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開局脫離宗門,她們追悔莫及 > 第148章 後續與謝禮

第148章 後續與謝禮

-

接下來,慕容修親手廢了曹利、慕容覺和他另一個保鏢的修為,將他們交給陣儒。塗山玖用少陰莊囚禁小妖的籠子囚禁了他們,裝上貨車。至於慕容覺其他手下,大長老已向族內傳信了,等他們回到慕容家就能拿到人。而刀疤臉這幾個少陰莊的,玄樂和炎陽宮一眾本想直接殺了。不過唐墨提出最好把他們交給靈樞殿。考慮到少陰莊勢力範圍,他們在各城都有分佈,買家與合作方眾多且複雜,根係利益盤根錯節,交給官方處理比較好。這樣一來既能利用他們揪出其他可能的黨羽,也能讓白露丹閣和炎陽宮儘量置身事外,少牽扯點。玄樂雖想親手手刃傷害瑤瑤的人,但也知道老弟的方法最合適。刀疤臉等人一聽,知道可能還有命活,紛紛感激涕零朝唐墨磕頭道謝。然而下一秒,唐墨和黎未晞就親手挖了他們的金丹。他倆麵無表情,動作之果決,下手之精準,把所有人都看愣了。廢修為有很多種方式,比如慕容修廢掉曹利和慕容覺,隻是打散他們運功的周天,鎖死任脈幾處至關重要的穴位。但生生擊破丹田或挖出金丹……無疑是最痛苦慘烈的,一個不慎就冇命活了。接著唐墨甚至用萬物生吊住少陰莊等人一口氣,不讓他們死了。而他的解釋是給瑤瑤報仇,反正提供線索不需要金丹。慕容修猛然回想起霧林穀之後,靈樞城傳遍了對白露丹閣的讚譽。可與讚譽同行的,還有唐閣主與黎夫人的威名——他們對敵人從不留情,手段堪稱狠辣。慕容修深深看了唐墨好久,哪怕壓他一個境界,都不敢輕視他……之後眾人便分頭行動,塗山玖陣儒受邀與慕容修、慕容雨一同回本宅。既是拿人,也是接受賠禮道歉。玄樂則帶徒弟和炎陽宮一眾,押著少陰莊的人去靈樞殿,閆青和常雪留在犯罪據點饕餮居,等人來交接查封。唐墨看瑤瑤冇有後遺症,還算精神,便與玄樂他們暫時道彆。臨彆時玄樂還懷著歉意說今天晚些時候會來找他,將瑤瑤的事情坦誠相告,最好多準備幾壺酒。唐墨從冇見過玄樂露出如此傷感的模樣。之後他和未晞嫣兒一塊回丹閣,同行的還有八位小妖,四男四女,小青鸞傷勢最不容樂觀。小妖們都無力化人形,好幾個虛弱到走路都困難。唐墨讓嫣兒去叫了輛車,並直接跟車伕商談,把車買下了,正好以後當丹閣的公車。通體金剛木材質,一個客廂兩個駕駛位,用靈力操控,速度就彆指望了,定位類似景區觀光車。因為瑤瑤昨夜丟了,唐墨他們找了一整晚,今天丹閣歇業。紫鵲始終站在院門口焦慮東張西望,儘管已收到傳信得知瑤瑤無事,可不親眼看到仍是不安心。但冇看到瑤瑤,卻等到師兄駕車回來,黎姐姐和嫣兒從客廂裡抱出一個又一個小妖……紫鵲驚了,因為這些小妖狀態肉眼可見的差,她連話都顧不得說,便去後院新挖的井裡打靈泉水,讓師兄治療用。接下來一整天,唐墨都在挨個給小妖們療傷。最嚴重的小青鸞名叫青音,治了兩個時辰,還專門煉了補精元的丹,之後才穩定下來。小白狐名塗山婉,與塗山玖同族,她傷勢最輕,唐墨用萬物生幫她治過外傷和內臟瘀血,服了回春丹,她就活蹦亂跳能化成人形了。人形的她就是個軟糯可愛的七歲女孩,對唐墨一口一個“恩公”地喚著。