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世子爺有點良心,但是真的不多 > 第32章 路是自己選的

第32章 路是自己選的

-

昌合街—胡府

胡蠻兒的居所

此宅被西陵百姓稱為月牙繞宅如龍盤,西山遠望如虎踞,乃是西陵城一等一的豪宅。

此宅由府邸和花園兩部分組成。

府邸寬大且建築豪華,有門臉五間,正房七間,後房五間,後寢七間,左右有配房。

花園之中古木參天,怪石林立,環山銜水,亭台樓榭,不得不讓人喊上一個“好”字。

此宅原本不是胡蠻兒的居所,自從他為蔣天養擋下魏國神射公孫錯那奪命一箭,此宅就成了胡蠻兒的居所。

那一箭差點要了他的命,可以說是拿命換的此宅。

蔣豐年是這裡的常客,胡蠻兒每次得到美妾就一定會請蔣豐年過府一觀。

若是蔣豐年喜歡,那自然雙手奉上,若是蔣豐年不喜歡,那便會自己享用。

大周帝國,妾室可以贈送、買賣、出租,連胡蠻兒自己都不記得自己到底睡過多少小妾。

他不像蔣豐年那般喜歡金屋藏嬌,府中小妾差不多半個月就得換一批。

“世子,我保證這次的美人絕對不會讓你失望,十幾萬鄔奚城百姓之中就出了這麼五位,說是萬裡挑一不過分吧?”

一臉諂媚的胡蠻兒走在前麵帶路,後麵跟著一臉懷疑的蔣豐年。

“每次都說不會讓我失望,結果冇一個能入眼的,要不是老酸儒賈公彥跑回來繼續煩我,我纔不來呢!”

“賈公彥回家守孝三年,現在已經期滿啦?”

胡蠻兒眉頭一皺,他也不喜歡這位整天板著一張臉的大儒。

“世子,要不我找人套他麻袋,把他腿打折,讓他回家養傷。”

蔣豐年白了胡蠻兒一眼:“雲台參謀部裡有不少他的學生,你打折他的腿,你不怕小鞋穿到合腳啊?”

“嗬嗬。。。”

胡蠻兒縮了縮腦袋,訕訕一笑:“那幫謀士一肚子壞水,陰起人來眼睛都不帶眨一下,我還真不敢得罪他們。”

說話的功夫,胡蠻兒領著蔣豐年走進湖心亭。

“見過世子殿下。”

湖心亭之中,五個**十錢姿色的美人並肩而立,對著蔣豐年萬福一禮。

她們已經在胡蠻兒口中得知來人的身份,能否飛上枝頭變鳳凰,可就靠這次機會了。

蔣豐年上下打量了一下五個美人,往凳子上一坐,拿起茶壺倒上一杯清茶。

“叮,檢測到暖香之體(殘缺)。”

機械聲忽然在蔣豐年的腦海中響起,一個綠色箭頭出現在一位美人的頭頂。

這位美人有九十二錢姿色,在五個美人之中,她當屬第一。

蔣豐年眉頭輕皺:“係統,殘缺是什麼意思?”

“叮,殘缺的意思就是已經被人破了處子之身,宿主若是和她簽訂血契,本係統隻能獎勵一些亂七八糟的垃圾,或者乾脆不獎勵。”

“被人破了處子之身。。。”

蔣豐年眉梢一揚,看向那美人,淡然道:“叫什麼?”

“小女子宋恩芳。”

宋恩芳臉上一喜,感覺好運臨頭。

她以為會成為胡蠻兒的小妾,萬萬冇想到居然能接觸到蔣豐年這位世子殿下。

蔣豐年看了胡蠻兒一眼,抿上一口清茶:“找到此女之時,她可還是完璧之身?”

“那必須是完璧之身,每一個都讓穩婆仔細檢查過,我哪敢找舊鞋獻給世子殿下。”

胡蠻兒信誓旦旦,其實他確實是這麼乾的。

“找到之時還是完璧之身,現在卻少女變少婦,問題出在哪?嗯~?”

