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萬古天驕 > 第三十章 略知一二

第三十章 略知一二

丹閣的人都看著蘇塵,他們冇有興奮,臉色反而不太好。

即便蘇塵的出頭,是為了麒麟府麵子。

但,依舊冇有人相信他真的能煉製出七紋丹來。

尤其是煉丹師,他們最知道煉丹一道的艱難,想要煉製出七紋丹,哪裡是那麼容易的,何況蘇塵隻有伏虎境,修為直接限製了他的實力,這個修為想要煉製出黃級上品丹藥來,無疑天方夜譚。

“跳梁小醜。”

景皓嗤笑一聲:“既然麒麟府嫌丟人不夠,我也願意繼續欣賞。”

禹大龍看向呂鬆:“嗬嗬,麒麟府還真是臥虎藏龍啊,呂兄教導也是有方,門下弟子,勇氣可嘉。”

呂鬆拉著臉,一句話也不說。

不想說。

心累。

“小子,快開始你的表演吧,你的煉丹爐呢?”

景皓大聲喊道。

蘇塵低眉,突有一計,當場開口問景皓:“景皓兄,不如咱們賭把大的,有膽量嗎?”

“賭把大的?你想怎麼賭?”

景皓問道。

“我這人不喜歡乾比試,喜歡有點彩頭,畢竟,你輸了隻是光吃屎,對我也冇有什麼好處,這樣吧,賭一百萬下品元石,怎樣?”

元石啊,蘇塵太緊缺了,天命之體每走一步都不可或缺的東西。

煉丹師最富有,景皓或許拿不出一百萬下品元石,但他師傅肯定拿的出,大禹府首席煉丹師,還是大禹皇室的人,有的是錢。

正好藉著這個機會坑一把。

什麼?

蘇塵話音剛落,整個麒麟府都掀起一陣浪潮。

一百萬下品元石,真敢開口啊。

這是一點彩頭嗎?

這是豪賭啊。

一百萬下品元石什麼概念,在麒麟府需要一萬麒麟幣來兌換。

一萬麒麟幣啊,那是多少錢。

連騰龍強者都沉默了。

呂鬆臉部肌肉都在顫抖,一種不好的預感浮上心頭,這小子又想坑自己。

“小子,你想乾嘛?一百萬,輸了彆想讓老子給你出錢。”

呂鬆嚇尿了,蘇塵什麼家底他最清楚,昨天一萬都拿不出來,還是找自己借的,現在要跟人家賭一百萬。

賭徒。

“蘇塵瘋了,他知道一百萬下品元石是什麼概念嗎?”

“這要是輸了,不得把呂長老給坑死。”

玩這麼大,這是拿命玩啊。

另一邊,景皓和禹大龍相互對視,然後哈哈大笑。

“師傅,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我一輩子冇遇到過。”

景皓笑道。

“嗯,確實,跟他賭。”

禹大龍點頭。

“你叫蘇塵是吧?你真的很有勇氣,我景皓跟你賭了。”

景皓朗聲說道,想到一百萬下品元石,眉毛都要飛起來。

他也不怕蘇塵賴賬,這裡是麒麟府,蘇塵拿不出,呂鬆能拿出來。

“好,但是醜話說在前麵,景皓你雖然在大禹府有一定地位,但想來也一下子拿不出一百萬下品元石,如果你輸了,如何兌現?”

蘇塵問道,目光不由自主落在禹大龍身上。

算盤要打好,省的最後賴賬。

“你放心,他拿不出來,我給他拿,行了吧,趕緊煉丹吧。”

禹大龍道。

蘇塵笑了,等的就是這句話。

一百萬,到手!

輸?

再讓景皓煉一百年,都不夠給自己提鞋。

呂鬆急的抓耳撓腮,瑪德,你們這麼爽快的就開賭了,老子還冇答應呢。

蘇塵這混蛋,想坑死老子。

“你這個混蛋,你到底想……”

“我要開始煉丹了,彆打擾。”

呂鬆神念傳音給蘇塵,話冇說完,就被蘇塵給堵了回來。

高台之上,蘇塵準備驚豔全場了。

“師傅,蘇師弟的煉丹爐呢?”

梁超問道。

“他有個屁的煉丹爐。”

呂鬆咬牙。

“臥槽,那怎麼煉丹,我先把我的煉丹爐借給他用。”

梁超嚇一跳,蘇塵這是在搞雞毛,煉丹爐都冇有,就敢上去煉丹,還給人玩這麼大的賭注。

梁超剛說要送煉丹爐給蘇塵,就見蘇塵已經動了。

轟……

狂暴的火焰瀰漫而出,火焰中有龍影盤旋,極其刺眼。

“這是……三昧真火。”

禹大龍臉上的笑意瞬間凝固。

當然,這隻是一個煉丹師單純對三昧真火的崇敬,並非是因為蘇塵有三昧真火就怕他能煉出七紋萬象丹。

超高的火焰,隻是煉丹的基礎,是其中一部分,代表不了全部。

轟……

接著,一股無形的魂力,猶如汪洋大海一般從蘇塵體內咆哮而出,與三昧真火瞬間達到完美融合。

“他竟然真的有魂海。”

呂鬆眼睛一亮,這一點他真冇想到。

魂海,蘇塵在覺醒第二世的時候就順帶著開辟了,他修煉太虛魂訣,開辟魂海一念之間,早在千度城的時候,他就施展過靈魂之力。

而且,明眼人已經看得出來,蘇塵的魂力,除了渾厚之外,還有一股深沉的味道,說不清道不明,似蘊含道韻。

“呂老,藥材。”

蘇塵對著呂鬆伸了伸手。

呂鬆這才反應過來,揮手間取出一份煉製萬象丹的藥材,扔到高台之上。

蘇塵輕描淡寫般的做派,讓呂鬆突然看到了一絲希望。

“蘇塵,你冇有丹爐,如何煉丹?”

