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世子爺有點良心,但是真的不多 > 第57章 誰說陸地神仙不說謊?

第57章 誰說陸地神仙不說謊?

-

朝陳廣才和鄭少春二人使了一個眼色,王麻子悄悄從懷裡摸出一包蒙汗藥倒進酒壺裡搖了搖。

陳廣才和鄭少春見狀不由嘴角泛起一絲冷笑,心照不宣。

“走。”

輕聲招呼一下,王麻子即刻起身,拿著酒壺走到冷千秋身旁,咧嘴一笑:“美人,你的酒菜還冇上,不如我先請你喝一杯?”

“對啊,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喝杯酒,咱們就是朋友。”

說著話,陳廣才走到冷千秋身後,攔下退路。

“江湖兒女,不拘小節,相遇就是緣分,必須要痛飲一杯才行。”

鄭少春手裡拿著一把摺扇,屁顛屁顛過來相勸。

“。。。”

冷千秋眉頭一皺,差點被三人散發的體臭熏吐,尤其是王麻子的腋臭,簡直是提神醒腦,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想來也是,山賊藏在山窩裡,半年不洗澡纔是常態,天天洗澡那是神經病,一不小心感染風寒,小命都冇了。

“美人這是什麼意思?愛搭不理?”

見冷千秋不說話,王麻子臉色一寒,直接將酒壺伸向冷千秋的嘴唇,打算硬灌。

“找死~!”

冷千秋眼眸裡閃過一抹殺意,隨即“錚”的一聲將羲和劍出鞘,對著王麻子,陳廣才,鄭少春三人“唰唰唰”就是幾劍,而後“錚”的一聲將羲和劍歸鞘。

王麻子,陳廣才,鄭少春三人頓時嚇了一大跳,慌忙檢查自身哪裡在流血。

結果腦袋瓜子一涼,雙手一摸,頭髮冇了。

“女俠~~小人有眼不識泰山,饒命啊。。。”

王麻子直接就跪了,他哪裡不知道自己這是踢到鐵板了,若是對方剛纔真要殺自己,九條命也報廢了。

“女俠饒命,女俠饒命。。。”

陳廣才和鄭少春也是惜命之人,見狀也趕緊跪下,連連求饒。

冷千秋從懷裡拿出一個瓷瓶扔給王麻子:“裡麵有三顆毒藥,你們一人一顆,吃了去門口跪著。”

“毒,毒藥。。。”

王麻子看著手中的小瓷瓶,嚇得臉色煞白,渾身都在顫抖。

陳廣才和鄭少春嚥了咽口水,一臉無奈:“這是遇到狠人了。”

“不吃現在就死。”

冷千秋捂上鼻子,真受不了那味。

王麻子一咬牙,隻得從小瓷瓶裡倒出三顆紅色藥丸,自己吃了一顆。

陳廣才和鄭少春見狀隻得拿上一顆紅色藥丸送入嘴裡。

冷千秋拿起一根筷子“啪”一下打在鄭少春的腦袋瓜子上:“敢在老孃麵前耍小聰明,信不信一筷子戳死你?”

鄭少春訕訕一笑,隻好將藏在舌頭底下的紅色藥丸嚥進肚子。

冷千秋想了想,揮了揮手:“臭得要死,你們先去澡堂洗乾淨,換身新衣再回來跪門口。”

“是是是。”

王麻子,陳廣才,鄭少春三人如蒙大赦,趕緊起身就跑。

冷千秋嘴角泛起一絲冷笑:“提醒你們一句,冇有解藥的話,三日之後必定腸穿肚爛而死。”

王麻子,陳廣才,鄭少春三人一聽,齊齊兩腿一軟,在酒樓門口同時摔了個狗吃屎。

“大周帝國我不熟悉,也不知道蔣豐年這小子在哪遊曆,隻能找嚮導帶路。”

冷千秋心中暗暗思量,她可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善男信女,手持羲和劍不知斬殺了多少人。

之所以不殺這三人,隻因為對方還有利用價值。

澡堂之中熱氣升騰,泡澡搓泥可是一件令人身心愉悅之事。

王麻子,陳廣才,鄭少春三人給了錢,走進澡堂往熱水池裡一坐,不由身心一鬆。

泡澡確實舒服,可惜一想到身中劇毒,三人卻是怎麼也愉悅不起來。

陳廣才往自己的臉上潑上一點熱水,洗了一把臉:“大哥,現在怎麼辦?”

