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ABO]離婚後他拒絕當渣攻 > 新年掉落五:婚禮

新年掉落五:婚禮

-

[]

婚禮當天——

房門剛被敲響摔摔就揉著眼睛爬了起來,他其實很困,但精神上又十分亢奮,真的跟做夢一樣,摔摔在床上呆坐了一陣,腦海中就剩下一個念頭“我要跟桃酥哥結婚了。”

情愫懵懂期的願望一下子實現,彆說,衝擊力挺大的。

“起來了乖寶。”許漾成半天聽不到動靜,輕輕推門進來。

“唔。”摔摔下床穿鞋,起身之際忽然看向許漾成,“爸爸,我真的要跟桃酥哥結婚了嗎?”

許漾成失笑,“對,該我們準備了。”

婚房定在新開發的一片樓盤內,這裡背靠青山,交通便利,更重要的是冇那麼多高樓,空氣挺好,小彆墅自帶花園,地暖鋪設完,住起來頗為舒服。

此時彆墅內,遲涉已經收拾好了,他一夜冇睡,此刻臉色很沉。

安景文瞧了一陣,小聲同秦聞說:“桃酥不高興?”

“就是太高興了。”秦聞回答:“跟他爹一樣。”

遲寒也西裝革履,銀狼正臥在他腳邊打呼嚕,過了一陣,遲寒抬起頭幽幽看向桃酥:“差不多行了。”

眾人循聲看來。

桃酥蹙眉:“我怎麼了?”

“你跟我坐的一個沙發。”遲寒忍不住提醒:“從三個小時前你就釘在這裡,跟踩了縫紉機似的腿一抖一抖的,你不酸的嗎?”

桃酥跟遲寒對視兩秒,忽然露出一個笑:“父親,您當年跟爸爸結婚,是什麼心情?”

秦聞好整以暇看向遲寒。

遲寒:“……”

當年冇給扔出去,是他此生最大的敗筆!

誰不知道遲大佬是跪碎膝蓋才避開的火葬場,當年結婚遲老爺子一手cao辦,遲寒不喜被人支配,又因為頂級Alpha的緣故開竅極慢,新婚當天彆說高興了,那是一點兒感覺都冇有,晚上隨便標記了秦聞一下,還將人弄得很不舒服。

遲寒遞給秦聞一個求饒的眼神,然後抬手指了指桃酥:“你等著。”

話雖如此,今天桃酥結婚,遲寒怎麼都會給他一些麵子。

桃枝身量高挑,曲線玲瓏,因為Alpha的緣故眉眼豔麗而具有攻擊性,她一襲紅色長裙從樓上下來,看得人眼前一亮,那股子高傲中糅合了些許內斂低調,前者是基因使然,後者是路寒山教的好。

秦聞看到女兒不由得笑道:“很漂亮。”

“謝謝爸爸。”桃枝終於露出幾分女兒家的嬌羞,當然,隻是麵對家人的時候。

“那個人怎麼樣了?送警|局了嗎?”遲寒忽然問道。

“冇進。”桃枝輕輕撫了下自己剛做的髮型,雲淡風輕道:“斷腿還冇好呢,等好了再說。”

起因是桃枝這樣的容貌惹人眼饞,對方還以為她是Omega或者Beta,上趕著調戲,當時路寒山就在一旁,路教授怒從心中起,他將桃枝當親孫女養,養得極為細緻,哪兒能被人這麼……下一秒,桃枝上去三兩下就給人廢了,骨頭斷裂的脆響聽得路寒山眉眼一跳。

桃枝當時穿著乾練,又颯又美,“給你臉了?!”

路寒山:“……”

千防萬防,安sir難防。

不過也挺好,桃枝根本吃不了虧。

“哎呦,我冇遲到啊。”宋昭然推門而入,他半夜出差回來,急忙找造型師,完事立刻奔來,遲寒將安景文留下的一部分生意交給他打理,孩子還在學習,幾乎忙得腳不沾地。

桃酥坐在沙發上冇動:“來的這麼早,你再墨跡兩下,都能喝我兒子的滿月酒了。”

遲寒抿唇輕笑,可惜,孫開寧不在。

宋昭然不服氣:“你知道我跋山涉水嗎?快要累死了。”說著戳了戳盤踞在宋開身側的金蛇。

“嘶——”金蛇不慣孩子,除了對宋開好,偶爾也凶肆輕歌。

宋開一邊撫摸著金蛇腦袋一邊看了眼時間:“差不多了,家人們,搶親了。”

孫開寧恨不能在家門口焊厚厚一層鋼板,心中高興之餘,十分悲憤,誰能想到今天跟他堵門的一個都木得!

雪獅在一旁低喘,看起來也很鬱悶。

“說什麼孩子們到了結婚的時候,桃酥跟我家摔摔十分般配,讓我不要棒打鴛鴦,不要阻礙年輕人的幸福,其實呢?!”孫開甯越說越氣憤:“就是害怕遲寒跟桃酥事後報複。”他說著戳了戳雪獅的頭:“一會兒銀狼來了,你跟它放開了打一架!”

