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輪迴遊戲 > 新手指引副本(完)

新手指引副本(完)

-

寧樂瞬間頭皮發麻,全身汗毛都樹了起來,他立馬扭緊油門,電動車竄的一聲直接飛了出去。

寧樂緊張的一邊看著手機一邊朝前方飛馳而去。他看著緩慢移動的人群,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

除了些身體完全的人,緩慢移動的人群根本不是電驢的對手。隻要他冷靜不被嚇到就可以過關!

一個轉角,前方的小路口突然立起一道人牆,林林總總大約十幾人,身體完整甚至算的上健碩,他們麵無表情的盯著寧樂,微微抽動。那攔著的小路後麵幾乎冇有拖遝的喪屍。

這就是最後了吧!

寧樂咬咬牙死死壓著油門,但是在接近人牆的時候,猛然刹車。輪胎在地板上擦出一道灰黑色的直線,發出嚇嚇的摩擦聲。

寧樂差點因慣性衝出了,一隻大拇指從白色球鞋中懟了出來,死死抓著地麵。

不行!他的電驢太小,會翻車!

跑過去呢寧樂眼球快速閃動,不行,會被圍!

那些人雖然移動緩慢,但那也是參照電驢而言,況且麵前的人牆是一個個身體完備的人!

怎麼辦!怎麼辦!寧樂飛速思考

麵對周圍緩慢移動的殘肢和妄包圍他的喪屍群,寧樂死死皺著眉,眼神堅定的將手機放進書包。

他從包裡抽出繃帶,死死纏繞在各個關節,拆下車衣將車衣上的繩子捆在隔壁上,躍躍欲試。

媽的!死就死吧!

寧樂騎著車退回幾米,眼神掃視一圈,直直朝著看起來最弱的人狠衝過去,在靠近那人之時,微微側過車頭,一把抱住那人,快速將它的套進繃帶係成的圈圈裡。

人牆撕開一條口子,在急速情況下的突然轉頭,車立即不受控的飛了出去。

寧樂跳車朝喪屍撲去,用本就纏在它身上但繃帶飛快纏住他的手,手指翻飛,立馬扯過用多餘的繃帶死死壓著他大張的血口。

在落地之時,寧樂咬牙直接將手裡的人按在地上,用人,為他減少水泥地的摩擦。

寧樂感受到不斷有碎肉和血波飛濺在他臉上,翻了幾個圈身體不受控的飛了出去。他看到周圍漸漸湧上的人潮,寧樂搖晃自己混亂的頭腦,當機立斷從口袋中拿出陶瓷碎片切斷繃帶。

朝著人潮的縫隙處,寧樂完全顧不上身體的疼痛,朝著麵前的人重重踹開,快速扶起車,跑著扭動油門,翻身,再次疾馳而去。

電驢遭受撞擊,把頭十分不穩。寧樂不知道自己騎行了多久,突然之間他看到遠處道路上出現一扇紅色的小門,寧樂激動的快要叫出聲,她回頭看了眼身後的人群緊追不捨。

就在一個緊張的回眸之中,電驢意外被卡在一個坑注中,高速的油門使得寧樂再也握不住把手,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狠狠撞在地麵上,寧樂覺著四肢都不是自己的酥酥麻麻的什麼都感覺不到。

該死該死!寧樂咬著牙憤恨的拍打地麵。他都不知道這條路是否正確!寧樂看著遠處越來越近的人群,求生的**不斷刺激著他掙紮起身。

他抬頭立馬撿起身邊的鋼棍,拿出手機,快速掃過一圈。如喪屍一般的掙紮,他用儘全力,快速朝一輛看起來不錯的小車移動去。

然而手機內,不過是一輛破破爛爛的汽車,油箱處還掛著點點機油。

寧樂眼神發昏的提著鋼管,用儘全身力氣朝油箱狠狠砸去。本就脆弱的油箱,在衝擊之中流出一條斷斷續續的機油。

寧樂用餘光瞥著人群,將身上的衣服扯下來一塊堵住油箱口,又用手指鑽出一道小口,確保空氣能夠接觸油箱。

人潮追來,一隻隻受瘋狂的朝寧樂伸出,耳旁滿是可怖的嚎叫。寧樂強製自己將注意力集中,立馬拿出揹包裡的打火機點燃衣服,那是他買來裝逼轉火用的打火機,此時冇想到竟然在這派上了用場。

火苗在衣物上跳動的那一刻,寧樂躲過即將碰到自己的枯手,頭皮發麻的立馬轉頭朝遠處瘋狂奔去。

他顧不得火苗是否熄滅了!要是真熄滅!他認了!

空氣不斷擠壓著肺部,寧樂覺著自己的五臟都在移位,腦子一片混亂。

他隻知道要跑!要跑!要跑!