“哎。。。”

王麻子深深歎了一口氣:“怎麼辦?我還想問彆人呢!”

鄭少春眉頭緊皺:“現在小命捏在彆人手裡,隻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希望那個女人不要把我們帶入死地。

她不殺我們,定然是要驅使我們。”

“趕緊洗好回酒樓,萬一那女人走了,我們找誰哭去?”

咬了咬後槽牙,王麻子趕緊搓去身上的泥垢。

“大哥說得對。”

陳廣才和鄭少春一聽,馬上也開始搓洗。

一刻鐘之後,三人換上新衣服立即返回酒樓,卻見冷千秋正在用餐。

他們不敢打攪,隻得跪在酒樓門口靜靜等候。

半晌之後,冷千秋吃飽喝足付了錢,拿起羲和劍走出酒樓:“跟上。”

“是是是。”

此時此刻,三人比狗還要聽話,立即從地上爬起,緊緊跟著冷千秋。

七拐八繞走到一處無人的湖邊,冷千秋這才停下腳步,背起雙手:“你們可知蔣家世子蔣豐年的下落?”

“蔣,蔣豐年??!!”

王麻子一聽頓時冷汗“唰”一下就出來了:“姑娘為什麼要打聽蔣豐年的下落?莫非你是想刺殺他!”

“姑娘萬萬不可有這樣的想法啊~!那是自尋死路。

蔣豐年一次京師之行,參與刺殺的人全都遭到蔣王府的瘋狂報複。

聽說天下武道榜第十,青衣槍聖項仇的人頭就掛在西陵城門口。”

鄭少春趕緊勸阻。

大姐,你自己想死彆拉上我們呐~~

“得罪蔣王府,絕對比腸穿肚爛還要慘。。。”

陳廣才嘴裡嘀咕一句,已經開始麵如死灰。

“看把你們嚇的,真是慫包。”

冷千秋眼中滿是輕蔑,她撩了撩自己的銀白色長髮:“我美嗎?”

“姑娘自然是美若天仙,全天下都出不了幾個。”

“大哥說得對!便是皇帝老兒見了,也挪不動腿。”

“姑娘之美宛若一池春水~~”

王麻子三人立即一陣彩虹屁拍上。

隻要彆去刺殺蔣豐年,其他你說什麼都是對的。。。

“我打聽蔣豐年的下落並不是要去刺殺他。”

冷千秋將羲和劍抱在自己懷裡:“我隻是希望憑藉我的美貌去他身邊混一場人間富貴而已。

你們三個隻要帶我找到蔣豐年,我不但解了你們身上的毒,還會重重有賞。”

“您早說呀~!嚇得人家小心肝“撲通撲通”亂跳。”

王麻子討好一笑:“我在黑市裡聽說蔣豐年去了劍塚,將天下胭脂榜第九的葉輕眉納入房中,羨煞旁人呐~~

我們先趕去劍塚,再打聽一下就能找到蔣豐年的下落。”

陳廣才一聽不是去刺殺蔣豐年,頓時大大鬆了一口氣,也來了精神:“我聽說蔣豐年這人十分貪花好色,這次外出遊曆就是為了尋找絕世美人,然後金屋藏嬌。

我敢肯定,隻要姑娘往他麵前一站,定然迷得他神魂顛倒,分不清東南西北!”

“希望真如她口中所言,隻是去找蔣豐年求一場人間富貴,否則。。。”

鄭少春心中暗暗嘀咕,有些不信冷千秋所言。

不過身中會腸穿肚爛的劇毒,他也冇有辦法可想,隻能聽天由命。

“劍塚,好~!事不宜遲,立即出發!”

冷千秋眉眼一挑,邁步就走。

“姑娘這邊。。。”

王麻子三人趕緊帶路往劍塚而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