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吃大瓜!癱子讀我心聲後站起來了 > 第1章 吃瓜認親兩不誤

第1章 吃瓜認親兩不誤

-

【叮——】

【隔壁王二昨天買了隻公雞,一窩子母雞總算有了盼頭,隻一晚上,公雞就把王二家的母雞全部都征服了。】

【現如今,這隻公雞成了王二家的雞中之霸,就是喝口水,母雞都會讓公雞先喝。】

簡若楠躺在床上,看著漏風的屋頂。

昨晚下了暴雨,現在她睡的床還是濕的。

她低頭看了看身上穿的粗布麻衣,數了一下,至少二十八個洞。

她腦袋餓得發暈,有氣無力地和係統閒聊,【所以,王二家的雞,我能逮一隻燉湯補補身子嗎?】

係統︰【不能。先不說以你的體力逮不到雞,就算你逮到了,也冇有買雞的銀子。】

簡若楠︰【......那你能不能說點有用的?】

係統︰【村頭李寡婦勾搭上了村尾的王大哥,王大嫂正叫上孃家人,要去找李寡婦要說法。】

村頭李寡婦長得俏麗,自從死了老公,隔三差五有男人上門幫忙修傢俱,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寡婦家的傢俱老是壞。

王大哥是村中木匠,去寡婦家裡修傢俱很正常,但王大嫂就納悶了,自家男人活計多了,拿回家的錢越來越少。

王大嫂在李寡婦家蹲守了半天,啥都明白了。

這哪裡是修傢俱啊,這分明就是去乾了累活兒還倒給錢啊!

要是遇到以前,簡若楠就算是腿骨折,也要拄著拐去看看這風流的李寡婦究竟長什麼樣,順路再瞧一瞧王二家的公雞,究竟是怎樣一隻戰鬥雞。

穿成現在這個餓了三天三夜,骨瘦嶙峋的小女孩,她才明白,這瓜啊,還是得吃飽了再吃,才香。

簡若楠原本是一個有車有房還單身的白領女性,過著平凡又普通的996生活。

好不容易熬到前任總監辭職回家生三胎,終於升職,冇想到新官上任剛一週,就因為連續熬夜改設計,心律不齊,嘎了。

特喵她上百萬的年終獎啊!

她都和閨蜜約好了,拿到年終獎要去會所開兩瓶黑桃a慶祝,結果眼楮一閉一睜,穿了。

便宜了周扒皮老闆!

“楠楠,起來了,快來吃飯。”門簾掀開,一個丹鳳眼的中年婦女扭著胯走了進來。

她的手上端了個盤子,盤子裡放了一碗粳米粥,粥很稀,碗麪飄了兩根翠綠的菜葉。

粥邊還有碟泡菜,碧綠的青筍和橙黃的胡蘿蔔切成丁,非常勾人的食慾。

中年婦女將盤子放到床邊後,嫌惡地睨了簡若楠一眼。

簡若楠看了一眼清粥小菜,忍不住嚥了下口水。

她是準備等死的。

畢竟一睜眼穿成一窮二白、家徒四壁、屋頂漏風又漏雨、剛來就被所謂的母親不停歇罵了一個時辰的古代底層少女,冇有手機冇有空調冇有錢,每天做不完的家務,懷孕九死一生,一樁樁一件件都讓人生不如死。

萬一死了能穿回去呢?

要是穿回去,她絕對馬上辭職,房子賣了環遊世界。

“楠楠啊,娘罵你也是為了你好,你這樣不吃不喝,害得是你自己啊!”丹鳳眼婦女從腋下掏出一根紅綢絲絹,坐在床邊就開始抹眼淚,一邊抽泣一邊哭訴自己這麼多年養女的不容易。

簡若楠坐了起來,伸手端起那碗粳米粥。

倒不是因為被這個所謂的孃親感動。

隻是覺得,好不容易穿一遭,好歹做個飽死鬼。

係統︰【其實還是饞的。】

簡若楠︰【……】說什麼大實話?!

一碗粳米粥並一碟小菜下肚,簡若楠感覺魂魄歸位,等死的計劃估計要再往後推上那麼兩天。

係統︰【你嘎了也回不去,你的遺體已經被燒了。】

簡若楠︰【......】

係統︰【隻要完成任務,攢夠積分,可以選一個世界養老。】

簡若楠︰廢物係統。

係統︰【宿主,我與你心連心,你心裡罵我我也能聽到。】

簡若楠︰......

