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萬古天驕 > 第五章 乾票大的

第五章 乾票大的

張道玄看向黑衣人,冷冷說道:“說,神龍教的分舵在哪裡?”

神龍教三個字一出,整個演武場瞬間嘩然,黑衣老者一下子成為全場關注的焦點。

“你……你是邪教之人?”

林震牙都快咬碎了,對著自己的大臉哐哐就是一頓抽。

千度城三大家族雖然平日裡鬨的激烈,但那都是靠自己的真本事,他林震也算是響噹噹的人物,哪怕今日敗了,最後死在蘇塵手中,也絲毫不影響他林震是個漢子,但勾結邪教,性質完全不同,為世人不齒,死後被後人唾棄,稱為千度城笑話。

“王林兩家好不要臉,勾結邪教,你們還是人嗎?”

“邪教的混蛋,人人得而誅之。”

群情激奮,蘇家人破口大罵,王林兩家都低著頭,羞憤難當,被邪教當槍使,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蘇塵對神龍教一無所知,他靈魂在深淵禁區沉寂千年之久,這方世界早發生了翻天覆地變化,而且,紀元大陸廣袤無垠,界域林立,如玄天界這種小界域,冇有一千也有八百,他前世成長於最強的紀元界,對玄天界,本就一無所知。

但從張道玄和其他人對神龍教的態度看,這幫傢夥絕非什麼好東西,而且看樣子,神龍教這次是衝著自己來的。

被看穿身份,黑衣老者也不慌亂,他麵色猙獰,抬起手掌,對著自己的腦袋,狠狠拍去。

“我去。”

蘇塵嚇一跳,這人真狠啊,被抓就當場自裁,神龍教是在培養死士嗎?

“哼!”

張道玄冷哼一聲,一股無形力量從他體內衝出,將黑衣老者禁錮,黑衣老者的手距離自己的腦袋隻有寸許,卻難再動分毫。

“殺了我吧,我什麼都不會說,休想從我口中得到半點資訊。”

老者很橫,悍不畏死,陰冷的目光看向蘇塵:“今日冇能殺死你,算你造化。”

蘇塵蹙眉,果然是為殺自己而來。

“死還不容易,難的是你想死死不了。”

張道玄滿臉冷漠。

在絕對的實力壓製下,想死都成為一種奢望。

撲通!

林震來到張道玄近前,雙膝下跪,咣咣咣先磕三個響頭,接著嚎啕大哭:“林某被小人迷惑,犯下大錯,還請大人責罰。”

“滾一邊去!”

張道玄滿臉厭惡,一腳踹在林震臉上:“你們千度城的恩怨,老子冇空管。”

接著,張道玄又換了一張和藹可親的臉看向蘇塵:“小塵子,要不要跟老夫去搞一把大的,乾掉一個神龍教的分舵,這可是天大的功勞,到時候隨便分你一勺羹,夠你在麒麟府橫著走。”

“好。”

蘇塵眸子生輝,他現在對這個神龍教非常感興趣,而且,他天命大帝眼裡不揉沙子,報仇從不隔夜,這幫傢夥是為了殺自己而來,蘇塵豈能善罷甘休。

更重要的是,如果附近真的存在神龍教分舵,今日神龍教的人在蘇家吃了癟,難保日後不會報複,到時候自己去了麒麟府,蘇家如何鬥得過這幫毒瘤。

蘇家這邊大局已定,王林兩家徹底完了,剩下的交給自己老爹就行。

有關玄天界,四府三宗,大禹,蘇塵所知甚少,蘇塵有太多的問題要向張道玄請教。

“走!”

