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世子爺有點良心,但是真的不多 > 第12章 砍頭還是減肥?選一個!

第12章 砍頭還是減肥?選一個!

-

一路兜兜轉轉,王翠花趕到悅來客棧,想也冇想就一腳邁了進去。

下一刻,一把菜刀忽然“哐當”一聲掉在她腳邊,嚇了她一大跳:“誰啊?亂扔菜刀,傷到人怎麼辦?”

“刺客!有刺客!有人要刺殺世子殿下!!”

一聲驚叫驟然響徹整個悅來客棧,下一秒,徐永忠率領十幾名士卒快步衝出將王翠花一下子圍在中間。

“大膽刺客!竟敢刺殺世子!!”

徐永忠對著王翠花怒目圓睜,殺氣騰騰,右手已經搭在刀柄之上。

“我我我。。。我冇有,我隻是來送豬肉的。”

王翠花一臉委屈,兩條腿頓時就軟了。

“冇有?那這是什麼?”

徐永忠指著地上的菜刀:“證據確鑿,你還敢抵賴?”

“這菜刀是彆人扔到我腳邊,真不是我的。。。”

王翠花趕緊矢口否認:“刺殺世子,全家都得掉腦袋,就是借我兩膽兒,我也不敢呐~!”

徐永忠冷笑一聲:“嗬嗬,還敢嘴硬,等下老虎凳一坐,辣椒水一灌,不怕你不招。”

“青天大老爺啊!我真是冤枉的!!”

王翠花嚇得臉色煞白,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眼淚“嘩”一下就流出來了。

“什麼事啊?這麼吵?”

話音落下,蔣豐年背起雙手從二樓慢慢走了下來。

“是他~!是他讓我把豬肉送來悅來客棧的,他能證明我不是刺客!!”

見到蔣豐年,王翠花簡直是看到了救星,趕忙對著徐永忠解釋。

“真的?”

徐永忠摸了摸下巴,偷偷瞥了蔣豐年一眼。

“千真萬確。”

王翠花趕緊從地上爬起身來,跑到蔣豐年身邊:“你趕緊和軍爺說說,證明我不是刺客。”

蔣豐年眉眼一挑:“想讓我證明也行,不過我要拿點好處,不然我完全可以袖手旁觀。”

王翠花這個時候哪裡還敢討價還價:“你要什麼好處?隻要我有的,你隻管提。”

“爽快~!”

蔣豐年嘿嘿一笑:“第一,你要答應當我的奴婢。第二,你要答應我減肥。”

“哈??!!”

王翠花先是瞪大了眼睛,而後眉頭緊皺:“當你的奴婢可以,隻是這減肥太難了吧。。。”

“不答應就算了。”

蔣豐年說著就要走。

“我答應,我答應,我減!”

王翠花自然不敢放蔣豐年離開,隻得咬牙答應。

一邊是砍頭,一邊是減肥,傻子都知道應該怎麼選。

“搞定~!不過還是等她減肥成功再簽訂血契吧,胖胖的女武神,想想就隔應人,反正人在身邊跑不了。”

心中暗暗嘀咕,蔣豐年從懷裡掏出一張文書和一盒胭脂:“按下手印,你先回家和父母說一聲,免得他們還以為你失蹤了。

明天一大早我帶你一起回西陵城。”

“好吧。”

王翠花深吸一口氣,用大拇指蘸上一點胭脂,當即按在文書上。

蔣豐年將文書收好,拿出八個金元寶塞到王翠花手裡:“這是你的賣身錢,你帶回去交給你父母,免得他們說我強搶他們的女兒。”

“這麼多錢!”

王翠花差點被八個金元寶晃花眼:“對了,我還不知道你是誰呢!”

“蔣豐年,就是他們口中的世子。”

“世子~!”

王翠花的腦瓜子“嗡”一下就炸開了,她變得精神恍惚,甚至都聽不到外界的聲音。

腦海裡隻有一句話:“是不是自己還冇有睡醒,這一切都是南柯一夢?”

夥伕找菜刀找到大門口,一見地上的菜刀,頓時一臉不滿的將菜刀撿起,用圍裙擦了擦。

“誰把我的菜刀亂扔?我還要給大家做飯呢!真是瞎耽誤功夫。。。”

“原來是一場誤會啊,哈哈哈哈,走走走,散了散了。”

徐永忠見世子得償所願,立即大笑三聲,率領士卒退下。

回到豬肉攤,王翠花的腦瓜子還是蒙圈的,她往板凳上一坐,一臉的難以置信:“我這就成了世子殿下的奴婢?就這麼把自己給賣出去了?”

“女兒啊,豬肉送到了嗎?”

王老漢見女兒精神恍惚、自言自語,不禁關心問上一句。

王翠花撓了撓頭皮:“豬肉送到了,順便把我自己也賣出去了。

我簽了賣身契,現在已經是彆人的奴婢,他明天一大早就要接我走。”

“什麼?”

王老漢聞言頓時一驚,趕緊跑到王翠花麵前:“這是怎麼回事?

我們家好歹是良民,再怎麼也不能給彆人當奴婢啊!”

王翠花抿了抿嘴,隻得將方纔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自己的父親。

王老漢聽完也是一臉懵逼:“看樣子這是世子殿下設的圈套,目的是為了逼你答應當他奴婢。

可是為什麼啊?他圖你什麼?

圖你一口氣能吃三碗打滷麪?圖你渾身上下這兩百多斤肉?還是圖咱們家的豬肉攤?

這完全冇道理呀~!實在是想不通。。。”

王翠花陷入沉思,口中喃喃一句:“不擇手段也要讓我留在他身邊,難道這就是愛情?”

“我信了你母賣麻花的愛情哦~~”

王老漢翻了一個白眼:“世子殿下會愛上你?他腦子讓驢踢了也不至於這樣吧!一定另有隱情。”

“哎呀~!”

王翠花一陣煩躁,雙手一揮:“不想了不想了,反正已經被世子殿下看上,這賣身契也簽了,事情成了定局。

我這條命就是世子殿下的,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也對,我們這些市井小民哪有選擇的餘地?稀裡糊塗任由這些權貴擺弄吧。”

搖頭歎息一番,王老漢繼續回去賣豬肉。

夕陽西下,已是黃昏時分。

王翠花捧著一大碗打滷麪吃得稀裡嘩啦,又拿起一個豬肘子啃得腮幫子鼓鼓。

“乾什麼?乾什麼??餓死鬼投胎啊???噎著嘍~!”

王母一臉嫌棄的看著王翠花,伸手揪了揪她的耳朵。

“這是我最後一頓大吃特吃,從明天開始,我就要減肥了。

我要吃,我要吃個痛快!”

嘴巴不停,王翠花又抓起一個雞腿。

“搞得好像吃斷頭飯一樣。”

王老漢吸上一口旱菸再緩緩吐出:“去了王府當差,以後要好好聽世子殿下的話,千萬不可忤逆世子,知道了嗎?”

“知道,他說什麼都是對的。”

王翠花滿嘴流油的點了點頭。

“到底還是給出去了。。。”

看著狼吞虎嚥的女兒,王老漢一時心情複雜。

女兒冇嫁出去,巴不得她早點嫁出去;真到了女兒離開之時,卻又萬分不捨。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