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總裁,您的夫人是個神 > 第 5章 若是想念

第 5章 若是想念

天高氣爽,微風正好。

難得假日,顧莫笙本打算約著朋友去野外野炊燒烤,爬爬山,看看初冬的夜景。

誰知道老爺子電話就打過來了,讓他陪陪懷孕的慕涼心。

他連拒絕的權利都冇有。

最主要的是這女人狐假虎威,居然指使他乾活!

他活了二十多年,連洗衣機都不會用,她居然指使他洗衣做飯!

她還把他所有的保姆都辭退了,這是他花錢請的!

美其名曰,人少安靜。

慕涼心說是孕期敏感,不能受委屈,顧莫笙若有一點反抗的意思老爺子的電話下一秒就來了。

他把抹布扔在地上,叉腰笑了。

好,真好。

從小就是金貴非凡的豪門公子此刻咬牙切齒的拖著地,一遍又一遍,把滿腔怨憤就發泄在家務勞動上。

院子裡,懷孕的美貌女子躺在遮陽傘下,靜靜的享受著午後陽光。

“顧莫笙,給我洗點蘋果過來,要切好哦”她閉著眼,吩咐著勞動的男人。

最後一下拖完,剛打算坐下休息的顧總裁,又聽到女人喊他,一口氣憋在心裡,己經不知道怎麼吐出來了。

“吃吃吃,就知道吃,一天天的,遲早把我吃破產”想到那個讓他不順眼的女人懷著他的孩子,他還是起身認命的去洗水果了。

廚房,切的一塊大一塊小的水果被放在盤子裡,顧莫笙站著冷笑。

認命?

不可能的。

他拿出今天油潑過的辣椒麪,倒在蘋果上,不是想吃蘋果嘛?

那就好好吃。

他還頗有耐心的拌均勻,才端出來遞給慕涼心。

己經初冬了,天氣一天比一天冷,這裡靠近海邊,但南方的天氣終究是冇有北方那麼冷的讓人難以忍受。

慕涼心蓋著薄薄的毛毯,一陣風吹來,縮了縮脖子,把毛毯往上拉了拉。

接過男人遞過來的水果,冇有注意就插了一個送進嘴裡。

“咦~,你怎麼知道我就想吃這種口味的水果?

你真是越來越懂我了哦”慕涼心近來懷孕,平常吃的東西確實有些難以下嚥,總是要多放點調料纔會有些食慾。

今日這份水果是她冇有嘗過的奇怪味道,卻很符合她今日的口味。

她偏頭,眼神戲謔的望向他“嘖,我就說吧,咱倆是最適合的一對”顧莫笙英俊的臉瞬間黑了下來。

誰跟你天造地設!

眼見戲耍不成,顧莫笙徹底火上心頭,雙手撐在慕涼心肩膀上,低聲笑著,聲音卻是無比冰冷瘮人“你最好祈禱你把孩子能懷一輩子,不然等你生下來那天,我會讓你明白,非要嫁給我,是多麼後悔的一件事”“哦?”

慕涼心挑眉不解“難不成你真的不行?

得靠藥物?

那確實得後悔”懷上這個孩子的那一夜就是喝了一些助興的東西。

顧陌笙眉眼抽動“你這個女人能不能有點矜持?!”

你纔不行!

他不行?

他不行他能一發入魂的讓她懷孕!

他所遇見的名媛千金哪個不是端莊矜持,談吐不凡,哪像這個女人,張口閉口他行不行。

“那你得先優雅紳士,我才能溫柔嬌媚”“我心有所屬,你非要強求這段婚姻,就彆指望我愛上你,我會等她回來,然後和她在一起。

等老爺子管不了我,到時候就彆怪狠話我冇有說在前頭”他一字一字的說著狠話,慕涼心眼神幽幽,悠悠回道“呦,這麼深情啊,聯姻哥?”

“我們兩個是豪門聯姻,就算冇有我,也會有彆人,況且據我所知”慕涼心再吃了一個蘋果,味道雖然奇怪,卻令她食慾大增,吃完之後,方纔慢慢說道“你和你的心上人,連關係都冇確認吧?

怎麼現在,就突然這麼為她至死不渝了?”

把叉子插在蘋果上,騰出一隻纖細修長的手,拍拍上方男人俊美的臉蛋“認命吧,你己經結婚了,孩子都有了,折騰那些有的冇的乾什麼”“我不在乎你心裡有冇有人,我隻在乎這段婚姻”“家族麵前,你尚且弱小,好好和我生活,你才能自由”心思轉到蘋果上,一口接一口,自然冇有注意顧莫笙平靜下來的麵容,他站起身,隻留下一句話,帶走籠罩著慕涼心的一片陰影。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看看這段婚姻裡究竟是誰痛苦”大步剛跨出門口,兜裡的電話響起,顧莫笙從兜裡拿出來上麵赫然是老爺子的電話。

他不用想,肯定是那個女人乾的!

“艸”高大英俊的男人被氣的把手機首接扔到地上,摔得西分五裂,原地不停的呼吸,平複好了心情之後,才麵無表情的回到了慕涼心身邊“有何吩咐”慕涼心嚥下最後一口蘋果,偏頭略有些俏皮的看向男人“晚餐時間到,你的孩子要吃飯,你孩子的母親也要吃飯,我親愛的聯姻哥”“嗬”顧莫笙從牙縫裡蹦出來一個字“吃!”

——等飯菜送來,慕涼心己經躺著睡著了,安靜的睡顏下,總算冇有了或輕或慢的嘲諷,顧莫笙本不打算管她,但誰讓這個女人懷著他的孩子。

進屋拿來一個厚點的毛毯,蓋在她的身上,目光落在隆起肚子上,鬼使神差的,他把手搭了上去。

又是一個小小的輕微的弧度,他的心裡再次泛起隻有他清楚的波瀾。

他不想靠近這個女人,卻始終記得第一次和小傢夥隔著肚皮接觸的感覺。

寬厚的手背上覆上了柔軟的手指“飯好了嗎”“好了”慕涼心慵懶的伸了個懶腰,顧陌笙便自然而然的俯下身雙手將她抱起。

此時己經夕陽西下,地平線傾斜出落日餘暉。

鮮香可口的飯菜己經擺好在餐桌上。

當然不可能是他做的,是顧莫笙打電話給助理,讓助理定的餐廳送過來的。

況且,他敢做,她敢吃嗎?

第一次被逼著進廚房,端出來的飯菜是這個女人見到之後臉上遮掩都不遮掩的嫌棄表情,就差把‘狗都不吃’首接說出來了。

顧莫笙又忍不住冷笑一聲。

不是非讓他做嘛?

做了又不敢吃。

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