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似水成舟 > 第 1 章

第 1 章

-

那年十五年一次的禦法大會,來者皆是天之驕子。

來者,仙界青丘-薑洛夏,無妄海-秋見雪,月落城-路歲時,鬼域幽穢山-蘭歸樂,魔界不夜城-夜期星。

還有一位…至今仍不知曉的神秘女子驚鴻一瞥。橫空出世,來者不善,憑一己之力超越了醉竹長老用心培養的徒弟。

拔得頭籌。

那次回來以後,他們閉關的閉關,遊曆的遊曆。他們隻說少女是頭籌,卻閉口不提那幾天發生了什麼。

醉竹長老待禦法大會之後,又攜其他長老前去察看,看見那裡留有一句用血寫的字:天上白玉京。

字跡楷正很秀氣。看得出來是位女子。

路歲時閉眼腦海裡就出現十五年前的畫麵,他直到今天仍然為當時的自己慶幸。

他被救了。

十五年前。

他們在不祈山爭奪靈獸,打得不可開交,路歲時拿到了靈獸,連滾帶爬地跑向前麵的樹林。他發現身後的人冇有追來,就慢悠悠地走著。忽然一位帶著麵紗的女子出現在他眼前,近在咫尺。路歲時一愣,手中的靈獸被她拿走了也渾然不知。路歲時對上了少女的眼睛,少女似居高臨下般審視著他。

他眨了眨眼,少女不見了。靈獸,少女卻並未拿走,周圍的樹葉也不曾吹動。似乎冇有事物證明少女出現過,可路歲時確確實實地看見了,確確實實地看見了她在自己的眼前審視著自己。

他有點害怕,他對上了少女的眼睛,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害怕,這是來自心底深處莫名的恐懼。

過了幾天,路歲時以為自己忘記了。可是他和薑洛夏合作分配工作時,他在湖邊又看見了少女。

他那幾天時常詢問自己:為什麼會恐懼,為什麼會無緣由的恐懼,因為他嗎…。

快點結束掉吧。

大會第五天,她出現了。

無水城內的萬物好像都聽她的一樣。不像他們要奮力尋找。

她在地上寫到:無水城內的所有都是開過智的。

大會最後一天的晚上,出現了魔物-萬年藏在須儘海的魔物。

它身型巨大,魔氣繞著身上讓他們難以靠近。

夜期星的法術也不足以牽製它,他們的棄心令失效了。

魔物向他們襲來,他們在等待死亡的宣判,閉上了眼。就那一瞬,他們聽見了劍聲,淺淺地睜了一隻眼。

是她。

她在與魔物搏鬥。少女提劍而上,揮了一件他們從未見過的劍法。她的動作輕靈有力,殺的魔物措手不及,魔物胸口的血噴湧而出。又似是不甘心,向她撲來,少女卻臨危不懼,對著快撲過來的魔物施了法術,魔物粉碎。

少女拍了拍衣襬上的血,高傲的藐視一切。尤其是路時歲等人。

她帶著麵紗,贏得了頭籌。

讓差點命喪於此的他們獲得了生路。

平息之後,醉竹長老看見他們從入口互相攙扶著出來,心中的石頭才落地了。

她看見了一抹身影,但不清晰,轉瞬即逝。

那就是獲得大會頭籌的人。

“我纔不要抄罰寫。謝非止,你幫我寫!”宿謠賤兮兮的說。

“不可,自己的事自己做。”謝非止拒絕道。

宿謠不依不饒的說:“我都受傷了你不該幫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嗎?比如寫作業。”

謝非止一頓,他聲音清冷的如山泉流動:“那是十五年前的事。當時為什麼要私自下去,為什麼受傷了,為什麼不告訴我。”

本來還喜滋滋的宿謠聽到他這麼說,徹底懵了:“啊?我其實。”挺好的。最後三個字她冇說出口。

謝非止表麵平靜地盯著不知所措的宿謠,內心還聽聽她怎麼狡辯。

空氣凝固,氣氛壓抑不安。

宿謠不敢直視他,低著頭小聲嘀咕:“我挺好的啊,挺好的。哈哈哈哈哈。”她硬著頭皮硬笑。

早知道就不說那句話了。

謝非依舊麵無表情,淡淡地不含溫度:“挺好的?誰用三水玉給我信箋?誰回來的時候滿身傷痕?誰一回來昏迷不醒七天?”

宿謠直勾勾地看著他。謝非止向來進退有度,極少動怒。可這次她的潛意識的告訴她。

謝非止生氣了。

宿謠無奈哄道:“那我叫你彆給我抄了好不好。”

謝非止閉了閉眼,搖了搖頭:“不是這個事,我隻是擔心你,你保證以後不會了我就好了。”

我會自己安慰自己。

宿謠見狀又恢複起以往的性子:“我保證,我以後不會受傷了也不會一個人私自離開了!”

謝非止歎了口氣語氣又柔和了起來:“但願。”

宿謠,我希望你好好的。你不知道當時我有多害怕,我害怕你會不醒了。更害怕你離開我。

“少主,主上找您。”

謝非止沉默,但還是點了點頭:“阿謠,我先去了,你好好待在這裡抄罰寫,等我。”

宿謠笑嘻嘻的回答:“好。”

謝非止走了之後,藏書閣冷清了下來。

宿謠眉眼冷了幾分心中歎氣道:謝非止我又要離開你了。

這是第二次。

她站在藏書閣門口,回頭看著裡麵的陳設,福至心靈。

“宿謠,她們需要你。”少女的腦海裡一直迴盪的這句話。她有些累了。

“謝非止你是我第一張牌,不要讓我失望。”

一陣清風襲來,柔和的拂過她的臉頰,讓人感到愜意。

“父親,您找我有事嗎。”謝非止淡淡道。“宿謠的事聽嗎。”謝父挑明。

謝非止陡然一愣,隨即搖了搖頭:“我想要她親口告訴我。”

謝父頗為惋惜地看著他:“等會回去吧,再等等。”

等什麼呢。

神女宿謠失蹤,杳無音訊。她冇有緣由的離開。

謝非止在宿謠的居所來了一次又一次,他靠在門邊。他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滋味,用力的攥了攥手,壓下了心底起伏的漣漪。

少年風光霽月,卻失去了她兩次。

從此謝非止變得沉默寡言,也不再試圖找到宿謠,他滿身淤泥卻被宿謠拉起來,宿謠卻又把他推回了沼澤。

宿謠,為什麼要冇有緣由的離開。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