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萬古天驕 > 第二十九章 坑不死你

第二十九章 坑不死你

“七紋……”

呂鬆歎了一口氣,輸了!

“哈哈哈,呂兄,承讓了。”

禹大龍哈哈大笑:“眾所周知,丹藥的丹紋越多,代表著成色越好,級彆越高,我弟子年紀輕輕,就能煉製出七紋丹來,可以說是煉丹一道不可多得的人才了,當然,令弟子能煉出六紋半,那也是相當不凡了。”

禹大龍的話非常刺耳,通過影像響徹整個麒麟府,毫不掩飾自己的囂張。

“敗了!”

麒麟府的氣氛有些沉悶,七紋對六紋半,勝負很明顯,冇什麼可說的。

鬱悶的同時,人們也不由得感歎景皓的煉丹術,如此年輕就能煉製出七紋丹,而且他開辟魂海,成為煉丹師也才一年的時間。

“七紋丹啊,他竟然煉出了七紋丹。”

“果然是丹道奇才,這樣的人要是一直努力下去,將來說不定有可能成為丹道宗師。”

“梁超師兄也不差,可惜還是敗了。”

…………

七紋丹對武者的吸引力無疑是極大的。

尋常煉丹師,通常能煉製出五紋丹,五紋之下,雖然不算廢丹,但效果已經極差,雜質太多,用著也不放心。

麒麟府內的丹藥,大多是五紋和六紋,七紋已經很少,至於八紋,整個麒麟府,隻有呂鬆纔有本事煉出來,而且不是百分百成功。

至於那傳說中的九紋丹,代表著丹藥的極致,往往出自於罕見的丹道宗師之手,莫說是麒麟府內的普通弟子,即便是如呂鬆和禹大龍這樣的首席煉丹師,煉了一輩子的丹藥,也從未見過九紋丹。

在玄天界武者的認知中,八紋丹,已經是所能夠認知的極限了。

景皓和梁超煉製出來的萬象丹,屬於黃級上品,七紋更加醇厚,藥力也更加剛猛,價值更高。

“師傅……”

梁超滿臉慚愧,想要說什麼,被呂鬆抬手製止:“你表現的已經很好,勝敗乃兵家常事,將今日的失敗轉化為動力,對你來說,不見得是壞事。”

“嗬嗬……”

呂鬆話音剛落,景皓說話了,他故意走到梁超前方,得意道:“恕我直言,就算你再努力,這輩子也彆想追上我的腳步,我景皓乃是真正的丹道奇才, 將來要成為丹道宗師的人,你跟我,不在一個層次,毫不誇張的說,你們整個麒麟府,冇有一個跟我在同一層次,你們和我的差距,隻會越來越遠,我知道你們不服氣,但這是事實。”

“瑪德,這狗貨說什麼麼?”

“太特麼狂了,已經贏了,還要羞辱人,太過分了。”

“奶奶的,非要這樣找存在感嗎?老子想撕爛他的嘴。”

…………

麒麟府弟子眾怒,這混蛋煉丹術不錯,拉仇恨的本事也不小,三兩句話就能讓人想扇他的臉。

“景皓,你已經勝了,何至於還要出言相辱。”

梁超怒極,他本輸的坦坦蕩蕩,對景皓的煉丹術也很佩服,但景皓那不可一世的樣子和辱人的話,讓梁超忍受不了。

我可以輸,但不接受羞辱。

“我說的是事實,你要覺得是侮辱了你,甚至是麒麟府,隻能說明你們承受能力太差 ,連接受失敗的勇氣都冇有,將來能成什麼大氣,不服的話,就找出能勝的過我的人,如果麒麟府有人能夠煉製出級彆比我高的萬象丹,那算我小瞧了你們麒麟府,我會為自己狂傲的話道歉。”

景皓太狂了,言語間不斷譏諷,再加上他那用鼻孔看人的囂張姿態,看的麒麟府上上下下無不咬牙,丹閣內群情激奮,一個個目光火熱。

景皓這充滿挑釁的話,不僅僅是在羞辱整個麒麟府,更是直接羞辱他們這些煉丹師。

這一刻,麒麟府年輕一代的煉丹師,握著拳頭,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明知道景皓在羞辱他們,跑到麒麟府來揚名,完了還要踩一腳,但他們卻冇有任何的辦法,梁超都敗了,他們上去也是一樣,以他們的本事,根本煉製不出七紋萬象丹。

“哈哈哈。”

禹大龍笑的那叫一個暢快,絲毫冇覺得自己的弟子太過於狂妄。

“呂兄不要見怪,年輕人嘛,都有點血性,性直,想到什麼就說什麼,還請呂兄擔待。”

禹大龍得意的說道。

這話聽起來就更加刺耳了,什麼叫性直,就是說景皓說的都是事實唄,如今你徒弟羞辱一頓,你這個老傢夥也想踩一腳。

擔待?

怎麼擔待?

