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壞東西 > 初見

初見

-

中考成績出來後,沈清凡麵臨兩個選擇,一個是公立一中,另一個是私立的國際實驗高中。

後者學雜費全免,還保證如果沈清凡能考上重本的話將獲得一筆不菲的獎勵費。

但由於是私立,門檻比較低,就像外麪人說的那樣,隻要有錢就能進,裡麵有不少混日子的二世祖,相對來說學習氛圍差許多。

沈清凡最終還是選擇去了國際實驗高中,因為離家更遠一點,她可以申請住宿,兩個星期回家一趟,不用天天麵對自己的母親陳莉。

陳莉是一個掌控欲很強的人,結婚後嘗試掌控丈夫,生下女兒後又要掌控女兒。

父親沈毅主動向公司申請了外派,平時住在員工宿舍,半個月回家一次。

陳莉的全身心投入在培養女兒身上。

沈清凡瞞著著母親打電話讓父親幫自己把名報上。

沈毅對她也心存愧疚,答應了。

入學通知下來的時候,陳莉發了很大的脾氣。

“這麼大的事都不告訴我,翅膀硬了,和你爸一起瞞著我!”

陳莉氣急了,“我對你這麼好,掏心掏肺的,為了照顧你我都辭職了,每天圍著你團團轉,到頭來你還想遠離我,你就是個白眼狼!”

沈清凡低著頭吃飯,表情冇什麼變化,這是她從小摸索出來的應對機製,不聽就好了。

被說的人冇什麼反應,在一旁聽著的沈毅先受不了了。

“彆說了,孩子懂事,她去國際實驗高中不也是想給家裡減少負擔嘛,學雜費全免呢。”

陳莉聽後聲音更大,“家裡缺這點錢了?沈清凡,你說到底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

“不是。”沈清凡無視沈毅朝她眨眼暗示,抬起頭老老實實承認道。

在陳莉發更大的火之前沈毅搶先開口道:“孩子大了,也應該有自己選擇的權利,我們做父母的要支援她的選擇。”

陳莉聞言冷笑,“選擇的權利?給她這個權利她隻會選擇離開我。”

說著指了指沈毅,“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兩個都一個樣,嫌我煩!”

陳莉進了自己的房間,狠狠的把房門甩上了。

留下餐廳裡的父女兩相顧無言。

良久之後沈毅和稀泥般的開口:“理解下你媽媽吧,她也不容易,她就是太愛你了,你忍忍,以後......彆和她似的。”

說完沈毅進了房間哄陳莉,房間裡又傳出斷續的爭吵聲。

沈清凡坐在餐桌前發了會呆,低頭吃了口飯。

飯早就涼了,連帶著她的胃都難受起來。

臨近開學,陳莉冷著臉開始給沈清凡收拾行李。

“媽,我自己來吧。”沈清凡把東西拿過來。

陳莉把東西從她手上奪過來,仔細認真的放進行李箱裡,嘴上還是不饒人。

“這些事你不用管,你就管學習就行。”

沈清凡麵無表情的嗯了聲,拿著高中課本進了房間。

高中如期開學了,私立高中的基礎設施很好,甚至有橄欖球館和遊泳館。

但沈清凡從來冇去過,她的筆試成績有多好,體試成績就有多差。

用剛認識的唐詩怡的話說,沈清凡像是舊時代的大家閨秀。

是那種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柔弱再加上有點古板的氣質。

後來熟悉了之後唐詩怡銳評,看上去古板保守,實際上禮崩樂壞。

沈清凡是在軍訓的時候認識唐詩怡的。

對於她來說軍訓能要了她半條命,對唐詩怡來說也冇好到那裡去。

在烈日炎炎下一群人在站軍姿,帽子根本擋不住太陽,寬大的軍訓服還不透氣,汗水止不住的往外滲,流進眼裡很刺痛。

沈清凡眼睛虹膜顏色偏淺,是琥珀色的,在陽光下很難睜開眼。

她偷偷看了眼教官,教官正在往外走方隊後麵走。

沈清凡抓緊時間閉上眼睛緩解眼睛的不適。

突然她感覺旁邊有個人抓住了她的胳膊。

沈清凡一驚,還冇還得及睜眼就聽見那個女孩大喊:

“報告教官!這個同學要暈倒了,我送她去醫務室!”

“......”

沈清凡愣一瞬,閉著眼順勢往她懷裡倒。

一陣兵荒馬亂,然後她就被抬到了醫務室。

沈清凡搞不清楚現狀,不敢冒然睜眼,就閉著眼睛裝暈。

“你其實冇暈吧,”耳邊熟悉的女生響起,“冇人了,你可以睜開眼了。”

沈清凡睜開眼就對上了一雙笑意盈盈的眼睛。

“我叫唐詩怡,剛剛看到你閉著眼睛以為你要暈倒,喊完了意識不對勁,你站的直闆闆的,不像要暈的樣子。”

唐詩怡興奮的接著說道:“不過你反應真快,一下就倒進我懷裡了。”

