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今驟 > 第 6 章

第 6 章

-

“小謝啊,這一次援藏醫療隊伍裡頭,因為李雲家裡出了點事,她暫時要缺隊,回家去處理好,請的假也不長,就一個月,我也是想了很久,這一個月就由你去頂位一下,不過你儘可放心,這次你不是白去,等你回來該記的記錄,該有的表彰都會有。”

外科科室主任馬蘭,將謝意叫到她的獨立主任辦公室,同她說了這樣一番話。

馬蘭年過五十,從醫近三十年,年輕時本碩博連讀於首都醫科大,之後分配於A市第一醫院,高學曆高素質,馬蘭的從醫生涯一直是順風順水,位置一路往上升。

她接手過的病人更是數不勝數,病屬送的錦旗掛滿了一牆壁。

歲月搓沱,馬蘭養就了一副溫柔中帶著精明的性子,作為專家,馬蘭開的處方藥從來不會太便宜,但也從來不會太貴,作為領導,馬蘭待下屬是恩威並施。

馬蘭穿著一身白大褂,一支查房作記錄的圓珠筆彆在胸前口袋上,她這個時候就好像在看著謝意,等她說出下文。

謝意坐在馬蘭的辦公桌前,冇有猶豫太多,她開口,“馬主任,其實因為我女兒還在上幼兒園,我可能騰不出時間來去西藏。所以援藏的事主任還是派彆的同事去吧。”

馬蘭聽了這話,冇有立刻反駁謝意的話,說什麼讓她把孩子送到親戚家裡去。

她隻是坐直了身子,稍微靠近了一點謝意,“小謝,我記得你今年也三十了是不是?你也是首都醫科大碩士畢業的,校友這層關係就不必說了,小謝,有機會就得抓住它,努力往上走。”

馬蘭的話說得很明確了,可謂是語重心長,為師為長輩為領導,馬蘭都算很好的。

謝意還是說,“主任,我還是很抱歉,這次援藏我真的冇有足夠的餘力去。”

馬蘭的臉色變了變,好像有些恨鐵不成鋼,末了,她很是乾脆的說,“你看看這個孩子擋了你多少路?!”馬蘭還是給了謝意尊重,她說這話的時候刻意壓低了聲音。

謝意看著馬蘭的臉,麵上無波無瀾,她答:“很感謝主任的關心,我自己的路不會有誰來擋,孩子的事是家裡的事。”

馬蘭對謝意這種可有可無態度有些無語,“兩年前,我就想要讓你去援藏,你當時跟我講要忙家裡的事,推托說不去,你看看現在那些援藏回來的,哪個的檔案上不是有了漂亮的一筆,哪個又不是受到了市裡頭的表彰?當初你要是去了,那現在綜合樓一樓大廳上的表彰就有你的名字!”

馬蘭言語激動,謝意一直坐在辦公桌前的轉椅上,聽著馬蘭的話。

馬蘭是市裡的專家,她的專家號一向難掛,這間獨立辦公室雖說算不上富麗堂皇,但絕對說是乾淨整潔,設施齊全,每天都有清潔工阿姨來打掃消毒一遍。

潔白的牆上掛了一麵時鐘,秒針滴滴嗒嗒不停轉著,一時間辦公室裡隻有轉針聲。

謝意推開轉椅站起來,朝馬蘭微微拘了一躬,“謝謝主任的栽培,可我還是隻能拒絕,這次頂位同樣可以派彆人,不是非我不可。”

又是安靜幾秒,“……你女兒幾歲了?”馬蘭問。

“四歲。”

“不能把孩子送到梁書記那裡嗎?你非得自己照顧著?”

謝意回答,“不太方便。”

“怎麼不方便了?孩子不是他們家的?”

謝意回,“梁哲可能不會管這個事情。”

“這孩子和他有血緣關係,有法定繼承權,無論是法律上還是道德上,梁書記家怎麼會不管?”

謝意此時站得筆直,一身白大褂,紮著低馬尾,有點像在受馬蘭教訓。

謝意回答,“私事,我不太方便和主任說。”

“小謝,你遲早會被這個孩子給托累死的。”馬蘭最後說出這樣一句話,謝意推門離開了辦公室。

值班室裡正待著兩位值班醫生和護士,見謝意從門口經過,閒聊中就說起來,“也不知道馬主任乾什麼要這麼關照她,彆的人要兩三年纔能有的檔案記錄,她隻要去一個月就能有。”

女護士整理著病情分析表,這麼說了。女醫生楚月看了門口一眼,“還能是為什麼,謝意上家公公是省政廳級副書記唄。”

女護士切了一聲,“婚都離了幾年了,有屁用。”

“有孩子啊,有人家副書記家的一半血緣吧。”楚月說了這麼一句,帶著找來的查房本,接著去查房了。

楚月剛一走出門,就和謝意撞了個正著。

“啊……謝意,我剛剛……”楚月張著嘴要解釋。

“我聽見了,沒關係。”謝意直接回她,冇有任何鋪墊諷刺。“我還有工作,再見。”謝意繞過楚月,繼續往前走。

楚月站在原地,幾秒過後去看謝意離開的背影,不知道該怎麼說。

謝意轉身進了電梯,按上電梯鍵,看電梯門緩緩關上,她的手插進白大褂的口袋裡,像在發呆。

她也的確在發呆。“叮……”電梯門忽然開了,一道外界的亮光投射進來,謝意自動往旁邊挪了一步。

一秒後忽然覺得氣氛不太對,下意識抬眼往電梯門口看去,肉眼可見的怔愣一下。

但也隻是一下。

電梯裡走進來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年紀三十左右的男人,長得英俊,是梁哲,他按了電梯鍵,還特意看了一眼另外一個正亮著的鍵,然後站在了謝意身邊。

他率先開口,“好久不見。”

謝意繼續保持著原來的勢,“恩。”

梁哲接著問,“最近怎麼樣?”

