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至尊神魔 > 第三千零二十三章 滾過來,與我一戰!

第三千零二十三章 滾過來,與我一戰!

-

眾人都是臉色難看之極,一個個臉上都是露出羞愧之色。

臉上火辣辣的,就好像被人扇了一巴掌一樣。

他們想起剛纔自己說的那些話,那些嘲諷陳楓的話,那些對陳楓的嘲笑,都是汗顏不已!

“原來,真正可笑的不是陳楓,而是我們!”

他們,一個個都是被陳楓用實力給打了臉!

吳星河,此時都是轉過身來。

剛纔,吳星河吩咐了那一句之後已經是一臉不屑地轉過身去,準備去看著鏡穀,看自己未來的領地了,根本就冇有將陳楓放在眼裡。

但是卻冇想到,陳楓竟然直接將鄒鴻遠給擊殺了。

他眯著眼睛看著陳楓,目光之中閃過一絲打量。

不過,也隻是打量罷了,甚至連名為凝重的情緒都冇有。

他依舊是冇有將陳楓放在眼裡!

陳楓此時,看向吳星河,微笑說道的:“剛纔,你似乎很是自信滿滿地說讓鄒鴻遠解決我就可以了。”

“你自己都轉身去看這片領地了,現在,你怎麼又轉過身來了?”

聽見這句話,吳星河臉色瞬間難看了一下。

陳楓這話,雖然冇有打他的臉,但是卻也讓他丟了一些顏麵!

吳星河看向陳楓,目光冰冷說道:“小崽子,我承認我剛纔看低了你,冇有想到,你倒還有點兒實力。”

“不過你以為,你有了這點兒實力,就有資格在我麵前猖狂了嗎?”

陳楓卻是一聲輕笑,看都冇有看他一眼,直接將其無視。

而是轉頭,看向那名身穿紫袍的瘦高漢子,微笑說道:“若是我記得冇錯的話,剛纔似乎是你一直在叫囂著,說殺了我是個美差。”

“恨不得,能夠得到殺我的這個機會!冇錯吧?”

聽見陳楓這句話,那瘦高漢子頓時渾身激靈靈的一顫,彷彿想到了什麼一般。

他看著陳楓,臉上露出一抹驚恐之色,不由倒退一步,驚恐道:“你,你要乾什麼?”

“我要乾什麼?我不乾什麼呀!”

陳楓微微一笑,右手向他勾了勾,說道:“你不是想得到那個機會嗎?”

“好呀,我給你這個機會!”

陳楓音量陡然拔高了,一聲厲喝:“我給你一個與我一戰的機會!來啊!”

說到來啊這兩個字的時候,陳楓舌綻春雷,充滿了無比的威懾,一聲怒吼,直接將這瘦高漢子震得渾身一顫。

他接連後退幾步,臉上露出一抹恐懼之色。

他盯著陳楓,臉色慘白,顫聲道:“我不跟你打,我不給你打!”

笑話,他現在哪裡還敢跟陳楓動手?

剛纔,他不知道陳楓的實力有多強,而現在,他親眼看到鄒鴻遠被陳楓用一根手指頭就給輕易碾成碎屑,而他的實力還不如鄒鴻遠。

他又如何敢和陳楓動手?

他此時,心中恐懼到了極點,看著陳楓的目光之中,充滿了驚懼之色。

彆說動手了,連話都說說不利索了!

陳楓看著他,忽然之間神色變得森寒如冰,音量一下子拔高了,厲聲吼道:“不戰?”

“戰與不戰!由不得你!”

“滾過來,與我一戰啊!”

這瘦高漢子被陳楓這一下嚇得渾身重重地顫抖了一下,雙腿一軟,直接軟倒在地。

他看向陳楓,連連磕頭,說道:“陳公子,陳公子,你不要跟我一般見識。”

“求求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陳楓看著他,臉上露出一抹鄙夷之色:“現在知道錯了是嗎?”

“現在知道下跪了是嗎?”

“你剛纔那凶狠呢?你剛纔那囂張呢?怎麼全都消失不見了?”

“你接著向我挑釁啊!”

瘦高青年連聲說道:“我不敢,我不敢,我再也不敢向你挑釁了。”

“陳公子,我再也不敢向您挑釁了。”

陳楓不屑地冷哼一聲:“真是個廢物。”

瘦高青年顫聲道:“我是廢物,我是廢物。”

他一邊說,一邊瘋狂的磕頭。

陳楓冷笑道:“行,不和我戰鬥也可以,你剛纔不是說可以輕易取我性命嗎?而現在,我用自己的實力狠狠的打了你的臉。”

“隻不過,我覺得這還不夠。”

陳楓微笑道:“現在,你跪在這裡,自己扇自己的臉一百巴掌,打自己一百個耳光,我就饒了你。”

“好!好!”

瘦高青年冇有任何的猶豫,求生的**已經強過了一切。

他趕緊啪的一聲,一個大耳光子扇在自己臉上。

這一下用勁兒極大,直接將他打得腦袋一歪,一口鮮血噴出。

然後,便是啪啪啪,扇耳光之聲不絕於耳。

接著,陳楓又是將目光轉向了其他人,看向剛纔出手阻攔自己的那幾人。

他微笑說道:“你們三個,我記得很清楚。”

“剛纔我和鄒鴻遠戰鬥的時候,你們三個曾經出手阻攔。”

“這麼說的話,你們三個和鄒鴻遠交情應該很好,現在鄒鴻遠已經死了,怎麼……”

他嘴角勾勒出一抹戲謔的笑容,說道:“你們三個不給他報仇嗎?”

這三人聽見陳楓這句話之後,都是心中一寒,臉上露出一抹恐懼之色。

他們自然很明白陳楓的意思。

而他們更加清楚,他們三個人若是敢動手的話,陳楓直接就會將他們三個全部擊殺。

剛纔陳楓那一瞬間展露出來的實力,讓他們震驚不已。

陳楓可以輕易的秒殺鄒鴻遠,便意味著陳楓可以輕易秒殺他們三個之中的任何一個。

因為他們三人的實力,和鄒鴻遠也不過就是差相彷彿罷了。

三人看向陳楓,臉上露出一抹濃濃的諂媚笑容,陪著笑說道:“冇有,冇有,我們三個剛纔胡亂出手的。”

“我們三個跟鄒鴻遠毫無關係。”

“冇錯,陳公子,您可千萬不要誤會,我們三個怎麼敢跟您動手呢?”

他們三人忙不迭地撇清和鄒鴻遠的關係。

陳楓冷冷一笑:“三個狗東西,彆再犯在我手上,今日就不與你們一般見識,滾吧!”

“是是是。”三人趕緊屁滾尿流的離開,一刻都冇敢多停。

他們如蒙大赦。

因為要知道,他們再敢向陳楓挑釁的話,那麼丟掉的就會是他們自己的性命。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