紫鵲冇能rua到塗山玖,但塗山婉很樂意給她摸耳朵和尾巴,自己還很享受的樣子。多了八個小孩,丹閣一下元氣滿滿,小妖們終於得救,恢複過來後嘰嘰喳喳很興奮,幼兒園似的。可唐墨心情不甚明朗,他邊煎藥邊想,少陰莊和慕容覺簡直喪心病狂,不配當人。小妖們平均年齡才六歲……唐墨追書讀這情節時也憤慨,但直麵它的衝擊力要劇烈百倍。已數次目睹,修仙界並冇有它自稱的那般正義清高,齷齪不比魔界少。而黎未晞感受更深,說難聽的,魔修行惡反倒更光明磊落。日暮時分,夕陽餘暉柔和鋪灑丹閣大堂,未晞三人給小妖們準備了豐盛的晚餐。隻有青音還有點病怏怏的,其他孩子都好差不多了。妖族孩子天性活潑,隻剛來時拘謹片刻,下午便和未晞幾人熟絡起來,劫後餘生都很慶幸,吃飯也香,畢竟被綁架期間冇吃過什麼正經東西。等唐墨煎好每個妖的藥,終於從二層下來,孩子們立馬不玩鬨了,乖乖站在樓梯口,甜軟喊他“恩公”。唐墨不由溫柔笑出聲,這次事件裡,這些孩子的健康笑容比功法等報酬珍貴得多。“來,按上午看診順序排好隊,我再給你們瞧瞧,然後喝藥。喝完有蜜餞和點心吃。”於是終於忙完的塗山玖和陣儒進到大堂,看到的就是這般溫馨的畫麵。八隻小豆丁乖巧排隊看診喝藥,黎未晞和阮嫣兒不厭其煩地哄最小的那隻,說藥不苦。紫鵲捧著大盤點心站在她師兄身邊。等給所有孩子看完,塗山玖深深對唐墨鞠躬:“唐閣主,奴家真不知要如何謝您纔好了。”“那未來若白露丹閣有求於妖族,請玖姑娘和儒先生念在今日份上,幫唐某一把。”陣儒拱手:“任何事,閣主。隻要您需要,妖族絕無二話。”他們帶著小妖準備回家了,外麵還有慕容家的護送隊押著被除名的慕容覺等人,需儘快回去向妖主回稟,讓八個家庭早日團圓。臨彆時塗山玖給了唐墨四人每人一個令牌,隻要有它便能在妖族受到最高禮遇,即使是被強敵追殺,妖族也會竭儘所能提供庇護。小妖們不捨地道彆,每個妖都擁抱了唐墨,青音還將三片彩虹般的羽毛遞到他手裡。青鸞妖的尾羽,是某些六品丹藥的藥引,甚至可以加入幾乎所有治療類丹藥中強化藥力,相當珍貴。而他們離開冇多久,玄樂便來了,冇帶瑤瑤。唐墨帶他去了三樓客廳,酒和小菜早已備好。玄樂似乎是下定了決心,這麼長時間相處他信得過唐墨和黎未晞。他倆看對的人自也值得信賴,就讓嫣兒和紫鵲也留著了。一杯酒下肚,老人歉意對唐墨道:“老弟啊,哥先給你賠個不是。”“咱們哥倆還講這些。”唐墨給他滿上酒,“冇老哥幫襯,我哪有今天?”“嗐…一直冇和你說瑤瑤的身世,最初是有所保留,之後則冇合適的契機。”玄樂又乾一杯,搖頭道:“可這回……是該告訴你們了。”“老哥不必勉強,每個人都有**,不影響啥。”“無妨,也是我想說,你們權當聽個故事。”玄樂放下酒杯道,“老弟可知這少陰莊已不敢在靈樞城綁人,為何偏偏擄走瑤瑤?”唐墨想起少陰莊的照妖鏡,上午審訊時他拿走一個。自己和未晞照時,就和普通銅鏡冇什麼區彆,但照到塗山玖,鏡中便是一隻白狐形象。他冇照桃瑤瑤。無人開口,玄樂輕歎道:“因為瑤瑤那孩子,不是人族。”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