空氣在肺腔瘋狂壓縮,身體彷彿陷在沼澤一般,不斷吸食著身體的所有氣力,寧樂的汗水不斷湧出,遮擋他的視線,難以思考。

火苗絲絲舞動著,天崩地裂的一聲巨響在寧樂身後爆開。

火焰與□□飛濺,火焰在道路上翻滾,濃煙在陰沉的天空中升起,灼熱的衝擊波將寧樂背後的衣物和揹包全部炸開,血肉模糊。

快跑!快跑!快跑啊!寧樂能感受到身後即將烤熟的空氣,雙目充血,死死的盯著道路儘頭唯一的一扇小門。

隨著一聲劇烈的哐當聲,大門被狠狠關上,火光、爆破、可怖的痛吟被阻隔在大門之外。

寧樂跟狗一般狼狽的趴在地上,劇烈咳嗽著,他的心臟瘋狂跳動,汗水一串串的流在地板上。

寧樂覺著自己快要死了,耳邊是爆炸的嗡哈耳鳴聲,身體止不住的跟著心臟同頻抖動,肮臟的鮮血從傷口滴滴淌下,靈魂似乎都要都被撕裂開來。

咳嗽聲漸漸虛弱,急促的呼吸聲在空蕩的房間裡迴盪著。

不知過了多久,掙紮的呼吸聲才漸漸平穩,寧樂趴在地板上看著微微顫抖的雙手,閉起眼,休息了好一會才慢慢爬起。

房間非常簡介一目瞭然的,但他已經不想再收集任何資訊了。

他已經明白了一切……所謂的認識自己。

寧樂聽到自己□□的嘲笑聲,怪不得是認識自己,還真是認識自己。寧樂自嘲的咳笑一聲。

他已經死了呀……

寧樂靠在牆上,無魂的望著天花板。他曾經不知道聽誰說過,人死後會有一道長長的走道。裡麵有各種怪物,追逐、恐嚇用儘一切手段將你逼進絕路,而如果你能堅持的越長,下輩子就能越好。

他一向是個隨遇而安,知足常樂的人,如今就這樣吧…挺好的了,寧樂無奈的歎出一口濁氣,所謂的認識自己大抵就是通過他人的死亡,窺視到自己的消亡。

寧樂細細思索著今日種種,他的原身是一個積極向上的年輕人,努力拚搏,每天工作到兩三點。

然而這麼一個人,一個月前的日報突然不再更新,就在這一個月前的一週時間裡,寧樂看到,他曾頻繁的向主管請假,隻是都被主管冷嘲熱諷的拒絕。

寧樂還能清楚的記得,每次原身的請假,都會被主管在聊天係統裡嘲諷整整一個版麵。

一個月前的日報停斷,房間裡地板上的灰塵,桌麵上腐爛的食物,血肉模糊的同事、道路上破破爛爛的汽車和血肉橫飛的行人。無一不在預示著原身的死亡。

寧樂摩挲著尚有感觸的指尖,他的手機鏡頭能夠照出“現實”場景,相冊中卻隻剩下他形隻影單的合照,和一片片黑色。

大概是因為他的朋友冇有死亡吧,寧樂想著,他們不屬於這個世界,鏡頭自然無法留存他們的照片。

寧樂仰著頭,目光悠遠,他還記得,在上班路上曾經有一輛大貨車突然從岔路口竄出,不過被自己敏捷的躲過,雙方都是罵罵咧咧的離開了那差點出車禍的岔路口。

應該也就是在那之後吧,寧樂無力的想著,就在那之後路上的車便少了許多,而多了些顫顫巍巍的行人。

寧樂看著漸漸被黑暗浸染的房間,眨眨眼。

怎麼冇動靜呢?然後呢怪物呢?不追了?那他就要死在這了嗎鬼魂不是有頭七嗎地獄呢天堂呢寧樂就那麼耷拉在牆邊有一茬冇一茬的胡思亂想。

就在房間即將完全沉浸在黑暗中是,一道藍色亮光突然閃過“哎呦!你怎麼還冇有通關啊,我手上今天進入係統的10個人都結束了,又不死,你死了我就可以下班了"

聒噪的埋怨使寧樂疲憊睜開眼,他看到麵前有一個小球,正不安分的浮在自己的麵前“你是誰”

“我是你指導係統啊!今天我手中有10個人進新手指引副本,這個副本的通過率可是

95%,基本就是送的!”小球內傳出不耐煩的電子音。

“哼”寧樂冷笑一聲“算了,看我這麼狼狽的份上,讓我死個明白,說說吧,什麼副本”

那係統在寧樂麵前猶豫的轉了兩圈,見此,寧樂自嘲的冷笑一聲,接著道“我放棄副本,我出不去了,你說吧,怎麼回事”

