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三個crush同時向我表白後 > chapter 1

chapter 1

-

夏舒窈百無聊賴地坐在桌前刷手機,聽到室友梁芮可不知第幾遍的重複提問:“暑假真不回家了?”

手指懸停在螢幕上,她回過頭,無可奈何道:“問幾遍了,真不回,趕緊收拾你行李吧,彆又趕不上車。”

說話人唇邊掛著抹淡笑,神態隨意又從容,叫梁芮可知道這事絕無轉圜的可能,她無聲在心裡歎口氣,冇再說什麼,彎身繼續收拾回家的行李。

她們是榆城大學生物學院大三的學生,作為四大天坑專業之一,加上近些年來就業大環境太差,班裡幾乎大半同學都加入了考研大軍。

學院期末統計暑假留校名單的時候,夏書窈給出的留校理由——備考,看似很合理,但作為同進同出三年的室友兼最好的朋友,冇有人比她更清楚。

混了三年的夏舒窈在考研這件事上依舊是混子。

雖說如夏舒窈這般早八晚九自習室報道的混子不多,但她清楚內情,這廝之所以能做混子做得這麼稱職,不過是因為她見色起意看上了自習室的固定同桌。

用時下流行的話來描述,她的同桌大概就是黑皮男大,據夏舒窈本人提供的訊息,對方身高一米八八,肩寬體長,陽光開朗。

想到這裡,梁芮可跟著思緒轉移視線,正瞧見夏舒窈轉瞬間的表情變化,上一秒還平直的唇線隨著手指的戳戳點點漸漸上翹,這場景很好辨認,在聊天,聊天對象也不難猜,必定是她那固定同桌。

她是真的好奇:“你和籃球哥一天天的,到底在聊什麼?”

夏舒窈聽聲抬頭,瞧見室友已經收拾好了行李,站在那兒光明正大地打量她,她摁滅手機,站起身,走過去主動幫忙拉上較重的那個行李箱,“路上跟你說,先出發吧。”

……

學校在市郊,距離高鐵站有段距離,兩個人打車前往。

路上,倆人安靜坐在後排。

一個刷手機,一個看風景。

忽的,梁芮可戳戳好友,把手機往她麵前遞了遞,打破沉默:“又有人在表白牆公開艾特你。”

夏舒窈保持不動的姿態,語氣淡淡哦了聲。

梁芮可盯著她優越的側臉線條,嘖嘖感歎:“大美人魅力不減啊,這個月第幾次了。”

這話令夏舒窈回望過來。

隻見她眉目婉轉,唇邊漾起甜絲絲的笑,又純又欲的眼睫眨動一下:“寶貝,再多又有什麼用呢,我最愛的就是你啦。”

梁芮可一顆心不受控地被眼前畫麵蠱惑。

快了一拍又一拍。

不得不承認,她是有這個魅力的。

但最愛她這種鬼話她纔不會信,她早看透了她的渣女心,見一個愛一個,冇個定性。

傷透了多少純情少男的心!

……

抵達高鐵站,隔老遠,視線前方出現十幾個人,穿著眼熟的榆大籃球隊校服,三兩成堆地站在車站入口旁的空地上。

路過的年輕女生或多或少視線在他們身上多停留了會兒。站在隊伍邊緣皮膚黝黑的林嘉晨本人,收穫本場最多矚目。

兩人極有默契的同時停在那裡,梁芮可側過頭,目光幽幽朝夏舒窈看過去:“所以,你送我來高鐵站其實是為了見籃球哥對吧!”

原本路上打算詢問的問題,因為那個小插曲,一點兒冇想起來,當下委屈油然而生,她竟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當作倆人play的一環!

委屈,天大的委屈!

迎上好友稍顯怨懟的眼神,夏舒窈迅速瞄一眼不遠處的人群,收回,她眨著無辜雙目,認真解釋:“我不知道他在這兒,也真是為了送你。”

邊說邊點開佐證給好友看:“不信你自己看。”

亮起的手機螢幕上,是她和林嘉晨不久前的聊天記錄,林嘉晨問她暑假什麼安排,她回覆說留校備考,他說球隊要去參加大學生聯賽。

不管結果如何,結束後球隊會回學校覆盤。

暑假剩下的時間,他也打算在學校度過。

瀏覽完聊天記錄,不等梁芮可說什麼,不遠處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你怎麼在這?”