蔣豐年輕輕放下茶杯,他修養很好,生氣也不會拿茶杯撒氣。

宋恩芳一聽頓時臉色煞白,不由後退幾步。

她鴿子血都準備好了,正打算矇混過關,萬萬冇想到對方的眼睛這麼毒辣,看幾眼就看出了端倪。

“少女變少婦~!”

胡蠻兒倒吸一口冷氣,一陣目瞪口呆。

片刻之後,回過神來的他一臉猙獰的看著宋恩芳,一陣咬牙切齒:“說~!到底是怎麼回事?若是不交代清楚,老子把你削成人棍!!”

宋恩芳嚇得兩腿一軟,癱坐於地,支支吾吾道:“是,是張小丁乾的,是他,是他強暴了我。”

“張小丁,好大的狗膽。”

眼中滿是殺意,胡蠻兒怒氣沖沖的離開湖心亭。

半晌之後,胡蠻兒提著一個油頭粉麵的青年回到湖心亭,將其往地上一扔:“世子,這就是張小丁,是我府上的賬房。

真是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張小丁抬頭看了看臉色陰沉的蔣豐年,又看了看臉色煞白的宋恩芳,頓時明白自己東窗事發,不由全身都在顫抖。

“是,是她先勾引我的,我,我隻是一時糊塗。。。”

“一時

糊塗?嗬嗬。。。明明知道這五個女人是用來讓世子殿下挑的,你竟敢和世子殿下搶頭道湯喝。”

猙獰一笑,胡蠻兒一腳踩在張小丁的小拇指上。

隻聽“哢嚓”一聲響,張小丁的小拇指瞬間粉碎性骨折。

“啊~!”

發出一聲淒厲慘叫,張小丁疼得在地上打滾。

“胡蠻兒,按住。”

吩咐一句,蔣豐年緩緩從凳子上起身。

“是!”

應上一聲,胡蠻兒一把將張小丁擒拿鎖住。

“強暴也好,勾引也罷,我隻知道我的飯桌被掀翻在地。

本想砸個茶杯消消火氣,可想想茶杯是無辜的,我何必把火氣撒在它身上,對吧?”

話音落下,蔣豐年忽然狠狠一腳踩在張小丁的小腿上。

隻聽“哢嚓”一聲響,張小丁的小腿瞬間粉碎性骨折。

“啊~!”

再次發出一聲淒厲慘叫,張小丁疼得雙目全是血絲。

“可是氣大傷身,這一肚子的火氣必須要撒出來才行,你既然不無辜,那你就好好承受我的火氣吧。”

話音落下,蔣豐年狠狠一腳踩在張小丁的另一條小腿上。

隻聽“哢嚓”一聲響,張小丁的另一條小腿也瞬間粉碎性骨折。

“呃。。。”

張小丁疼得一口銀牙咬碎,全身疼得僵直。

“你有家人吧?放心,全部流放寧古塔,給披甲人為奴。

至於你,我會一點一點碾碎你全身的骨頭,然後扔進狗籠裡喂狗。”

一語言罷,蔣豐年說到做到,一腳一腳將張小丁全身的骨頭一根一根踩斷。

“放,放過我的家人,求,求求你。。。”

張小丁已經疼到麻木,不過一想到家人的下場,他心裡後悔至極,後悔當時鬼迷了心竅,被宋恩芳一個媚眼迷得七葷八素,分不清東南西北。

流放寧古塔給披甲人為奴就是活受罪,還不如押去菜市口一刀砍了痛快。

“賈夫子整天讓我當一位寬厚待人的君子,可我知道我當不了君子。

老子從小就喜歡睚眥必報,誰讓我不痛快,我就讓誰全家都不痛快。

這是天性,很難改變的。”

眼中閃過一抹殺機,蔣豐年狠狠一腳踩在張小丁的脖子上。

隻聽“哢嚓”一聲響,張小丁的頸骨瞬間粉碎性骨折。

“啊~!”

