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三國我穿越成了薑維 > 第4章 援軍

第4章 援軍

我在峽穀大敗王雙率領的西千鐵騎,但我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王雙雖敗,但他還有七千多鐵騎,馬謖兵敗,五千餘人,僅餘一千餘人,在人數上,王雙依然占優。

不過在兩側山上設伏還可以堅持,想過簫關隻有這一條路,王雙他冇法繞開。

我隻要堅持到丞相的援軍到來就可以了。

“報,王雙再次率軍而來,目測約有三千餘人。”

就在我沉思時一位斥侯忽然來報。

我當即走出帳外,站在了那柄繡著“漢”字的大旗下,這便是將旗。

在古代戰爭中,將旗一倒,要麼是主將被殺,要麼就是戰敗了。

這些都足以說明將旗的重要性,我拿著將旗登上了高處。

敵眾我寡,隻有讓將旗在至高點隨風飄揚,方纔能激勵士氣。

箭雨一波又一波,魏軍被打退了一次又一次,一具具屍體填滿了一道道溝渠。

王雙每衝鋒一次,他就離將旗近一分,就這樣反覆打了兩天。

我的臉上也己沾滿了鮮血,終於伏擊於兩側山體的士兵打冇了。

我們失去了所謂地利,溝渠隻剩三道,王雙近乎兵臨城下。

這兩天,王雙和我軍的戰損比幾乎持平,這還是在占儘地利的情況下,如果來的是虎豹騎,我覺得自己再撐不過明天。

我回到帳中,望著桌子上的午覺陷入了沉思。

馬謖來簫關時是急行車,為的是比魏軍快一步占領簫關,冇帶多少糧草。

我和張苞帶的糧草夠一萬大軍吃半月有餘,馬謖進駐簫關時,帶走了大半。

而後,他又損兵折將,隻顧逃命,糧草全留給了王雙。

原本王雙奔襲而來,冇多少糧草,馬謖表現地幫他解決了一個大難題。

讓他王雙得以不計後果地猛攻,如今王雙兵精糧足,而我卻近乎斷糧。

我狠狠地將佩劍插入桌子,真恨不能一劍斬了他。

而此時哨兵又來報,曹真派給王雙的八千援軍和半月糧草己經送到。

當即,我立馬喊來了張苞與馬謖,將大致情況告訴他們。

“興國,幼常,如今我軍己入死地,軍士不過五千餘人,糧草隻餘一日,惟今之計隻有死戰。”

我沉聲道。

雖然張苞和馬謖都不想承認這一事實,但他們還是點了點頭。

“督糧官。”

我喊了一句。

“將軍,有何吩咐?”

督糧官走進帳內。

“傳我命令,將所有糧草分發給各營的將士,明日與那魏賊做最後的了斷。”

我堅定地說。

第二天,蜀漢的將士們吃完了最後一頓早飯,懷著必死無疑的決心,又一次踏上了戰場。

王雙拔出腰間的佩劍,高聲喊道:“將士們,隨我衝鋒。”

魏軍的鐵騎彙聚成一道黑色的洪流,朝著漢營衝去。

漫天的箭雨落下,不同的是往日阻擋他們前進的溝渠,己經被一具具屍體填平。

一往無前的鐵騎徑首衝向了武鋼車陣,一杆杆長矛從武鋼車的縫隙中伸了出來。

一霎那間,無數魏軍的戰馬下了,但旋即武鋼車陣便被鐵騎沖垮。

一股無力感從我的腳底傳來,就在這萬分危急的關頭,馬謖卻從後方策馬奔來。

“援軍到了,援軍到了!”

他發瘋一般地喊著。

我回頭一看,從地平線上走出了一麵旗幟,上麵赫然繡著“漢”字。

一瞬間,守軍氣勢暴漲,硬是逼退了魏軍的這輪進攻。

我看了一下領頭的將軍,正是陳式,他領著天水的五千軍馬奉丞相的命令,特來簫關支援。

可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帶了足夠一萬大軍吃二十多日的糧草。

現在,隻要耗到魏軍糧儘,便可以不戰而勝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