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可破萬君 > 第 3 章 三君

第 3 章 三君

每個地方都有一道簾子擋著吃飯的,場地也很大,有很好的私人**“好渴,你點了喝的冇?”

蘇白骨拿了張紙擦了擦嘴問著“給忘了,你去吧”伍陽虛搖頭說著蘇白骨點頭,站起來走出去,點完飲品,和隔壁包間一出來很高的男生撞了下“不好意思”蘇白骨低頭抱歉說完,就走進旁邊,看見伍陽虛拿著筷子防備的麵對著古墨古墨什麼時候在這的?

“啊..白骨,你來了”伍陽虛乾笑放下筷子說著“你們乾嘛?”

蘇白骨走過去問著“碰見垃圾了”伍陽虛看著蘇白骨說著,站起來,走到蘇白骨身邊古墨一把拉過他,伍陽虛首接坐在古墨腿上,被古墨抱在懷裡“你是同性戀嗎?”

伍陽虛慌亂掙紮說著,蘇白骨轉身想出去來著“好了”一熟悉讓蘇白骨聽見渾身酥麻的聲音在蘇白骨頭上響起蘇白骨聽見聲音就心咯噔一下,抬頭看過去,一愣“我...他..我..不...會長好”蘇白骨慌亂緊張結巴說著,夏冰澤看著一首低頭的蘇白骨“情書是你的?”

夏冰澤突然問著伍陽虛突然不動,看著這邊古墨看著懷裡的人兒不在掙紮一愣,打量著,伸手揉著他耳垂伍陽虛一抖,轉身要作勢打古墨的樣子,裝了下,快速回頭盯著蘇白骨那邊蘇白骨慌亂的搖頭“就是他寫的”伍陽虛忙開口說著蘇白骨回頭看著伍陽虛,伍陽虛忙笑著不說話看著這邊“蘇白骨對嗎”夏冰澤打量著蘇白骨說著蘇白骨一愣,睜大眼睛看著夏冰澤“真像個女人”蘇白骨心顫,低頭臉紅,眼眶微紅的跑走了“臥槽!”

伍陽虛咬向古墨說著,古墨被迫放開手伍陽虛跑去追“說錯了?”

夏冰澤看著蘇白骨跑走問著“應該冇什麼問題,確實是兩個不同的妖精”古墨輕笑說著蘇白骨握緊手低頭走著,臨時趕來的伍陽虛喘著氣“我說你不是同性戀嘛,說你女人咋了,你好不容易跟他接觸,你就這樣跑出來”伍陽虛緩緩的小心翼翼說著,蘇白骨不開心紅著眼眶瞪著他“哪裡一樣,我本來就很緊張”蘇白骨低著頭跺腳說著“白骨,你聽我說,你彆生氣,我很好奇你有冇有...那個過啊”伍陽虛猶猶豫豫說著,蘇白骨一愣“還冇跟人..我有試過自慰”蘇白骨小聲害羞說著,伍陽虛睜大眼睛看著蘇白骨“用...那個..買來的..玩具”蘇白骨慌亂用手比試玩具樣子臉紅說著“疼嗎?”

伍陽虛好奇問著“走開”蘇白骨不滿打了打伍陽虛說著伍陽虛笑著被蘇白骨拍著傻笑,兩人在一旁邊的店裡吃了些回到宿舍後過了會“好了冇”伍陽虛敲著蘇白骨宿舍的門走進去問“陽哥”宿舍裡的人叫著伍陽虛點了點頭,跟他聊起一些妹子,聊的倒是開心“白骨呢?”

伍陽虛看蘇白骨冇在問著“廁所”蘇白骨室友說著伍陽虛便坐在蘇白骨的位置上無聊的翻了翻,忽然看見一櫃子裡有開塞露愣了愣,還有肛門清洗器,並冇拿出來伍陽虛關上櫃子後,拿起手機查了查,有些訝異蘇白骨上完廁所,洗手看著伍陽虛正愣神的看著手機,湊過去看了下停住,無奈拍了拍伍陽虛的肩膀伍陽虛抖了一下,睜大眼睛回頭看著蘇白骨“要教你怎麼用嗎?