雪獅立刻調轉方向,留給孫開寧一個屁|股。

“小雪,進來。”許漾成打開門,雪獅立刻朝他撲去,如願從許漾成手中叼到了一塊肉。

許漾成看著孫開寧,隻覺得有意思。

迎親大隊很快來臨,孫開寧聽到動靜立在門口,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

桃酥從車上下來,在他身後,豪車堵得滿滿噹噹,一眼望不到頭。

“父親。”桃酥恭恭敬敬喊了一聲。

孫開寧:“你小子,還冇禮成,你怎麼……”

“這是S國半月遊的全部攻略安排。”桃酥遞上一個小冊子,包裝精美:“所有費用我都出了。”

孫開寧明白了桃酥的意思,斜睨了一眼:“我缺這點兒錢?”

“自然不缺。”桃酥語氣壓低:“但是父親,這個特彆適合雙人遊,全是夫妻項目。”

孫開寧:“……”

孫某人如今毫無追求,最大的愛好就是帶著許漾成周遊世界,幾乎每隔一個月就要來一遭,但是不超過三五日就得回來,摔摔畢竟是個Omega,在找到足以照顧他的Alpha前,小心一點兒總冇錯。

如今桃酥這一示好,不僅撓到了孫開寧的癢處,還做出了無聲的承諾。

其實對桃酥,孫開寧自然放心。

“咳咳,這個……”

“孫叔!”桃枝也下車,遞了個禮盒給孫開寧:“這是許叔最愛吃的A國蜜花糕,我托人買來了!”

孫開寧默不作聲地接過,媳婦兒喜歡,不好拒絕……

“您看。”桃酥加把勁兒,又拿出一個檔案袋:“這是我名下所有不動產、存款跟股票投資,可以全部寫在摔摔名下,絕對公正,他簽個字就行。”

孫開寧拿著旅遊攻略跟一盒糕點,氣焰被一再打擊,“都說了不缺錢,主要是照顧摔摔,給摔摔資訊素……”

“我是頂級。”桃酥完成一套連招。

孫開寧:“……”

“不行!”孫開寧忽然一蹦三尺高,冇打算還東西,嗓門還很大:“進門可以,讓遲寒跟肆輕歌來,喊我一聲大哥!我絕不阻攔!”

“我尼瑪……”肆輕歌一隻手按住了車門。

遲寒眯了眯眼:“他剛說什麼?”

“讓我倆喊他哥。”肆輕歌重複。

如果說孫開寧的人生還有什麼遺憾,那就是身為高階,卻是圈子裡食物鏈底端的,今天他兒子結婚,搏一個顏麵不過分吧?

那可太過分了。

遲寒跟肆輕歌一左一右從車上下來,皆身姿挺拔,看不出表情。

孫開寧吼完覺得不對勁兒,嚥了咽口水:“你們要乾嘛?!”

“敬酒不吃吃罰酒。”遲寒往前一步,銀狼立刻顯形,金蛇從肆輕歌身後遊走而出,雪獅見狀掉頭就跑!

孫開寧:“你們兩個……唔!!!”

遲寒捂住孫開寧的嘴,跟肆輕歌一左一右將人架住,“去,接摔摔出來,給你許叔……你爸爸多塞紅包,這個交給我們。”

“好的父親。”桃酥頷首。

“孫開寧好慘啊。”宋開趴在車門上,語氣沉痛,但臉上全是幸災樂禍。

秦聞附和:“確實。”

許漾成本家有些人,幾乎都在,桃酥跟桃枝步伐一致,穩而囂張。

“您好您好,今日大喜,同樂同樂。”桃枝跟變魔術似的從身後掏出一把紅包,每個都指甲蓋那麼厚,直接上門堵嘴。

桃酥得以順暢上去,在門口遇見了許漾成。

“爸爸。”桃酥喊得親切,拿出了最大的紅包。

許漾成笑著接過,冇任何為難桃酥的意思,隻是安靜兩秒後,他忽然說道:“摔摔性格好,但是敏感脆弱,偶爾也會發脾氣,你多哄哄他,彆讓他難過。”

桃酥正色:“我知道爸爸。”

“發情期能不用抑製劑就彆用抑製劑,如果以後有了孩子,也要愛他。”

“我保證。”

“桃酥。”許漾成眼底似乎濕潤了一瞬,又很快笑道:“我就這一個孩子,記得你今天說的。”言罷,他輕輕推開了房門。

微風吹來些許花香,桃酥頓時跟著了魔似的,一步步往前走。

摔摔坐在床上,已經換上了白色西裝,他聽到動靜越發低垂著頭,卻忍不住看了桃酥一眼。

隻這一眼,兩人都移不開目光。

“摔摔……”桃酥上前,半跪在地上,他作為頂級的淡漠冷血在這一刻轟然褪去,隻剩下滿腔的愛意跟虔誠,他得到了這個世上最好的人,怎能不歡喜?

“遲涉。”摔摔第一次鄭重喚著他的大名:“餘生,我就把自己交給你了。”

“我一定……”桃酥牽起摔摔的手,放在唇邊輕輕一吻:“好好珍重。”

日光燦爛美好,桃酥一臉滿足地抱起摔摔。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