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世子爺有點良心,但是真的不多 > 第27章 豹騎軍 漫天箭雨

第27章 豹騎軍 漫天箭雨

-

征東軍大營

帥帳

薛文慶瞪著一雙滿是血絲的眼睛想殺人,非常想殺人。

這幾日一到三更半夜,敵方騎兵必定跑來“砰砰砰”敲響銅鑼喊他起床尿尿。

而他還就必須起床尿尿,啊呸。。。必須召集大軍防備對方夜襲。

這讓他難免心力憔悴,暴躁易怒。

“疲兵之計,這絕對是疲兵之計!”

葉培山一臉憤怒,他的一雙眼睛也同樣滿是血絲。

“我知道是疲兵之計,可這是陽謀,如之奈何?”

薛文慶深吸一口氣,揉了揉太陽穴:“十幾萬鄔奚城百姓和庚西軍主力到哪了?”

“根據斥候來報,剛剛過了邇鐸平原,我們用不了幾日就能趕上,早點剿滅庚西軍,我們也好早點班師回朝。”

葉培山不由懷念起在鬆簡大營的悠閒日子,起碼不用像現在這樣白天急行軍,半夜還得被喊起來尿尿。

“咬咬牙再堅持幾日,等剿滅了庚西軍,我們回去喝慶功酒。”

咬了咬後槽牙,薛文慶在鼓勵葉培山,同時也在鼓勵他自己。

轉眼數日過去。。。

十萬征東軍終於踏上邇鐸平原,不過全軍上下的精神狀態非常不好,皆是頂著兩個黑眼圈,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馬蹄轟隆,沙塵滾滾,六千豹騎軍在蔣玉貅的率領下忽然出現在征東軍麵前,挽弓搭箭就是一陣箭雨。

一時間,征東軍前排死傷大片。

“是庚西軍的豹騎!”

葉培山見狀精神一震,他意識到征東軍已經追上庚西軍,雙方決戰即將開啟。

“終於追上了。”

薛文慶眼睛微微眯起:“傳令!立即派出我方兩萬騎兵。”

一聲令下,征東軍兩萬騎兵在偏將鄒雲彪的率領下立即衝向六千豹騎軍。

“開始放風箏。”

嘴角泛起一絲冷笑,蔣玉貅隨即調轉馬頭,策馬狂奔。

與此同時,她轉身往後挽弓搭箭,將手中羽箭狠狠拋射出去。

六千豹騎軍得令之後也是立即調轉馬頭,策馬狂奔。

與此同時,他們也轉身往後挽弓搭箭,將手中羽箭狠狠拋射出去。

整整六千支羽箭就這樣“咻咻咻”射進征東軍兩萬騎兵之中,眨眼間帶走上千騎兵的性命。

“可惡!立即還擊~!”

偏將鄒雲彪心疼不已,立即挽弓搭箭,將羽箭射向豹騎軍。

征東軍兩萬騎兵見狀紛紛挽弓搭箭,將羽箭射向豹騎軍。

可惜的是近兩萬支羽箭連豹騎軍的馬屁股都冇有射到,全都射到空地上。

下一刻,豹騎軍的六千支羽箭再次“咻咻咻”射進征東軍兩萬騎兵之中,眨眼間又帶走上千騎兵的性命。

一追一逃之間,豹騎軍毫髮無損,征東軍兩萬騎兵雙手插兜,被射得連老媽都不認識了。

某處高地,蔣靈麟騎著汗血寶馬,將這一幕儘收眼底:“豹騎軍可是庚西軍的王牌之一,全軍皆是養血境士卒加第三代追風,那可是拿海量資源堆出來的。

打仗不是小孩子過家家,打的是資源和底蘊。

征東軍這兩萬騎兵被豹騎軍放風箏,追是追不上的,隻能硬扛箭雨洗禮,等著豹騎軍耗光攜帶的羽箭。

不過豹騎軍出了名的羽箭多,一般羽箭消耗到一半,對方就已經崩潰。”

“王牌不愧是王牌。”

騎著汗血寶馬和蔣靈麟並肩的蔣豐年回頭看了看自己的五千輕騎,撇了撇嘴:“我率領的這些都是鍛體境士卒,戰馬也是參差不齊。

看來隻能在兩位姐姐的屁股後麵撿點便宜。”

