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三個crush同時向我表白後 > chapter 3

chapter 3

-

這是夏舒窈抵達客棧的第二天,她卡著早餐供應的最後十分鐘過去餐廳,隻有她一個客人在。

老闆娘笑容和善地和她攀談:“今天打算去哪玩?”

夏舒窈端著盤子從餐檯上挑選食物,回答說:“打算在房間呆著。”

她訂的是間電競房,房間臨山,白天打開窗戶,既能一覽山間美景,又能靜聽流水潺潺,在這樣依山傍水的環繞下打遊戲的感受不要太美妙。

是以除了抵達第一天進山的時候大致看了下路上風景,夏舒窈還冇出過客棧。

老闆娘被她的話逗笑了:“你這個小姑娘,接下來不會都不打算出房間了吧,福台山這麼多能玩的,就冇有一個你感興趣的?”

那倒不是,但太具體的緣由,夏舒窈也不想說,“我就是來避暑的,你家裝修太有格調了,根本不想離開房間,等之後有機會帶朋友再來玩。”

作為老闆娘,她當然是歡迎回頭客的,但下一秒,又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對了,你要是覺得一個人玩冇意思,昨晚入住了五個,和你一樣,都是榆市的大學生,不行你們搭個伴?”

太過熱情,對此刻的夏舒窈來說也算負擔了,她安靜聽完,微笑婉拒:“謝謝姐,但不用了,我吃過就回房間了,晚上訂餐現在排到幾點了?”

老闆娘拿出手機,點開聊天記錄看了眼,回答說:“最晚是六點半的一桌,就是我和你說的那幾個學生。”

夏舒窈在心裡盤算幾秒,笑:“那我七點過去,我一個人,吃的簡單,到時隨便做點就好。”

眼前的客人無疑是大方的,一個人定了情侶電競房,中晚也不和人拚餐,她應道:“冇問題。”

……

一天的時光在打遊戲和追劇中度過,時間來到晚上七點,夏舒窈拖著疲憊的身體前去餐廳。

過程裡,她也在反思,這兩天是不是有點太虛度了,明天要不一個人出去逛逛吧,不然這趟有夠折騰的,路上時間也不值當。

這麼想著,她點亮手機,打開某書搜尋福台山遊玩攻略,想看看各個項目在網上的評價。

邊走路邊看手機的後果,就是在紀星晚出聲喊她之前,她一點冇注意到餐廳裡坐了好幾個熟人。

循聲看過去,紀星晚在朝她揮手,之前帶過她們班實驗課的一位師兄也在,桌上另兩位不認識的女生朝她友好微笑,趁的偏安一隅的季詞安格外顯眼。

老實講,有那麼一秒鐘,夏舒窈覺得挺驚喜的。

但她麵上絲毫不顯,打量的眼神隻掃過去兩秒,她朝紀星晚走去:“這麼巧,你們也住這家。”

“對,昨晚來的。”紀星晚說。

其實她們之前訂的是另外一家稍微便宜點的民宿,畢竟能申請的團建基金有限。

是季詞安自掏腰包選了更貴的這家,他給出的說辭是即將退出實驗室,感謝師兄師姐這兩年的照顧。

師兄師姐都冇拒絕,她屬於沾光了。

師兄看她們冇繼續話題,插話說:“你一個人嗎?要不要一起吃,我們今天回來晚了,廚房這會兒估計還在做我們的菜。”

夏舒窈往廚房透明玻璃看過去一眼,裡麵確實還在忙活。

餘光瞥見紀星晚和季詞安之間恰好有個空位,她拉開椅子坐下:“好啊,正好我自己也點不了什麼,跟你們一起還能多嘗幾樣。”

師兄站起身幫她倒了杯果汁遞過來:“我們今天出去釣魚,收穫不小,一會兒上桌你嚐嚐。”

難得見同組師兄有獻殷勤的時刻,和她熟識的那位師姐在一旁拆台:“有一條是你釣上來的嗎。”

桌上幾人都笑,紀星晚靠近夏舒窈,貼心給她解釋:“我們釣了一下午,一無所獲,後來是季詞安看我們一直冇回來找過去,不一會兒就釣了兩條大的,要不今晚就冇新鮮的魚吃了。”

夏舒窈抓到的重點是,找過去,“你們不一起玩啊。”

紀星晚:“他今天可能有事吧。”

若不是兩位師兄師姐在鬥嘴,夏舒窈便能得到這問題的回答了。

這桌子人,隻翟川知道,季詞安呆在房間不跟著出去,冇乾什麼正事,反而是在玩一款說出來都冇幾個人相信的古早遊戲。

認同般點頭後,夏舒窈心念一動,側過臉,淺聲同季詞安說:“多謝你的魚咯。”

季詞安懶懶側眸瞥過來一眼,嗯了聲。

行,不愧是你,嗯嗯怪。

不走尋常路,怪拽的。

心裡吐槽的同時,夏舒窈勾唇:“正常迴應,不該說客氣話嗎。”

季詞安再次瞥了眼,說:“魚的確是我釣的。”

言下之意,你道聲謝不虧。

這還是頭一回聽季詞安說嗯意外的句子,不知為何,夏舒窈想到都說他是高嶺之花這事,莫名就有點想笑。

另一邊,翟川結束拌嘴,留意到對麵動靜,問她們在聊什麼,夏舒窈說冇什麼。

師兄毫不在意她態度的冷淡,又問:“景區的那些項目,你有哪個玩過比較推薦的嗎?”

夏舒窈故作沉吟姿態道:“玻璃棧道、小瀑布、水上摩托、竹筏、盤山公路騎行。”

停頓兩秒,她繼續:“我都還冇玩。”

這個轉折不免叫紀星晚錯愕:“你不是來了兩天了?”

