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鳳隕慧陽 > 序幕

序幕

-

【獻詞】

我相信,在高尚和勇敢的泥土裡,一定會培育出世上最美的愛情之花。

謹以此書,獻給曾經不顧一切獻出最純真感情的人們。

【曆史】

正統皇帝曆甲子四十年,大齊傾雲二十一年,一統天下的傾雲皇帝路過落河,宿眠紅山。

皇帝的隨從史官閒來無事,向紅山城裡的豪商們要了當地記載的野史一觀,豪商們送給他一大車幾百年不曾打開的舊書。在那個不眠的夜晚,當他偶然拿起這本厚書時,還不知道裡麵裡記載了什麼內容,他有些疑惑的看著空白的扉頁,翻開了下一頁。

很多年後,他常常問自己:如果,他事先知道這本書裡麵隱藏著毀滅世界的驚天秘密,還會不會打開它?

誰也無法抵禦那樣巨大的誘惑。

那是將會震動這個世界的秘密。

那本書一開始記載的,是一千年以前,一位昭北國皇帝,光嵐帝蘇嘉的生平事蹟。

光嵐帝蘇嘉,在正史上的記載甚少,後世的人們隻知道他是大閔開國皇帝的恩師,還是一個草原帝國唯一的直係繼承人,那個龐大的草原帝國掌控著百萬雄兵,在世界的儘頭築起百米高的巨大城牆,守護著世界的終極。

但是他隻當了昭北國十年的帝王,在三十歲的年紀就英年早逝了。一千年來的史學家們遍尋史籍,根本無法搜尋到這位傳奇帝王的史料,想要瞭解他,隻能從十分簡短的幾句記載中看到。

關於他,史書上最引人注意的一條是:

他終結了造物主的統治,打破了至高神的世界,開創了人類自由的第一頁篇章。

【光嵐帝蘇嘉,終造物主之統治,使眾生自由。】

一個人類,竟然和造物主相提並論。

千年後對神祛魅後,很多人都認為神是不存在的,冇有人見過他們,是杜撰出來的,是虛假的。你相信神還不如相信龍的存在。

可史書中為什麼一定要記載成造物主呢,為什麼不寫成龍、或者鳳凰等其它傳說中的生物?記載它的人,是否故意將真相抹去,既然要抹去真相,為什麼寫的這樣引人注意?

後世的史學家們對光嵐帝充滿了疑惑,為此爭鬥不休。

而答案,就在史官打開的那本書裡。

史官的身子顫抖著在淩晨的時候看完上半本,他震驚不已,久久不能平複。

上半本隻講了一半的秘密,最重要的在最後麵。試問,誰能夠忍住不看呢?

史官忍不住,又打開了下半本。

隻見上麵寫著六個大字標題:【龍與鳳的戰爭】。

他以為這又是一件驚天秘密,在燭火中捧著書看了下去,看到一半才知道它是一個故事。

隻是這個故事雖不是驚天秘密,卻也吸引著他挪不開眼球,看到結尾的時候天已經亮了,他的情緒被深深感染。

蠟燭燒光了一根又一根,他哭的淚流滿麵。

那是個不太長的故事,主角是一個柔弱的女人,既冇有神機妙算的智慧,也冇有冠絕天下的武功,她有的,是與生俱來的姣美容顏,以及一顆真誠勇敢的心。

看完這個故事,史官清醒了過來。

全書還有四分之一冇有翻完,他明白,剩下的就是最重要的秘密。

但是他已經不想繼續了。他不再被下半本的秘密誘惑,直接合上了書。抵禦這種劇烈的**是困難的,即使是一個農家婦女,聽到鄰居的八卦也會豎起耳朵,何況是自己見到這樣的秘密。

但他認為,如果自己先看到這個故事,也許根本不會打開光嵐帝的生平記錄。那個女人弱如岸柳的枝條,風一吹就會傾斜,卻賜予了他如此強大的力量,令人難以置信。

這之後的日子裡,他久久地把自己鎖在屋裡,思考著怎麼處理那個驚天秘密,最後他決定了,他要繼續埋藏光嵐帝的一切,不然,會毀了這個世界。

但是他想把這個女人介紹給全世界,他相信,隻要這個故事流傳下去,任何看過它的人再次麵對毀滅世界的秘密,也不會迷失自己,從而抵抗住誘惑,守衛世界的和平。

他決定寫一本小說,以這個故事為大框架,又不斷潤色和加工,最終刪改二十年,纔出版了他認為最完美的那部作品。

書名叫做《坍塌的慧陽城》。

甫一出版,這本書就受到異常歡迎,人們爭相購買,一時間洛陽紙貴,出版商不斷加印,依舊供不應求,買不到書的人們紛紛謄抄。

很多年後,那本書的盛況不再了,隻留下文學家們的討論依舊熱烈,他們分為兩派。支援派的文學家認為它是世界上最好的文學作品,體現了人類最偉大的品質,反對派的文學家認為它隻是一部言情小說,而且裡麵的愛情比較極端,無法體現社會的複雜性,因此它連名著也算不上。

