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慶春時 > 楔子

楔子

-

夜濃如墨,月明星稀。

“轟———”

驚雷乍響,未來得及抬頭,齊霽就被旁邊侍從猛得推入門中。

“磨磨蹭蹭的,快點兒—”

一個踉蹌,跌在地上,足上的白布隱隱滲出血跡。她扶著牆艱難站起,抬頭便見一個熟悉卻模糊的背影。

此人白衣玉冠,如鬆如鶴。他轉過身低頭凝著我,眼中悲憫,黑夜之中,終究冇有看清他。

他在齊霽八歲時救她於水火,掩她回江家。卻在三年前佈局陷害,致於萬劫不複之地。

沈杌,你究竟是神佛?還是修鬼?

“黛眉輕蹙遠山微,你的眼睛真是可惜了。

他聲音一如往昔溫潤柔和,開口便亂京陵三千閨夢。

齊霽不欲與他多做糾纏,抿唇不語。

他不依不撓,落下一字,“雨齊,我知你為女子,而誌在朝堂,局勢動盪,欲展身手,隻有我…”

他頓了頓,似是不忍,“你的眼睛,隻有我能治好。”

“不勞您費心,沈大人,您真是,得隴望蜀。我如今雙目已廢,武功失了大半,我又有何用呢?是能憑我的智謀護一方天下?”

齊霽笑了笑,又道:“我從未有如此大誌向與勇氣,我自幼便憑著一身武功掩飾內心的怯懦,你所見,形勢所逼罷了。”

“所以,你還是不願……”

“是。”

沈杌歎了口氣,似是真的掙紮許久了般,“既如此,把東西拿出來,你就走吧。”

齊霽在身上摸索出了一塊玉玦,將其向他身前仍去。轟隆的雷聲掩蓋了玉玦碎裂之音。

沈杌盯著她摸著牆壁向前,頭也不回邁入了雨中,儘管因視力模糊時而絆倒。

固執。沈杌勾了勾嘴角,俯身撿起了沾滿泥濘的碎玉,用手輕拭。

一名暗衛從一旁進來,“大人,需我跟著她嗎?”

“不用了,你先退下。”

“是。”暗衛拱手。

雨越來越大了,“阿齊啊,既與我背道而馳,若入金陵,再無生局。”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