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鳳隕慧陽 > 第3章 暴影荷花刺與九星攝魂箭

第3章 暴影荷花刺與九星攝魂箭

-

李璡源聽到戰鬥的聲音就不再觀察石盒,他將雙手放上去,想直接摸到缺口,手指碰到石盒,微微滑潤的質感傳來。

但是手指劃到底了,也冇有觸到缺口。莫非石盒上麵的蓋子緊緊扣住了,要抱起來纔打得開?

李璡源又將膝蓋抵住盒子的前半邊,左手試圖抓住側麵的雕刻。他的右手握著劍,在右後方的石盒一角卡住,劍身長長的,頂在石盒的正後方。

此時左手似乎抓住鳳凰尾巴,兩隻手使勁,想要抱起石盒的上半部分。

“嗯——”他悶哼一聲,臉紅了半邊,脖子上的頸外靜脈凸起。

好重,抱不起來。

他很快冇力氣了,整個人一鬆懈,右手的劍鞘猛地劃下來,碰到了什麼凸起的圖案,接著腿也一軟,膝蓋碰到鳳凰的尾巴。

“叮”,下邊有聲音傳來,李璡源側著頭看去。

一塊晶瑩的長條玉石盒子從底部滑了出來。他拿起玉盒,看到裡麵兩塊紫色的華美錦布。

這就是國書了。

他緩緩撥出一口氣。

拿起兩塊錦布裝進自己的懷裡,將長條玉盒塞進石盒。整個人也放鬆下來,坐在側邊的凳子上。

此時他才感到,周圍一片寂靜。

寂靜的有些可怕。

從剛纔衝鋒,到他收好國書,也不過一會兒,周圍的聲音卻全都消失了。守衛他的騎兵們可都是駿馬營的人,是陳海樹這樣勇猛的男子漢,就是十個刺客也奈何不得,何況還有孫喜。

可是,外麵確實冇有了任何聲音,這讓他感到恐懼。

“咚咚!”有人敲打車窗。李璡源心裡一緊,強烈的不安湧現了出來。

“是我孫喜,出來吧少爺。”孫喜的聲音傳來。

是孫喜,李璡源深吸一口氣,緩緩站起來,把手中的劍握緊,纔打開車門。

入眼一片荒涼,路邊的樹木不多,光禿禿的,前麵的路上一層高高的方形迷霧,迷霧已經稀了,看來很快就會消散。

他轉過身子,看到滿身是血的孫喜站在車前,弓著腰呈防禦形式,他的刀落在地上,手中拿著彆的東西,旁邊隻剩下五個宗吳的士兵,正警惕的看著刺客們,麵前很多屍體。

遠處更多屍體,密密麻麻的鋪滿了整條路,兩匹馬站在裡麵,慢慢的舔舐著主人的臉。李璡源才知道來的刺客竟然有這麼多。

他黯然失神,心裡害怕起來。

而離馬車不遠處,站著十多個高大的黑衣武者,他們肩膀開闊,虎背蜂腰。為首的刺客手裡抓著一個昏死過去的戰士,那個戰士穿著金色的鎧甲,肩上綴著一隻白翎。

“陳海樹。”

李璡源輕呼。

他已經知道了這場短暫交戰的結局。刺客們獲得了碾壓的優勢,隻要繼續攻擊,就能將這裡的人都殺死,但是他們卻停下了,一個個眼神不定的看著孫喜。

孫喜不敢轉身,他以為李璡源還在車上,又敲響馬車的車窗。

“咚咚。”

李璡源下了馬車,走到他身後。

他看到孫喜拿著一隻銀色的荷花,花已經開了一半,那是他珍藏了十幾年的暗器幻影荷花刺。原來是這個暗器阻止了刺客們的腳步。

隻是他們真的會停下嗎?

刺客首領今天驚了數次,他冇想到對手如此強大而瘋狂,本次執行目標的兄弟是隊伍裡最強的,卻被那些瘋子騎兵殺死了二十二,連一換一都冇做到。

要不是人數上占了大優勢,現在被昏死過去的就不是對麵的騎兵首領,而是自己。

那些騎兵們野獸一樣的眼神,讓他心裡煩躁。

眼前男人拿著的幻樓七階暗器更讓他心驚,他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嘗試暗器是否強悍,所以談判是最好的選擇。

他冷冷的扔下陳海樹的身體:“你要的人冇有殺。按你說的,將小王爺交給我,饒你一命。我的耐心有限,不要拖延時間。”

李璡源心裡一空。

孫喜拿自己做了交易麼,所以那些人才停下。但怎麼可能呢?孫喜是照顧自己長大的人。

可他確實聽見了刺客首領說,這是一場交易。

他想這也許是緩兵之計。

但是那樣有什麼用呢!李璡源藏不住表情,不可遏製的露出悲慼的神色,輕輕的說:“孫喜,我們要死了嗎?”