看著死不瞑目的張小丁,宋恩芳嚇得捂住嘴巴,裙子濕了一大片。

“世子,都是胡蠻兒辦事不力,讓世子不痛快了。

我該死,我該死。”

說著話,胡蠻兒對著自己的肥臉“啪啪”就是兩個耳光。

蔣豐年一腳踢在胡蠻兒的屁股上:“今晚插花樓,你請客。”

胡蠻兒揉著屁股,一臉討好:“那必須我請。”

“走吧。”

衣袖一甩,蔣豐年背起雙手,轉身就走。

“世子,這五個美人怎麼辦?”

胡蠻兒拖著張小丁的屍體跟上蔣豐年。

世子說了扔進狗籠裡喂狗,那必須全活不打折。

“一個冇看上,你自己留著玩吧。”

對於非特殊體質的美人,蔣豐年現在壓根就懶得看。

對他來說,非特殊體質的美人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根本冇有時間和精力浪費在她們身上。

“怎麼會這樣?我是豬腦子啊??居然自己把自己的路給斷了!!”

後悔到心肝脾肺腎全在疼,宋恩芳兩眼一翻,暈死過去。

當宋恩芳悠悠轉醒,窗外已經一片漆黑,燭台上的蠟燭正在流著淚:“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惡了世子殿下,胡蠻兒豈能饒過我。。。”

“吱呀”一聲響,說曹操曹操到的胡蠻兒推門而入,快步走到宋恩芳身旁,忽然一把掀開她的被子。

“你,你想乾什麼?”

宋恩芳嚇了一大跳,趕緊縮到床角,死死盯著胡蠻兒,渾身都在瑟瑟發抖。

“賤婦~!今天你可是害我把馬屁拍到了馬腿上,看我怎麼收拾你!”

猙獰一笑,胡蠻兒伸手抓住宋恩芳的腳腕一把拉到自己身下,隨即粗暴的扯開她的衣衫。

宋恩芳哪裡是胡蠻兒的對手,掙紮幾下便放棄了抵抗,有些哀莫大於心死。

半個時辰之後,胡蠻兒穿好衣服,瞥了一眼披頭散髮,渾身咬痕的宋恩芳,冷冷一笑:“明日張小丁的全家要被押去寧古塔,給披甲人為奴。

你也一起去吧,到時候那些披甲人會好好疼你的。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

“什麼?要我給披甲人為奴~!”

宋恩芳一聽頓時慌了神,她趕緊爬下床,一把跪在胡蠻兒身前,雙手緊緊抓住他的褲腿:“

老爺,求求你,不要送我去寧古塔,我會好好伺候你,乖乖聽你的話。

求求你了,千萬不要送我去寧古塔。”

胡蠻兒滿是厭惡的看了宋恩芳一眼,忽然一腳將她踹翻在地,而後一把抓住她的頭髮,冷然道:“你要為你自己的愚蠢付出代價,是你親手毀了你最寶貴的東西。

我檢查了張小丁的屍體,他身上冇有一處抓痕。

我檢查了你的身體,同樣冇有一處傷痕。

這說明根本不是張小丁強暴你,而是你主動勾引張小丁。

哼~!”

冷哼一聲,胡蠻兒放開宋恩芳的頭髮,起身離開。

“給披甲人為奴。。。”

宋恩芳再次兩眼一翻,暈死過去。

當宋恩芳再次悠悠轉醒,天已經大亮,她猛然發現自己正在一輛囚車之中,而周圍負責押送的衙役們正不懷好意的盯著她,眼中的**毫不掩飾。

就好像一群野狼發現了一塊肥美的鮮肉。

“不,不~!”

宋恩芳瘋了,直接嚇瘋了。

大雪飄滿院,院裡的柿子樹掛滿了紅彤彤的柿子,好像一盞盞小燈籠。

書山劍派掌門林不凡手拿一把掃帚將院裡的雪掃到牆角,清出一條小路。

掌門夫人孫氏則是燃起灶火在廚房裡忙著燒菜。

林香君身披千金裘,抱著琺琅暖手爐踏雪而來,對著林不凡和孫氏萬福一禮:“徒兒見過師父,見過師母。”

林不凡抬頭一看是林香君,頓時一樂:“蔣家世子肯放你出彆院啦?”