“好吧,反正你也隻有0%的進度,我看看哦”那係統轉了兩圈打開一片螢幕送到寧樂麵前。

“誰讓你受傷了呢,係統一開始就說了必須要聽從主管的安排,不服從主管安排是死亡條件,過度摸魚也是死亡條件,你還作死。

明明知道綠植會攻擊攻擊者,吃完之後會冷卻2小時。也因為你啟用了綠植嘛,導致回家的道路難度加大。結果你卻連一株綠植都冇帶,你這不是活該嘛,而且你什麼資訊都冇收集到”

寧樂看著麵前的麵板,腦袋嗡嗡的,他完全冇有聽懂這個小球在說些什麼,什麼時候說了必須要聽從主管的安排他又什麼時候知道了綠植能冷卻2小時

“哎,95%的存活率你都能推進進度0%,真是冇用,虧你還這麼年輕”

“什麼推進進度”寧樂有太多疑問了,乾脆就問了個最簡單的。

“認識你自己的副本啊!你到底收集了什麼,收集了半天推進為0%???就呆著喘氣,病曆本就在床頭放著你都不看!”那係統十分恨鐵不成鋼上下襬動

寧樂煩躁的搖搖頭“我收集到我原身認真向上但是被領導壓迫,不僅認為自己是垃圾,還不允許請假就醫。

因為病情原因一個月前死亡或者說是猝死,他肯定不是自殺,因為家裡亂糟糟的,桌上還有剩飯剩菜,不像是有準備自殺的人。

而我出現在這裡,是因為我也死亡了。

因為這個世界裡出現的都是亡魂,手機能照出真實世界,而這個世界的真實是死亡,所以那些冇有死亡的人,不能出現在真實世界。鏡頭自然也拍不到他們”寧樂耷拉著頭,聲音毫無起伏道,死魚一般的回道。

媽的,趕緊結束吧答完了,要去地獄還是天堂真是煩人!

係統聽寧樂倒豆子的將經曆說完,漂浮在空中上下襬動半天冇有說話“大哥,你都知道了搞完了,甚至解鎖了額外結局——察覺自身的死亡,你為啥不作答啊”

寧樂長歎一口氣,他是真是累了!不然他高低得給這小球一拖鞋,能不能說明白些,啥都聽不懂!

"........"

“大哥,你不會吧,麻煩你把你的麵板打開行不行”係統十分無語道

“怎麼打開”寧樂語氣有些不善,他是真的煩了。

“我!”隻聽係統後方轉來低聲的咒罵“你冇發現你多了一塊手錶嗎”

寧樂抬起痠痛的胳膊,他臟兮兮的胳膊上,手錶正安安靜靜的走著,多了這不就是自己的手錶嗎

“你摸它也好,敲擊它也好,都會跳出麵板”

寧樂懷疑的瞥了眼小球,坐直身體,扶著手錶摸了摸,又敲了敲。

房內毫無動靜……

“我說,這不就是我自己的手錶嗎”

“……?”

“喂,說話”

“.·…啊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忘了忘了。誒,不對啊,那你怎麼知道進入副本了,還知道要走?”

“大門上不是閃過兩秒嘛”寧樂不耐煩道“而且中途我好好像聽到了什麼趕往下一場景的提示音,很小,非常小”寧樂想了想道

小球在房內快速上下跳動,哎呀呀,哎呀呀……玩球了呀,怎麼辦怎麼辦。小球不安分的左右晃動。

這人說的大門是,應該早上統一下發的警告顯示啊,可能是冇安裝手環的原因,所以閃了兩秒就熄滅了,按常理應該是玩家自己把麵板收起纔對。

至於中途的那一聲…好像是它看到終於有一個玩家收集完所有資訊,太激動不小心叫大聲了點。

小球在空中上下浮動了好一會,又沉默了好一會,麵對寧樂質詢的眼神突然消失在原地。

隻聽唰的一聲,寧樂周遭的環境突然轉變,轉眼間,他就坐在了一冇有窗戶的破舊小房間裡?

寧樂無措的左右張望,昏黃的燈光疲弱的照亮了狹小的房間,房間裡隻有一張桌椅和一張床和一套衛生間。

寧樂快速摸索全身,他的皮肉全部長好,衣服乾乾淨淨完全冇了剛纔的狼狽。

“滴,玩家請確認身份,開啟認識自己副本”

“滴,玩家不可以違背NPC提出的要求,不可以過度摸魚,請務必遵守否則會帶來死亡懲罰”

“滴,恭喜玩家發現自身身份線索,進度推進10%"

“滴,恭喜玩家發現自身身份線索,進度推進20%"

“滴,恭喜玩家發現自身身份線索,進度推進30%"

“滴……"

…………

“滴,恭喜玩家完成新手導航副本,請清點積分及獎勵”

what!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