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慶春時 > 不舞之鶴

不舞之鶴

-

齊霽自從上次從寺廟回來便受了風寒,昭星見她咳嗽不停,內心也急得不行。

“主上,您冇事嗎,要我出去給你抓藥嗎?”

齊霽給自己順了順氣,仍有些虛弱,卻還是擠出一個笑:“這金陵城雖是皇都,卻儘是些庸醫,我要是吃了……”

說著便豎了三跟手指頭。

“三個月。”

昭星疑惑,“什麼三個月。”

“三個月後我便可以一命嗚呼,去地下陪我娘和舅舅了,算算日子倒是剛好可以下去陪他們過元宵。”

昭星無奈,卻打心底心疼齊霽這幾年的遭遇,先是三年前在京陽湖畔遭人暗算險遭不測,昏迷大半年卻在醒來後不僅因箭傷武功儘失,又因為眼傷舊疾複發接近失明。於是不由得軟了聲音:“主上您再忍忍,再過半年閣中梅溪先生雲遊歸來,您的眼睛便有救了。”

齊霽盯著模糊不清的燭火,一雙明眸失去了原本的光華,隻餘深深的疲倦。

“派去的人如何?”

昭星斂了情緒,正色道:“皇宮那邊的人說聖旨這幾日便下來了,另外隱去武功的歸元丹阿柳已經取得。受了點小傷但無傷大雅,阿柳讓我向您代他邀功。”

齊霽無奈,“他無非想要我私庫中的寶貝,你明日領他去。”

窗外傳來打更聲,夜深了。

*

翌日,明華宮。

帝王高坐於明皇色的龍椅上,群臣畢至,仰望著國家最高權力的持有者。明帝眉頭緊皺,因年邁或是近些年的不理朝政顯得臃腫,銀絲早已攀上了鬢角,皺紋更是在不經意間佈滿額頭,眼尾。壯年時義氣與謀略已經消磨殆儘,凝著台下。

有年少與他騎馬飲酒的大司馬沈藏楦,如今佝僂著背,同他一起望著朝中新秀。

著緋色官服,鼻梁英挺,眉目如畫似天仙般的刑部尚書,大司馬之嫡子沈杌,立於朝中,格格不入。隻是整理朝服,欲言而不得罷了。

沈杌旁的是新晉秀才,蕭太傅力舉的王迪,他麵無表情,淡淡地看著眼前跪著之人。

“老臣請陛下三思後行啊!江家女郎實是擔不起如此殊榮!”伏跪在地上江度支惶惶。

周圍死一般寂靜,內侍顫顫地收拾了地上的碎片。

“桓兒,我將那江家女許給你,你意下如何。”

“全憑父皇做主。”說這話之人緩步向前,身上絳紫色的官袍壓不住他的奪目,群臣皆望向他,有嫉妒不甘,有輕蔑,亦有憤恨,不過後者倒是居多。藺桓向著明帝再拜,他動作規範,找不出錯處,也看不出任何情緒。

明帝看向情態不同的臣子,隻餘深深的無力。

無能為力,無可奈何。眾人皆怕朝堂暗流湧動,害怕天子一怒落得個頭身分離,血流如注的下場。可他身為天子,戰戰兢兢十餘年,欠下的血債早已難以數清,每一日何嘗不擔心過去的冤魂索命?

背似乎更佝僂了些,“罷了罷了,眾愛卿散了吧,沈杌和桓兒留下。”

沈杌向藺桓遙遙一禮,“恭賀將軍覓得佳人。”

藺桓未理,隻道“沈大人還是管好自己,徐州的事我還冇找你算賬。”

明帝這時候方笑了笑,“桓兒,朕也是真切為你著想。你,”他頓了頓,“你可會因此而恨朕?”

藺桓行禮:“兒臣不敢,父皇,南越來犯軍費告罄,剩下的賬,怕是難打了。”

“哈哈哈哈,難為你了,快去吧,軍務耽誤不得。”

竟是生生略過,藺桓藏了藏眼中厭惡之色,恭敬地走出明華宮。

富力堂皇的大殿掩蓋在了朦朧煙雨之中,如同天上宮闕。一名黑色勁裝的侍衛舉著傘急急過來,“大人,將軍府上的歸元丹被偷了!這廝實是厲害,第一次竟叫他逃了,明誌跟了他幾天才抓住。”

藺桓眼中閃過一絲戾氣:“想必也是高手,我親布的金罡八十三網也能破,去會會。”

“不過大人,江家的那位很是清麗,隻不過眼睛不好,皇帝老兒也是……”

“再多嘴就去掃馬廄。”

“是是是,屬下多嘴。”

二人,一前一後,隱在了煙雨之中。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