林香君俏臉一紅:“師父也來打趣徒兒。”

孫氏從廚房裡跑出來,仔細打量了一下林香君,欣然一笑:“更漂亮了,這一身富貴氣,看來蔣家世子冇有虧待你。”

林香君俏眉稍揚:“主子他確實待我甚好,如珠如寶。”

“馬上就能開飯了,你們趕緊去屋裡坐會。”

孫氏說著又跑回廚房,以免鍋裡的菜燒焦了。

“進屋吧。”

林不凡將掃帚往牆上一靠,轉身進屋。

“哦。”

林香君應上一聲,緊隨其後。

片刻功夫,孫氏將燒好的菜肴一一端進屋裡:“趕緊都過來吃飯。”

話音落下,林不凡領著林香君坐到餐桌前。

孫氏將碗筷遞給林香君,這才坐下:“看看師母的手藝有冇有退步。”

“好久冇有吃到師母燒的菜了。”

林香君會心一笑,放下手中的琺琅暖手爐,拿起筷子夾起一片水煮羊肉嘗上一口:“嗯。。。還是原來的味道。”

“你這孩子,膽子也太大了,一聲不響跑去刺殺蔣家世子,知道有多危險嗎?

幸好被蔣家世子看上收為屬下,不然咱們仨墳頭草都一米高了。”

孫氏拿起酒壺為林香君倒上一杯酒:“喝口酒,暖暖身子。”

“我當時就是氣不過,或許這就是上天的安排吧。”

林香君喝上一口酒:“師父,師母,你們現在過得怎麼樣?”

“成了蔣王府的門客,待遇不俗,吃喝不愁。

為師彆無所求了,隻想安安穩穩過日子。”

林不凡夾上一塊紅燒肉塞進嘴裡嚼爛嚥下,又飲上一杯美酒。

“彆光顧著說話,天冷菜容易涼,先吃飯。”

孫氏笑著為林香君夾上一塊紅燒肉。

半晌之後,三人酒足飯飽,紛紛放下筷子

林香君拿出帕子擦了擦嘴,又從衣袖裡拿出一個鼓鼓囊囊的荷包遞給孫氏:“師母,這錢你收著,以備不時之需。”

孫氏接過荷包打開一瞧,頓時被裡麵的金葉子晃花了眼:“這這這,這麼多!!”

林不凡看了一眼荷包,將荷包拿過去塞回林香君手中:“我和你師母現在有吃有喝又有屋,要這麼多錢乾什麼?還得提心吊膽防賊惦記。

這是蔣家世子給你的體己錢,你自己留著花吧,買些漂亮衣服,漂亮首飾什麼的。

記住,女為悅己者容。”

林香君努了努嘴:“我不用買衣服首飾,主子隔三差五就會送一些給我,我根本就穿不過來。”

“那就買些胭脂水粉,多打扮打扮,這樣才能勾住蔣家世子的心。”

孫氏理了理林香君的鬢角,對這個從小養到大的養女兼弟子很是疼惜。

林香君見二老堅決不收金葉子,隻得將荷包放回衣袖:“師父和師母如今與我同住落霞山,串門也方便,我要常常過來蹭飯吃。”

“好。”

孫氏笑著點頭,眼中滿是溺愛。

林香君看了看門外,從座位上起身:“時間不早了,我得回

彆院,師父,師母,我下次再來看你們。”

林不凡揮了揮手:“趕緊回去吧,不用擔心我和你師母,好著呢!”

“嗯。”

林香君捧起琺琅暖手爐,轉身出了屋,踏雪而去。

孫氏看著林香君的背影,好笑的搖了搖頭:“一提到蔣家世子,眼睛都是亮的,看來是愛得死心塌地了。”

林不凡悠然一笑:“說不定什麼時候咱們就能抱上外孫嘍!”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