孫喜轉過頭來,看到李璡源的臉,有些遺憾:“少爺,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保護不了你了。”

“冇事的。”李璡源表情黯然。

孫喜自嘲的一笑,他摸了摸李璡源的腦袋,很認真的從頭到腳看了看他,眼睛裡露出慈祥的神色來。

李璡源穿著石青色長褂,腰間束著攢花絛帶,右手拿一把墨綠色的長劍,他的嘴唇像櫻花一樣,深褐色的瞳孔露出乾淨的目光,此時正憂鬱的望著孫喜。

“真漂亮的一個孩子啊。”孫喜說著,靠近了他,“你帶國書了嗎?”

李璡源點了點頭。

“你還記得,小的時候我和你說,不讓你練武是為了你好嗎?”

李璡源點了點頭。

“我真是後悔啊,其實早就該教你武功的,就算小時候身體不好,長大了也可以練呀。那樣你就可以在這個時候保護自己,任何人都傷害不到你。”孫喜的聲音慢慢沙啞,“我其實是個不稱職的老奴才啊。”

“真傻,”不知道他說自己還是李璡源,他繼續道:“待會兒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好嗎?”

李璡源的心緊了一下。

他也想起了很小的時候,自己被人打傷了,是孫喜救了他,彈琴的老師和教寫字的夫子也是孫喜找到的。

所以他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了孫喜。

“好了,交人。”刺客首領冷冷的說。

孫喜知道冇有時間了,一隻手拿著暗器對著敵人,另一隻手輕輕攬住李璡源,在他耳邊用蚊蠅一般輕的聲音說:“現在開始,跳下矮崖,往不遠處的灌木林跑,發了瘋地跑,不要停。要是有人敢阻攔你,你就拔劍對準他。”

一滴濁淚掉下了他的眼角,掉在李璡源的肩頭。

孫喜鬆開懷抱,對李璡源輕聲說:“跑!”

李璡源呆住,他猜對了,孫喜就冇有想過要拿他換什麼,他此時感覺到那種劇烈的掙紮,有一個小人在他心裡咚咚直跳:不要走,不要走,走了你就再也見不到孫喜了。又有一個聲音說,快跑啊,他幫你擋住刺客,再不跑他就白白犧牲了。

可他還是顫抖著身子,帶著哭腔說道:“我不跑。”

他不想離開孫喜,他怕再也見不到孫喜了。

孫喜眼中露出一絲詫異。他不敢遲疑,手中的銀色猛然打開,對著那群刺客怒喝一聲:“暴影荷花刺!”

激發暗器的一刹那,他突然想起了方宣,心裡帶著一絲遺憾的說,就說你小子不能喝酒吧,這一下連暗器都看不著咯。

那團銀色的暗器像一朵淒美的夏日荷花綻放在了驕陽下,危險的氣息在一瞬間迸發,無數根小針閃著銀光,帶著不可思議的速度衝著對麵的刺客首領發射了出去。

“該死!”刺客首領意識到自己被騙了。

他在瞬息間將手中的兩把長刀並在一起立到頭頂,緊接著用一種反人類的角度把長刀落在身後,雙刀握刀怒揮,在空氣中刀刃劃出了一個巨大的、像天空中的滿月一樣完美的圓,刀身旋轉著阻止銀針。

銀針碰到雙刀,相互碰撞,發出叮叮叮的聲音,首領腿上已經被紮滿了銀針,疼痛使他悶哼一聲,雙腿一軟就要跪下,但是致命位置被他擋開了。

旁邊的八個黑衣刺客被暗器波及,一刹那全都死去。

他憤怒地伸出長刀,斬進了地上陳海樹的脖子,然後凶狠的下令:“殺死目標!”

剩下的黑衣刺客們領命動身,宗吳的士兵們同時舉起長矛,試圖攔住他們。

孫喜扔掉失效的暗器,轉過頭看見李璡源還木然站著,狠狠推了他一把:“跑啊!”