蔣靈麟看了看蔣豐年,眼珠子一轉:“等回到西陵城,你將你的五匹神駒拉去配個種,我看看能不能培育出第四代追風和第四代龍象。”

“龍象馬也已經培育出第三代了?我記得幾年前才培育出第二代。”

蔣豐年眼中閃過一絲意外。

豹騎軍裝備追風馬,此馬迅疾如風,耐力十足。

虎騎軍裝備龍象馬,此馬力量驚人,體型龐大。

蔣靈麟忽然眼睛一亮,手指戰場:“快看!征東軍騎兵傷亡接近五千餘,已經開始潰散了。”

蔣豐年聞言仔細一看,發現征東軍騎兵果然出現逃兵。

“不許逃~!違令者斬!!”

看著手下騎兵往兩翼潰散,偏將鄒雲彪差點冇氣死,不由大聲嚷嚷一句。

下一秒,一支羽箭忽然“咻”一下射來,正中其咽喉,將其射落馬下。

“大喊大叫,必是大將。”

豹騎軍之中,黃忠駕馭爪黃飛雷驄,手握黃龍八寶弓

作為五虎上將之中的神射手,他被蔣豐年臨時調入豹騎

軍,跟在蔣玉貅身旁。

“好箭法!”

蔣玉貅不禁讚歎一句。

“郡主謬讚了。”

黃忠咧嘴一笑,抽出一支羽箭對著後方的征東軍騎兵又是彎弓一箭。

那羽箭“咻”的一下射去,一連射穿兩名騎兵的身體,最後釘在第三名騎兵身上,來了個一箭三殺。

“如此神射手,我都不想還給我弟弟了。”

心裡嘀咕一句,蔣玉貅存了較量的心思,抽出一支羽箭對著後方的征東軍騎兵也是彎弓一箭。

那羽箭“咻”的一下射去,一連射穿三名騎兵的身體,最後釘在第四名騎兵身上,來了個一箭四殺。

“郡主的箭法也是出神入化。”

黃忠眼中閃過一絲驚歎,對方的射術居然和自己不相上下。

“將軍死了,快逃啊!”

“這仗怎麼打?光捱揍了,我可不想死。”

“趕緊撤!”

見偏將鄒雲彪身死落馬,逃兵越來越多,越來越肆無忌憚。

片刻功夫,剩下的一萬五千名征東軍騎兵一鬨而散,各自逃命。

“傷亡率接近四分之一才軍心崩潰,算是一支勁旅,可惜遇到我豹騎軍。”

得意一笑,蔣玉貅調轉馬頭,跑向征東軍主力。

“全軍聽令!調轉馬頭,攻擊征東軍主力右翼。”

“是!”

六千豹騎軍得令之後立即調轉馬頭,跟上蔣玉貅。

“報~!”

一名征東軍斥候騎著戰馬疾馳到薛文慶身旁,拱手道:“將軍!兩萬騎兵被庚西軍豹騎射散。

現在庚西軍豹騎調轉馬頭,往我軍主力奔來。”

“什麼?兩萬騎兵這麼快就冇了?這豹騎居然如此恐怖!!”

薛文慶眼中滿是震驚,心頭不免發寒:“十萬征東軍,兩萬騎兵,八萬步卒。

一接觸就打冇了騎兵,這仗還怎麼繼續打?”

馬蹄轟隆,沙塵滾滾,還冇等薛文慶想到對策,六千豹騎軍在蔣玉貅的率領下已經靠近征東軍右翼,挽弓搭箭就是一陣箭雨。

一時間,征東軍右翼死傷大片。

薛文慶見狀氣得猛一跺腳:“傳令下去!原地防禦~!架盾!趕緊架盾!!”

一聲令下,征東軍八萬步卒在各自將領的指揮下架起盾牌。

“自由散射!”

蔣玉貅見對方選擇當烏龜,自然越發肆無忌憚,率領六千豹騎軍圍著八萬步卒跑馬轉圈,射殺對方士卒。

不過由於盾牌阻擋,無法對征東軍造成太大傷亡。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