這個廢物係統,除了播報一些周圍鄰居的八卦,毛用冇有。天天給她畫餅讓她完成任務。

什麼積分增加後可以開啟空間、兌換道具,然後儘享榮華富貴,走上人生巔峰......

可是任務卻是攻略當今四皇子,刷四皇子好感。

她一個鄉野丫頭,哪裡有機會見到四皇子,當真以為她是瑪麗甦小說女豬腳,路上隨便撿一個男人都是皇帝王爺。

她穿的這本書叫做《霸道皇帝輕輕疼,嬌嬌妹兒受不了》,她在書中的配置就是襯托女主的炮灰。

喝完粥之後,簡若楠再次躺了回去。

一碗稀飯頂不了事,但對於她這個餓了三天三夜的瘦弱十歲小女孩來說,一碗粥相當管飽。

吃飽後,簡若楠開始打量這個生理上的母親——周氏。

周氏穿著一條硃紅色長裙,裙襬繡著淡紫色碎花,頭上用玉簪挽了個髻,唇上綴了口脂,雙頰抹了胭脂,和這間漏雨的破瓦房格格不入。

周氏雖然也瘦,但麵色紅潤,一看就是從未做過粗活的樣子。

簡若楠甚至從她身上聞到了一股燒雞的味兒。

吃了燒雞嘴都冇擦乾就來了,那碗粳米粥怕不是買燒雞送的贈品?!

【係統,這真是我娘?】

係統︰【是。】

簡若楠︰【那她為什麼對著原主一天三頓打,三頓罵,什麼臟活累活全讓原主做,還不給吃飽?!】

係統︰【我也不知道。】

簡若楠︰five。

【叮——】

熟悉的機械音響起,簡若楠知道,這廢物係統又要報瓜了。

這回她吃飽了,有力氣吃瓜。

【這回是宿主你的瓜,吃嗎?】

簡若楠︰【......吃。】

冇想到第一回主動吃瓜,瓜主竟是她自己。

係統︰【周氏要把你賣給縣城裡的張員外當小妾,她買燒雞的錢就是用你賣身的銀子買的。】

簡若楠︰【......】

想必周氏是怕她死了,給她端碗粥苟一苟。

更想死了呢。

【一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先聽哪個?】

簡若楠︰【好訊息吧。】

係統︰【張員外家很有錢,賣過去每天都能吃飽飯!】

簡若楠︰【......】這特喵是好訊息?

係統真是廢得一比呢。

【壞訊息呢?】

係統︰【張員外今年65,體重180斤,三子一女,最大的孫女和你一樣大,都十歲了!】

簡若楠︰【......】壞訊息倒是如假包換。

能不能原地無痛去世?

【這俱身體才十歲,就要賣出去給人當小妾?合法嗎?】

係統︰【合法的,古代都是這樣。】

簡若楠坐起來,想把剛剛喝那碗粳米粥給扣來吐了,最好吐周氏臉上。

“楠楠,你都躺三天了,娘扶你起來換身衣裳。”周氏攙扶著簡若楠,將她扶起來後,又去打了盆水給她洗臉、梳頭,最後給她換上一條淺綠色的棉布裙。

拾掇完畢,周氏看著簡若楠那張臉,愣了一下。

她擰著手中的帕子,咬了咬牙。

係統︰【相看的媒婆要來了,宿主你準備一下。】

簡若楠︰【我準備什麼?準備吐周氏一身嗎?係統你總算有點用了!】

吐周氏一身,可以裝病,把媒婆嚇走。

就怕事後周氏會變本加厲虐待自己。

原身估計就是被她虐死的,身上好多傷。

“楠楠不是最喜歡蘭桂坊的菊花酥嗎,一會兒姨婆帶你去鎮上買。”

周氏話音剛落,一個嘴角長著一顆大黑痣,痣上有幾根毛的富態婦女走了進來。

“哎喲,楠楠,你還記得姨婆嗎,姨婆小時候還抱過你呢!”

簡若楠︰“......”

【叮——】

【宿主,這邊檢測到新瓜,又是關於您的呢。】

簡若楠︰【......報瓜!】

係統︰【您真的不是周氏親生的,周氏是晉陽侯府小妾,因為犯錯,被攆到了莊子上。您原本是府上嫡出的小姐,被周氏掉了包。】

【三年後,您的親生父母會將您接回侯府。】

簡若楠︰【三年?】

三年她都抱倆,兒女雙全了。

簡若楠騰得從床上跳了起來。

係統︰【宿主,你要乾什麼?】

簡若楠︰【當然是去尋找我那嫡親的侯門父母啦!】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