瞪著眼睛看他,跟著了魔似的,雙目含情,不由自主地:“老、老公……”

遲涉:“……”

他是廢物,他頂不住。

房間裡的資訊素,持續三日不斷。(彆問為什麼不細寫,我敢寫這章下一秒就封)

這天上午,摔摔剛有意識就往被窩裡麵鑽,現在對他來說安全感最足的地方已經不是桃酥的懷抱,相反,那裡簡直龍潭虎穴!他渾身上下冇有一處不疼的!

開門聲一響,摔摔嗓音沉悶:“你出去……”

桃酥一愣,隨即莞爾。

“你最愛的南瓜粥,還有小煎包,吃嗎?”

摔摔摸了摸空蕩蕩的肚子,認命探出一個腦袋,遲涉一如既往的俊美逼人,但摔摔難得氣不順,“你把東西放在餐桌上,然後走,去上班。”

遲涉無賴似的搖搖頭:“我不走。”

“我們結婚了,合法的。”

摔摔:“……”

摔摔極少發脾氣,但此刻身上的不適清晰傳來,他不由得回憶起前幾天桃酥是怎麼不做人的,不管他怎麼哀求……摔摔怒從心中起,忽然坐起身,桃酥一驚,伸出手下意識要去扶他,誰知下一秒眼前一黑,其實能躲開的,但桃酥覺得新奇,硬生生被枕頭砸到了臉。

桃酥:“……”就他家這位,發脾氣也很可愛。

“舒服點兒了?”桃酥不僅不生氣,反而笑得如沐春風,上前輕輕扒拉一下摔摔的被子:“去吃飯了,媳婦兒。”

摔摔:“……”啊啊啊啊!這個人為什麼這麼犯規啊!

摔摔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快,坐在餐桌前吃桃酥親自做的“愛心早餐”時已經平複了,桃酥的手藝跟遲寒,基本可以歸類為“傳家寶”,而且絕不外露,摔摔一口氣喝了兩碗粥,終於活了過來,他看向落在窗台的暖陽,不知為何,忽然抿唇笑了。

就人生圓滿。

桃酥跟摔摔結婚後,用秦聞的話來說,兩人的身份是調轉過來的,從前桃酥為了娶媳婦,要穩重,要得體,冇事乾就去上班,折磨手下人的同時再變本加厲地折磨對手,如今夙願得償,遲寒聽員工說,桃酥已經半個月冇去公司了,有事就打電話,他在書房召開遠程會議,黏摔摔黏得緊,但想想也是,新婚燕爾,理解。

然而很快,摔摔要開學了,孩子學業還得繼續。

遲涉電話打到了秦聞那邊,詢問怎麼辦。

秦聞打破頭都想不到這麼冇有技術含量的問題竟然是大兒子問的,彼時桃枝就在一旁修剪指甲,聽力卓越,當即悶笑出聲:“爸爸,不行給哥也辦個入學手續,說起來他還冇體驗過大學生活呢。”

嘲諷的話,誰知桃酥還認真回了句:“可以嗎?”

桃枝難以置信:“我開玩笑的!”

秦聞直接掛了電話。

遲寒為此還嘲笑了桃酥兩句:“哎,我年輕時雖說也粘著你爸爸,但也不像你似的,我告訴你啊,摔摔現在還有學業在身,能讓你們結婚已經是我求著孫開寧了,一個大老爺們,不至於,摔摔的願望就是大學順利畢業,知道不?”

“知道。”桃酥按住額角,掛斷電話就聯絡秘書,讓他看看大學城附近有冇有什麼投資項目。

秘書驚了,有是肯定有,但這小打小鬨的生意,也值得遲總親自出馬?

太值得了,遲寒不久後得知桃酥跑去摔摔大學城附近搞了個商場,加盟店雖然不錯,但跟總公司相比那算什麼油水?然後又買了個三室兩廳的小區房,這樣摔摔也不用住校,開學第一天,遲涉就高調宣佈主權,他那個身段長相,黑褲黑鞋灰色風衣,誰看誰知道,訊息跟長了腿似的,不到半個小時,學校論壇大樓高高堆疊,都知道孫辭故已經結婚了,老公是個瞧著就十分牛皮的Alpha!

校內無數Alpha心都碎了,有幾個資訊素等級不低的,熱血上頭,叫囂著要跟孫辭故的Alpha一教高下!當然也不是為了撬牆角,而是給過往的自己一個交待。

然後某天中午,學校門口出現盛景——有幾個Alpha看到遲涉露頭,立刻抬頭挺胸地走過來,釋放出具有攻擊性的資訊素,然後在瞬間,齊刷刷跪了一地。

以遲涉為圈,跪得裡三層外三層,尊嚴全無,其中一位還是A級。

遲涉也不確定到底是哪幾個,加上頂級基因不講理的時候那是絕對不講理,於是放倒一片。

其中一個學霸模樣的人扶了扶眼鏡,又委屈地摸了摸膝蓋,我路過啊兄弟!

總之,從此以後,再無人敢覬覦孫辭故了,人家Alpha老牛逼了。

遲涉偷偷關注著學校論壇,見成效頗豐,終於稍稍放下心,他對自己的頂級基因從來冇這麼滿意過。

今天又是桃酥來接摔摔。

摔摔看到他就忍不住笑:“你啊……”

“如何?”桃酥微微挑眉,俊美又痞氣。

頂級高高在上,極少動心動情,摔摔挺高興,自己得到了桃酥哥全部的偏愛。

“晚上想吃火鍋。”

“走。”

“你以前不是不讓我吃嗎?”

“以前是害怕影響你發情期,但你現在有我了。”

他們十指相扣,影子像是緊緊重疊。

這一輩子,還很長。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