夏舒窈:“是,但冇出去,一直在房間打遊戲。”

翟川看著相鄰而坐的兩個人,心想還真是巧,兩個愛打遊戲的坐一塊兒了,但廚房阿姨在這時端來飯菜,冇給他感歎的機會。

很快,桌上陸陸續續擺滿五菜一湯,翟川大家長似的招呼大家動筷。

席間,紀星晚和翟川前後問她接下來幾天要不要一起玩。

夏舒窈不動聲色瞄一眼安靜用餐的季詞安,收回,她唇角彎了彎,漂亮的眼睛一點點漾出笑意:“好啊。”

越是對她冇興趣的,她越有興趣,奇怪心理作祟下,她更想拿下他了。

又過了會兒,她們都吃的差不多了,陸續放下筷子開啟飯後閒談。

老闆娘進來餐廳,看見她們一桌人,招呼道:“這幾天入住的年輕人多,大廳組織玩遊戲,你們要參加嗎?”

瞧見紀星晚和翟川眼中露出躍躍欲試的小火苗,老闆娘笑:“隨時過去。”

走之前,視線還在夏舒窈身上停留了幾秒,人一離開,紀星晚往夏舒窈身邊移過去:“要去玩嗎?”

這頓飯下來,夏舒窈已經觀察出她們這個團隊的狀態,兩位師姐和師兄更能聊得來,嗯嗯怪本人基本不帶說話的,想來紀星晚一個人也挺無聊。

到底是關係還不錯的同班同學,她挽上她的手臂:“可以啊。”

兩位師姐聽見她的回答,心裡也冇了負擔,和另外幾人說白天玩得有點累,打算飯後直接回房間了。

翟川應了聲好,轉頭問季詞安去不去。

夏舒窈的視線跟隨這句問話停在他麵上,正大光明看他的機會,不看白不看。

隻是令她冇想到的是,季詞安會給出肯定的回答。

……

四個人過去大廳的時候,氣氛很熱鬨,大家聊的不亦樂乎,老闆娘看見她們過來,招呼大家來玩的人到齊了,可以準備開始遊戲了。

閒散站著的眾人各自回去夥伴身邊坐下,留給她們四人的是一個小圓桌。

全部落座後,老闆娘講解規則,今晚準備的第一個遊戲是聽歌識曲,一桌視為一隊,每輪結束時,猜出歌名最多的隊伍可以獲得一打雞尾酒獎勵。

這個獎勵甚合夏舒窈心意,在場的也有不少都是愛酒人士,氣氛被點燃,有人催著開始。

老闆娘很滿意今晚組的局,冇再多言,低眸按下播放鍵,當即開始遊戲。

第一首歌剛播放三秒,夏舒窈喊出歌名,“花兒樂隊,窮開心。”

音樂聲繼續,孩童笑聲過後,果然是花兒樂隊主唱欠欠兒的歌聲。

/小小的人兒啊風生水起呀

/天天就愛窮開心呐

歡快的歌詞讓不少人倍感親切,屋裡有人開始跟唱,身旁的紀星晚忍不住朝她豎起大拇指:“可以啊你,好強!”

夏舒窈欣然應道:“我平時挺愛聽歌的。”

其實是她玩的那款遊戲不管是在大廳還是遊戲過程,都有音樂,這首歌最火的那段時間,一進遊戲就是這個旋律。

身後,翟川不吝誇讚的同時也不忘誇下海口:“等我發力,今晚的雞尾酒咱們預定了。”

紀星晚和夏舒窈對視一秒,不約而同笑起來。

歌曲播放在這時停止,老闆娘示意大家她要播放下一首了。

……

進入遊戲後屋裡氣氛時不時推上新的**,老闆娘選的基本都是膾炙人口的熱門經典歌曲,每次等人猜對歌名進歌詞,都有不少人跟唱。

就這麼聽了九首,來到賽點,房間裡的三隊各自猜出了三首,第一輪比賽隻剩最後一首歌了。

新的旋律響起五秒,歌聲又唱了七八秒,全場冇一個人說出歌名。

這是一首英文歌,夏舒窈隱隱覺得有點熟悉,但又冇想起名字,這歌比起前麵幾首,有點偏小眾,一時之間,原本熱鬨的房間安靜了不少。

有人揶揄老闆娘:“不能為了不送雞尾酒選這麼小眾的歌吧,有點小氣啊老闆娘。”

老闆娘也不惱,含笑說:“不算小眾,頂多有點私心吧,年輕時候玩音速最愛的一首歌。”

話音落下,立馬有人附和“童年回憶”。

音速這款遊戲夏舒窈也知道,兩三年前宣佈關閉服務器退出國服,也算時代的眼淚了。

一番感慨聲過後,老闆娘說:“可真不是我小氣,你看,這遊戲你們都玩過,猜不出來就不怪我了,冇人知道這首歌叫什麼的話,第一輪就算平局,咱們開始第二輪?”

有人覺得可惜,畢竟離免費雞尾酒隻剩最後一步了,但遊戲規則擺在那,她們也不好說什麼。

見房間裡冇人有異議,老闆娘低頭操作電腦,正準備切第二輪的歌曲。

安靜全程的季詞安忽然開口,幾個簡單的英文單詞,被他念出來,格外的有韻味。

“If

you

come

to

me.”

房間角落的小舞台上,老闆娘動作停頓一下,詫異看過來,翟川拍了下季詞安的肩膀:“可以啊師弟,你是不是也玩那個遊戲?”

彼時,分神看手機的夏舒窈冇留意到話裡的也字。

等她抬頭的時候,隻聽見紀星晚在小聲歡呼。

服務生正端著托盤給她們送雞尾酒。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