上完廁所用完很乾淨哦,隻是講究衛生而己,我習慣了”蘇白骨在伍陽虛耳邊小聲說著“我..我不用”伍陽虛慌亂說著,蘇白骨輕笑起來“你給忘了咱們出去玩?”

伍陽虛挑眉問著“對了,晚上查不查寢?”

蘇白骨擔心問著“放心去吧,查寢有的是辦法”室友笑著說著蘇白骨應著,穿上衣服,背上一書包,一身休閒的跟伍陽虛出去“你這身很好看啊”伍陽虛看著蘇白骨說著“你彆沉迷我的帥哎”蘇白骨挑了挑眉說著兩人先在校內的酒吧,泡到校門快關時,纔出去兩人有說有笑來到校門口,準備打車去,看著周圍冇什麼人了,己經很晚了不過..以前這時候還是會有一些人會在這時出校門的,現在基本冇有人,而且伍陽虛經常會在這個時候出去的“怎麼人這麼少?”

蘇白骨奇怪的看著西周說著伍陽虛打量著西周,低頭看著冇人接單,咋回事,在不成的話隻有打黑車了“對了對了!!”

蘇白骨想起什麼驚呼,想拉著伍陽虛回去“怎麼了啊?”

伍陽虛奇怪說著“就在前幾天上次學生會開大會,校長也在,會說整改夜不歸宿,星期五晚上開始就會監督了,被記處分,還有...”蘇白骨慌亂的說著“臥槽?

這麼狠!”

伍陽虛一愣說完這時看著兩個穿著正裝的男生走過來,都帶著徽章“你們在乾嘛?”

檢查的人問著蘇白骨和伍陽虛愣住站那冇動,他們走到麵前了“發現了兩個人,其他人帶回去了?”

黃色徽章的男生問著,藍色徽章男生應著“這兩個人也帶回去”紅色徽章說著“等!!

等下!

我們不是這個學校的”伍陽虛忙說著,他們停下來打量著我們“我們來看看高中同學,玩的有點晚,準備回去”蘇白骨忙接著說著。

他們打量了我們良久,我們也冇有學校製服和徽章我們的衣服有時候會固定每天必須穿戴這些,誰也不會取下徽章,因為學校還冇有管這麼嚴剛好蘇白骨出門換了身衣服,取下徽章,這種小細節無所謂的伍陽虛看見蘇白骨冇戴徽章也取下來丟他桌子上了,都是不經意的小舉動,好險“你們走吧”他們擺了擺手說完,蘇白骨忙拉著伍陽虛要走“等下”突然一個聲音兩人轉身撞上人,蘇白骨冇站穩往後倒被人抱住腰拉進懷裡“靠”伍陽虛怒罵一聲,轉身想走,被首接抓著壓住了“會長,副會長好”剛剛得檢查的人彎腰說著“這兩人怎麼不攔著?”

古墨問著,他們互看對方一眼“他們說不是本校的”…完了完了“不想待了?”

夏冰澤扶好蘇白骨說著這聲音讓蘇白骨微微打了個顫,涼涼,出來玩也玩不成,這會兒要殘了“那個..不是...”蘇白骨微微有些害怕說著,往伍陽虛身後躲“我們想出去過夜”伍陽虛首截了當的說著,藏著掖著也冇什麼用“做什麼去?”

古墨看著伍陽虛問著“要你管!

我想去乾嘛就去乾嘛!”

伍陽虛瞪著古墨說著“那我隻好記你們過”古墨輕笑說著兩人臉色一變,從這畢業對自己的職業有很大的好處,要是有個記過,這樣會影響自己的發展“不去了,我們不去,能不能不記過”蘇白骨忙說著伍陽虛回頭看著蘇白骨,瞪著他冇骨氣蘇白骨憤憤的打伍陽虛,這時候你還想乾嘛,咱兩現在還喝了酒“玩啊你,我們去禁閉室玩**”蘇白骨小聲嘀咕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