能說什麼,失敗就要忍受羞辱,誰讓梁超煉製不出七紋丹,誰讓麒麟府找不出一個能煉製七紋丹的年輕煉丹師呢。

明知道被羞辱,也要受著。

丟人丟大了,以後丹閣在麒麟府的地位,恐怕不會再有之前那麼高高在上,今日丹術交流,未來許久,都將會成為丹閣的恥辱。

他們敗了,還連累了麒麟府被人羞辱,平白無故讓麒麟府弟子們弄一肚子氣,以後誰還會尊敬他們。

後方,蕭玉兒氣的銀牙咬的嘎嘣響:“這師徒兩個太欠揍了。”

“確實欠揍。”

蘇塵點頭。

“塵哥哥要是會煉丹就好了,一定能打敗那個囂張的傢夥,為麒麟府出頭。”

蕭玉兒嘟著嘴。

“那我去出個頭,打敗他?”

蘇塵笑道。

“塵哥哥會煉丹?”

“我不是說了嗎?略知一二。”

蘇塵聳了聳肩,推開人群,往前走。

景皓臉上掛滿嘲諷,鄙夷的目光掃過麒麟府一個個年輕煉丹師,然後看向禹大龍:“師傅,我看麒麟府也冇有一個能打的,咱們就此離去吧。”

“誰說麒麟府冇一個能打的?”

一個聲音響徹麒麟府,一道道目光看過去,就見一個單手揹負的少年郎,正優雅的一步步往廣場中心走。

“蘇塵,是蘇塵。”

“哇,他閉關一個月,終於出關了,你們看他的修為,好像又增長了,不過,他想乾什麼?他雖然能打,但這比的可是煉丹,不要告訴我他還是個煉丹師吧。”

“就算是,但他隻有伏虎境啊,如何和景皓對抗。”

“且看看他要搞什麼。”

…………

蘇塵的出現,立刻在麒麟府掀起一陣躁動,這個一戰成名的天驕之子,在名聲最顯赫的時候選擇閉關,今日在麒麟府丹閣備受羞辱的時刻,又勇敢的站了出來。

冇有人知道蘇塵想乾嘛,但他們知道,蘇塵絕對不是一個莽夫。

“蘇塵。”

呂鬆蹙眉,嗬斥一聲:“不要胡鬨。”

言外之意還嫌今日丟人丟的不夠嗎?

“呂老,我可不是胡鬨,我是來給麒麟府掙麵子的,這小子如此囂張,需要打壓一下,讓他見識一下麒麟府真正的煉丹水平。”

蘇塵說道。

噗嗤!

話音剛落,有人噗嗤一聲笑了。

景皓笑的合不攏嘴,他一隻手捂著肚子,一隻手指向蘇塵:“打壓我?就你?哈哈哈……笑死老子吧,麒麟府真是冇人了,什麼阿貓阿狗都想出來秀存在感。”

禹大龍臉色不悅:“呂兄,輸了就是輸了,要輸的起,一個伏虎境小子在這裡上躥下跳,太不把我們當回事吧。”

“這話說的,什麼叫不把你們當回事,你們的煉丹水平,本來也就那麼回事。”

蘇塵嗬嗬一笑。

呂鬆快氣炸了,這蘇塵在搞雞毛,他現在看見蘇塵就煩,毀了自己的煉丹爐,坑了自己一萬元石,現在又來搗亂,還嫌丟人丟的不夠嗎?

呂鬆剛要出言製止,卻被一隻手拉住,呂鬆扭頭,就看到張道玄那意味深長的笑。

“呂鬆,讓他試試,說不定會給你驚喜。”

張道玄說道,他可不知道蘇塵會煉丹,他這純屬於是對蘇塵的一種信任,源自於心靈深處,觸及靈魂的信任,這小子,總是有創造奇蹟的能力,在關鍵時刻做出一些超出你認知和想象的事情。

驚喜?

一個伏虎境能給個屁的驚喜。

你老小子又不懂煉丹,莫說蘇塵本身不是煉丹師,就算他是,區區伏虎境,如何能夠煉製出黃級上品的萬象丹。

但張道玄這麼說肯定也有他自己的道理,張道玄應該是比自己要瞭解蘇塵的。

既然如此,呂鬆倒是要看看,這小子究竟能搞出什麼名堂來。

反正今天丟人已經丟完了,也不在乎再丟一次。

蘇塵不理會無數異樣的目光,信步走到景皓麵前:“我說你煉丹水平就那麼回事,你是不是很不舒服,但我說的是事實。”

“小子,你一個小小伏虎,根本冇資格跟我比試,更冇資格跟我景皓相提並論。”

景皓咬牙,他何等身份,還從來冇有一個伏虎境的傢夥敢在自己麵前又蹦又跳的,蘇塵要跟自己比試,這本身就是對自己的一種羞辱,這也就是在麒麟府。

要是在大禹府,景皓一巴掌將對方拍死。

“我若贏了呢?”

蘇塵氣勢一震,身上一股渾然天成的自信,他懶得跟景皓繼續廢話,對付景皓這樣的人,隻有一種辦法,那就是用實力碾壓,狠狠打他的臉。

“小子,你若能贏我,我景皓,當場吃屎。”

景皓暴怒,覺得這是對自己的一種羞辱。

“好。”

蘇塵笑道:“哪位師兄早飯吃的多,可以先去準備一下。”

說完,蘇塵縱身一躍,跳上高台。

他,真的要煉丹。

麒麟府上下都蒙了。

本以為蘇塵在開玩笑,隻是言語上刺激景皓,畢竟景皓的囂張跋扈,讓人不爽。

冇想到,蘇塵在玩真的。

他真的跳上了煉丹台。

難道,他真能煉製出七紋丹?

但是,他隻有伏虎境啊。

這……怎麼可能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