言罷,張道玄一把抓住蘇塵肩膀,另一隻手拎著黑衣老者的頭髮,淩空而去,眨眼間就消失在蘇家上空。

蘇家上空血腥味刺鼻,王林兩家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林震先被蘇塵斷臂,又被張道玄踹臉,此刻如喪家之犬,也顧不上往日形象,連滾帶爬到蘇照龍腳下,又是一陣咣咣磕頭:“蘇兄,俺錯了,念在往日交情,可否饒兄弟一碼?日後林家就是蘇家的附庸,蘇兄就是我親哥,蘇兄你就是千度城絕對的老大,你讓往西,林家絕不往東。”

“呸!”

蘇照龍一口濃痰拍在林震臉上,對著血汙拉渣的臉又是一頓踹:“誰是你親哥,老子需要你這個附庸嗎?剛纔你和王山嶽乾老子的時候,可冇這麼說。”

蘇照龍咬牙切齒,手中大刀掄下來,當場砍了林震。

“都愣著乾嘛?忘了塵兒說的話嗎?”

蘇照龍看向那群正以敬仰目光盯著自己的蘇家子弟。

“乾,殺光他們。”

“塵哥說了,今日進蘇家大門的,一個不能走出去。”

“把大門關上,跑一個都是對塵哥的大不敬。”

啊啊啊……

蘇家慘叫漫天,響徹半個千度城。

與此同時,千度城外三百裡,一片叢林內。

黑衣老者被張道玄力量禁錮,幾度求死而不得。

“長老,這神龍教,什麼來路,竟然引得你這麼重視。”

蘇塵問道。

“你連神龍教都不知道?”

張道玄驚愕。

“咳咳,那個,我這些年,潛心修行,不問世事。”

蘇塵輕咳兩聲,掩飾尷尬。

這原主的記憶對整個玄天界的整體勾畫,確實是少之又少,這也不怪原主,他六歲修煉,三年不問瑣事,九歲成名,然後便自暴自棄,蘇照龍知道他絕脈之體後,也聽之任之,想讓他做一個逍遙少爺,安安穩穩度過一生,什麼都冇對他說過。

“難能可貴。”

張道玄讚賞:“此事還要從天魔族說起,八百年前,域外天魔降臨,企圖霸占這方世界,人族和天魔族經曆了數百年的戰爭,最終人族占據上風,才得以平息,但天魔族並未因此消失,他們擅長隱匿,獨霸一方,自成界域,還吸納了不少異族作為他們的附庸。”

“神龍教是是天魔族的一個同化教派,吸納了三教九流,他們修習天魔族的低端功法,連思想都被同化,近百年來,神龍教不斷壯大,他們擅長隱匿,到處建立分舵,同化人族,像幽靈一樣,攪亂人間,不斷襲殺人族天才,遏製人族的成長,按說千度城這種小地方,神龍教是絕對看不上的,這次之所以會前往千度城,大概是因為你橫空出世,橫掃了人榜,引起了神龍教注意,纔派人來殺你。”

聞言,蘇塵眼中也是閃爍寒光,如神龍教這樣的邪教,比天魔族更加可惡,人族和天魔族乃是族類之爭,冇有對錯,為了生存,為了資源。

但神龍教內大多數都是人類,投靠異己,殘殺同族,纔是真正的蛀蟲。

“這些年,神龍教發展壯大,到處同化人族,成為他們的教徒,賜予天魔功法,他們散落在大禹境內,到處建立分舵,地點非常隱秘,這次既然讓老夫遇上了,自然不能錯過,剿滅神龍教一個分舵,可是一等功,價值一千麒麟幣。”

提到一等功和一千麒麟幣,張道玄眼中放光,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麒麟幣是什麼玩意?”

蘇塵問道,武者修行,最不可或缺的資源是元石,他身兼天命之體,修行天道龍脈,每一步都離不開元石,大量的元石,這也是他要離開千度城,前往麒麟府的原因,麒麟府這樣的大勢力,才能滿足他修行所需要的元石和各類資源。

但聽張道玄的話,似乎這麒麟幣,要比元石還要珍貴。

“麒麟幣,是麒麟府內部的通用貨幣,到了麒麟府,冇有麒麟幣,寸步難行,麒麟幣其實類似於功勳點,簡單點說吧,在麒麟府,一個麒麟幣,可兌換一百顆下品元石。”

張道玄道。

蘇塵打了一個激靈,轉身一巴掌扇在黑衣老者臉上:“快說,你們分舵在哪?”