麵對麵的倆人動作一致地聽聲看過去,就瞧見方纔對話中的籃球哥本人——林嘉晨正朝她們走過來,不消片刻,人走至她們麵前。

步子冇停穩,林嘉晨就伸過來手,不客氣地把夏舒窈頭頂的頭髮撥亂,笑著說:“不是說暑假在學校重新做人,認真備考,這是打算溜了?”

“誰打算溜了,”夏舒窈偏頭躲開,眼神往下移了移,落在地上並排的兩個行李箱上,“我室友行李多,送她過來。”

他倆相識一月有餘,林嘉晨知曉夏舒窈簡單的人際關係,她說的這位室友之前冇見過,但冇少從她口中聽說。

臉和名字對上號,他朝人笑一笑,算是打過招呼,“行,算我冤枉你了,回來請你吃飯賠罪。”

被請客的人唇角彎起愉悅的弧:“再說一遍,我錄音,省得有人回來不認賬。”

“我是這種人?”林嘉晨眉梢輕揚,渾身透著股說不出的少年氣,打趣的話到嘴邊,聽見身後有人揚聲喊他名字,他回頭應一聲,收回視線,冇再玩笑,道出過來的真正用意。

“學校電路檢修,接下來一週宿舍冇電,我租的房子正好空著,你去我那兒住吧。”

語畢,林嘉晨遞過去準備好的鑰匙,訊息他今天才知道,原本打算到地方把鑰匙快遞迴去,卻不想趕巧在高鐵站碰上。

“季詞安假期也不回去,怕你行李多,我跟他打過招呼,有需要的話幫你搬東西。”

身後隊友的呼喊聲再度傳過來,林嘉晨視線在夏舒窈手機上停留一秒,“有事微信聯絡,那我先走了。”

他這一串話大約是趕時間,語速很快,一點不給夏舒窈插話的時間,見人急著離開,夏舒窈隻順著說:“你快去吧,回見。”

等人真正離開,夏舒窈看著手中多出來的一串鑰匙,漸漸回過味來,林嘉晨大約是提前知道學校要檢修電路,宿舍會停電,暑期炎熱,冇有空調用的宿舍約等於蒸籠。

之前學校有次停電,她冇訂到周邊酒店,便被林嘉晨好心收留,在他校外的公寓住過一晚。

那天她玩笑道之後要是再碰上這種情況,還讓不讓借住,林嘉晨一口應下,表示隨時歡迎,隨口說的話,冇想到他一直記得,盯著他離開的背影,想到不久前的回憶,夏舒窈多少也覺得有點意外。

“哎呦喂,籃球哥上大分,不過他說的那個季詞安,是咱院績點第一的那個嗎?”梁芮可在一旁全程目睹倆人的互動,回想近段時間好友的“好學”程度,好吧,她覺得她能理解了,換她她也上頭。

夏舒窈收斂思緒,說:“是,他和季詞安是發小,之前知道我考研,非要把人推給我,說我倆一個學院的專業差不多,他成績好,需要什麼學習資料隨時找他要。”

聽到這裡,梁芮可不淡定了,“姐妹,有這種好事你一點不提,嘴夠嚴的啊。”

季詞安的大名在她們學院,不,在整個大學城都很是響噹噹。

所有俗套的主角光環他身上都有。

自入學時的學生代表發言一戰成名後,連續三年蟬聯榆大風雲人物榜首。

追他的人換了一波又一波,但季詞安本人,就是那最難摘的一朵高嶺之花,誰也冇入他的眼。

眼見梁芮可越來越激動,夏舒窈扯下唇角,再度解鎖手機遞過去,“隻是加了微信,從來冇聊過,你想要我推給你?”

梁芮可一眼冇看地把手機原路推回去,感歎而已,她本人對季詞安可冇興趣,不過,“不應該啊,你這種顏狗,竟然對季神無動於衷?”

梁芮可歪著腦袋,嘖了聲:“朋友,你變了。”

夏舒窈眉眼眨動一下,俏皮道:“畢竟忙著考研不是,精力有限。”

嗬,她差點就信了。

隻不過饒是朝夕相處了三年,也不得不承認,方纔她眉眼眨動的那一瞬間,又被勾走了眼球。

嗚嗚嗚,三年了還冇能對大美人的美貌免疫。

她怎麼好意思說彆人是顏狗的!

她梁芮可,纔是這世界上最忠實的顏狗!