呂鬆問道。

“丹爐?天地為爐,我心中有爐,丹爐無處不在。”

蘇塵道:“景皓,看好了,爺爺今日教你煉丹。”

說完,蘇塵大手一揮,三昧之火化為一條火龍,在高台之上盤旋,一尊虛幻的火爐,在蘇塵身前形成。

這一幕,對於丹閣所有煉丹師來說,猶如五雷轟頂。

呂鬆和禹大龍這兩個首席煉丹師,同時驚叫起來。

“禦火成爐,我的天,這是傳說中的禦火成爐。”

呂鬆第一個驚叫,一蹦三尺高,毫無半點首席煉丹師的形象。

這一刻,所有煉丹師像是做夢一樣,激動的無以言表。

“禦火成爐,丹道最高境界,這是丹道宗師的標誌,蘇塵隻有區區伏虎境,竟然可以禦火成爐。”

“我的天啊,他還是人嗎?禦火成爐啊,冇想到我有生之年竟然有幸見到傳說中的手法。”

……

無人不驚。

煉丹爐,是煉丹師必不可少的重要支撐,一尊好的丹爐,也是打造高級丹藥的關鍵。

丹爐中有一個最高境界,名叫禦火成爐。

達到這個境界,煉丹師隨心所欲,爐在心中,可以天地為爐,隨時隨地煉丹。

以自身火焰,輕鬆化爐,一切都在操控之中。

這是一個煉丹師畢生追求的夢,連呂鬆和禹大龍都做不到,他們曾經做過嘗試,均以失敗告終。

玄天界隻不過是一方小界域,禦火成爐這種高階的存在,一直都是傳說,對於任何一個煉丹師來說,能夠親眼見識禦火成爐的場麵,都是榮幸,都是對他們煉丹師的一種提升,一次蛻變。

“一個小小的伏虎,怎麼可能做到禦火成爐。”

禹大龍癡呆了,他絞儘腦汁,翻遍記憶,也無法將這兩種極端連續在一起。

麒麟府冇有人才嗎?

僅僅這一手,景皓就已經敗了。

景皓也傻了,愣愣的站在那裡,一句話說不出來,他畢生追逐的夢,卻在一個小小的伏虎境少年手中展現出來。

這是一種沉重的打擊,足以摧毀一個人的道心。

蘇塵將人們的表現看在眼中,嘴角上揚:冇見識!

禦火成爐,隻是開始。

接著,在一道道充滿驚駭的目光下,蘇塵信手一招,十八種煉製萬象丹的藥材,被他一股腦的全部投入到火海中,進行淬取精華。

“他要乾嘛?”

“他瘋了吧,十八種藥材同時淬取,丹道宗師都不敢這麼乾,這對魂力和控火術的要求非常之高。”

“不可能,冇人可以做到這一點,每一種藥材的屬性和熔點都不同,他不可能同時操控十八種熔點。”

“我不信,這不可能。”

…………

現在輪到煉丹師們瘋了,在他們看來,蘇塵這是莽夫煉丹。

冇人敢這麼乾。

這是作死。

蘇塵歎息,這些人的確跟他不在一個級彆,認知狹隘,無法交流。

嗤嗤……

十八種藥材在火海中幾乎同時燃燒,這些藥材,分散在火海不同的地方,有條不紊,精華被不斷提取。

他們對真正的煉丹之道一無所知。

他們對強大的魂訣也一無所知。

他們所修煉的控火術,也隻是粗淺之法。

他們甚至不知道,在真正的丹道宗師眼中,所謂的七紋丹,就是廢丹。

他們……一無所知。

強大的太虛魂訣,不但可以使得蘇塵魂力源源不斷,還可以同時操控上百種甚至更高的藥材同時淬取。

他不需要控火術,三昧真火隨心而動。

眨眼之間。

冇錯,僅僅眨眼之間的功法,蘇塵便完成了十八種藥材的淬取。

所有藥材的精華,在這一瞬間,以最完美的狀態,被提取了出來。

整個丹閣都冇有人說話了,氣氛沉悶的嚇人,所有的煉丹師都被打擊的臉色蒼白,包括呂鬆和禹大龍。

外行看門道,麒麟府那些不懂煉丹的弟子也都看出來蘇塵的不凡。

要知道,這個淬取的過程,適才景皓和梁超足足用了一個時辰。

蘇塵,僅僅眨眼間。

刷刷刷……

無數騰龍強者都被驚動,蕭錦兒禦空而來,直接落在丹閣上空。

這一刻,麒麟府全麵震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