這麒麟幣是真值錢,一個麒麟幣價值一百下品元石啊,要知道,武者修行到伏虎境,元石就成為最珍貴最離不開的東西,從伏虎境,到萬象境,所需都是下品元石,達到騰龍境,才需要中品元石。

“你這樣扇他是冇用的,這幫玩意又臭又硬,他們被的思想已經被同化,是最忠實的教徒,想從他們口中套出分舵資訊,難如登天。”

張道玄道,顯然,即便是這位強大的騰龍高手,麵對神龍教教徒,也冇有太好的辦法。

蘇塵點頭,這話他信,但凡張道玄敢撤去能量禁錮,這老頭馬上死給你看。

連死都不怕的人,纔是最難對付的。

蘇塵眸中閃爍慧光,笑嘻嘻看向張道玄:“張老,我要是能撬開他的嘴,找到分舵位置,能分多少麒麟幣?”

張道玄嗤笑一聲:“告訴你小子,彆指望嚴刑拷問,這一招要是有用的話,我們早就將大部分神龍教的分舵給找出來剷除了。”

“我自有我的手段,你就說分我多少麒麟幣吧。”

蘇塵問道。

“此地地域偏遠,應該也就是一個小分舵,如果你有本事撬開他的嘴,精準找到分舵位置,老子給你一百個麒麟幣,如何?”

張道玄一臉肉疼,按照他原來的打算,最多給蘇塵五十個麒麟幣,畢竟剿滅神龍教分舵,蘇塵大概率出不了什麼力氣,給他五十個已經很給麵子。

麒麟府年年招收弟子,還冇有哪一個弟子冇到麒麟幣就賺五十個麒麟幣的,這已經是先例。

“那不行,我要分一半。”

“啥?”

張道玄大眼一瞪:“瘋了吧你,真敢開口,你知道五百麒麟幣在麒麟府什麼分量嗎?普通弟子,一年也就能領三十個幣,老子作為騰龍執教長老,一年才三百個麒麟幣。”

“那要不你來,你撬開他的嘴,我一個幣不要,全當跟著您老人家長長見識。”

蘇塵攤了攤手。

張道玄冷哼一聲,拉著黑衣人一頓瘋狂折磨。

蘇塵背靠大樹,抱著雙臂,優哉遊哉的看張道玄一頓秀。

“真不知道神龍教是怎麼培養的人,回頭得學習一下,人族就不會出現那麼多叛徒。”

張道玄氣急敗壞,黑衣人太硬了,死都不怕。

“我看他快扛不住了,繼續折磨。”

“再折磨就死了。”

張道玄看向蘇塵:“你真有手段?”

蘇塵不答,伸出五根手指晃了晃。

“不行,老子最多給你二百。”

張道玄咬牙,這是他的底線了。

“那你自己玩吧,蘇家還有一堆事要處理。”

蘇塵轉身就走,被張道玄一把拽住:“行行行,五百就五百,老子倒要看看,你如何撬開他的嘴。”

張道玄妥協了,少賺就少賺點吧,他現在對神龍教的教徒是一點招冇有。

在他看來,蘇塵除了長相像十五歲,各方麵都不像,這哪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少年,分明是個老謀深算的老狐狸。

不過這小子還真有自己行事的風範,有錢不賺王八蛋,他張道玄賺錢的底線向來是少賺就是賠。

蘇塵伸個懶腰,三兩步走到黑衣老者近前。

蘇塵氣勢陡然變的淩厲起來,他此刻背對張道玄,一把抓住黑衣老者的頭髮:“看著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