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世子爺有點良心,但是真的不多 > 第138章 嶽父大人

第138章 嶽父大人

-

“不要~!救命啊!!”

“哈哈哈哈,喊,你就是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乖乖聽話,讓爺爽快了,說不定爺還能饒你性命。”

竹林之中,一個魁梧大漢將一名貌美女子死死壓在地上,滿是老繭的手掌抓住輕薄衣衫用力一扯。

那衣衫頓時發出“滋啦滋啦”的聲響便再也無法為女子遮蓋雪白的肌膚。

“哈哈哈哈,香,真香!”

看著冰肌玉骨,聞著誘人體香,魁梧大漢更加興奮,伸手就要去扯女子最後一道防線——繡著鴛鴦的粉紅肚兜。

“不要,不要~!”

女子眼中滿是淚水,雙手死死護住粉紅肚兜。

“哈哈哈哈,你越掙紮,我越興奮!”

魁梧大漢猙獰一笑,一隻手抓住女子的裙子又是“滋啦”一聲扯爛。

一時間,雪白修長的大腿露了出來。

“你放過我,不要,不要!”

女子心裡一陣悲涼,趕緊分出一隻手拉住潔白褻褲,這也是最後一道防線。

“忙呢?”

魁梧大漢正在考慮是先撕肚兜還是先撕褻褲,一道慵懶的聲音忽然響起打斷了他的獸行。

“誰?”

渾身殺氣一震,魁梧大漢抬頭看向聲音來源。

樂子被人打攪,他可是非常不爽。

卻見一個身穿勁裝,頭戴鬥笠,懷抱長刀的青年叼著一片竹葉,正一臉戲謔的倚在一根翠竹上。

“敢打攪本大爺的好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魁梧大漢一陣咬牙切齒,握起插在地上的長刀,站起身來。

蔣豐年將嘴上的竹葉吐掉,淡然道:“女方在極度驚恐的情況下是不會溫潤的,這個時候男方強闖會造成女方嚴重的撕裂傷。

而男方也是鋼刀磨砂紙,無法儘興。

所以建議用酒灌醉或是用合歡散,這樣一來她不痛苦你也舒坦。”

魁梧大漢嘴角微微抽搐幾下:“你還挺有經驗的。”

蔣豐年咧嘴一笑:“這麼寶貴的經驗,下輩子千萬彆忘了。”

話音落下,霎那間刀光一閃,蔣豐年已經站在貌美女子身旁。

魁梧大漢隻感覺自己的脖子忽然一冷,用手一摸才發現全是血。

“好快的刀。。。”

“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魁梧大漢的生命進入倒計時。

貌美女子在地上縮成一團,她一臉驚恐的看著蔣豐年,儘量用破碎的衣裙掩蓋自己那迷人的嬌軀。

她知道自己的身體有多麼吸引男人,屠龍的青年未必不會變成惡龍。

到時候自己的處境又有什麼不同?不過是肚皮上換個男人而已。

蔣豐年“錚”的一聲將長刀歸鞘,上下打量了一下貌美女子,撇了撇嘴:“我救了你一命,你能不能告訴我金闕萬戶樓怎麼走?”

貌美女子搖了搖頭,小聲道:“我,我不知道。”

“白費勁。”

蔣豐年輕輕歎了一口氣,轉身就走。

他在畫中世界夜夜笙歌,自然不會精蟲上腦去侵犯一個弱女子。

出手相救不過是剛好路過罷了。

“你等等!彆丟下我!”

見蔣豐年要走,貌美女子又害怕起來,一個弱女子衣不蔽體的出現在僻靜處,這簡直就是在考驗人性。

“我很忙,跟得上就跟著。”

淡然一語,蔣豐年並未停下腳步。

對於毫無用處的陌生人,他的善心一向十分有限。

“不好色的男人也可惡!”

貌美女子咬咬牙,隻得馬上從地上爬起,緊緊跟上蔣豐年。

兩人走了半晌,隻見一個富家翁領著十幾個家丁迎麵而來。

貌美女子一見富家翁,頓時哭哭啼啼的喊了一聲“爹”。

富家翁一見衣不蔽體的貌美女子,趕緊脫下自己披風給自己女兒披上:“女兒,你冇事吧?”

貌美女子抽泣幾下:“冇事,都虧這位少俠及時出現殺了那惡賊,女兒這才保住清白身子。”

“原來如此。”

富家翁趕忙對著蔣豐年拱手一禮:“多謝少俠出手相救,還請少俠隨我回府,我馬上設宴款待。”

蔣豐年看了看天色,想了想:“你知道金闕萬戶樓怎麼走嗎?”

“知道。”

富家翁點了點頭。

“總算問對人了。”

蔣豐年輕舒一口氣,他人生地不熟,這一路都是邊走邊問。

數日之後

一輛馬車緩緩行至金闕萬戶樓的大門口。

蔣豐年掀開門簾一把跳下馬車,他抬頭看了看氣派的大門,悠然一笑:“總算到了。”

“駕!”

馬伕冇有停留,立即揚鞭駕馭馬車離去,因為他從蔣豐年口中得知,這位客官是來金闕萬戶樓鬨事的。

“黃天發!你果然來了!”

一聲暴喝,燕赤客從大門裡衝出,一臉憤怒的看著蔣豐年。

“黃天發!快將我女兒裴知心還回來!!”

裴尚軒也是怒不可遏,帶著厲山四鬼從大門裡衝出。

“黃天發!你真是膽大包天,還真敢來我金闕萬戶樓!!”

話音落下,淩天雄領著一大群屬下從大門裡衝出,將蔣豐年團團圍住。

蔣豐年環顧四周,苦笑一聲:“你們倒也不傻,從我的行為軌跡中推算出我會來金闕萬戶樓。”

燕赤客“錚”一下拔刀出鞘,刀指蔣豐年,怒道:“廢話少說!翩翩呢?”

蔣豐年雙手環抱胸前:“我上次可是對你手下留情了。”

燕赤客一聽不禁老臉通紅,不過隨後他冷哼一聲:“你擄人妻女,分明是歪門邪道,所以不需要和你講什麼江湖規矩。”

蔣豐年嘴角泛起一絲笑意:“嶽父大人,一家人何必動刀動槍呢?傷了誰都不好。”

“你~!”

燕赤客氣得差點一口老血噴出,心尖尖都在顫抖。

這小子居然喊他嶽父大人,那自己的寶貝女兒豈不是已經。。。

雖說早有預料,可如今的實錘還是讓他一時無法接受。

裴尚軒緊張的嚥了咽口水,渾身都在顫抖:“我,我女兒裴知心呢?”

蔣豐年看向裴尚軒,咧嘴一笑:“你也是嶽父大人。”

“你。。。”

渾身猛地一顫,心如刀絞的裴尚軒先是捂住心口,而後兩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幸好我女兒冇有被此人擄走。”

淩天雄不禁輕舒一口氣,自己辛辛苦苦養大的女兒就這麼被糟蹋了,換誰也受不了啊!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