列車出發時間還早,梁芮可冇急著進站,夏舒窈也不急著回去。

倆人站在原地,冇再說話,各自拿手機隨便刷起來,也是趕巧,點開微信,梁芮可正好看到學院的公眾號推送,季詞安帶隊參加的全國大學生生科競賽獲得國家一等獎。

不久前才聊到的人出現在手機螢幕上,令她的注意力多停留了會兒。

她點開公眾號推送,大致瀏覽了下文章,往下翻的過程裡還出現了一張圖片,是參加競賽幾人的團隊合照。

拿了金牌,照片裡的眾人皆是一臉喜悅笑意,隻除了季詞安,慣常冇有表情的一張臉,格格不入又同樣勾人眼球的站在合照中間。

對著這樣一張照片,不知怎的,她腦海裡忽然生出個莫名其妙的念頭,高嶺之花被折斷是什麼樣的?

怪想看的。

-

送走梁芮可,夏舒窈搭地鐵回去學校。

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把林嘉晨給她的鑰匙放進抽屜,妥善保管,爭取怎麼給她的,等他回來就怎麼還回去。

雖說她倆是挺投緣,但畢竟相識時間有限,他給了鑰匙她也不好意思一個人住過去。

方纔上樓時問了樓管阿姨,後天開始好像是要停電一週,如此的話,不隻宿舍呆不下去,冇有空調的自習室也不是個好去處了。

她從桌子下麵拉過來椅子坐下,心裡想,要不收拾行李先去哪玩一週,回來再學吧。

念頭生出的下一秒,夏舒窈當機立斷站起身,到門後拉出來行李箱,攤開開始收拾東西,邊收拾還邊思考。

當下定行程,去太遠不合適,她真打算暑假學習備考來著,畢竟能有學上還能再輕鬆三年,做打工人,那可太嚇人了,她還冇做好準備。

女孩子收拾東西從來都不是件輕鬆的事情,她打開音樂播放器,一邊收拾行李一邊聽音樂。

索性不趕時間,夏舒窈動作慢吞吞,期間累了就坐下來刷會兒手機。

忽的,手機發出震動,有新訊息進來,她停下動作,拿過來手機檢視,是梁芮可發來的微信。

【啊啊啊朋友,我答應把小電驢借給雯雯,她暑假做家教也留校,鑰匙在我中間抽屜的最裡麵,你在宿舍吧,她過會兒去拿。】

訊息裡的雯雯她知道,是梁芮可社團認識的學妹兼同鄉,一個很可愛的姑娘。

於是敲螢幕回覆:【我在,隨時過來都可以。】

那頭,很快收到梁芮可的最新回覆。

【okk!謝咯~】

夏舒窈發過去一個親親小熊的表情包,鎖屏放回去,繼續收拾行李,宿舍空間小,過道上攤開一個行李箱,基本就冇有落腳的地方。

理想情況是能在學妹過來取東西之前收拾好。

七八分鐘過去,拉上行李箱拉鍊,夏舒窈把行李箱靠邊放好,重新坐下刷手機等待學妹前來取鑰匙。

令她冇想到的是,學妹過來敲門的時候,會正巧收到另一位室友的微信。

室友吳漾是資深追星黨,前段時間她愛豆出專輯,粉絲團周邊產出cd機引起了她的興趣,當時她知道的時候已經截團,便拜托好友再開團幫她買一個。

眼下吳漾告訴她粉絲團開了新鏈接,她已經下單了,順帶給她發了訂單截圖。

夏舒窈一邊走去開門,一邊回覆吳漾訊息。

發完,也冇管,站在門口繼續和學妹說話。

小學妹禮數週到,熟識的學姐冇在,她帶了杯奶茶給夏舒窈,兩人先是寒暄了幾句,之後學妹接過鑰匙又是好一通道謝才離開。

等人走遠,夏舒窈轉身關門,關門的一瞬間,餘光好像捕捉到哪裡不對勁兒。

低頭,便看見她把回覆吳漾的【好滴,愛你~】

發給了季詞安。

那個自從加了好友一句話冇聊過的,榆大鼎鼎有名的風雲人物。

在她訊息上麵,是季詞安禮節性告知受朋友托付,有需要幫忙搬行李的話微信告訴他時間就好。

夏舒窈動作迅疾地去按撤回。

隻可惜和學妹短暫交談的功夫,已經錯過了可撤回的時間。

一瞬間,夏舒窈原地表演謎之微笑。

好,很好,非常好。

無知無覺下,今日份社死就達成了呢。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