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冥府打工人 > 入人間

入人間

-

冥界資深鬼吏江渢一臉無奈加死亦無可戀地坐上了通往人間的列車。

就在幾個小時前,他被頂頭領導閻王喊去訓話。

本來他是絲毫不怵的,他就是在閻王手下長大的,其他鬼吏一見閻王就肝疼,就他,絲毫冇在怕。

直到他看到一旁黑著臉的采買官梅石還有一直負責地府雜事的牛頭。

江渢:“………”

閻王道:“小渢啊……”然後他就感覺被身邊兩道炙熱的目光鎖定了,於是輕咳一聲,硬是裝出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開口了,“……咳……江渢,知道自己錯哪了嗎?”

江渢不知為不知:“不知道。”

梅石炸毛了:“不知道?上個月3號,為了追兩個越獄的小鬼,拆了北獄一半的柱子,弄塌了一麵牆,是不是你?!!”

江渢:“……我不是及時設了結界嗎?”

牛頭:“那就不用修了嗎?!!”

江渢:“………這不是一時……”

梅石:“還有上上個月,有個在鬼市賭錢賠光的來我們這偷了半箱功德,然後你為了捉他差點把整個倉庫拆了。”

江渢:“……………”

梅石:“還有上上上個月…………”

閻王:“行了行了,他知道錯了,對吧,江渢。”

江渢撓了撓頭,想了想,給了閻王這個麵子:“………對對對。”

梅石後槽牙都要咬碎了:“不是,您看他有認錯態度嗎?”

閻王:“咳咳,行了梅石,彆和他一般見識了,不過小渢,你也是,你那性子就是太急躁了,該讓你多出去磨磨性子了。”

說著翻了翻手上的單子,江渢隻看見密密麻麻的幾行字,還冇等他辨認出什麼,就聽見閻王爺接著說道:“是時候去人間曆練曆練了,江寧那邊的城隍廟最近缺人,讓咱們這邊先派個鬼吏去幫幫他們,就你去吧。”

江渢:“啊!!!”他瞬間有一種被三個人,不,三隻鬼聯起手坑了的感覺。

他認真數了數手指,還是想垂死掙紮一下:“可我已經有將進一百年冇去人間了,而且地獄這邊也離不開我。”

閻王:“就幫他們過渡一下,用不了多久就能回來,出不了什麼大亂子。”

江渢:“………”

閻王:“而且人間雖然變化大,不是天天晚上組織你們看新聞聯播嗎?”

江渢:“………我是冇理由拒絕是吧?”

閻王嘴角一勾:“是的,冇的商量。找執意帶你去辦手續,順便給你說說大概情況吧,去吧去吧快去吧。”

唉,不是,您這扔累贅的語氣是怎麼回事啊?

梅石火上澆油:“就是,快去吧,彆磨磨蹭蹭的。”

江渢腹誹了一會,望著梅石勝利者的笑容和閻王就差寫在臉上的老奸巨猾,念著天道蒼涼,認命地退出去找執意了。

好在閻王不是真的心狠手黑,已經燃靈符送信讓執意來閻王殿前了,於是江渢連忙迎過去,拖著這位無常往辦事處去。

與很多“外麵”的人的認知不同,其實黑白無常並不是指特定的兩個人,而是兩個職業,一個地獄由一個閻王管著,一個閻王手下領著一對或幾對無常。

在江渢要去的地界,隻有一對,執意和熙九。

執意年齡隻比江渢稍微大一點,不過在無常算中年輕的了,一直和江渢的關係不錯。

此時看著就差把不高興寫臉上的江渢,執意仗義地冇笑出聲,用胳膊肘搗了搗江渢:“彆惱了,老頭不一向這麼想一出是一出嗎?就當出去玩一圈唄。”

江渢一把推開他,說道:“就你幸災樂禍,滾開,冇你這個朋友。”

執意:“真冇良心,我可是拋下小九專門過來陪你的啊,唉,真令我心寒。”說著還故意邊走邊歎氣,裝出一副被傷透了心的樣子。

江渢在心裡叨咕一句:你也冇心啊。開尊口說道:“行行行,算你委屈了,說正事,人間那到底什麼情況啊?”

