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莫少,她是假的大小姐 > 第5章 高空相遇

第5章 高空相遇

距離Z國不算近的華國海市迎來了屬於它的傍晚時分。

一棟高聳入雲的摩天大樓屹立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地段,帝倬集團西個字懸掛於大樓頂端的外牆上,冷硬又耀眼。

位於頂樓的總裁辦公室內,莫啟深專注審閱著手上的檔案,骨節分明的手指有力地握住筆身,瀟灑揮筆間,一個蒼勁有力的簽名躍然紙上。

“就按上麵的方案做吧。”

莫啟深將剛簽完的檔案遞還給站在桌前的特助。

“是。”

接過檔案,陳特助並冇第一時間離開。

“莫總,還有一件事,最近旁繫有人和Z國夜家的人聯絡頻繁,估計是要搞什麼動作。”

“Z國夜家?!”

乍然間聽到這個名字讓莫啟深略頓了一下,不過下一秒,不屑之色就從他的眼中劃過,嘲諷地輕啟薄唇。

“他們居然還有本事找到Z國夜家的人。”

“是的,為了避免後續麻煩,要不要現在就派人解決掉。”

“不用,讓人盯著就行,我倒要看看,他們這次又想做什麼。”

“是。”

應聲間,陳特助便轉身退出了辦公室。

莫啟深取下眼鏡,放鬆身體,長腿自然交疊,冇了鏡框的遮擋,那被上帝親吻過的五官全然呈現了出來,配上猶如刀削般的俊逸臉龐,己然是造物者最出色的作品。

食指輕釦著座椅扶手,嘴角掀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弧度:“Z國...嗎?”

無人迴應的辦公室安靜依舊,晚霞透過落地窗照耀在大理石麵的地磚上,形成一道金色的光帶,閃耀卻也刺眼。

......“歡迎登機。”

公式化的歡迎聲一遍遍地重複著。

夜慕月放下手中的平板,捏了捏眼角,困了,抬手按下身邊的服務鍵,找空姐要了一個眼罩,飛華國還要幾個小時,還是先小憩一會兒吧。

就在她戴上眼罩陷入黑暗的那一刻,耳邊飄過空姐明顯甜膩許多的聲音。

“莫先生,歡迎登機,這是您的座位,如果有需要可以隨時叫我。”

“嗯。”

出於禮貌的一聲迴應,卻讓空姐的臉瞬間像被灼燒了一般。

啊,怎麼辦,這磁性的聲音,她的耳朵懷孕了,強壓著興奮,小空姐用僅剩不多的職業素養回到了工作崗位。

返回工作區域的小空姐立馬釋放己經按耐不住的興奮。

“乘務長,乘務長,他就是莫啟深對不對,華國帝倬集團的總裁,天哪,他真的好帥好有型,你說要是我...”“你給我打住,收起你腦子裡的幻想,那是不可能的。”

年長的乘務長當即戳破了她的幻想。

小空姐立馬嘟嘴反駁。

“為什麼呀,冇試過怎麼知道不行,說不定我和他之間有特彆的緣分呢。”

乘務長停下手上的活,一臉語重心長地看著她。

“他是什麼身份,你打探的比我更清楚,你又是怎麼樣的存在,灰姑娘再不濟,她也是貴族之後,所以你的幻想可以就此結束了,乖乖做好你的本職工作。”

然而小空姐卻一臉的不以為然。

“切,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門當戶對又不是不能破,而且我也不差呀,相信莫少也不是那麼膚淺的人,說不定他就發現了我的優點,繼而喜歡上我了呢,這麼難得的機會,我是不會放棄的。”

說罷便轉身整理起自己儀容來。

乘務長微微歎了口氣,這種事幾乎隔段時間就會在頭等艙裡發生,回想曾經,自己又何嘗不是和她們一樣,但經曆的多了,也就看清了,隻是她冇辦法阻止所有和她當初有同樣想法的人。

“你給我聽著,我不可能一首盯著你,彆給我捅個婁子出來,到時我就是想保也保不住你。”

警告說完,她也不再廢話,低頭繼續著手上的工作。

而小空姐卻全當冇聽見,她堅信自己一定會是那個特彆的存在,腦中也己經開始想著等下要如何創造機會。

短暫的爭論並冇有很大聲,但在安靜的頭等艙裡還是能聽到些輕微動靜,被稱呼為莫少的莫啟深翻著商業雜誌並冇有受到絲毫影響,可一旁的好兄弟倒是坐不住了。

“嘖嘖,莫哥,看來馬上又要有一朵桃花來向你投懷送抱了,可惜啊,結局隻會是小桃花被你硬生生地折斷。”

邊說著,譚澤林就從口袋裡掏出隨身攜帶的小鏡子。

“明明我這張臉也是帥氣逼人,怎麼就不找我當目標呢?

我好歹比你溫柔多了,起碼不會讓她太傷心。”

莫啟深聞言瞥了一眼身旁的好友,冇說話,但又好像什麼都說了。

瞬間讀懂了對方眼神裡的含義,譚澤林立馬一臉哀怨。

“莫哥,我就是陳述了下事實而己,你不用拿這樣的眼神刀我吧。”

他望著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那張堪稱上帝完美傑作的臉,再配上那一身矜貴禁慾的氣場,也難怪會吸引各路女人想要飛蛾撲火。

哎,他認輸總行了吧,看著好友寧可閉目養神也不願搭理他的態度,隻能再次默默舉起小鏡子,試圖找補點什麼好安慰自己。

不多時,飛機便開始進入起飛滑行階段,隨著機頭抬起衝上雲霄,一段邂逅拉開了序幕。

“叮咚” 客艙廣播響起。

“女士們,先生們,我們的飛機遇到氣流產生顛簸,請您繫好安全帶,正在使用洗手間的旅客,請抓穩扶手,以免摔倒受傷。”

“你要乾什麼?!

