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吃大瓜!癱子讀我心聲後站起來了 > 第212章 驚!秘籍出現!!

第212章 驚!秘籍出現!!

-

太常寺卿拉完二胡,又坐下彈古箏。

他演奏地非常投入,技術也非常好,二胡和琵琶合奏,可謂餘音繞梁。

真的是多纔多藝。

太後在一旁施展媚術,各種勾搭、引誘!

【尼瑪,這都不笑場!】

【啪啪啪——】

【專業!就尼瑪專業!】

簡若楠在心裏給太常寺卿鼓了三個巴巴掌。

【太常寺是乾什麽?哦哦,原來是掌管禮樂的啊,搞歌舞表演的,怪不得秦光祖多纔多藝呢!】

德元帝:“......”

人家太常寺是掌管禮樂,主要是禮、祭祀,樂隻是其中一部分!

太常寺卿長得也帥,老年美髯公,一把長鬍須,好像每一根都是經過了精心修剪。

唯一不好的是太後那好似被砂紙打磨過的老年音,真的很齣戲。

搞得簡若楠腦袋裏一直單曲循環“女兒美不美、女兒美不美”。

【真的好想掏出針線包,衝進去把太後的嘴巴給縫起來!】

六部尚書:縫起來 1。

德元帝:“......”

朕看誰的膽子那麽大,敢縫太後的嘴!

六部尚書:陪著抄家小寶貝說笑而已,陛下別當真。

佛堂裏。

冇一會兒,秦光祖在太後的歌聲中,終於睜開了眼睛。

【估計是受不了才睜開的!】

【我要是遇到這個情況,直接一個**兜扇過去!】

德元帝:“......”

小可愛真是大大地不敬......算了,小可愛你愛咋咋滴。

秦光祖看向太後,眼神裏,對太後的愛意與對身上責任的堅守交織在一起。

神色複雜又慌亂,眼神來回躲閃。

【是害怕吧!】

【看到太後那個老妖精真的很難不害怕!】

太後見對方睜眼,笑得花枝亂顫:“光祖哥哥,我就知道,你眼裏不會冇有我!”

太常寺卿跺腳“哼”了一身,扭過身去:“公主,我勸你自重!”

【自重?!我看你高興得很!】

吃瓜群眾:“......”

【果然演的是公主x神聖!】

【我擦,本小姐辛辛苦苦為長公主創作的本子,長公主竟然轉手給太後了!】

【長公主真的不厚道,竟然把本小姐的本子外傳!!】

【過分!】

六部尚書小聲道:“原來是演出啊,太好了,不用給太後驅魔了!”

德元帝:“......”

澹台墨:【太後演的這個本子是五小姐寫的?】

玄武係統:【當然了,五小姐可是集萬千才華於一身的女子,她給長公主寫的“方士捉男妖”馬上要上演了,到時候我們偷偷去看看。長公主那裏的男演員質量杠杠的!長公主年輕漂亮,演技也比太後好很多!】

澹台墨:【......】

接下來,太常寺卿就和太後開展一場他逃她追,他插翅難飛的戲碼。

太後嘴裏一直唱著“女兒美不美”,終是冇有得到聖僧的回答。

簡若楠的眼神一直盯著角落裏彈琵琶那位侍女。

彈琵琶侍女雙手抱著琵琶,手指緊緊地扣住琵琶,估計在回想這輩子最難過的事,那嘴角硬是冇有上揚一分。

【彈琵琶的小姐姐:很高興成為你們普雷的一環!】

再看太常寺卿和太後。

在太後的窮追猛打之下,太常寺卿終於勇敢地承認了自己愛意。

隻見他扔掉身上的袈裟,大吼一聲:“這經,不念也罷!”

太後從身後抱住太常寺卿:“光祖哥哥!”

太常寺卿將身後的太後薅到正麵,兩人大合唱:

太後:“說什麽王權富貴——”

太常寺卿:“怕什麽戒律清規——”

合唱:“隻願天長地久,與我意中人兒緊相隨——”

“愛戀伊、愛戀伊,願今生常相隨、常相隨——”(1)

好不容易唱完了,太後再次祭出夾子音:“光祖哥哥,你說,女兒究竟美不美?”

太常寺卿:“美,女兒好美!”

簡若楠:“......”

如遭雷擊!

【改詞!太後那個老妖婆竟然改了本小姐的詞!!】

【最後這兩句是劇本裏冇有的!!!】

簡若楠的心聲震耳欲聾!

尼瑪的,當初她寫這個本子,是覺得女兒國國王與聖僧那段感情有遺憾,寫個本子圓夢。

冇想到夢倒是圓了,從此再也不遺憾了。

就是非常辣眼睛!

除了德元帝看得犯了尷尬症,吃瓜團隊全都在忍笑。

吏部尚書率先發表評論:“歌詞寫得不錯,曲也不錯。”

兵部尚書:“當然不錯了。”

這可是小可愛創作的。

工部尚書:“劇情也不錯,聖僧左右為難,公主癡情纏綿。”

“可是,問題出在哪裏呢?”

眾人看向皇帝。

德元帝:“......”

問題出在朕親孃身上,可以了吧!

精華全都在小可愛身上,糟粕全是太後!

媽的,改天讓長公主拿幾個本子來看看,雖然但是,真的有趣。

德元帝:“行了,散了吧,眾愛卿不是來守護會試考卷的嗎?”

“待會兒誤了時辰!”

簡若楠:“陛下請放心,下官時刻關注,時辰尚早。”

再看幾個都來得及。

眾尚書:“陛下,微臣覺得簡大人的話很有道理。”

德元帝:“......”

簡若楠這個是純愛劇本,所以冇有什麽花裏胡哨的脫衣服的劇情。

太後演完之後,扶著太常寺卿的手:“哀家乏了。”

【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半夜不睡覺熬夜訓練演技,真的好努力!】

【演得很好,下回別演了!】

太常寺卿:“太後,要不下官伺候就寢?”

太後盯著太常寺卿,臉上露出一抹壞笑。

【啊啊啊,終於要開始深夜劇場了嗎?!】

德元帝臉上的表情非常糾結。

他既想留下來,又覺得尷尬,萬一太後真的和太常寺卿......

這種畫麵不能讓任何人看到!

正在德元帝準備發龍威讓大家離開的時候,太常寺卿卻打開了門。

隻見他徑直走到庭院,將園中一個輪子抱進佛堂。

【輪子乾什麽啊?!】

眾尚書:表演雜技?踩輪子?

將輪子搬回佛堂之後,太常寺卿將衣裳脫了。

然後,簡若楠看到了失傳已久的嫪毐秘籍——轉輪之術!

簡若楠:“......”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