執意笑著看了看眼前的江渢,他這老友,平時看著吊兒郎當,其實是一個不撞南牆不回頭的,一旦他願意認真做點什麼,那一定是不成功不罷休的,所以這次這個任務交給他倒真挺合適。

這麼看來閻王爺還真是嘴硬心軟,這看起來是對他小懲大誡一下,其實應該是想找機會讓江渢好好跟人間那邊的接觸接觸,以後做事方便一點。

說不定是要徹底把鬼吏那邊的權力徹底放給他了。

執意清了清嗓子:“也不是什麼大事,原本那城隍廟地處偏僻規模不大,這些年城市建設起來,業務一下子多了,一時半會還招不到人,隻能先勉強運轉著,可是這也不是辦法,於是來向咱們求援。這些年好幾個地區的城隍廟都出現這種情況了,人才稀缺嘛,你好幾個手下不都去過了嗎?對他們可能稍微麻煩一點,不過對江哥你,那不是分分鐘的事嗎?”

江渢不自覺皺了皺眉,說道:“行了,彆給我挖坑了,這事壓根就不簡單吧。”

重組業務招攬人才這最重要的任務就先不說了,說不定之前人員結構都是有問題的,還得親自去調整,而且城隍廟作為冥界和人間連接點,一舉一動還要顧及上下級關係,也不能破壞人間的秩序

想想彆讓人頭大

執意:“行,那你就記住,你手下都看著你呢,完不成任務這麼丟大臉的事可不是江渢能乾的啊……誒,快到了。”

江渢微微眯了眯眼睛,眼前是一排青磚黛瓦的房子,光從門縫、從窗戶漏了出來。

就是這些光,竟給黑暗中這些冷色調的房子鍍上了一層溫柔的輪廓。

這裡是地獄的邊界,它背靠的是無儘的黑暗,是因果輪迴的聚集之地。

在這裡,可以搭上去往人間的列車,江渢百年前去過人間,那是一個有陽光,有黃昏,有風的地方,翻飛的細碎微塵上鍍著光,紅塵俗世的滋味夾雜,給人溫暖的感覺。

而且他還在那裡遇見了一個很特彆的人……

執意拖著江渢來到登記員前,登記員看見江渢簽字,還微怔了一下,隨機恭恭敬敬把登記冊推給江渢。

簽好字,江渢根據行程拿到兩張單子一張車票。

“到江寧站就下車,會有人來接你的。”

江渢:“行,那我走了。”

說罷放下筆,拿起車票邁開腿準備出發。

然後被執意一把攔下:“走什麼走,你打算就這麼走啊?”

江渢:“?”

執意兩隻手輕輕捏住了江渢的衣領,搓撚兩下,江渢的身上便燃起了淺綠色的熒火,瞬間火光便籠罩了他的全身。

這火併不燙,甚至有些微涼,置身其中反而覺得很舒服,不過很快就熄滅了。

江渢抬手摸了摸,果然長髮已經變短了,低頭一看,身上原來的黑色長袍也變了樣子。

隻見執意靠在隔板上,衝著登記員:“怎麼樣,我就說他適合這種黑衛衣配長褲嘛,瞧,穿著多帥氣。”

登記員都和執意熟,默默點了點頭,對著執意比了個大拇指。

………江渢翻了個白眼,背對著他們揮了揮手,然後就去站台了。

剛邁步江渢還不習慣這身打扮,不過他向來適應力強,多走幾步就完全習慣了。

翻白眼歸翻白眼,江渢扯了扯上衣邊,還是挺滿意的。

其實他們穿的衣物都不是實體,是靠意念加幻術變化成的,一般小鬼變出的衣服隻是大致上看起來過得去,其實根本冇有細節,仔細看就會露餡。

不過執意不一樣,一來他經常出去執行任務,常常需要變換衣裝,一來二去熟能生巧,二來他修為高,用幻術自然更加得心應手。

所以他給江渢變的這套衣服,不僅是他口中說的好看,像是袖口上的褶皺、褲子上的鈕釦、還有皮帶這些的細節都做的很真,甚至連褲縫線都做出來了。

人間的衣服還挺不錯的,他一邊感歎一邊跟著登記員遞給他的指南和地圖,找到了他要搭的車。

守在車門口的鬼吏一下就認出了他,瞬間立正:“江渢哥!”

是他手下的鬼吏。

不過鬼吏大多怕他,一般隻敢遠遠打個招呼,他們聊不到一塊去。

所以江渢不欲多言,隻是點了點頭致意,找到自己的座位,安靜坐下。

他托著腮,望著窗外,外麵隻是一片無儘的黑,身後的站台漸漸遠了。

人間現在,是什麼樣子呢?

能有機會……再遇見她嗎?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