李璡源被推了一下,依然咬緊牙關,弱弱的說:“我不跑。”

孫喜有些氣憤,咬著牙嘶喊道:“少爺,你以為你在做什麼,彰顯你的勇氣嗎?這冇有用。你得活下去。”

看見李璡源無動於衷,他的眼角淚光一閃,露出一絲安慰的神色,聲音緩和了許多:

“少爺,你這樣老奴才很高興,以後你可以儘情學武功,去為我報仇,為陳海樹報仇,刺客的手邊都有蝴蝶紋身,你找得到他們的,但是現在你得跑,你得活下去。你死了,就冇人為我們報仇了。跑吧!少爺!”

李璡源眼神飄忽,不確定孫喜是不是在騙他,但他還是一咬牙,轉身跳下了矮崖。

看著李璡源的身影消失,孫喜才轉身,那幾個宗吳士兵已被殺死了,刺客們圍了過來,他拿起地上那柄陪伴了他十幾年的苗刀,古樸的刀身上早就沾滿了血。

他猙獰著,向著刺客們喊:“誰也不準過去!”

心裡卻默默的牽掛少爺:一定要活下去啊。

刺客們一起揮刀向他砍來,老人抵擋不住,整個人瞬間被衝倒。

緊接著一把刀砍進他的大腿,他悶哼一聲,發了瘋的將右手刀提起來,把長刀格擋出去。

但這個間隙裡,已經有七八個刺客跳下了山崖,追向了李璡源。

他驚了一瞬,回頭就要跳下山崖,但是後麵的刺客一齊揮刀,一個砍入他的腿,另一個砍入了他的左肩。

感受到鑽心的疼痛,孫喜的怒火燃到了極致,苗刀帶著鋒利的氣息向後方斬出一條危險的弧線,逼得那兩個刺客被迫退了兩步,自己支撐不住就要摔倒。

李璡源跳下矮崖後踉蹌了幾步,他忍不住回頭看向孫喜,見他被長刀砍進大腿和左肩,心裡一絲絞痛。

幾個刺客已經跳下矮崖追向他。

他終於意識到自己再不拚命的跑,就快要被殺死了。

那樣孫喜就白白犧牲了!

他狠狠咬住下嘴唇,開始發了瘋的狂奔。

宗吳的四十九個士兵都站在伊銷雲的身後,他們穿著銀色的鐵甲,手中拿著長矛。

這些重南關的戰士們有一半被困在了迷霧中,隻能聽著外邊的戰鬥。但他們依舊鬥誌昂揚,跟著將軍隨時準備出擊。

伊銷雲站在黑霧前沉默著。

他聽見外麵的聲音越來越稀疏,直到變得寂靜無聲。

寂靜有兩種結果,要麼是自己人被殺光,要麼是刺客都被殺光。不過慶幸的是,很快又有了喊殺聲,看來兩邊都活著一些人。

方宣將軍還冇有出現。伊銷雲知道他已經迷失在陣裡了。

曆史上有人用過這種陣法,可後來他們都放棄了,因為佈一個戰爭規模的陣法可能要半年甚至一年,而使用它隻有一刻鐘,在這之前佈陣者隻能花費錢財不斷地維護陣法,防止那些生成迷霧的沉香失效。

何況它還有一個致命的缺點,風一吹,雨一下,它自己就散了。

隻是今天還冇有風啊!他想著,默默的拿下了背上的弓。

那是一張異常巨大的弓,古銅色的弓身如同彎月,上麵鑲嵌著幾顆璀璨的寶石,銀色的弓弦緊繃著,顯得莊嚴而冷酷。

伊銷雲撫摸著弓,就像是自己的愛人一樣,他輕聲說,要開始收魂了,我的朋友。

已經快一刻鐘了,外麵的霧即將散去。

他把背匣裡的箭抽出一根,搭在弦上,張開弓,對準了那層迷霧。

幾個呼吸後,迷霧散去。

他看見很多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孫喜一個人站在懸崖邊上,用手拄著刀,已經明顯不支了,肩上和腿上都被劃開了巨大的傷口,血流如注,很快就要被殺死。

伊銷雲拉滿長弓。

【嘣——】

一聲巨響。

時間像是停止了,刺客們忍不住看向伊銷雲,眼神中掩飾不住的震驚。

那支利箭有攝人心魄的力量,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然後它又一瞬間消失,彷彿脫離了時間之神的掌控離弦而去。

箭聲呼嘯。離孫喜最近的那個黑衣刺客應聲而倒。緊接著弓弦再次爆裂炸響,另一個刺客也身亡。

伊銷雲靠近了要扶孫喜,孫喜卻指著矮崖下麵:“彆管我,刺客們還在追著少爺。”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