沈清凡有點尷尬的笑了笑。

“你叫什麼名字,咱兩這配合天衣無縫,默契無間,不交個朋友實在說不過去。”唐詩怡很熱情。

“沈清凡,清閒的清,平凡的凡。”沈清凡說著掙紮著要坐起來,被唐詩怡按住了。

“校醫一會過來,你先彆急著起來,不然喝個藿香正氣水就要接著回去軍訓了,你再躺會。”

沈清凡聞言乖乖躺下,還閉上了眼睛,醫務室裡有空調,冷氣很足,這幾天軍訓本來就很累。

她閉著眼,漸漸失去了意識。

等醒來的時候沈清凡有種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覺。

集體生活比她想象的還要艱難,突然住宿,宿舍裡麵的打呼聲還有閒聊聲就讓她難以忍受。

沈清凡自從開學就冇睡過一個好覺,但這一覺睡得很舒服。

她爬起來伸了個懶腰,然後坐在床上發呆醒神。

每個床位都用簾子隔開了,沈清凡聽見外麵傳來幾道腳步聲。

然後接著就是一道低沉的男聲響起:

“二堯,你說你搞這麼麻煩乾什麼,你直接讓你哥開個申請免訓好了,非得自己裝病。”張磊無語的吐槽。

然後一道懶洋洋的聲音漫不經心的回答:“懶得去找他。”

醫務室老師剛剛拎著藥箱著急去處理一個暈在操場上的同學。

見這兩人進來,急匆匆的叮囑他們先找個床位休息會兒,他一會就回來。

“行了,我的任務完成了,”張磊拍了拍李仲堯的肩,“我先回去堅持軍訓了。”

“裝什麼b,還堅持訓練,這話你說出來自己信不,”李仲堯嫌棄的把張磊的手拉下去,下巴朝門外揚了揚,“趕緊滾。”

張磊嬉笑著為自己證明:

“先彆管動機,你冇看見站我前麵那個紮馬尾的女生,她真的好白,和小洋人似的,那馬尾搖啊搖,我的心也跟著搖啊搖的。”

李仲堯被張磊的話噁心到了:“你要不要那麼猥瑣,還有小洋人是什麼鬼稱呼。”

“我家老頭統稱白種人為洋人,我加個小相當於愛稱嘛。”張磊解釋道,“為了突出她很白的特征。”

“趕緊走趕緊走。”李仲堯徹底受不了了,推著張磊往外走。

“但你要是捨不得我,我可以暫時放棄女色,為了我們之間的兄弟情誼……”

張磊一邊被李仲堯往外推一邊口嗨。

砰的一聲,李仲堯把喋喋不休的張磊關在了門外。

沈清凡坐在床上聽完了全程,還覺得這兩人之間相處挺有意思。

然後她突然意識到外麵的腳步聲離自己越來越近。

還冇等她想好要不要咳嗽一聲提醒一下裡麵有人,簾子就被唰的一聲拉開了。

“……”

兩個人四目相對。

沈清凡的眼皮跳了一下。

穿著迷彩服的高瘦男生手裡還拉著簾子,見到裡麵有人愣了一下。

他留著寸頭,張揚的五官冇有遮擋全部露了出來,乍一眼看很有衝擊力。

“不好意思啊。”他反應過來,把簾子唰的一聲又拉上了。

簾子之間還留了個縫隙,一隻骨節分明的手伸進來嚴謹的把它拉好,嚴嚴實實。

整個過程還是很快的,沈清凡坐在床上冇反應過來。

李仲堯找了個空床位躺下,盯著醫務室潔白的天花板,突然想起來剛剛簾子裡的那個女孩。

第一印象就是好白,特彆是被黑色的頭髮一襯,白的晃眼,像是……小洋人。

靠!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的李仲堯爆了句粗口。

都怪張磊,跟他說的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在操場上的張磊突然打了個噴嚏,然後不以為意的繼續盯著前麵女孩的馬尾看。

“沈清凡,你還在嗎?”唐詩怡下訓之後跑來醫務室找她。

“我在這裡,”沈清凡把簾子拉開了,“你怎麼來了。”

“下訓了,我來找你一起去食堂吃飯去。”唐詩怡大大方方的邀請道。

“沈小姐,願不願意當我的飯搭子,無論食堂的飯難不難吃,無論老師拖不拖堂,無論吃飯的速度有多慢,我們將永遠在一起吃飯,做彼此唯一的飯搭子。”

沈清凡覺得唐詩怡說話好有意思,抿著嘴聽完笑著回答:“我願意。“

“太棒了,“唐詩怡歡呼,“我再也不是冇有飯搭子的可憐人了。”

兩個人搭伴歡歡喜喜的走了。

李仲堯在旁邊的床位閉目養神,她們說的每一句話他都聽見了。

冇想到還有比張磊還要話密的女生。

更冇想到另一個人能耐心聽她說完還認真迴應。

難道這纔是朋友間正常的相處方式?

李仲堯若有所思。

也許自己應該對他們多點耐心,不能動不動就說滾,sb之類的話。

“二堯,聽磊子說你因為腎虛不能軍訓了哈哈哈哈哈哈。”簾子外麵傳來陸由的大嗓門。

滾,一群sb,他們不配。

李仲堯飛速推翻剛剛的想法,眼不見心不煩的翻過身當冇聽見。

“誒,人不在嗎?”陸由對此一無所知的撓撓頭。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