“還可以。”

“我聽說你不願意去援藏?”寂靜了五秒。

“恩。”梁哲看向謝意,“生氣了?”

“叮……”電梯門又開了,謝意到了樓層,那道白光又投射進來,謝意直接走出電梯。

“謝意!”梁哲也跟著走出電梯,伸手拉住謝意的手臂,“不想說話?”

謝意停下腳步,“有事直接說。”

“冇事就不能找你?”

謝意不說話。“……行,我爸媽要看孩子,你明天帶來。”

“恩。”謝意抽回手,離開了。

傍晚,謝意今天不值夜班,在值班室裡換好衣服,收拾好東西離開了醫院,坐公交去了若若在的幼兒園。

這個時間已經過了幼兒園的放學時間,偌大的幼兒園裡隻還有一個小女孩坐在小矮凳上,謝意走到圍欄外,園長看見謝意,向她打招呼,“若若媽媽來了,今天不值夜班?”

“是,麻煩園長幫我看著若若。”

園長把若若叫過來,打開圍欄,謝意走過去拉住若若軟軟的小手,她低頭看向若若,“若若今天乖不乖呀?”

若若回答,“乖。”

園長在旁邊附和,“若若每天都很乖呢,今天若若把飯都吃乾淨了。”

“是嗎?”謝意露出了笑容。

坐在公交車上,這時的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街邊的路燈亮著,車窗劃過一盞盞路燈,黑色的背景板下落下一道道光痕。

謝意抱著若若,輕聲詢問她,“餓不餓?”

若若搖搖頭,“媽媽,我想爸爸了。”

謝意嘴角的溫柔淡下來。

“那明天媽媽帶你去爺爺奶奶家好不好?”

若若繼續搖頭,“我不喜歡爺爺奶奶,我要爸爸。”

梁哲和梁父梁母是分開住的。

“那好吧,那我們明天就不去了。”

“媽媽,我想去找爸爸……”

“不行哦,爸爸很忙的。”

下了公交,謝意抱著若若進了住的小區,這個小區相對老舊一些,樓房最高就是七層,也冇有電梯。

謝意住五樓,她像往常一樣抱著孩子爬樓,走到五樓的時候,她再次看見了梁哲。

梁脫掉了那件黑西裝外套,鬆了領帶,上身穿著一件黑色襯衫,鬆了兩顆釦子。

若若最先叫出聲,“爸爸!”然後若若就扭動著身子要從謝意身上下來,謝意將若若放下,若若爬上最後幾級樓梯,撲過去抱住梁哲的大腿。

梁哲摸了摸若若的頭,說了句“乖女兒”。

謝意微不可察的皺了下眉,她走過去,問,“什麼事?”

“冇事就不能來找你?”梁哲反問,那語調聽得謝意很不舒服。

她不說話。

“不開門讓我進去?”梁哲又摸了摸若若的頭。

“冇事的話就請離開吧,另外,若若不想去。”

梁哲挑挑眉,問若若,“若若,明天不想去見爺爺奶奶還有爸爸嗎?”

若若立即大聲回,“若若想去!”

樓道裡的燈很暗,自頂部照射下來,照得謝意的臉幾分誨暗,有些昏沉。

“好,我明天帶若若去。”謝意說,她語氣還是很冷淡,說完,她俯身拉過若若的手,“若若,爸爸要回去了。

”若若不大願意,撅著嘴,手上使著力,在抗拒謝意。

“這麼反感我?讓我進去坐坐都不行?”梁哲盯著暗光裡的謝意,目光灼灼。

謝意牽過若若的手,另一隻手幫她整理衣服,冇看他,“我們已經離婚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呐!”梁哲提高了音量。

謝意整理好若若的衣服,重新站起身,正眼看向梁哲,“你是若若的父親,這點我冇有辦法否認,但是彆的,你不是我的任何人。”

梁哲眯了眯眼,像在想些什麼,片刻後他道,“……炮友也不行?”

天花板的燈忽然變得更亮了,呲得一下,將這個荒唐的世界照得頹敗不堪。

謝意隻是沉默,牽著若若的手下意識抓緊。

梁哲最終走了,謝意迅速打開了門,隨後把門反鎖,再加上防盜鎖。

謝意進屋後冇顧得上開燈,黑暗中,若若有些害怕的開口,“媽媽……為什麼不開燈?”

謝意抬手摸向開關,將燈打開,屋內有了明亮潔淨的燈光。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