又是很多年過去,人們寫的書越來越多,許多新的作品更加好看,早已蓋過了那本書的風頭。漸漸的,冇有人再討論這本書,它慢慢失傳了,隻留下少數人們謄抄的殘章,隱藏在無人問津的角落。

幸運的是,有一個能夠穿越次元的強大人物,在遊覽到這個次元的時候,看到了那些殘章,他覺得很有意思,就隨身帶了殘章,隻是在後來的遊曆中,小說的殘章也不知道被他遺落在哪個世界了。

直到我將遺落的殘章翻開。

那是在一個夢裡。

謝珺柔

2024年3月25日星期一

第一卷鳳凰神魄——迷霧

【序幕】

鳳隕凰落

楚國皇宮。

年輕皇帝身子挺得筆直,畢恭畢敬的站在台階下。

他的麵前站著一箇中年人,漸老的眼睛狹長而魅惑,瞳孔被一層迷霧遮住,看不清真實的顏色,彷彿那裡隱藏著什麼驚天的秘密。

眼睛也許藏不住什麼秘密,但是皇帝可以肯定這個人心裡藏有很多秘密。

幾年以前他還不是皇帝,在一個騎馬回家的傍晚,他見到了這個人。那時候他隻是豫王府一個庶出的小王子,並冇有什麼地位與權力,母親已經亡故,每日機械的遵從著父親的意誌,從家裡騎馬到學堂,然後再從學堂回到家裡,還以為這樣無聊的日子要持續很久,但在夕陽昏黃的那天,這個人攔住他,說:“你想當皇帝嗎?”

皇帝?是在開玩笑麼。

作為一個庶子,他都冇有繼承王府的資格,皇位則更加遙遠,那隻是少年夢裡的空中樓閣,全天下做夢的人太多了,皇帝卻隻有一個,因此一醒悟,這個夢就分崩離析。但是說實話,誰不想做皇帝呢?試問哪個人心裡冇有熊熊燃燒的火焰,妄想著有朝一日坐擁萬千美人,放眼大好河山呢?

他說:“我當然願意。”

他緊緊盯著這個莫名其妙的人,想從他的眼睛裡看出什麼。

這個人說:“好,從現在開始,你就叫我皇叔。”

彼時皇叔還冇有這麼年輕,看起來四十多歲的樣子,瞳孔也並冇有被一層迷霧遮住,說話吊兒郎當的。

小王子對這一番言論冇有當一回事,回到家後就忘了。

然而一個月後,他的父親豫王爺突然得了重病,慘死家中。第二天帶著淚痕醒來的時候,管家慌慌張張的跑進他的房間說小王爺你快去看看,外麵好多人找你。他走出門,一眼望去人頭攢動,數不清的人擠在他家門外,根本看不到邊,前麵的武官和文臣們一見到他,就齊刷刷的跪倒在地,一起喊“萬歲”,接著後麵的也跟著跪下,黑色的帽子和頭顱像波動的土地一樣起伏,一時間人聲鼎沸,喊完“萬歲”之後,又是一片鴉雀無聲。

宮裡的大太監跪著,輕聲細語地講,陛下他們都在等著你說平身。

他這時候想起來不久之前的一個傍晚,一個叫皇叔的人問他:“你想當皇帝嗎?”

喂!你想當皇帝嗎?想的話,就說平身吧,然後坐著翠華搖搖的馬車住進皇宮,成為全天下最寂寞、但是一說話彆人不敢不聽的那個人。

人群簇擁著,散不開熱氣,在那個本該清冷的早晨,剛剛失去父親的孩子站在大門前,感受到人群散發的熱浪撲麵而來,難以呼吸,這一刻他覺得又熱鬨、又孤獨。

那之後的幾年,他再也冇見過皇叔。

直到不久之前,一個陽光明媚的冬天裡,皇叔穿著明黃色長衫突然出現在他麵前,對他說:該收複慧陽城了。

慧陽城?皇帝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眼神,慧陽城位於東方,統領三座主城,占據著楚國的六分之一領土,已經數十年不和楚都城裡的皇帝同心了。

……

這幾個月來,皇叔一直在北邊小湖中的小島上,時不時的寫幾首詩,有時候會戴著鬥笠乘船去釣魚。自從他說完慧陽城的歸屬問題後,似乎是擔心皇帝無法應付麻煩,就此常住宮中。這在太監和宮女的眼中成了奇事:皇帝居然允許陌生的男人住在宮裡。

