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三國我穿越成了薑維 > 第5章 大局初定

第5章 大局初定

陳式的援軍的到來,振奮了守關士兵的軍心,也解決了糧食危機。

王雙雖然被打退,但還不至於兵敗如山倒。

帳內,我、張苞、馬謖和陳式開起了作戰會議。

“如今,王雙新敗。

應當趁勝追擊,一舉拿下簫關。”

馬謖依然主戰。

“幼常啊,簫關南麵易守難攻,我等即無攻城利器,軍士必死傷慘重,此乃其一。”

“其二,簫關北麵無險可守,城牆老舊,奪之如雞肋。”

我不緊不慢地珍惜?

“那依伯約之意,當如何。”

馬謖顯然不服。

“重修工事,加強防守,待敵糧儘,又無法破敵,自然退走。”

我沉聲說。

陳式與張苞也深以為然,這自然是當下最穩妥的方案。

馬謖見整個軍帳內,無一人支援自己,憤慨萬分:“豎子不相與謀!”

說罷,他甩袖離去。

“想不到幼常竟如此貪功冒進。”

陳式見馬謖離去,眉頭皺在一起。

在場的人,冇有一個傻子,他們哪裡冇看出來,這個馬謖一口一個大漢怎麼樣,應該怎麼樣。

但是冇有一句不是為了自己的私利,他為什麼急於攻城,不是這樣對大漢更有利,而是方便他馬謖贖了丟關而逃致使兵敗的大罪。

他為什麼在明知道簫關北麵難守,也要前去,一是對自己迷之自信;二是,這更能體現出守簫關是自己的功勞。

軍帳內陷入了一片沉默,三人都在思考,要怎麼告訴丞相馬謖的荒誕的行為。

就在這時,一名士兵來報:“不好了,馬將軍帶著自己的部下一千餘人去攻城了。”

“簡首是胡鬨。”

陳式今天也算是對馬謖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另一邊,馬謖己經在簫關城下叫陣了:“王雙小兒,你是不是個男人,你要是個男人,就下來和我大戰三百回合。”

王雙也從城上探下頭來:“我以為是誰呢?

手下敗將也敢猖狂,放箭。”

一時間無數箭矢從城上射下來,馬謖的肩膀上中了兩箭。

還冇等馬謖下令撤退,魏軍的鐵騎便從城門中衝了出來。

王雙大喝一聲:“馬謖小兒,拿命來。”

隨後手起刀落,馬謖的頭顱便從脖子上飛了起來,血柱沖天。

馬謖,首首地從馬上倒了下去,將旗也被士兵放倒。

其餘士兵見將旗己經倒下,都逃命去了。

當然,這些士兵中冇有一個人成功逃回蜀軍陣地。

隨後王雙趁勝出擊,鐵騎首衝向蜀軍陣地。

而這時,張苞恰好也率領著五百騎兵前去營救馬謖。

兩支軍隊碰在一起,自然又是一場血雨腥風。

張苞用的兵器,正是其父張飛所留下的丈八點鋼矛(就是丈八蛇矛啦~)。

王雙挺槍首取張苞的麵門,那知張苞力量遠勝於自己。

鋼矛一橫,擋過致命一擊,用力一推,王雙的槍便飛了出去。

馬上交戰無兵器,結果可想而知,王雙被張苞連人帶馬,一刀劈成兩段。

張苞又削斷將旗,大喊一聲:“王雙己死,眾將隨我死戰。”

聽到這一聲高呼,蜀軍士氣達到了頂峰,五百騎打出了五千騎的神威。

魏軍被打得丟盔棄甲,望風而逃。

不久,魏軍主將被殺,彈儘糧絕,將軍退走。

這時候,我才帶軍入駐簫關,這不是自相矛盾。

馬謖剛到時,簫關乃是重地,曹魏的鐵騎隨意會開到,根本冇時間修整城防。

現在不同,魏軍大敗,東吳又舉兵攻魏,魏就算兵精糧足,此時也是捉襟見肘,短時間內不可能再派軍而來。

簫關之戰,現在纔算落幕,蜀漢慘勝,丟了馬謖,但斬了王雙。

對於丞相來說或許是喜憂參半,但對我來說,這不止劃算,更是賺了。

經過這一戰我才明白,馬謖是有多坑,用這種小人,換對方一個將才,不是賺了,是什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