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酸堿鹽閒談 > 第2章 溜冰與樹林

第2章 溜冰與樹林

序言與友人談天,論及中傳播音麵試題“皮卡丘為什麼是黃色的”,遂有感而作此文。

正文“溜冰,為什麼皮卡丘是黃色的?”

岩石將這個問題拋給溜冰,像是投球手以光速把棒球拋出,然而溜冰冇有完成全壘打。

這個問題於是像一顆熟透的番茄砸在蛋糕上,使溜冰的心境崩潰。

岩石空翻遠去,如落寞的雜技小醜謝幕,舞台是地平線。

溜冰隱隱感覺,這個問題的答案將會使她如獲新生,一切從頭開始。

她不自知地滑向遠方,在地麵上留下一道長長的、蜿蜒的水痕,似無聲的對真理的呐喊。

當茂密的樹叢映入眼簾,溜冰忘記如何停下,隻靠著肢體記憶保持平衡,茫然卻有目的的,撞在一棵樹的樹乾上。

這引起的振動大約是比一粒灰塵落在桌麵上要大些的,樹甩了甩枝葉,將破碎的冰碴聚攏。

樹捧著這一團蒙著灰塵、沾著泥土的冰涼碎屑,感覺自己將要被其對映的日光導致失明,雖然他冇有眼。

“樹……對麼?”

孱弱的聲音微顫著從反射物中傳來。

樹疑惑地用樹枝觸了觸這從未在記憶中留痕的新奇物質,無意間碰掉了溜冰碎掉的頭的20%。

那塊“頭部”掉下樹枝,在樹根處綻開一朵生命之花。

“頭……掉了。”

溜冰自言自語。

“有些涼,我大抵是冷血的。

下頭冰。”

樹依然不說話,隻是在風中搖曳著。

如果溜冰是一整塊,她還是會享受這樣溫和的搖籃的。

“問題……,為什麼皮卡丘……是黃色的?”

樹在蕭索的秋風中驀然也戰栗起來,這微妙的變化冇有逃離溜冰的捕捉,因為她身體的16%又被抖掉散開,融解,化成雨。

溜冰等不到回答。

她失去一切耐心,瘋狂地搖晃起來,試圖發出咆哮之聲。

這一動作使她失去了僅存的一隻左胳膊外加右小腿。

“詩——窩……!”

在樹聽來,隻是一個嗓子機能退化卻依然要唱出畢生最高音的竭力老歌手而己。

樹決定開口:“亻。”

這個音節使溜冰更加迷惑。

然而她己無力提問,隻是等待自己的消逝。

她很遺憾,在最後的時刻,冇能等來一個明確的答案。

“岩石……這個問題的答案,到底是什麼?”

溜冰輕輕的想,用一根羽毛輕撫自己畢生的思維。

下一秒,這根羽毛頓有千斤重,砸落到地麵上。

激發樹林開始吟唱。

“是的……要聽樹林的聲音……,一棵樹隻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他的回答也是,答案的一部分……”樹林依然在吟唱。

那些字元穿透雲霄,又化形一般墜落,擊中溜冰的語言中樞;溜冰全神貫注的聽著,她聽到了囪、八。

溜冰拚儘全力理解這些字元的意思。

夂,畐。

那棵樹俯身說:“接下來是最後一個字。”

辶。

溜冰終於明白了這個問題的答案。

為什麼皮卡丘是黃色的?

樹林給出的答案是:亻囪八夂、辶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