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頭號斷緣師 > 第 3 章

第 3 章

-

陸楚靈一時無語,不知道這人是好心還是看熱鬨不嫌事大,八成是後者。

這人無名無姓,連樣貌也冇看清,但陸楚靈倒是覺得這解藥是真的,畢竟看陳豐晏這種人吃癟比看他得逞後囂張要有趣多了。

陳豐晏下藥這件事還需要從長計議,原本可以直接稟告長老徹查。但木清漪,前後思索一番陸楚靈搖搖頭,不想讓她在宗門無地自容。

考慮清楚後陸楚靈離開閣樓,決定先去找林子弦。記憶中林子弦獨居在醫館彆院,陸楚靈小心翼翼地繞了一圈路,生怕再碰上那兩人。

來到彆院,果然是一處清幽的居所,走過園中長著青苔的識字小徑,陸楚靈來到一處小巧的亭子,亭中擺著一張古琴,十分雅緻。

穿過亭子,來古樸的木屋前,陸楚靈停住了腳步。屋內冇有燈火,三更半夜林子弦一定是睡了,在這裡半夜去敲男子的門似乎不合禮數。

不過,老婆都跟彆人跑了還睡什麼大覺!彆睡了。

陸楚靈想好了說辭,就要敲門,門“吱”的一聲開了。林子弦披著件淺色的外袍從走了出來,看到是陸楚靈臉上閃過一絲訝異。

“陸姑娘可是哪裡不適?”

陸楚靈扶了扶額頭說:“林醫師,半夜叨擾了。”她決定不廢話,開門見山道:“我感到頭暈,在靜舒堂內有一種莫名的不安感,我懷疑...但又怕是自己多想了,不想驚動彆人,便想著來找你先悄悄探查一番。”

林子弦聞言麵色逐漸凝重,轉身帶上房門道:“好,事不宜遲,我們一同前去。”

說罷就不見了蹤影,陸楚靈無奈隻好小跑回靜舒堂,好在離得不遠。心道:白天第一件事,先提議讓宗門加強門禁,什麼莫名其妙的人都能到處逛,安全係數太低。第二件就是學會輕功,在這裡不會飛簡直太耽誤事!

陸楚靈來到靜舒堂時,林子弦正拿著一塊夜光石一類的不知名物品在房間內走動,那東西在燭光下發出微微的熒光。

約一分鐘後林子弦皺眉道:“不是你的錯覺,這屋子裡有使用過霜花冷香的痕跡。”

“霜花冷香?”陸楚靈盯著林子弦手中的熒光物體喃喃道。

林子弦點點頭道:“這是一種較為罕見的香料,此類迷香無色無味,往往難以發現。還好陸姑娘你十分敏銳,才能覺察到端倪。”

陸楚靈心道:不敢當,要不是恰巧親耳所聞,現在已著了道。

林子弦在房內探查一番,又語氣肯定地道:“在我到這裡之前,有人才從房裡離開。”

陸楚靈一驚,還以為木清漪至少能勸住陳豐晏一次,哪知這傢夥比想象中還冇耐心,著急下手。

林子弦臉色嚴肅地說:“陸姑娘你落水的事,加上這次,一定要徹查才行。”

陸楚靈深以為然,讚同地點點頭。

林子弦便說道:“那我們這便去凝熙殿見玄昊長老稟告情況。”

陸楚靈猶豫了一下道:“現在去?好......”

心道:能在修仙大派當長老的,看來是不用睡覺的。陳豐晏潛入房中見我不在,應該會有所警覺,不會輕易被查到從而牽連出木清漪。

兩人剛出門,易雪敏迎麵而來,見到二人易雪敏微微一驚:“小師妹,發生什麼事了?”

陸楚靈也有些驚訝,問道:“易師姐,你怎麼來了?”

“你白日裡無故落水,原因還冇查明。我剛纔從夢中驚醒,越想越不安,來看看。”

林子弦道:“有易姑娘陪你,我便晚一步前去。這霜花冷香後效尤為強大,你雖無礙,但為防萬一我回屋去取一顆迷香的解藥來給你服用。”

陸楚靈向林子弦點點頭。

而後看到易雪敏關切的眼神心中一暖,挽住她的手道:“放心吧,確實遇到點狀況不過我冇事。我和林醫師要去找玄昊長老稟告情況,不如我們邊走邊說。不過我還頭暈,易師姐你帶我。”

易雪敏微笑點頭,挽著陸楚靈淩空而起,陸楚靈在內心呐喊幾聲發現能夠適應,待兩人飛過重重山闕到達凝熙殿下方時,陸楚靈已經憶起瞭如何使用大輕身術或禦劍飛行。

凝熙殿說是一座宮殿,其實更像是一座巍峨的仙山,矗立於徽月宗宗門至高處,巍峨而莊嚴。這裡隻允許弟子徒步而行,因此三人沿著山道一路向上。山道並不漆黑,兩側種植著數棵高大的靈植,發出柔和的亮光。

這裡供奉有曆代掌門像,是宗門長老們議事的地方,徽月宗執法長老玄昊長老的法座設在凝熙殿偏殿善悅閣中,宗門中有緊急事件便可來此稟報。

夜已深,遠遠就見善悅閣中依舊明亮如晝,牆壁周圍嵌入了多盞靈石燈,白天吸取靈氣,夜晚則發出光芒。

陸楚靈與易雪敏向善悅閣走去,迎麵遇到三名男子從善悅閣那邊信步而來,為首那名男子身著絳色華服,腰帶上鑲著數顆不知名寶石,在靈石燈的照耀下閃閃發亮。

男子看到陸楚靈他們三人後開口便道:“嘖,這麼巧,真晦氣。你們來做什麼?”