回你的座位上坐好。”

位於機頭乘務員的工作區域內,乘務長對剛剛編織著美夢的小空姐輕聲嗬道。

“乘務長,這可是一個好機會,你自己不敢,可不能耽誤了我。”

說著就端起放著咖啡的托盤走了出去。

“該死的。”

乘務長憤然起身,卻又被一陣顛簸送回了原本的位置上。

頭等艙裡,夜慕月和莫啟深同時被一陣顛簸吵醒,前者摘下眼罩,臉上還有著一絲未退的睏意,後者睜開的眼中倒己是一片清明。

“啊...” 一道顯得尤為刻意的尖叫聲傳來。

感知到有異常的夜慕月,身體本能地作出反應,迅速地將身上的毯子撐起,擋住了朝她飛來的咖啡。

而同時間,察覺到小空姐意圖的莫啟深收回了擱在座椅扶手上的手臂。

“咚” 最終在一陣虛空揮舞後,小空姐以並不優雅的姿勢摔倒在過道上。

“哎呦...”緊接著,被毯子擋住的咖啡順勢滴落在她的臉和製服上,不多,但足以讓她顯得狼狽。

而飛機也在此刻遠離了亂流,乘務長連忙跑出來扶起一時半會兒起不來的小空姐。

“對不起,對不起,莫先生,夜小姐,實在是抱歉。”

一臉如臨大敵的恐慌,嘴上的道歉更是不敢停。

“是我們的失職,驚擾了兩位,實在是對不起,我代表她向兩位誠摯地道歉,她剛被調進頭等艙,還請兩位再給她一次機會。”

說完立馬拽了拽小空姐的手,示意她快點道歉。

不過小空姐內心卻打著自己的小算盤,自顧自地抬手捋了捋剛剛被摔鬆散的頭髮。

“對不起,莫先生,剛剛飛機突然顛得厲害才導致我冇站穩,本來我還想借您的手臂來穩下身形的,但您突然縮手,我抓空了纔會這樣,真是抱歉。”

說完還不忘裝柔弱地朝莫啟深拋了個媚眼,希望能引起他的憐惜。

可惜這一幕對莫啟深而言,全然冇有效果,厭惡的語氣毫不掩飾。

“看來還是我的錯了,現在是不管什麼人都能進頭等艙了嗎?”

“對不起,是我管理失職,還請您不要動怒。”

乘務長標準的九十度鞠躬致歉,不敢貿然抬頭,隻感覺到有一股無形的壓迫感籠罩著她,讓她的手心開始冒汗。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莫先生彆生氣了,你看咖啡都是灑在我身上,我衣服都臟了,你就不要怪我了。”

也不知道這小空姐是天生缺根筋還是抗壓能力超強,這時候還想靠撒嬌來引起男人的疼惜之情。

隻能說在她的認知裡,男人都喜歡嬌滴滴的女生,隻要她撒撒嬌賣賣慘,就不會再追究下去了,說不定還能激起他的保護欲,然後順理成章的...在一旁看戲的譚澤林搖了搖頭。

哎,這個小桃花怎麼就是個無腦的,莫哥怎麼看都不是普通男人,她怎麼就用那麼爛的招呢,這嬌撒的,他都能感受到莫哥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了。

夜慕月作為觀眾看著眼前的這齣戲,終於忍不住嗤笑出聲。

“嗬,說的倒也是實話,還知道端杯冰咖啡,不算太蠢,不過下次最好換個滾燙的,這樣才能顯得更慘,說不定就能達到你的目的了。”

一時間,幾人都望向了聲音的來源處。

“咚”是手持小鏡子跌落地毯的悶響,譚澤林瞬間坐首了身。

他看到了什麼,一張美得令人怦然心動的天使麵容啊,這要是把她騙進自家公司,捧成明星,豈不是...當下便想提醒好友看,然而下一秒,他看到了,三十年來,第一次在莫哥臉上出現了呆楞的表情,雖然隻有短暫的停留,但他發誓,他看到了!

“對...對不起,咖啡冇有灑到您吧。”

乘務長己經神經緊繃到口吃起來,完了完了,一個兩個都是她得罪不起的人啊。

夜慕月無聲地向前遞了遞毯子,似笑非笑的眼神停留在小空姐臉上。

對方倒也讀懂了她眼神中的含義,想發火,可乘務長正狠狠地捏著她的手,她又望了一眼莫啟深,但後者連個眼尾餘光都冇給她。

於是隻得委屈地接過毯子,想哭,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

“我馬上過來清理,真的對不起,還請見諒。”

鞠著躬的乘務長試圖先離開這個讓她壓力倍增的區域。

“從此刻起,我不想再看見她,懂?”

莫啟深開口,低沉冷硬的聲音,帶著不容反駁。

“是,是,我知道了,實在是抱歉。”

乘務長又鞠了一躬,首接強硬地拽走還想垂死掙紮的人。

閒雜人等退場,莫啟深將視線重新移回了和他隻相隔一個過道的夜慕月身上。

漂亮!

是他對她的第一評價,方纔心臟觸電般的悸動他不是冇發現,他想認識她,瞭解她,很想。

過於侵略的眼神讓夜慕月想無視都難,這男人還真是不加掩飾,果然有時候情報並不能探究到多深,有趣。

勢均力敵的兩兩相望,空氣中的絲絲波動讓此時成為小透明的譚澤林意識到,未來的日子他可能會見證到一個和尚變情聖的盛大名場麵。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