而皇帝每日下朝後,必然要去湖心島一趟。

很快,楚國負責外交的禮賓院與慧陽城建立了聯絡,本來禮賓院的臣子不報希望,慧陽城畢竟是年久未歸,究竟是十幾年,還是二十幾年,大多數老臣都記不清了。

令人驚訝的是,慧陽王答應了歸屬楚國。

慧陽王說:聽聞新皇勵精圖治,勤政愛民,睦鄰安邊,忠厚仁恕,臣李摩傑願頂禮奉行,追隨皇帝。

就像是有什麼陰謀一樣的爽快。果然,對方獅子大開口,要皇帝每年賜給他們大量珍貴的戰略資源。

皇帝苦笑,在皇叔的勸誡下,雙方還是簽訂了條約。其中約定的一個條款,是慧陽城擔任每年出使宗吳的任務。

問題也出在這裡。

前不久出發的使團,無意中竟然帶走了一件極其重要的物品,玉石盒。

按照藏書閣的記載,這石盒本來是先皇帝為自己修建陵墓時,在陵墓選址地下挖出來的,先皇帝認為自己陵墓的選址本就有“龍盤鳳臥”之勢,對這一套挖出來的石盒自然視若珍寶,給拉回了楚國皇宮,幾十年過去,皇帝換了幾代,物是人非,早就冇有人對這堆石頭感興趣,若不是這次出使宗吳,禮節中要有禮物,它未必能夠重見天日。

皇叔站在台階上,命人打開玉石盒的機關。

三個宮女分彆按壓石盒邊緣鳳凰的尾巴,石盒底部掉出一塊長條玉盒,太監拿出最後一張紫色華美錦布,遞給皇叔。

“還是少了最關鍵的一塊。”

皇叔把手裡的幾張紫色布料翻來覆去,“九塊石盒,你偏偏把中間的一張當作禮物送出去了?”

他們之間擺著八塊石盒,呈“回”字形,中間方形的地方空著。

皇帝難過道:“我覺得九塊太重,隻選了中間最精美的那一塊,把國書放在裡麵了。”

“使團現在到哪裡了?”

“五日前來報,大將軍帶著禮物已經乘船過元江,預計這幾日快馬加鞭,就到慧陽城。”

“就是說使團的禮物就要被慧陽王的人接走了。”

“是的,慧陽王的兒子會立刻帶著使團出發。不到兩天,使團就能進宗吳了,到那時再想撤回來——”皇帝麵露難色。

皇叔沉默許久。

“皇叔,這帛書裡麵究竟是什麼東西,這麼重要?”皇帝疑惑。

皇叔冇有急著回答,他頗有雅士風度地擺了擺明黃色的衣角,緩緩走下台階,讓人拿紙筆來。

小太監一陣快跑,奉上紙筆。

幾個宮女小聲嘀咕:看,皇叔又要寫詩了,他在哪裡都能寫詩。

似乎聽到了她們的耳語,皇叔略一沉吟,漂亮的眼睛眯起來,更加狹長,顯得淩厲冷酷。

他睜開眼睛,瞳孔中迷霧散去,提筆寫字,一時隻見龍飛鳳舞。寫完,皇叔對著自己的作品看了一眼,瞳孔上的煙霧驟濃,陰沉散發出來。

手中的紙扔到一邊,他搖了搖頭,這纔對皇帝說道:“我猜測,這和我大楚百年國運有關,萬一被宗吳人拿到,他們又不肯交回,那就相當棘手。”

他話頭一轉:“那個石盒,我自己去追,你不必管了。這次我估計要去很久,趙暗誠回來後,你和他商量事情。”

皇帝頷首,對於皇叔無條件支援,再抬頭時,皇叔已經消失在原地。

神龍見首不見尾。

皇帝撥出一口氣放鬆下來。

他看了一眼八塊石盒,心裡嘀咕:竟然關係到大楚百年國運,這究竟是什麼寶物,能主宰一個帝國的命運。

世界上真有能以小小身軀,影響龐大帝國的東西嗎?他不相信。

小太監把皇叔的字拿了過來。他手腳利索,嘴也不停:“皇上是一國之君,皇叔又有雅量,您不至於這麼謹慎。”

聽到這話,皇帝嘴角咧開,握成小拳敲到小太監的頭上:“小心你的腦袋,皇叔可高深著呢。”

小太監傻樂一聲,把紙恭恭敬敬的奉上來。

皇帝正色瞧去,隻見紙上寫了一首詩:

【鳳隕雨下東城倒,凰落龍亡西國興】。

不知何意,皇帝微微感歎一句好字。

他轉頭看了一眼閣樓外邊,此時正巧樓外烏雲聚集,陰沉沉的一片壓過來,看來要下雨了。趙暗誠將軍帶著一萬騎兵,這時候應該到慧陽城了吧。而等皇叔趕過去,使團肯定跨過元江,和宗吳的人見麵了。

山雨欲來風滿樓啊,他雙手負在身後。

“傳旨,將這幅字掛到朕的楚皇宮中,這是皇叔的真跡,皇叔是朕之楷模,朕要日夜觀摩。”

太監宮女們跪在地上,應聲答是。

……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