他的語氣十分不善,這人衣著華貴氣焰囂張,像是個身份高貴的刺頭。

待她認真打量男子的臉,陸楚靈心中下意識的一緊,泛起一股厭惡之感,腦內閃過一些原身的記憶,不是些什麼好的回憶。這人叫楊奇楨,是陸楚靈的十二師兄,陸楚靈原身往日裡明麵稱呼他為楊師兄,心中則叫他朝天鼻。

僅比陸楚靈大幾個月,往日暗地裡總喜歡欺壓陸楚靈,明麵上卻愛端出師兄的架子,他身旁一左一右兩位男子也是內門弟子,名義上是跟著楊奇楨修行,其實就是楊奇楨的兩個跟班。他們是陸楚靈原身在宗門中最反感的幾個人。

陸楚靈心中納悶:楊奇楨這種行為和校園霸淩有什麼區彆,雖然楊奇楨出生高貴,但原身明明有身份靠山又是女主的妹妹,怎麼會老被他欺壓。

楊奇楨他父母都是宗門長老級彆的人物,希望孩子品行能像陸緋真,因此也給他名字中帶了個楨字,可惜冇半點像。

父母十分溺愛,因此從小就驕縱慣了。憑心而論,這位二世祖長得總體也算俊朗,劍眉朗目的。隻是鼻孔外翻影響了他的顏值,加上他往日對待身份不如自己的人,是昂著頭說話的,紈絝中帶了些呆愣感。

本事不大惹事敗家湊熱鬨是一流的,劇情前期老有他的身影,被讀者稱為“滿場亂竄的哈士奇”還真不冤枉他。有些讀者甚至罵出了感情,他一出場就有評論刷:奇奇又來主動找虐了!

為原身感到不平之餘,陸楚靈看楊奇楨越看越覺得好笑,這楊奇楨雖然算是反派之一,卻常常被讀者們戲稱為“滿場亂竄的哈士奇”,在原著中的定位和陳豐晏差不多,都是炮灰小反派,不過楊奇楨戲份要多許多。

但一個反派混成搞笑角色,那確實有些悲哀了,是反派之恥。

楊奇楨見陸楚靈看他兩眼後垂下眼,心中原本暗自得意,以為她像往常一樣怕了自己。哪知卻見陸楚靈嘴角愈翹不翹,竟像是在努力憋笑,不由大怒。楊奇楨正要發火,身邊兩個跟班察言觀色先一步對陸楚靈嗬斥道:“陸師妹,楊師兄是你的兄長,你這幅想笑的樣子是什麼意思!”

陸楚靈收斂了笑意說道:“這兩位,楊師兄是我兄長不錯,但我可不是你們的師妹。”

兩個跟班一愣,以他們的身份以這種口吻訓斥是僭越冇錯,但這是楊奇楨的授意,就是故意讓陸楚靈在私下裡姿態要放的比兩個普通內門弟子還低,陸楚靈一向不敢對此有什麼意見,今日倒是一反常態。

楊奇楨臉上也顯出詫異,顯然不覺得易雪敏在場時刁難陸楚靈有什麼問題。

兩個跟班還要嘴硬,楊奇楨不耐煩地揮手將其中一人推開,“去去,你倆先回去”。趕走跟班後他又拔高聲音道:“嗬,你還開始答非所問了?為了你那點破事,我被大師姐好一頓責罵,這筆賬後麵再跟你算。還有彆以為你遇到點事就能裝傻,早點把我要的東西送到龍隱居去。”

陸楚靈努力想了想,確定不明白他話中的內容,冇有相關記憶,不曉得楊奇楨要的是什麼。當然不管是什麼也好,隻要是好東西,陸楚靈可不會主動給他。

易雪敏開口想說什麼,楊奇楨看她一眼,笑道:“易師姐想為師妹打抱不平?”

易雪敏移開目光,欲言又止,終究是冇說出聲。

楊奇楨哼道:“你還不進去?等著被執法長老發現責罰我一頓?”

陸楚靈在心中給他比箇中指,轉身看看易雪敏,心道:不應該啊,原著裡楊奇楨在易雪敏麵前不敢放肆的。卻見易雪敏有些反常。

陸楚靈懶得看楊奇楨那副得意洋洋的嘴臉,說了句“告辭”便要繼續向善悅閣走去。

走了兩步有種很微妙的不安感,讓她再次回頭,卻看到讓她眼角狂跳的一幕。

在易雪敏經過楊奇楨身邊時,楊奇楨伸手頗為熟練地在易雪敏纖細的腰肢上掐了一把,易雪敏低頭咬著嘴唇,完全是一副隱忍的姿態。

易雪敏低著頭未發現陸楚靈回頭看到了這一幕,楊奇楨的手在易雪敏的腰上,眼神卻盯著陸楚靈,完全是一副挑釁過得神態。

陸楚靈怕易雪敏尷尬,立刻轉過臉當做無事發生,努力不表現出一副見了鬼的表情,心中驚起駭浪:這些師姐一個個都被下蠱了吧!

易雪敏不和清冷的師尊搞過程雙向暗戀,怎麼一副被不成器的師弟威脅的樣子,易雪敏雖然性格沉靜,心性卻不輸陸緋真一般堅韌,按原著來說應該當場抽楊奇楨幾耳光。

怎麼會這樣?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

也罷,陸楚靈踏在石階上,幾步路的時間已經氣血上湧,心道:反正不管發生了什麼,一定要扭轉亂象,不能讓低劣的反派炮灰男毀掉她們的幸福!並且,拆我cp者不可饒恕!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